智者安居平五路,三国演义

  却说章武二年夏十一月,东吴陆逊大破蜀兵于猇亭彝陵之地;先主奔回玄嚣城,赵云引兵据守。忽马良至,见大军已败,懊悔不及,将孔明之言,奏知先主。先主叹曰:“朕早听士大夫之言,不致今天之败!今有什么面目复回曼彻斯特见群臣乎!”遂传旨就白招拒城住扎,将馆驿改为永安宫。人报冯习、张南、傅彤,程畿、沙摩柯等皆殁于王事,先主伤感不已。又近臣奏称:“黄权引江北之兵,降魏去了。天子可将彼家属送有司问罪。”先主曰:“黄权被吴兵隔离在江北岸,欲归无路,不得已而降魏:是朕负权,非权负朕也,何必罪其骨肉?”仍给禄米以养之。

《三国演义》第10十一次 刘先主遗诏托孤儿 诸葛卧龙安居平五路

《三国演义》第拾拾陆回 难张温秦宓逞天辩 破曹子桓徐盛用火攻

  却说东吴陆逊,自退魏兵之后,公子光拜逊为辅国将军,江陵侯,领大梁牧,自此军权皆归于逊。张昭、顾雍启奏吴王,请自改元。权从之,遂改为黄武元年。忽报魏主遣使至,权召入。职分陈说:“蜀前使人求救于魏,魏暂且不明,故发兵应之;今已大悔,欲起四路兵取川,东吴可来接应。若得蜀土,各分四分之二。”

  却说黄权降魏,诸将介绍魏文皇帝,丕曰:“卿今降朕,欲追慕于陈、韩耶?”权泣而奏曰:“臣受蜀帝之恩,殊遇甚厚,令臣督诸军于江北,被陆逊绝断。臣归蜀无路,降吴不可,故来投太岁。败军之将,免死为幸,安敢追慕于古人耶!”丕大喜,遂拜黄权为镇南将军。权坚辞不受。忽近臣奏曰:“有细作人自蜀中来,说蜀主将黄权家属尽皆诛戮。”权曰:“臣与蜀主,推诚相信,知臣本心,必不肯杀臣之家小也。”丕然之。后人有诗责黄权曰:

图片 1

图片 2

  权闻言,不能够决,乃问于张昭、顾雍等。昭曰:“陆伯言极有高见,可问之。”权即召陆逊至。逊奏曰:“魏文帝坐镇炎黄,急不可图;今若不从,必为仇矣。臣料魏与吴皆无诸葛武侯之对手。今且勉强答应,整顿军队预备,只探听四路怎么。若四路兵胜,川中危急,诸葛孔明首尾不能够救,主上则发兵以应之,先取金奈,深为上策;如四路兵败,别作家协会议。”权从之,乃谓魏使曰:“军需未办,择日便当起程。”使者拜辞而去。

  降吴不可却降曹,忠义安能事两朝?堪叹黄权惜一死,紫阳书法不轻饶。

却说章武二年夏5月,东吴陆逊大破蜀兵于、彝陵之地,先主奔回白招拒城,
常胜将军引兵据守。忽马良至,见大军已败,懊悔不及,将孔明之言奏知先主。先主叹
曰:“朕早听大将军之言,不致明日之败。今有啥面目复回曼彻斯特见群臣乎!”遂传旨
就白帝城住扎,将馆驿改为永安宫。人报冯习、张南、傅彤、程畿、沙摩柯等皆殁
于王事,先主伤感不已。

却说东吴陆逊自退魏兵之后,阖闾拜逊为辅国将军、江陵侯,领雍州牧。自此
军权皆归于逊。张昭、顾雍启奏阖闾,请自改元。权从之,遂改为黄武元年。

  权令人探得西番兵出西平关,见了刘学武,不战自退;西戎孟获起兵攻四郡,皆被魏延用疑兵计杀退回洞去了;上庸孟达(Mengda)兵至半途,忽然染病无法行;曹真兵出阳平关,赵子龙拒住处处险道,果然“一将守关,一夫当关”。曹真屯兵于斜谷道,不能够大败而回。孙仲谋知了此信,乃谓文武曰:“陆伯言真神算也。孤苦妄动,又结怨于西蜀矣。”忽报西蜀遣邓芝到。张昭曰:“此又是聪明人退兵之计,遣邓芝为说客也。”权曰:“当何以答之?”昭曰:“先于殿前立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鼎,贮油数百斤,下用炭烧。待其油沸,可选身长面大武士一千人,各执刀在手,从宫门前直摆至殿上,却唤芝入见。休等此人开言下说词,责以郦食其说齐故事,效此例烹之,看其人怎么样作答。”

  曹子桓问贾诩曰:“朕欲一统天下,先取蜀乎?先取吴乎?”诩曰:“汉烈祖雄才,更兼诸葛孔明善能治国;东吴孙权,能识虚实,陆逊现驻扎于险要,隔江泛湖,皆难卒谋。以臣观之,诸将中间,皆无孙权、汉烈祖对手。虽以太岁天威临之,亦未见万全之势也。只可持守,以待2个国家之变。”丕曰:“朕已遣三路大兵伐吴,安有不胜之理?”知府刘晔曰:“近东吴陆逊,新破蜀兵七100000,上下齐心,更有江湖之阻,不可卒制,陆逊多谋,必有准备。”丕曰:“卿前劝朕伐吴,今又谏阻,何也?”晔曰:“时有差异也。昔东吴累败于蜀,其势顿挫,故可击耳;今既获全胜,锐气百倍,未可攻也。”丕曰:“朕意已决,卿勿复言。”遂引御林军亲往接应三路阵容。早有哨马报说东吴已有准备:令吕范引兵拒住曹休,诸葛瑾引兵在南郡拒住曹真,朱桓引兵当住濡须以拒曹仁。刘晔曰:“既有预备,去恐无益。”丕不从,引兵而去。

又近臣奏称:“黄权引江北之兵,降魏去了。天子可将彼
家属送有司问罪。”先主曰:“黄权被吴兵隔绝在江北岸,欲归无路,不得已而降
魏。是朕负权,非权负朕也。何必罪其骨血?”仍给禄米以养之。

忽报
魏主遣使至。权召入,职务陈说:“蜀前使人求救于魏,魏权且不明,故发兵应之,
今已大悔。欲起四路兵收川,东吴可来接应。若得蜀土,各分5/10。”

  权从其言,遂立油鼎,命武士立于左右,各执军器,召邓芝入。芝整衣冠而入。行至宫门前,只见两行武士,威风凛凛,各持钢刀、大斧、长戟、短剑,直列至殿上。芝晓其意,并无惧色,昂不过行。至殿前,又见鼎镬内热油正沸。左右勇士以目视之,芝但微微而笑。近臣引至帘前,邓芝长揖不拜。权令卷起珠帘,大喝曰:“何不拜!”芝昂然则答曰:“上国天使,不拜小邦之主。”权大怒曰:“汝不自料,欲掉三寸之舌,效郦生说齐乎!可速入油鼎。”芝大笑曰:“人皆言东吴多贤,什么人想惧一士人!”权转怒曰:“孤何惧尔一汉子耶?”芝曰:“既不惧邓伯苗,何愁来说汝等也?”权曰:“尔欲为诸葛卧龙作说客,来说孤绝魏向蜀,是或不是?”芝曰:“吾乃蜀中一文人,特为唐朝利害而来。乃设兵陈鼎,以拒一使,何其局量之不能够容物耶!”

  却说吴将朱桓,年方二十七岁,极有胆略,孙仲谋甚爱之;时督军于濡须,闻曹仁引大军去取羡溪,桓遂尽拨军守把羡溪去了,止留5000骑守城。忽报曹仁令老马常雕同诸葛虔、王双、引50000精兵飞奔濡须城来。众军皆有惧色。桓按剑而言曰:“胜负在将,不在兵之多寡。兵法云:客兵倍而主兵半者,主兵尚能胜于客兵。今曹仁千里跋涉,人马疲困。吾与汝等共据高城,南临大江,北背山险,以逸击劳,以主制客:此乃无所畏惧之势。虽曹子桓自来,尚不足忧,况仁等耶!”于是下令,教众军偃旗息鼓,只作无人守把之状。

却说黄权降魏,诸将介绍魏文皇帝。丕曰:“卿今降朕,欲追慕于陈、韩也(陈平
韩信)。”

权闻言不能决,乃问于张昭、顾雍等。昭曰:“陆伯言极有高见,可问之。”权即召陆逊至。

  权闻言惶愧,即叱退武士,命芝上殿,赐坐而问曰:“吴、魏之激烈若何?愿先生教笔者。”芝曰:“大王欲与蜀和,照旧欲与魏和?”权曰:“孤正欲与蜀主讲和;但恐蜀主年轻识浅,不可能全始全终耳。”芝曰:“大王乃命世之硬汉,诸葛卧龙亦近日之俊杰;蜀有山川之险,吴有三江之固:若二国连和,共为唇齿,进则能够兼吞天下,退则足以鼎足而立。今大王若委贽称臣于魏,魏必望大王朝觐,求太子以为内侍;如其不从,则兴兵来攻,蜀亦顺流而升高:如此则江南之地,不复为大王有矣。若大王以愚言为不然,愚将就死于权威从前,以绝说客之名也。”言讫,撩衣下殿,望油鼎中便跳。权急命止之,请入后殿,以上宾之礼相待。权曰:“先生之言,正合孤意。孤今欲与蜀主连和,先生肯为作者介绍乎!”芝曰:“适欲烹小臣者,乃大王也;今欲使小臣者,亦大王也。大王犹自狐疑未定,安能取信于人?”权曰:“孤意已决,先生勿疑。”

  且说魏将先锋常雕,领精兵来取濡须城,遥望城上并无军马。雕催军急进,离城不远,一声炮响,旌旗齐竖。朱桓横刀飞马而出,直取常雕。战不三合,被桓一刀斩常雕于马下。吴兵乘势冲杀一阵,魏兵狂胜,死者无数。朱桓大胜,得了过多旗帜军器战马。曹仁领兵随后来到,却被吴兵从羡溪杀出。曹仁大捷而退,回见魏主,细奏折桂之事。丕大惊。正议之间,忽探马报:“曹真、夏侯尚围了南郡,被陆逊伏兵于内,诸葛瑾伏兵于外,内外夹击,由此狂胜。”言未毕,忽探马又报:”曹休亦被吕范杀败。”丕听知三路兵败,乃喟然叹曰:“朕不听贾诩、刘晔之言,果有此败!”时值冬季,大疫流行,马步军十死六七,遂引军回三亚。吴、魏自此不和。


泣而奏曰:“臣受蜀帝之恩,殊遇甚厚。令臣督诸军于江北,被陆逊绝断。臣归蜀
无路,降吴不可,故来投天皇。败军之将,免死为幸,安敢追慕于古人耶?”

逊奏曰:“魏文皇帝坐镇炎黄,急不可图,今君不从,必为仇矣。臣料魏与吴皆无诸葛亮之敌手,今且勉强答应,整顿军队预备,只探听四路怎么。若四路兵胜,川中危急,
诸葛孔明首尾不能够救,主上则发兵以应之,先取萨格勒布,深为上策。如四路兵败,别作
商议。”

  于是吴王留住邓芝,集多官问曰:“孤掌江南八十一州,更有荆楚之地,反不如西蜀偏僻之处也。蜀有邓芝,不辱其主;吴并无一个人入蜀,以达孤意。”忽一个人出班奏曰:“臣愿为使。”众视之,乃吴郡吴人,姓张,名温,字惠恕,现为中郎将。权曰:“恐卿到蜀见诸葛武侯,无法达孤之情。”温曰:“孔明亦人耳,臣何畏彼哉?”权大喜,重赏张温,使同邓芝入川通好。

  却说先主在永安宫,染病不起,逐步沉重,至章武三年夏二日,先主自知病入四肢,又哭关、张四哥,其病愈深:两目昏花。厌见侍从之人,乃叱退左右,独卧于龙榻之上。忽然阴风骤起,将灯吹摇,灭而复明,只见灯影之下,三位侍立。先主怒曰:“朕心情不宁,教汝等且退,何故又来!”叱之不退。先主起而视之,上首乃云长,下首乃翼德也。先主大惊曰:“二哥原来尚在?”云长曰:“臣等残疾人,乃鬼也。上帝以臣4人平素不失信义,皆敕命为神。哥哥与手足聚首不远矣。”先主扯定大哭。忽然惊觉,四哥不见。即唤从人问之,时正三更。先主叹曰:“朕不久于人世矣!”遂遣使往鹿特丹,请军机章京诸葛武侯,太师令李严等,星夜来永安宫,听受遗命。孔明等与先先后子鲁王刘永、梁王刘理,来永安宫见帝,留太子孝怀皇帝守安特卫普。

丕大
喜,遂拜黄权为镇南将领。权坚辞不受。忽近臣奏曰:“有细作人自蜀中来,说蜀
主将黄权家属尽皆诛戮。”

权从之,乃谓魏使曰:“军需未办,择日便当起程。”使者拜辞而去。

  却说孔明自邓芝去后,奏后主曰:“邓芝此去,其事必成。吴地多贤,定有人来答礼。国君当礼貌之,令彼回吴,以通盟好。吴若通和,魏必不敢加兵于蜀矣。吴、魏宁靖,臣当征南,平定蛮方,然后图魏。魏削则东吴亦不可能久存,能够复一统之基业也。”后主然之。

  且说孔明到永安宫,见先主病危,慌忙拜伏于龙榻之下。先主传旨,请孔明坐于龙榻之侧。抚其背曰:“朕自得太守,幸成帝业;何期智识浅陋,不纳少保之言,自取其败。悔恨成疾,死在旦夕。嗣子孱弱,不得不以大事相托。”言讫,泪流满面。孔明亦涕泣曰:“愿太岁善保龙体,以副下天之望!”先主以目遍视,只见马良之弟马谡在傍,先主令且退。谡退出,先主谓孔明曰:“长史观马谡之才何如?”孔明曰:“这个人亦当世之英才也。”先主曰:“不然。朕观此人,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军机章京宜深察之。”分付毕,传旨召诸臣入殿,取纸笔写了遗诏,递与孔明而叹曰:“朕不阅读,粗知大略。圣人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朕本待与卿等同灭曹贼,共扶汉室;不幸中道而别。烦节度使将诏付与太子禅,令勿以为常言。凡事更望里胥教之!”孔明等泣拜于地曰:“愿始祖将息龙体!臣等尽施犬马之报,以报天子知遇之恩也。”

权曰:“臣与蜀主推诚相信,知臣本心,必不肯杀臣之
家小也。”丕然之。后人有诗责黄权曰:


令人探得西番兵出西平关,见了周伟,不战自退;西戎孟获起兵攻四郡,皆被魏延
用疑兵计杀退,回洞去了;上庸孟达先生,兵至半途,忽然染病不能够行;曹真兵出阳平
关,常胜将军拒住随地险道,果然“一将守关,一夫当关”,曹真屯兵于斜谷道,不能大捷而回。孙权知了此信,乃谓文武曰:“陆伯言真神算也。孤若妄动,又结怨
于西蜀矣。”

  忽报东吴遣张温与邓芝入川答礼。后主聚文武于丹墀,令邓芝、张温入。温自以为得志,昂然上殿,见后主施礼。后主赐锦墩,坐于殿左,设御宴待之。后主但敬礼而已。宴罢,百官送张温到馆舍。次日,孔明设宴相待。孔明谓张温曰:“先帝在日,与吴不睦,今已晏驾。当今主上,深慕公子光,欲捐旧忿,永缔盟好,并力破魏。望大夫善言回奏。”张温领诺。酒至半酣,张温喜笑自若,颇有自满之意。

  先主命内侍扶起孔明,一手掩泪,一手执其手,曰:“朕今死矣,有心腹之言相告!”孔明曰:“有什么圣谕!”先主泣曰:“君才十倍曹子桓,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圣萨尔瓦多之主。”孔明听毕,汗流遍体,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言讫,叩头流血。先主又请孔明坐于榻上,唤鲁王刘永、梁王刘理近前,分付曰:“尔等皆记朕言:朕亡之后,尔兄弟四人,都以父事提辖,不可怠慢。”言罢,遂命二王同拜孔明。二王拜毕,孔明曰:“臣虽肝脑涂地,安能报知遇之恩也!”

  降吴不可却降曹,忠义安能事两朝。

忽报西蜀遣邓芝到。

  次日,后主将金帛赐与张温,设宴于城南邮亭之上,命众官相送。孔明殷勤劝酒。正饮酒间,忽一位乘醉而入,昂然长揖,入席就坐。温怪之,乃问孔明曰:“此什么人也?”孔明答曰:“姓秦,名宓,字子勑,现为彭城书生。”温笑曰:“名称大学生,未知胸中曾学事否?”宓正色而言曰:“蜀中三尺小童,尚皆就学,何况于本人?”温曰:“且说公何所学?”宓对曰:“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无所不通;古今兴废,圣贤经传,无所不览。”温笑曰:“公既出大言,请即以天为问:天有头乎?”宓曰:“有头。”温曰:“头在何方?”宓曰:“在天堂。《诗》云:‘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净土也。”温又问:“天有耳乎?”宓答曰:“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温又问:“天有足乎?”宓曰:“有足。《诗》云:‘天步劳苦。’无足何能步?”温又问:“天有姓乎?”宓曰:“岂得无姓!”温曰:“何姓?”宓答曰:“姓刘。”温曰:“何以知之?”宓曰:“皇帝姓刘,以故知之。”温又问曰:“日生于东乎?”宓对曰:“虽生于东,而没于西。”

  先主谓众官曰:“朕已托孤于县令,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负朕望。”又嘱常胜将军曰:“朕与卿于魔难之中,相从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别。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觑吾子,勿负朕言。”云泣拜曰:“臣敢不效犬马之报!”先主又谓众官曰:“卿等众官,朕不能挨个分嘱,愿皆自爱。”言毕,驾崩,寿六1伍周岁。时章武三年夏十二月25日也。后杜少陵有诗叹曰:

  堪叹黄权惜一死,紫阳书法不轻饶。

张昭曰:“此又是智囊退兵之计,遣邓芝为说客也。”

  此时秦宓语言清朗,答问如流,满座皆惊。张温无语,宓乃问曰:“先生东吴出名家员,既以天事下问,必能深明天之理。昔混沌既分,阴阳剖判;轻清者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下凝而为地;至共工战败,头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缺:天倾西北,地陷东北。天既轻清而上浮,何以倾其西北乎?又不解轻清之外,依然何物?愿先生教作者。”张温无言可对,乃避席而谢曰:“不意蜀中多出俊杰!恰闻讲论,使仆顿开茅塞。”孔明恐温羞愧,故以善言解之曰:“席间问难,皆戏谈耳。足下深知安邦定国之道,何在唇齿之戏哉!”温拜谢。孔明又令邓芝入吴答礼,就与张温同行。张、邓四个人拜辞孔明,望东吴而来。

  蜀主窥吴向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翠华想像空山外,玉殿虚无野寺中。
  佛寺杉松巢水鹤,岁时伏腊走村翁。三苏祠屋长邻近,一体君臣祭拜同。

曹子桓问贾诩曰:“朕欲一统天下,先取蜀乎?先取吴乎?”

权曰:“当何以答之?”

  却说阖庐见张温入蜀未还,乃聚文武商议。忽近臣奏曰:“蜀遣邓芝同张温入国答礼。”权召入。张温拜于殿前,备称后主、孔明之德,愿求永联盟好,特遣邓上大夫又来答礼。权大喜,乃设宴待之。权问邓芝曰:“若吴、蜀2个国家同心灭魏,得国富民强,二主分治,岂不天涯论坛?”芝答曰:“天无二16日,民无二王。如灭魏之后,未识天命所归何人。但为君者,各修其德;为臣者,各尽其忠:则战争方息耳。”权大笑曰:“君之诚款,乃如是耶!”遂厚赠邓芝还蜀。自此吴、蜀通好。

  先主驾崩,文武官僚,无不痛心。孔明率众官奉梓宫还丹佛。太子孝怀皇帝出城迎接灵柩,安刘頔殿之内。举哀行礼毕,开读遗诏。诏曰:

诩曰:“汉烈祖雄才,
更兼诸葛武侯善能治国;东吴孙仲谋,能识虚实,陆逊见屯兵于险要,隔江泛湖,皆难
卒谋。以臣观之,诸将个中皆无孙仲谋、汉昭烈帝对手。虽以君王天威临之,亦未见万全
之势也。只可持守,以待两个国家之变。”

昭曰:“先于殿前立一大鼎,贮油数百斤,下用炭烧。待
其油沸,可选身长面大武士1000人,各执刀在手,从宫门前直摆至殿上,却唤芝入
见。休等此人开言下说词,责以郦食其说齐好玩的事,效此例烹之,看其人怎么着作答。”
权从其言,遂立油鼎,命武士立于左右,各执军器,召邓芝入。

  却说鲁国细作人探知此事,快速报入中原。魏主魏文皇帝听知,大怒曰:“吴、蜀连和,必有图中原之意也。不若朕先伐之。”于是大集文武,商议起兵伐吴。此时大司马曹仁、太师贾诩已亡。军机大臣辛毗出班奏曰:“中原之地,土阔民稀,而欲用兵,未见其利。前些天之计,莫若养兵屯田十年,足食足兵,然后用之,则吴、蜀方可破也。”丕怒曰:“此迂儒之论也!今吴、蜀连和,早晚必来侵境,何暇等待十年!”即传旨起兵伐吴。司马仲达奏曰:“吴有尼罗河之险,非船莫渡。国王必御驾亲征,可选大小战船,从蔡、颖而入淮,取益州,至金陵,渡江口,径取南徐:此为上策。”丕从之。于是日夜并工,造龙舟十四头,长二十余丈,可容二千余人,收拾战船三千余只。魏黄初五年秋十六月,汇集大小将士,令曹真为前部,张辽、张郃、文聘、徐晃等为老将先行,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官。前后水海军马三十余万,克日起兵。封司马懿为首相仆射,留在扬州,凡国政大事,并皆听懿决断。

  朕初得疾,但下痢耳;后转生杂病,殆不自济。朕闻人年五十,不称夭寿。今朕年六十有余,死复何恨?但以卿兄弟为念耳。勉之!勉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够服人;卿父德薄,不足效也。卿与首相从事,事之如父,勿怠!勿忘!卿兄弟更求闻达。至嘱!至嘱!

丕曰:“朕已遣三路大兵伐吴,安有不胜之 理?”

芝整衣冠而入,行
至宫门前,只见两行武士,威风凛凛,各持钢刀、大斧、长戟、短剑,直列至殿上。
芝晓其意,并无惧色,昂然则行。至殿前又见鼎镬内热油正沸,左右大侠以目视之,
芝但有个别而笑。近臣引至帘前,邓芝长揖不拜。

  不说魏兵起程。却说东吴间谍探知此事,报入南宋。近臣慌奏公子光曰:“今魏王魏文皇帝,亲自乘驾龙舟,提水陆军政大学学军三十余万,从蔡、颖出淮,必取金陵渡江,来下江南。甚为利害。”孙仲谋大惊,即聚文武商议。顾雍曰:“今主上既与西蜀连和,可修书与诸葛卧龙,令起兵出临沧,以分其势;一面遣一新秀,屯兵南徐以拒之。”权曰:“非陆伯言不可当此大任。雍曰:“陆伯言镇守彭城,不可轻动。”权曰:“孤非不知,奈日前无替力之人。”言未尽,一位从班部内应声而出曰:“臣虽不才,愿统一军以当魏兵。若魏文皇帝亲渡大江,臣必主擒以献殿下;若不渡江,亦杀魏兵大半,今魏兵不敢注重东吴。”权视之,乃徐盛也。权大喜曰:“如得卿守江南一带,孤何忧哉!”遂封徐盛为Anton将军,总镇大将军建业、南徐军马。盛谢恩,领命而退;即命令教众官军多置器械,多设旌旗,以为守护江岸之计。

  群臣读诏完毕。孔明曰:“国不可二十五日无君,请立嗣君,以承汉统。”乃立太子禅即天皇位,改元建兴。加诸葛孔明为武乡侯,领临安牧。葬先主于惠陵,谥曰昭烈太岁。尊皇后吴氏为皇太后;谥甘老婆为昭烈皇后,糜妻子亦追谥为皇后。升赏群臣,大赦天下。

宰相刘晔曰:“近东吴陆逊新破蜀兵七九万,上下齐心,更有江湖之阻,不
可卒制。陆逊多谋,必有准备。”

权令卷起珠帘,大喝曰:“何不拜?”

  忽一个人勇敢出曰:“前几天权威以沉重委托将军,欲破魏兵以擒曹子桓,将军何不早发军马渡江,于焦作之地迎敌?直待魏文帝兵至,恐无及矣。”盛视之,乃公子光侄孙韶也。韶字公礼,官授扬威将军,曾在宛城守御;年幼负气,极有胆勇。盛曰:“魏文皇帝势大;更有老将为先锋,不可渡江迎敌。待彼船皆集于北岸,吾自有计破之。”韶曰:“吾手下自有三千军马,更兼深知彭城路势,吾愿自去江北,与魏文皇帝孤注一掷。如不胜,甘当军令。”盛不从。韶坚执要去,盛只是不肯,韶再三要行。盛怒曰:“汝如此不听号令,吾安能制诸将乎?”叱武士推出斩之。刀斧手拥孙韶出辕门之外,立起皂旗。韶部将飞报孙权。权听知,急上马来救。武士恰待行刑,孙权早到,喝散刀斧手,救了孙韶。韶哭奏曰:“臣往年在建邺,深知地利;不就那里与曹子桓厮杀,直待他下了黄河,东吴指日休矣!”权径入营来。

  早有魏军探知此事,报入中原。近臣奏知魏主。曹子桓大喜曰:“汉昭烈帝已亡,朕无忧矣。何不乘其国中无主,起兵伐之?”贾诩谏曰:“刘玄德虽亡,必托孤于诸葛武侯。亮感备知遇之恩,必倾心竭力,扶持嗣主。太岁不可仓卒伐之。”正言间,忽一个人从班部中奋不过出曰:“不乘此时出动,更待哪天?”众视之,乃司马仲达也。丕大喜,遂问计于懿。懿曰:“若只起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之兵,急难大败。须用五路大兵,四面夹攻,令诸葛孔明首尾无法救应,然后可图。”

丕曰:“卿前劝朕伐吴,今又谏阻,何也?”

芝昂不过答曰:“上国天使,不拜小邦之主。”

  徐盛迎接入帐,奏曰:“大王命臣为太守,提兵拒魏;今扬威将军孙韶,不遵军法,违令当斩,大王何故赦之?”权曰:“韶倚血气之壮,误犯军法,万希宽恕。”盛曰:“法非臣所立,亦非大王所立,乃国家之典刑也。若以亲而免之,何以令众乎?”权曰:“韶非法,本应任将军处治;奈此子虽本姓俞氏,然孤兄甚爱之,赐姓孙;于孤颇有功劳。今若杀之,负兄义矣。”盛曰:“且看大王之面,寄下死罪。”权令孙韶拜谢。韶不肯拜,厉声而言曰:“据我之见,只是引军去破曹子桓!便死也要强你的耳目!”徐盛变色。权叱退孙韶,谓徐盛曰:“便无此子,何损于兵?未来勿再用之。”言讫自回。是夜,人报徐盛说:“孙韶引本部2000精兵,潜地过江去了。”盛恐有失,于公子光面上不为难,乃唤丁奉授以密计,引3000兵渡江接应。

  丕问何五路,懿曰:“可修书一封,差使往辽东鲜卑国,见国王轲比能,赂以金帛,令起辽西羌兵八万,先从陆路取西平关:此一并也。再修书遣使赍官诰赏赐,直入南蛮,见蛮王孟获,令起兵80000,攻打建邺、永昌、牂牁、越嶲四郡,以击西川之南:此二路也。再遣使入吴修好,许以割地,令吴大帝起兵80000,攻两川峡口,径取涪城:此三路也。又可差使至降将孟达(孟达)处,起上庸兵十万,西攻攀枝花:此四路也。然后命长史曹真为大上卿,提兵80000,由京兆径出阳平关取西川;此五路也。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兵五八万,五路并进,诸葛卧龙便有太公望之才,安能当此乎?”丕大喜,随即密遣能言官四员为使前去;又命曹真为大节度使,领兵七千0,径取阳平关。此时张辽等一班旧将,皆封列侯、俱在冀、徐、青及合淝等处,据守关津隘口,故不复调用。


曰:“时有分歧也。昔东吴累败于蜀,其势顿挫,故可击耳。今既获全胜,锐气百
倍,未可攻也。”

权大怒曰:“汝不自料,欲掉三寸 之舌,效郦生说齐乎?可速入油鼎!”

  却说魏主驾龙舟至明州,前部曹真已领兵列于大江之岸。魏文帝问曰:“江岸有微微兵?”真曰:“隔岸远望,并不见1人,亦无旌旗营寨。”丕曰:“此必诡计也。朕自往观其背景。”于是大开江道,放龙舟直至大江,泊于江岸。船上建龙凤日月五色旌旗,仪銮簇拥,光耀射目。魏文帝端坐舟中,遥望江南,不见一个人,回想刘晔、蒋济曰:“可渡江否?”晔曰:“兵法实实虚虚。彼见大军至,怎么样不作整备?君主未可造次。且待三110日,看其状态,然后发先锋渡江以探之。”丕曰:“卿言正合朕意。”

  却说阿斗汉怀帝,自即位以来,旧臣多有病亡者,无法细说。凡一应朝廷选法,钱粮、词讼等事,皆听诸葛知府裁处。时后主未立皇后,孔明与官府上言曰:“故车骑将军张翼德之女甚贤,年十八虚岁,可纳为正宫娘娘。”后主即纳之。

丕曰:“朕意已决,卿勿复言。”遂引御林军亲往接应三路兵马。

芝大笑曰:“人皆言东吴多贤,何人想惧一儒 生。”

  是日天晚,宿于江中。当夜月黑,军官皆执灯火,明耀天地,恰如白昼。遥望江南,并不见半点儿火光。丕问左右曰:“此怎么也?”近臣奏曰:“想闻天子天兵来到,故望风逃窜耳。”丕暗笑。及至天晓,灰霾蔓延,对面不见。弹指风起,雾散云收,望见江南一带皆是连城:城楼上枪刀耀日,遍城尽插旌旗号带。须臾多次人来报:“南徐沿江一带,直至石头城,三番五次数百里,城郭舟车,连绵不绝,一夜成就。”曹子桓大惊。原来徐盛束缚芦苇为人,尽穿青衣,执旌旗,立于假城疑楼之上。魏兵见城上不少武装,怎么着不畏惧?丕叹曰:“魏虽有武士千群,无所用之。江南职员如此,未可图也!”

  建兴元年秋九月,忽有边报说:“魏调五路大兵,来取西川;第二路,曹真为大军机大臣,起兵八千0,取阳平关;第②路,乃反将孟达(孟达(Mengda)),起上庸兵80000,犯辽阳;第壹路,乃东吴孙权,起精兵100000,取峡口入川;第陆路,乃蛮王孟获,起蛮兵十万,犯大梁四郡;第⑥路,乃番王轲比能,起羌兵八万,犯西平关。此五路军马,甚是利害。”已先报知长史,军机大臣不知缘何,数日不出视事。

早有哨马报说东吴已有预备,令吕范引兵拒住曹休,诸葛瑾引兵在南郡拒住曹真,
朱桓引兵当住濡须以拒曹仁。刘晔曰:“既有准备,去恐无益。”

权转怒曰:“孤何惧尔一汉子耶?”

  正惊叹间,忽然大风大作,白浪滔天,江水溅湿龙袍,大船将覆。曹真慌令文聘撑小舟急来救驾。龙舟上人立站不住。文聘跳上龙舟,负丕下得小舟,奔入河港。忽流星马报纸发表:“常胜将军引兵出阳平关,径取长安。”丕听得,大惊失色,便教回军。众军各自奔走。背后吴兵追至。丕传旨教尽弃御用之物而走。龙舟将次入淮,忽然鼓角齐鸣,喊声大震,刺斜里一彪军杀到:为首新秀,乃孙韶也。魏兵不可能抵当,折其几近,淹死者无数。诸将大力救出魏主。魏主渡元江,行不三十里,下淡水溪中左右芦苇,预灌鱼油,尽皆火着;顺风而下,风势甚急,火焰漫空,绝住龙舟。丕大惊,急下小船傍岸时,龙舟上曾经火着。丕慌忙上马。岸上一彪军杀来;为首一将,乃丁奉也。张辽急拍马来迎,被奉一箭射中其腰,却得徐晃救了,同保魏主而走,折军无数。背后孙韶、丁奉夺得马匹、车仗、船舶、器械成千成万。魏兵大胜而回。吴将徐盛全获奇功,公子光重加赏赐。张辽回到呼和浩特,箭疮迸裂而亡,魏文帝厚葬之,不在话下。

  后主听罢大惊,即差近侍赍旨,宣召孔明入朝。职务去了半日,回报:“左徒府下人言,都尉染病不出。”后主转慌;次日,又命黄门尚书董允、谏议大夫杜琼,去令尹卧榻前,告此大事。董、杜贰位到经略使府前,皆不得入。杜琼曰:“先帝托孤于抚军,今主上初登宝位,被魏文皇帝五路兵犯境,军事情报至急,县令何故推病不出?”良久,门吏传知府令,言:“病体稍可,今早出都堂议事。”董、杜4位叹息而回。次日,多官又来知府府前伺候。从早至晚,又不见出。多官惶惶,只得散去。杜琼入奏后主曰:“请天皇圣驾,亲往抚军府问计。”后主即引多官入宫,启奏皇太后。太后大惊,曰:“军机大臣何故如此?有负先帝委托之意也!我当自往。”董允奏曰:“娘娘未可轻往。臣料军机章京必有高明之见。且待主上先往。假诺怠慢,请娘娘于孔庙中,召太师问之未迟。”太后依奏。

丕不从,引兵而 去。

芝曰:“既不惧邓伯苗,何愁来说汝等 也?”

  却说赵子龙引兵杀出阳平关之次,忽报长史有文件到,说益州耆帅雍闿结连蛮王孟获,起八万蛮兵,侵掠四郡;因而宣云回军,令杨阳遵从阳平关,太师欲自南征。赵云乃急收兵而回。此时孔明在路易港整顿军马,亲自南征。就是:

  次日,后主车驾亲至相府。门吏见驾到,慌忙拜伏于地而迎。后主问曰:“军机大臣在何处?”门吏曰:“不知在哪个地方。唯有太师钧旨,教挡住百官,勿得辄入。”后主乃下车徒步,独进第壹重门,见孔明独倚竹杖,在小池边观鱼。后主在后立久,乃徐徐而言曰:“长史安乐否?”孔明回看,见是后主,慌忙弃杖,拜伏于地曰:“臣该万死!”后主扶起,问曰:“今魏文帝分兵五路,犯境甚急,相父缘何不肯出府视事?”孔明大笑,扶后主入内室坐定,奏曰:“五路兵至,臣安得不知,臣非观鱼,有所思也。”后主曰:“如之奈何?”孔明曰:“羌王轲比能,蛮王孟获,反将孟达(孟达同志),魏将曹真;此四路兵,臣已皆退去了也。止有孙权这一路兵,臣已有退之之计,但须一能言之人为使。因未得其人,故熟思之。国君何必忧乎?”

却说吴将朱桓,年方贰15周岁,极有勇气,孙仲谋甚爱之。时督军于濡须,闻曹
仁引大军去取羡溪,桓遂尽拨军守把羡溪去了,止留陆仟骑守城。忽报曹仁令主力常雕同诸葛虔、王双引四千0精兵飞奔濡须城来。众军皆有惧色。

权曰:“尔欲为诸葛孔明作说客,来说孤绝魏向蜀是或不是?”

  方见东吴敌南宋,又看西蜀战胡人。

  后主听罢,又惊又喜,曰:“相父果有鬼神难测之机也!愿闻退兵之策。”孔明曰:“先帝以主公付托与臣,臣安敢旦夕怠慢。明尼阿波利斯众官,皆不晓兵法之妙,贵在使人不测,岂可泄漏于人?老臣先知西番君王轲比能,引兵犯西平关;臣料张健积祖西川人氏,素得羌人之心,羌人以超为神威天将军,臣已先遣一个人,星夜驰檄,令杨洁紧守西平关,伏四路奇兵,每一天沟通,以兵拒之:此联合无需忧矣。又东夷孟获,兵犯四郡,臣亦飞檄遣魏延领一军左出右入,右出左入,为疑兵之计:蛮兵惟凭勇力,其心多疑,若见疑兵,必不敢进:此一并又不足忧矣。又知孟达先生引兵出金昌;达与李严曾结同舟共济;臣回吉达时,留李严守永安宫;臣已作一书、只做李严亲笔,令人送与孟达同志;达一定推病不出,以慢军心:此一并又不足忧矣。又知曹真引兵犯阳平关;此地险峻,能够保守,臣已调赵子龙引一军守把关隘,并不出战;曹真若见小编军不出,不久自退矣。此四路兵俱不足忧。臣尚恐不可能全保,又密调关兴、张苞二将,各引兵30000,屯于主要之处,为各路救应。此数处调遣之事,皆不曾经由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故无人感觉。唯有东吴这一路兵,未必便动:如见四路兵胜,川中危急,必来相攻;若四路行不通,安肯动乎?臣料吴大帝想曹子桓三路侵吴之怨,必不肯从其言。即便那样,须用一舌辩之士,径往南吴,以激烈说之,则先退东吴;其四路之兵,何足忧乎?但未得说吴之人,臣故踌躇。何劳君王圣驾来临?”后主曰:“太后亦欲来见相父。今朕闻相父之言,如梦初觉。复何忧哉!”

桓按剑而言曰:“胜
负在将,不在兵之多寡。兵法云:客兵倍而主兵半者,主兵尚能胜于客兵。今曹仁
千里跋涉,人马疲困,吾与汝等共据高城,南临大江,北背山险,以逸击劳,以主
制客,此乃一往无前之势。虽魏文帝自来,尚不足忧,况仁等耶?”

芝曰:“吾乃蜀中
一读书人,特为北齐利害而来。乃陈兵设鼎,以拒一使,何其局量之无法容物耶?”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孔明与后主共饮数杯,送后主出府。众官皆环立于门外,见后主面有喜色。后主别了孔明,上御车回朝。众皆疑忌不定。孔明见众官中,壹人仰天而笑,面亦有喜色。孔明视之,乃义阳新野人,姓邓,名芝,字伯苗,现为户部太师;汉司马邓禹之后。孔明暗令人留住邓芝。多官皆散,孔明请芝到书院中,问芝曰:“今蜀、魏、吴鼎分三国,欲讨两国,一统华为,超过伐何国?”芝曰:“以愚意论之:魏虽汉贼,其势甚大,急难摇动,当徐徐缓图;今主上初登宝位,民心未安,当与东吴连合,结为唇齿,一洗先帝旧怨,此乃长久之计也。未审县令钧意若何?”孔明大笑曰:“吾思之久矣,奈未得其人。前几天方得也!”芝曰:“太傅欲其人何为?”孔明曰:“吾欲使人往结东吴。公既能明此意,必能不辱君命。使吴之任,非公不可。”芝曰:“愚才疏智浅,恐不堪当此任。”孔明曰:“吾来日奏知天子,便请伯苗一行,切勿推辞。”芝应允而退。至次日,孔明奏准后主,差邓芝往说东吴。芝拜辞,望东吴而来。正是:

于是下令,教众 军偃旗息鼓,只作无人守把之状。

权闻言惶愧,即叱退武士,命芝上殿,赐坐而问曰:“吴、魏之凶猛若何?愿
先生教小编。”

  吴人方见干戈息,蜀使还将玉帛通。

且说魏将先锋常雕,领精兵来取濡须城,遥望城上并无军马,雕催军急进。离
城不远,一声炮响,旌旗齐竖,朱桓横刀飞马而出,直取常雕。战不三合,被桓一
刀斩常雕于马下。吴兵乘势冲杀一阵,魏兵力克,死者无数。朱桓大败,得了成都百货上千
旌旗军器战马。曹仁领兵随后来到,却被吴兵从羡溪杀出,曹仁大败而退,回见魏
主,细奏大败之事。丕大惊。正议之间,忽探马报:“曹真、夏侯尚围了南郡,被
陆逊伏兵于内,诸葛瑾伏兵于外,内外夹击,因而大捷。”言未毕,忽探马又报:
“曹休亦被吕范杀败。”丕听知三路兵败,乃喟然叹曰:“朕不听贾诩、刘晔之言,
果有此败。”

芝曰:“大王欲与蜀和,依然欲与魏和?”

  未知邓芝此去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正当夏日,大疫流行,马步军十死六七,遂引军回曲靖。吴、魏自此 不和。

权曰:“孤正欲与蜀主讲 和,但恐蜀主年轻识浅,无法全始全终耳。”

却说先主在永安宫染病不起,稳步沉重。至章武三年夏11月,先主自知病入四
肢,又哭关、张三哥,其病愈深。两目昏花,厌见侍从之人,乃叱退左右,独卧于
龙榻之上。忽然阴风骤起,将灯吹摇,灭而复明。只见灯影之下,四个人侍立。先主
怒曰:“朕心思不宁,教汝等且退,何故又来?”叱之不退,先主起而视之,上首
乃云长,下首乃翼德也。先主大惊曰:“表哥原来尚在?”

芝曰:“大王乃命世之豪杰,诸葛卧龙亦临时之俊杰;蜀有山川之险,吴有三江之固。若两国连和,共为唇齿,进则足以
兼吞天下,退则能够鼎足而立。今大王若委质称臣于魏,魏必望大王朝觐,求太子
以为内侍。如其不从,则兴兵夹攻,蜀亦顺流而升高。如此则江南之地,不复为大
王有矣。若大王以愚言为不然,愚将就死于权威在此之前,以绝说客之名也。”言讫,
掩衣下殿,望油鼎中便跳。

云长曰:“臣等残疾人,
乃鬼也。上帝以臣四人向来不失信义,皆敕命为神。二哥与手足聚首不远矣。”

权急命止之,请入后殿,以上宾之礼相待。权曰:“先
生之言,正合孤意。孤今欲与蜀主连和,先生肯为小编介绍乎?”


主扯定大哭,忽然惊觉,表弟不见。即唤从人问之,时正三更。先主叹曰:“朕不
久于人世矣!”

芝曰:“适欲烹小
臣者乃大王也,今欲使小臣者亦大王也。大王犹自猜疑未定,安能取信于人?”

遂遣使往巴拿马城请通判诸葛卧龙、大将军令李严等星夜来永安宫听受遗命。
孔明等与先先后子鲁王刘永、梁王刘理来永安宫见帝,留太子孝怀帝守伊斯兰堡。

权 曰:“孤意已决,先生勿疑。”于是公子光留住邓芝,集多官问曰:“孤掌江南八十
一州,更有荆楚之地,反不如西蜀偏僻之处也?蜀有邓芝,不辱其主;吴并无一人入蜀,以达孤意。”

且说孔明到永安宫,见先主病危,慌忙拜伏于龙榻之下。先主传旨,请孔明坐
于龙榻之侧,抚其背曰:“朕自得士大夫,幸成帝业。何期智识浅陋,不纳长史之言,
自取其败,悔恨成疾,死在旦夕。嗣子孱弱,不得不以大事相托。”言讫,泪流满
面。

忽1人出班奏曰:“臣愿为使。”

孔明亦涕泣曰:“愿皇上善保龙体,以副天下之望。”

众视之,乃吴郡吴人,姓张, 名温,字惠恕,现为中郎将。

先主以目遍视,只见马 良之弟马谡在旁,先主令且退。谡退出。

权曰:“恐卿到蜀见诸葛武侯,不可能达孤之情。”

先主谓孔明曰:“长史观马谡之才何如?”

温曰: “孔明亦人耳,臣何畏彼哉!”

孔明曰:“这个人亦当世之英才也。”

权大喜,重赏张温,使同邓芝入川通好。

先主曰:“不然。朕观此人,言过其实,不可 大用。提辖宜深察之。”

却说孔明自邓芝去后,奏后主曰:“邓芝此去,其事必成。吴地多贤,定有人
来答礼,太岁当礼貌之,令彼回吴以通盟好。吴若通和,魏必不敢加兵于蜀矣。吴、
魏宁靖,臣当征南,平定蛮方,然后图魏。魏削则东吴亦不能够久存,能够复一统之
基业也。”

一声令下毕,传旨召诸臣入殿,取纸笔写了遗诏,递与孔明而
叹曰:“朕不读书,粗知大略。圣人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
也善。’朕本待与卿等同灭曹贼,共扶汉室,不幸中道而别。烦刺史将诏付与太子
禅,令勿以为常言。凡事更望太师教之。”

后主然之。忽报东吴遣张温与邓芝入川答礼。后主聚文武于丹墀,令邓
芝、张温入。温自以为得志,昂然上殿,见后主施礼。后主赐锦墩坐于殿左,设御
宴待之。后主但敬礼而已。宴罢,百官送张温到馆舍。次日,孔明设宴相待。

孔明等泣拜于地曰:“愿皇上将息龙体,
臣等尽施犬马之报,以报太岁知遇之恩也。”

孔明
谓张温曰:“先帝在日,与吴不睦,今已晏驾。当今主上,深慕公子光,欲捐旧忿,
永联盟好,并力破魏。望大夫善言回奏。”

先主命内侍扶起孔明,一手掩泪,一
手执其手曰:“朕今死矣,有心腹之言相告。”

张温领诺。酒至半酣,张温喜笑自若, 颇有自满之意。

孔明曰:“有啥圣谕?”

翌日,后主将金帛赐与张温,设宴于城南邮亭之上,命众官相送。孔明殷勤劝
酒。正吃酒间,忽1位乘醉而入,昂然长揖,入席就坐。

先主泣曰:
“君才十倍魏文帝,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
自为萨格勒布之主。”

温怪之,乃问孔明曰:“此 哪个人也?”

孔明听毕,汗流遍体,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
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言讫,叩头流血。

孔明答曰:“姓秦,名宓,字子敕,现为金陵士人。”

先主又请孔明坐于榻上,唤鲁王刘永、梁王刘理近前吩咐曰:“尔等皆记朕言:
朕亡之后,尔兄弟三个人,都以父事尚书,不可怠慢。”言罢,遂命二王同拜孔明。
二王拜毕。

温笑曰:“名称 硕士,未知胸中曾学事否?”

孔明曰:“臣虽肝脑涂地,安能报知遇之恩也!”

宓正色而言曰:“蜀中三尺小童尚皆就学,何况于自个儿?”

先主谓众官曰:“朕
已托孤于巡抚,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负朕望。”

温曰:“且说公何所学?”

又嘱常胜将军曰:“朕
与卿于劫难之中相从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别。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觑吾子,勿负
朕言。”

宓对曰:“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三教九流,诸子百家,
无所不通;古今兴废,圣贤经传,无所不览。”

云泣拜曰:“臣敢不效犬马之报!”

温笑曰:“公既出大言,请即以天 为问。天有头乎?”

先主又谓众官曰:“卿等众官,朕无法一一分嘱,愿皆自爱。”言毕,驾崩,寿六拾3周岁。时章武三年夏二月二十二十17日也。

宓曰:“有头。”

后杜少陵有诗叹曰:

温曰:“头在哪里?”

  蜀主窥吴向三峡,崩年亦在永安宫。

宓曰:“在天堂。《诗》 云:‘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净土也。”

  翠华想像空山外,玉殿虚无野寺中。

温又问:“天有耳乎?”

  古庙杉松巢水鹤,岁时伏腊走村翁。

宓答曰: “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

  三苏祠屋长邻近,一体君臣祭拜同。

温又问: “天有足乎?”

先主驾崩,文武官僚,无不优伤。孔明率众官奉梓宫还塔林。太子汉怀帝出城迎
接灵柩,安李晓明殿之内。举哀行礼毕,开读遗诏。诏曰:

宓曰:“有足。《诗》云:‘天步劳苦。’无足何能步?”

  朕初得疾,但下痢耳,后转生杂病,殆不自济。朕闻人年五十,不称夭寿。
今朕年六十有余,死复何恨?但以卿兄弟为念耳。勉之!勉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
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够服人。卿父德薄,不足效也。卿与首相从事,事之
如父。勿怠!勿忘!卿兄弟更求闻达。至嘱!至嘱!

温又问: “天有姓乎?”

群臣读诏实现。

宓曰:“岂得无姓!”

孔明曰:“国不可二13日无君,请立嗣君,以承汉统。”

温曰:“何姓?”

乃立太子禅
即国君位,改元建兴。加诸葛孔明为武乡侯,领彭城牧。葬先主于惠陵,谥曰昭烈国王。尊皇后吴氏为皇太后,谥甘内人为昭烈皇后,糜爱妻亦追谥为皇后。升赏群臣,
大赦天下。

宓答曰:“姓刘。”

早有魏军探知此事,报入中原。近臣奏知魏主。

温曰: “何以知之?”

魏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喜曰:“汉昭烈帝已亡,朕 无忧矣。何不乘其国中无主,起兵伐之?”

宓曰:“圣上姓刘,以故知之。”(天皇汉怀帝姓刘,所以知道天姓刘)

贾诩谏曰:“汉昭烈帝已亡,必托孤于诸葛孔明。亮感备知遇之恩,必倾心竭力扶持嗣主。天皇不可仓卒伐之。”

温又问曰:“日生于东乎?”

正言间,忽1个人从班部中奋不过出曰:“不乘此时出征,更待什么日期?”众视之,乃司马仲达也。丕
大喜,遂问计于懿。

宓 对曰:“虽生于东,而没于西。”

懿曰:“若只起中国之兵,急难折桂。须用五路大兵,四面夹
攻,令诸葛武侯首尾不能够救应,然后可图。”

那会儿,秦宓语言清朗,答问如流,满坐皆惊。张 温无语。

丕问:“何五路?”

宓乃问曰:“先生东吴巨星,既以天事下问,必能深后天之理。昔混沌既分,
阴阳剖判,轻清者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下凝而为地。至共工退步,头触不周山,
天柱折,地维缺,天倾西北,地陷西北。天既轻清而飘浮,何以倾其东北乎?又未
知轻清之外,照旧何物?愿先生教笔者。”

懿曰:“可修书一
封,差使往辽东鲜卑国,见主公轲比能,赂以金帛,令起辽西羌兵80000,先从旱路
取西平关,此一并也。再修书遣使赍官诰赏赐,直入西戎,见蛮王孟获,令起兵100000,攻打咸阳、永昌、、越隽四郡,以击西川之南,此二路也。再遣使入吴修
好,许以割地,令孙仲谋起兵玖仟0,攻两川峡口,径取涪城,此三路也。又可差使至
降将孟达先生处,起上庸兵八万,西攻白城,此四路也。然后命上卿曹真为大长史,
提兵九万,由京兆径出阳平关取西川,此五路也。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兵五100000,五路并进,诸葛卧龙便有吕牙之才,安能当此乎?”

张温无言可对,乃避席而谢曰:“不意蜀
中多出俊杰,恰闻讲论,使仆顿开茅塞。”

丕大喜,随即密遣能言官四员为使前去。又命曹
真为大都督,领兵七千0,径取阳平关。此时张辽等一班旧将皆封列侯,俱在冀、徐、
青及合淝等处据守关津隘口,故不复调用。

孔明恐温羞愧,故以善言解之曰:“席
间问难,皆戏谈耳。足下深知安邦定国之道,何在唇齿之戏哉?”温拜谢。

却说阿斗孝怀皇帝,自即位以来,旧臣多有病亡者,无法细说。凡一应朝廷选
法、钱粮、词讼等事,皆听诸葛太史裁处。时后主未立皇后,孔明与父母官上言曰:
“故车骑将军张翼德之女甚贤,年十七虚岁,可纳为正宫娘娘。”后主即纳之。

孔明又 令邓芝入吴答礼,就与张温同行。张、邓三人拜谢孔明,望东吴而来。

建兴元年秋1月,忽有边报说:“魏调五路大兵来取西川:第二路曹真为大太师,起兵九万取阳平关;第三路乃反将孟达同志,起上庸兵捌仟0,犯天水;第1路乃东
吴孙仲谋,起精兵八万,取峡口入川;第5路乃蛮王孟获,起蛮兵八万,犯明州四郡;
第陆路乃番王轲比能,起羌兵九千0,犯西平关。此五路军马,甚是利害。已先报知
太师,刺史不知何故,数日不出视事。”

却说吴王见张温入蜀未还,乃聚文武商议。忽近臣奏曰:“蜀遣邓芝同张温入
国答礼。”权召入。

后主听罢大惊,即差近侍赍旨,宣召孔明
入朝,义务去了半日,回报:“参知政事府下人言,里胥染病不出。”后主转慌。

张温拜于殿前,备称后主、孔明之德,愿求永联盟好,特遣邓
太傅又来答礼。权大喜,乃设宴待之。

次日,
又命黄门上大夫董允、谏议大夫杜琼去知府卧榻前告此大事。董、杜2位到节度使府前,
皆不得入。

权问邓芝曰:“若吴、蜀两个国家同心灭魏,得 国富民强,二主分治,岂不天涯论坛?”

杜琼曰:“先帝托孤于太守,今主上初登宝位,被魏文皇帝五路兵犯境,军情至急,节度使何故推病不出?”良久,门吏传太傅令,言:“病体稍可,明儿早上出都
堂议事。”董、杜多少人叹息而回。

芝答曰:“天无三二十二日,民无二王。如灭魏之后,
未识天命所归哪个人。但为君者各修其德,为臣者各尽其忠,则战争方息耳。”

今日,多官又来左徒府前伺候。从早至晚,又不
见出。多官惶惶,只得散去。杜琼入奏后主曰:“请主公圣驾亲往上大夫府问计。”
后主即引多官入宫,启奏皇太后。

权大 笑曰:“君之诚款,乃如是耶!”

太后大惊曰:“太师何故如此?有负先帝委托之 意也!我当自往。”

遂厚赠邓芝还蜀。自此吴、蜀通好。

董允奏曰:“娘娘未可轻往,臣料刺史必有高明之见。且待主
上先往,要是怠慢,请娘娘于武庙中召少保问之未迟。”太后依奏。

却说赵国细作人探知此事,快捷报入中原。魏主魏文皇帝听知,大怒曰:“吴、蜀
连和,必有图中原之意也,不若朕先伐之。”

次日,后主车驾亲至相府。门吏见驾到,慌忙拜伏于地而迎。

于是乎大集文武,商议起兵伐吴。此时
大司马曹仁、都尉贾诩已亡。太尉辛毗出班奏曰:“中原之地,土阔民稀,而欲用
兵,未见其利。前几日之计,莫若养兵屯田十年,足食足兵,然后用之,则吴、蜀方
可破也。”

后主问曰:“丞 相在何方?”

丕怒曰:“此迂儒之论也。今吴、蜀连和,早晚必来侵境,何暇等待十
年!”即传旨起兵伐吴。

门吏曰:“不知在何方,唯有校尉钧旨,教当住百官,勿得辄入。”
后主乃下车步行,独造第壹重门,见孔明独倚竹杖,在小池边观鱼。

司马仲达奏曰:“吴有长江之险,非船莫渡。圣上必御驾亲
征,可选大小战船,从蔡、颍而入淮,取临安,至寿春渡江口,径取南徐,此为上
策。”丕从之。

后主在后立久,
乃徐徐而言曰:“经略使安乐否?”孔明回想,见是后主,慌忙弃杖拜伏于地曰:“臣
该万死!”

于是乎日夜并工,造龙舟1一头,长二十余丈,可容二千余人;收拾战
船三千余只。魏黄初五年秋2月,集聚大小将士,令曹真为前部,张辽、张文
聘、徐晃等为老马先行,许褚、吕虔为中军护卫,曹休为合后,刘晔、蒋济为参谋
官。前后水海军马三十余万,克日起兵。封司马仲达为首相仆射,留在德阳,凡国政
大事,并皆听懿决断。

后主扶起问曰:“今魏文皇帝分兵五路犯境甚急,相父缘何不肯出府视事?”

隐瞒魏兵起程。却说东吴间谍探知此事,报入西晋。近臣慌奏公子光曰:“今魏
王魏文帝亲自乘驾龙舟,提水陆军政大学学军三十余万,从蔡、颍出淮,必取大梁渡江来下江
南,甚为利害。”孙仲谋大惊,即聚文武商议。

孔明大笑,扶后主入内室坐定,奏曰:“五路兵至,臣安得不知?臣非观鱼,有所
思也。”

顾雍曰:“今主上既与西蜀连和,可
修书与诸葛卧龙,令起兵出达州,以分其势。一面遣一大将,屯兵南徐以拒之。”

后主曰:“如之奈何?”

权曰:“非陆伯言不可当此大任。”

孔明曰:“羌王轲比能、蛮王孟获、反将孟达(Mengda)、
魏将曹真此四路兵,臣已皆退去了也。止有吴大帝这一路兵,臣已有退之之计,但须
一能言之人为使,因未得其人,故熟思之。天子何必忧乎?”

雍曰:“陆伯言镇守益州,不可轻动。”

后主听罢,又惊又喜曰:“相父果有鬼神莫测之机也!愿闻退兵之策。”

权云: “孤非不知,奈近年来无替力之人。”

孔明
曰:“先帝以君主付托与臣,臣安敢旦夕怠慢?萨格勒布众官,皆不晓兵法之妙贵在使
人不测,岂可泄漏于人?老臣先知西番国王轲比能引兵犯西平关。臣料王笑宇积祖西
川人氏,素得羌人之心,羌人以超为神威天将军。臣已先遣1人,星夜驰檄,令王姝紧守西平关,伏四路奇兵,每天交流,以兵拒之。此一并不要忧矣。又西戎孟获,
兵犯四郡,臣亦飞檄遣魏延领一军左出右入,右出左入,为疑兵之计。蛮兵惟凭勇
力,其心多疑,其见疑兵,必不敢进。此联合又相差忧矣。又知孟达(孟达同志)引兵出阜新。
达与李严曾结相濡以沫,臣回圣多明各时,留李严守永安宫。臣已作一书,只做李严亲
笔,令人送与孟达先生,达一定推病不出,以慢军心。此联合又相差忧矣。又知曹真引
兵犯阳平关,此地险峻,能够保守。臣已调常胜将军引一军守把关隘,并不对阵。曹真
若见本人兵不出,不久自退矣。此四路兵俱不足忧。臣尚恐无法全保,又密调关兴、
张苞二将,各引兵一万,屯于主要之处,为各路救应。此数处调遣之事,皆不曾经
由吉达,故无人感觉。只有东吴这一路兵,未必便动。如见四路兵胜,川中危急,
必来相攻;若四路不算,安肯动乎?臣料吴大帝想魏文皇帝三路侵吴之怨,必不肯从其言。
即便如此,须用一舌辩之士,径往西吴,以强烈说之。则先退东吴,其四路之兵,
何足忧乎!但未得说吴之人,臣故踌蹰,何劳主公圣驾来临?”

言未尽,一个人从班部内应声而出曰:“臣虽不
才,愿统一军以当魏兵。若魏文帝亲渡大江,臣必生擒以献殿下。若不渡江,亦杀魏
兵大半,令魏兵不敢重视东吴。”权视之,乃徐盛也。

后主曰:“太后亦 欲来见相父。今朕闻相父之言,如梦初觉,复何忧哉!”

权大喜曰:“如得卿守江南
一带,孤何忧哉!”遂封徐盛为Anton将军,总镇上卿建业、南徐军马。

孔明与后主共饮数杯,送 后主出府。众官皆环立于门外,见后主面有喜色。

盛谢恩,领命而退,即命令教众官军多置器械,多设旌旗,以为守护江岸之计。

后主别了孔明,上御车回朝,众 皆疑忌不定。

忽1个人敢于出曰:“后天权威以重任委托将军,欲破魏兵以擒魏文帝。将军何不早发
军马渡江,于周口之地迎敌?直待曹子桓兵至,恐无及矣。”盛视之,乃阖庐侄孙韶
也。韶字公礼,官授扬威将军,曾在交州守御,年幼负气,极有胆勇。

孔明见众官中1个人仰天而笑,面亦有喜色。孔明视之,乃义阳新野人,姓邓,
名芝,字伯苗,现为户部太傅,汉司马邓禹之后。孔明暗令人留住邓芝。

盛曰:“曹丕势大,更盛老马为先锋,不可渡江迎敌。待彼船皆集于北岸,吾自有计破之。”

多官皆散,
孔明请芝到书院中,问芝曰:“今蜀、魏、吴鼎分三国,欲讨2国,一统索爱,超过伐何国?

韶曰:“吾手下自有2000军马,更兼深知广陵路势,吾愿自去江北,与曹子桓决一死
战。如不胜,自当军令。”盛不从,韶坚执要去,盛只是不肯,韶再三要行。

芝曰:“以愚意论之,魏虽汉贼,其势甚大,急难摇动,当徐徐缓图。
今主上初登宝位,民心未安,当与东吴连合结为唇齿,一洗先帝旧怨,此乃长久之
计也。未审侍郎钧意若何?”

怒火中烧 曰:“汝如此不听号令,吾安能制诸将乎!”叱武士推出斩之。

孔明大笑曰:“吾思之久矣,奈未得其人,前些天方得 也。”

刀斧手拥孙韶出辕
门之外,立起皂旗。韶部将飞报孙仲谋。权听知,急上马来救。武士恰待行刑,孙权早到,喝散刀斧手,救了孙韶。

芝曰:“少保欲其人何为?”

韶哭奏曰:“臣往年在建邺,深知地利,不就那里
与魏文皇帝厮杀,直待他下了亚马逊河,东吴指日休矣!”

孔明曰:“吾欲使人往结东吴。公既能明此意,
必能不辱君命,使吴之任,非公不可!”

权径入营来。徐盛迎接入帐,奏曰:“大王命臣为上卿提兵拒魏。今扬威将军
孙韶不遵军法,军法当斩,大王何故赦之?”

芝曰:“愚才疏智浅,恐不堪当此任。”

权曰:“韶倚血气之壮,误犯军令, 万希宽恕。”

孔明曰:“吾来日奏知国君,便请伯苗一行,切勿推辞。”芝应允而退。

盛曰:“法非臣所立,亦非大王所立,乃国家之典刑也。若以亲而免
之,何以令众乎?”

至次日, 孔明奏准后主,差邓芝往说东吴。芝拜辞望东吴而来。就是:

权曰:“韶非法,本应任将军处治,奈此子虽本姓俞氏,然孤
兄甚爱之,赐姓孙,于孤颇有功绩。今若杀之,负兄义矣。”

  吴人方见干戈息,蜀使还将玉帛通。

盛曰:“且看大王之 面,寄下死罪。”

不解邓芝此去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权令孙韶拜谢。韶不肯拜,厉声而言曰:“据小编之见,只是引军
去破曹子桓,便死也要强你的见闻。”徐盛变色。

图片 3

权叱退孙韶,谓徐盛曰:“便无此 子,何损于兵?未来勿再用之。”言讫自回。

是夜,人报徐盛说:“孙韶引本部三千精兵,潜地过江去。”盛恐有失,于公子光面上倒霉看,乃唤丁奉授以密计,引了
三千兵渡江接应。

却说魏主驾龙舟至金陵,前部曹真已领兵列于大江之岸。

魏文帝问曰:“江岸有 多少兵?”

真曰:“隔岸远望,并不见1位,亦无旌旗营寨。”

丕曰:“此必诡计
也,朕自往观其背景。”于是大开江道,放龙舟直至大江,泊于江岸。船上建龙凤
日月五色旌旗,仪銮簇拥,光耀射目。魏文帝端坐舟中,遥望江南,不见1位。回顾刘晔、蒋济曰:“可渡江否?”

晔曰:“兵法实实虚虚,彼见大军至,怎样不作整
备?天皇未可造次,且待三十日,看其情景,然后发先锋渡江以探之。”

丕曰:“卿 言正合朕意。”

是日天晚,宿于江中。当夜月黑,军人皆执灯火,明耀天地,恰如白昼。遥望
江南,并不见半点儿火光。

丕问左右曰:“此怎么也?”

近臣奏曰:“想闻国君天 兵来到,故望风逃窜耳。”丕暗笑。

及至天晓,大雾蔓延,对面不见。弹指风起,
雾散云收,望见江南一带,皆是连城。城楼上枪刀耀日,遍城尽插旌旗号带。

说话
数十次人来报:“南徐沿江一带,直至石头城,三番五次数百里,城廓舟车,连绵不绝,
一夜成就。”魏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惊。

原先徐盛先缚芦苇为人,尽穿青衣,执旌旗立于假城疑楼
之上。魏兵见城上众多武装,怎么着不惧怕。

丕叹曰:“魏虽有武士千群,无所用之, 江南人员如此,未可图也。”

正惊叹间,忽然狂风大作,白浪滔天,江水溅湿龙袍,大船将覆。曹真慌令文
聘撑小舟急来救驾。龙舟上人立站不住。文聘跳上龙舟,负丕下得小舟,奔入河港。
忽流星马报:“常胜将军引兵出阳平关,径取长安。”丕听得诚惶诚恐,便教回军。


军各自奔走。背后吴兵追至,丕传旨教尽弃御用之物而走。龙舟将次入淮,忽然鼓
角齐鸣,喊声大震,刺斜里一彪军杀到,为首新秀乃孙韶也。魏兵不可能抵当,折其
大半,淹死者无数。诸将大力救出魏主。魏主渡乌苏里江,行不三十里,汉水中就近芦
叶,预灌鱼油,尽皆火着,顺风而下。风势甚急,火焰漫空,截住龙舟。丕大惊,
急下小船傍岸时,龙舟上一度火着。丕慌忙上马。岸上一彪军杀来,为首츀将乃丁
奉也。张辽急拍马来迎,被奉一箭射中其腰,却得徐晃救了,同保魏主而走,折军
无数。背后孙韶、丁奉夺得马匹、车仗、船舶、器械,比比皆是。魏兵狂胜而回。

吴将徐盛全获奇功,公子光重加赏赐。

张辽回到秦皇岛,箭疮迸裂而亡,魏文皇帝厚葬之, 不在话下。

却说常胜将军引兵杀出阳平关之次,忽报提辖有文件到,说大梁元帅雍连蛮王
孟获,起九千0蛮兵侵掠四郡,由此宣云回军,令刘波遵循阳平关,太守欲自南征。
常胜将军乃急收兵而回。此时孔明在明尼阿波利斯整顿军马,亲自南征。便是:

  方见东吴敌明朝,又看西蜀战东夷。

不解胜负怎么着,且看下文分解。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