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本初的外甥有多少个,三国演义

  却说魏文帝见二妇人啼哭,拔剑欲斩之。忽见红光满目,遂按剑而问曰:“汝哪个人也?”一妇人告曰:“妾乃袁将军之妻刘氏也。”丕曰:“此女何人?”刘氏曰:“本次男袁熙之妻郑旦也。因熙出镇广陵,襃姒不肯远行,故留于此。”丕拖此女近前,见披发垢而。不以衫袖拭其面而观之,见郑旦玉肌花貌,有倾国之色。遂对刘氏曰:“吾乃曹提辖之子也。愿保汝家。汝勿忧虑。”道按剑坐于堂上。

滚滚莱茵河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以铜为镜能够正衣冠,以史为镜能够知兴衰。功过是非成败,且看三国清谈

  却说袁尚自斩史涣之后,自负其勇,不待袁谭等兵至,自引兵数万出黎阳,与曹军前队相迎。张辽当先出马,袁尚挺枪来战,不三合,架隔遮拦不住,狂胜而走。张辽乘势掩杀,袁尚不能看好,急急引军奔回钱塘。

图片 1袁本初汉末军阀袁本初,出身达官显宦,家族有“四世三公”之称。袁本初曾统一江西改为汉末最强的王公,但结尾在官渡之战中败给武皇帝。那么袁本初的幼子都有什么人?他们结局怎么样?
袁本初一共有多少个外甥:袁谭、袁熙、袁尚、袁买。 袁谭
袁谭(?—205年),字显思(《东光世系》中字显恩,一说显忠),汝南西峡人。袁本初长子,青州军机章京。建安元年,征服田楷、孔少府,完全占据青州。袁本初寿终正寝后,审配等伪立遗令,拥立袁尚为继承人,袁谭无法继位,心怀愤恨。后袁谭、袁尚四人的冲突彻底产生,袁谭联合武皇帝共同出击袁尚。建筑和安装十年,曹阿瞒兴兵进攻南皮,袁谭奋力抵抗,终于在武皇帝急攻之下战败,为曹纯麾下虎豹骑所杀。
袁熙
袁熙,字显奕(《晋代书》、《东光世系》作显雍),后周末年人物,袁本初之子,袁谭之弟,袁尚之兄。袁绍克服公孙瓒后,令袁熙为钱塘大将军。曹孟德在官渡之战大捷袁本初,公元202年,袁本初因兵败忧郁而死。在袁本初死后,熙未参与袁谭、袁尚两兄弟的争权。武皇帝平定新疆之时,选拔败给武皇帝后前来投奔的弟兄袁尚,由于属下背叛而逃往乌桓,随后她与堂哥袁尚逃往辽东太尉公孙康帐下,却被公孙康杀死,三位首级则被献给曹阿瞒。
袁尚
袁尚,字显甫,汝南西峡人。汉末群雄之一袁本初的第一子,受到袁本初的溺爱,并于袁本初亡故后持续了袁绍的官位和爵位,也就此导致长兄袁谭的怨恨,兄弟之间经常兵戈相向。后袁氏兄弟均被曹孟德所败,袁尚与二兄袁熙逃往辽西投奔乌丸带头人蹋顿,但不久曹孟德即平定乌丸,二人只得又投靠辽东长史公孙康,却被公孙康所斩,首级也被送往曹阿瞒之处。
袁买
袁买,生卒年不详,汝南宜阳人。字显雍(王粲《为刘明州与袁县令》中称“贤兄贵弟显雍”一句可推测,袁熙为袁尚之兄,故不得称“贵弟”,那里的贵弟显雍只恐怕是指袁买)北齐前期上卿袁本初幼子(一说是袁本初子袁尚之侄)。
《三国志·魏书六·董二袁刘传》裴注引《吴书》曰:“尚有弟名买,与尚俱走辽东。”同书曾载袁本初因孺子之病不伐曹孟德,但袁谭、袁熙、袁尚三子皆已成年,可知袁本初有幼子。
然而袁尚、袁熙投奔辽东被辽东少保公孙康所杀,四位首级连同三郡乌丸首领人头一并送与曹阿瞒,个中并无提及袁买。若袁买未死,则袁本初一脉未断。

  却说曹孟德统领众将入凉州城,将入城门,许攸纵马近前,以鞭指城门而呼操曰:“阿瞒,汝不得作者,安得入此门?”操大笑。众将闻言,俱怀不平。操至绍府门下,问曰:“什么人曾入此门来?”守将对曰:“世子在内。”操唤出责之。刘氏出拜曰:“非世子不能够维系妾家,愿就赵合德为世子执箕帚。”操教唤出甄宓拜于前。操视之曰:“真吾儿妇也?”遂令曹不纳之。

话说曹孟德听了辛毗对时局的解析,与郭嘉和友爱的想法不谋而合,卓殊如沐春风,既然时机已经成熟,就将矫揉造作宣称要攻打幽州的老马军团急迅调回广东,准备重新出击钱塘。

  袁绍闻袁尚败回,又受了一惊,旧病复发,水肿数斗,昏倒在地。刘妻子慌救入卧内,病势渐危。刘内人急请审配、逢纪,直至袁本初榻前,商议后事。绍但以手指而无法言。刘爱妻曰:“勉强能够继后嗣否?”绍点头。审配便就榻前写了遗嘱。绍翻身大叫一声,又心悸斗余而死。后人有诗曰:

  操既定大梁,亲往袁本初墓下设祭,再拜而哭甚哀,顾谓众官曰:“昔日吾与本初共出动时,本初问小编曰:‘若事不辑,方面何所可据?’吾问之曰:‘足下意欲若何?’本初曰:‘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沙漠之众,南向以争天下,庶能够济乎?’吾答曰:‘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此言如昨,近年来本初已丧,吾不可能不为流涕也!”众皆叹息。操以金帛粮米赐绍妻刘氏。乃下令曰:“辽宁居民遭兵革之难,尽免二零一九年租赋。”一面写表申朝;操自领顺德牧。

刘表见到曹阿瞒军还未到就调头走了,确认了曹阿瞒是借着攻打宛城来差别袁氏兄弟的忠实用意,也将本人进步驻守的兵力退了回去。

  累世公卿立大名,少年意气自纵横。空招俊杰2000客,漫有勇于百万兵。
  羊质虎皮功不就,凤毛鸡胆事难成。更怜一种痛楚处,家难徒延两弟兄。

  三十日,许褚走马入西门,正迎许攸,饮唤褚曰:“汝等无作者,安能出入此门乎?”褚怒曰:“吾等千主万死,身冒血战,夺得城池,汝安敢夸口!”攸骂曰:“汝等皆男生耳,不足为外人道!”褚大怒,拔剑杀攸,提头来见武皇帝,说“许攸如此无礼,某杀之矣。”操曰:“子远与小编旧交,故相戏耳,何故杀之!”深责许褚,令厚葬许攸。乃令人遍访广陵贤士。冀民曰:“骑上大夫崔琐,字季珪,清河东武城人也。数曾献计于袁本初,绍不从,因而托疾在家。”操即召琰为本州别驾从事,因谓曰:“昨按本州户籍,共计三八万众,可谓大州。”琰曰:“今日下分崩,九州幅裂,二袁兄弟相争,冀民暴骨原野,抚军不急存问民俗,救其涂炭,而先计校户籍,岂本州儿女所望于明公哉?”操闻言,改容谢之,待为上宾。

1

  袁本初既死,审配等老董丧事。刘老婆便将袁本初所爱宠妾几人尽行杀害;又恐其阴魂于鬼途之下再与绍相见,乃髡其发,刺其面,毁其尸:其妒恶如此。袁尚恐宠妾家属为害,并收而杀之。审配、逢纪立袁尚为大司马将军,领冀、青、幽、并四州牧,遣使报丧。

  操已定咸阳,使人探袁谭新闻。时谭引兵劫掠甘陵、安平、北海、河间等处,闻袁尚败走俄克拉荷马城,乃统军攻之。尚无心理战木斗,径奔顺德投袁熙。谭尽降其众,欲复图汴京。操使人召之,谭不至。操大怒,驰书绝其婚,自统大军征之,直抵平原。

此时此刻,袁尚与袁谭两军还在互相攻打,袁尚占了上风,乘胜追击,攻打袁谭青州的平原城。

  此时袁谭已发兵离青州,知父死,便与郭图、辛评商议。图曰:“天子不在凉州,审配、逢纪必立显甫为主矣。当速行。”辛评曰:“审、逢三个人,必预订机谋。今若速往,必遭其祸。”袁谭曰:“若此当什么?”郭图曰:“可屯兵城外,观其状态。某当亲往察之。”谭依言。郭图遂入凉州,见袁尚。礼毕,尚问:“兄何不至?”图曰:“因身患在军中,不可能蒙受。”尚曰:“吾受老爹遗命,立作者为主,加兄为车骑将军。目下曹军压境,请兄为前部,吾随后便调兵接应也。”图曰:“军中无人商议良策,愿乞审正南、逢元图四人为辅。”尚曰:“吾亦欲仗此2位自然画策,怎么样离得!”图曰:“可是于四个人内遣1个人去,何如?”尚无法,乃令3人拈阄,拈着者便去。逢纪拈着,尚即命逢纪赍印绶,同郭图赴袁谭军中。纪随图至谭军,见谭无病,心中不安,献上印绶。谭大怒,欲斩逢纪。郭图密谏曰:“今曹军压境,且只款留逢纪在此,以安尚心。待破曹之后,却来争寿春不迟。”

  谭闻操自统军来,遣人求救于刘表。表请玄德商议。玄德曰:“今操已破番禺,兵势正盛,袁氏兄弟不久必为操擒,救之无益;况操常有窥荆襄之意,笔者只养兵自守,未可轻易。”表曰:“但是何以谢之?”玄德曰:“可作书与袁氏兄弟,以和平化解为名,婉词谢之。”表然其言,先遣人以书遗谭。书略曰:

许攸从许都过来前线,听闻袁尚在进攻袁谭,对武皇帝说:“侍郎坐守于此,是在伺机天雷击杀二袁是啊?作者想,将来是时候走路了!”

  谭从其言,即时拔寨起行,前至黎阳,与曹军相抵。谭遣新秀汪昭出战,操遣徐晃迎敌。二将战不数合,徐晃一刀斩汪昭于马下。曹军乘势掩杀,谭军事力量克。谭收败军入黎阳,遣人求救于尚。尚与审配计议,只发兵伍仟余人帮扶。曹阿瞒探知救军已到,遣乐进、李典引兵于半路接着,多头围住尽杀之。袁谭知尚止拨兵4000,又被半路坑杀,大怒,乃唤逢纪责骂。纪曰:“容某作书致皇上,求其亲身来救。”谭即令纪作书,遣人到姑臧致袁尚,与审配共议。配曰:“郭图多谋,前次不争而去者,为曹军在境也。今若破曹,必来争郑城矣。不如不发救兵,借操之力以除之。”尚从其言,不肯发兵。使者回报,谭大怒,立斩逢纪,议欲降曹。早有特务密报袁尚。尚与审配议曰:“使谭降曹,并力来攻,则番禺危矣。”乃留审配并老将苏由固守明州,自领大军来黎阳救谭。尚问军中哪个人敢为前部,新秀吕旷、吕翔兄弟贰位愿去。尚点兵两万,使为先锋,先至黎阳。谭闻尚自来,大喜,遂罢降曹之议。谭屯兵城中,尚屯兵城外,为掎角之势。

  君子违难,不适仇国。目前闻君屈膝降曹,则是忘先人之仇,弃手足之谊,而遗合作之耻矣。若明州不弟,当退避三舍。待事定之后,使满世界平其曲直,不亦高义耶?

曹孟德笑着说:“知笔者者,子远也。其实自身早有预备,平素在等候最佳出兵时机,没错,今后正是时候!”于是进军攻下豫州,并围攻钱塘。

  不二日,袁熙、高级干部皆领军到城外,屯兵三处,天天出兵与操争辨。尚屡败,操兵屡胜。至建筑和安装八年春2月,操分路攻打,袁谭、袁熙、袁尚、高级干部皆大胜,弃黎阳而走。操引兵追至明州,谭与尚入城坚守;熙与于离城三十里下寨,装模作样。操兵连日攻打不下。郭嘉进曰:“袁氏废长立幼,而兄弟之间,权力相并,各自树党,急之则相救,缓之则相争;不如举兵南向宛城,征讨刘表,以候袁氏兄弟之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而定也。”操善其言,命贾诩为教头,守黎阳;曹洪引兵守官渡。操引大军向番禺起兵。

  又与袁上卿曰:

袁尚见到钱塘凶险,快速带兵重临救援。

  谭、尚听知曹军自退,遂相庆贺。袁熙、高级干部各自辞去。袁谭与郭图、辛评议曰:“我为长子,反不能够承父业;尚乃继母所生,反承大爵:心实不甘。”图曰:“君主可勒兵城外,只做请显甫、审配吃酒,伏刀斧手杀之,大事定矣。”谭从其言。适别驾王修自青州来,谭将此计告之。修曰:“兄弟者,左右手也。今与外人争斗,断其右手,而曰笔者顺手,安可得乎?夫弃兄弟而不亲,天下其哪个人亲之?彼谗人挑唆骨肉,以求一朝之利,原塞耳勿听也。”谭怒,叱退王修,使人去请袁尚。尚与审配商议。配曰:“此必郭图之计也。圣上若往,必遭奸计;不如乘势攻之。”袁尚依言,便披挂上马,引兵四万出城。袁谭见袁尚引军来,情知事泄,亦即披挂上马,与尚交锋。尚见谭大骂。谭亦骂曰:“汝药死父亲,篡夺爵位,今又来杀兄耶!”几位亲自交锋,袁谭取胜。尚亲冒矢石,抵触掩杀。

  青州天性峭急,迷于曲直。君超越除曹阿瞒,以第③公之恨。事定之后,乃计曲直,不亦善乎?若迷而不返,则是韩卢、东郭自困于前,而遗田父之获也。

结果回军途中,被曹孟德的军团打得节节败退,只可以逃往金陵投奔二弟袁熙。

  谭引败军奔平原,尚收兵还。袁谭与郭图再议进兵,令岑璧为将,领兵前来。尚自引兵出大梁。两阵对圆,旗鼓相望。璧出骂阵;尚欲自战,老马吕旷,拍马舞刀,来战岑璧。二将战无数合,旷斩岑璧于马下。谭兵又败,再奔平原。审配劝尚进兵,追至平原。谭抵挡不住,退入平原,服从不出。尚三面包围攻打。谭与郭图计议。图曰:“今城中粮少,彼军方锐,势不相敌。愚意可遣人投降武皇帝,使操将兵攻益州,尚必还救。将军引兵夹击之,还不错擒矣。若操击破尚军,小编因此敛其军实以拒操。操军远来,粮食不继,必自退去。作者得以仍据幽州,以图进取也。”谭从其言,问曰:“何人可为使?”图曰:“辛评之弟辛毗,字佐治,见为平原令。此人乃能言之士,可命为使。”谭即召辛毗,毗欣然则至。谭修书付毗,使2000军送毗出境。

  谭得表书,知表无发兵之意,又自料不能够敌操,遂弃平原,走保南皮。

而审配遵从雍州城也很有一套,武皇帝费了十分的大的力,靠正面交锋很难攻打下来。

  毗星夜赍书往见武皇帝,时操屯军西平伐刘表,表遣玄德引兵为前部以迎之。未及交锋,辛毗到操寨。见操礼毕,操问其意图,毗具言袁谭相求之意,呈上书信。操看书毕,留辛毗于寨中,聚文武计议。程昱曰:“袁谭被袁尚攻击太急,不得已而来降,不可准信。”吕虔、满宠亦曰:“太史既引兵至此,安可复舍表而助谭?”荀攸曰:“三公之言未善。以愚意度之:天下方有事,而刘表坐保江、汉时期,不敢展足,其无四方之志可见矣。袁氏据四州之地,带甲数80000,若二子和睦,共守成业,天下事未可见也;今乘其兄弟相攻,势穷而投本人,我提兵先除袁尚,后观其变,并灭袁谭,天下定矣。此机会不可失也。”操大喜,便邀辛毗饮酒,谓之曰:“袁谭之降,真耶诈耶?袁尚之兵,果可必胜耶?”毗对曰:“明公勿问真与诈也,只论其势可耳。袁氏连年丧败,兵革疲于外,谋臣诛于内;兄弟谗隙,国分为二;加之饥馑并臻,天灾人困:无问智愚,皆知风声鹤唳,此乃天灭袁氏之时也。今明公提兵攻邺,袁尚不还救,则失巢穴;若还救,则谭踵袭其后。以明公之威,击疲惫之众,如迅风之扫秋叶也。不此之图,而伐番禺;宛城丰乐之地,国和民顺,未可摇动。况四方之患,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湖北;台湾既平,则霸业成矣。愿明公详之。”操大喜曰:“恨与辛佐治相见之晚也!”即日督军还取钱塘。玄德恐操有谋,不跟追袭,引兵自回建邺。

  武皇帝追至南皮,时天气寒肃,河道尽冻,粮船无法走路。操令本处百姓敲冰拽船,百姓闻令而逃。操大怒,欲捕斩之。百姓闻得,乃亲往营中投首。操曰:“若不杀汝等,则吾号令不行;若杀汝等,吾又体恤:汝等快往山中藏避,休被作者军官擒获。”百姓皆垂泪而去。

那时许攸又赶紧表现,凭着对豫州事态的熟识精晓,向曹阿瞒提出引漳河水淹兖州,后来又通过内应打开城门,终于将大梁攻击了下去。

  却说袁尚知曹军渡河,急急引军还邺,命吕旷、吕翔断后。袁谭见尚退军,乃大起平原军马,随后赶来。行不到数十里,一声炮响,两军齐出:右侧吕旷,左边吕翔,兄弟三人截住袁潭。谭勒马告二将曰:“吾父在日,吾并未慢待二将领,今何从咱弟而见逼耶?”二将闻言,乃下马降谭。谭曰:“勿降作者,可降曹承相。”二将因随谭归营。谭候操军至,引二将见操。操大喜,以女许谭为妻,即令吕旷、吕翔为媒。谭请操攻取明州。操曰:“近来粮草不接,搬运费力,作者济河,遏淇水入白沟,以通粮道,然后进兵。”令谭且居平原。操引军退屯黎阳,封吕旷、吕翔为列侯,随军听用。

  袁谭引兵出城,与曹军相敌。两阵对圆,操出马以鞭指谭而骂曰:“吾厚待汝,汝何生异心?”谭曰:“汝犯吾境界,夺吾城池,赖吾内人,反说本人有异心耶!”操大怒,使徐晃出马。谭使彭安接战。两马相交,不数合,晃斩彭安于马下。谭军败走,退入南皮。操遣军四面合围。谭着慌,使辛评见操约降。操曰:“袁谭小子,反覆无常,吾难准信。汝弟辛毗,吾已选定,汝亦留此可也。”评曰:“军机大臣差矣。某闻主贵臣荣,主忧臣辱。某久事袁氏,岂可背之!”操知其不可留,乃遣回。评回见谭,言操不准投降。谭叱曰:“汝弟现事武皇帝,汝怀二心耶?”评闻言,气满填胸,昏绝于地。谭令扶出,弹指而死。谭亦悔之。郭图谓谭曰:“来日尽驱百姓超过,以军继其后,与武皇帝破釜焚舟。”谭从其言。

2

  郭图谓袁谭曰:“武皇帝以女许婚,恐非真意。今又封赏吕旷、吕翔,带去军中,此乃牢笼湖南民心。后必终为笔者祸。君王可刻将军印二颗,暗使人送与二吕,令作内应。待操破了袁尚,可乘便图之。”谭依言,遂刻将军印二颗,暗送与二吕。二吕受讫,径将印来禀曹孟德。操大笑曰:“谭暗送印者,欲汝等为老婆,待小编破袁尚之后,就中取事耳。汝等且权受之,小编自有主张。”自此武皇帝便有杀谭之心。

  当夜尽驱南皮百姓,皆执刀枪听令。次日平明,大开四门,军在后,驱百姓在前,喊声大举,一齐拥出,直抵曹寨。两军混战,自辰至午,胜负未分,杀人四处。操见未获全胜,弃登时山,亲自击鼓。将士见之,奋力前行,谭军政大学胜。百姓被杀者无数。

接下去,曹阿瞒在智囊团的赞助策划下,将袁谭、高级干部、袁熙各股分散的势力,每种击破,同步招降他们的部将和小将,让吕旷、吕翔、焦触、张南那批袁氏降将转而变成带兵追击的大将军。

  且说袁尚与审配商议:“今曹兵运粮入白沟,必来攻交州,如之奈何?”配曰:“可发檄使武安长尹楷屯毛城,通上党运粮道;令沮授之子沮鹄守淮安,遥为声援。国王可进兵平原,急攻袁谭。先绝袁谭,然后破曹。”袁尚大喜,留审配与陈琳守交州,使马延、张顗二将为先锋,连夜起兵攻打平原。

  曹洪奋威突阵,正迎袁谭,举刀乱砍,谭竟被曹洪杀于阵中,郭图见阵大乱,急驰入城中。乐进望见,拈弓搭箭,射下城壕,人马俱陷。操引兵入南皮,安抚百姓。忽有一彪军来到,乃袁熙部将焦触、张南也。操自引军迎之。二将倒戈卸甲,特来投降。操封为列侯。又黑山贼张燕,引军拾万来降,操封为平北将军。

袁谭、高级干部相继在沙场上被击杀,而袁熙和袁尚则仓促逃往乌桓。

  谭知尚兵来近,告急于操。操曰:“吾今番必得顺德矣。”正说间,适许攸自淄博来;闻尚又攻谭,入见操曰:“长史坐守于此,岂欲待天雷击杀二袁乎?”操笑曰:“吾已料定矣。”遂令曹洪先进兵攻邺,操自引一军来攻尹楷。兵临本境,楷引军来迎。楷出马,操曰:“许仲康安在?”许褚应声而出,纵马直取尹楷。楷措手不及,被许褚一刀斩于马下,余众奔溃。操尽招降之,即勒兵取雍州。沮鹄进兵来迎。张辽出马,与鹄交锋。战不三合,鹄小胜,辽从后赶上并超过。两马相离不远,辽急取弓射之,应弦落马。操指挥军马掩杀,众皆奔散。

  下令将袁谭首级号令,敢有哭者斩。头挂北门外。一位布冠衰衣,哭于头下。左右拿来见操。操问之,乃青州别驾王修也,因谏袁谭被逐,今知谭死,故来哭之。操曰:“汝知吾令否?”修曰:“知之。”操曰:“汝不怕死耶?”修曰:“我生受其辟命,亡而不哭,非义也。畏死忘义,何以立世乎!若得收葬谭尸,受戮无恨。”操曰:“云南义士,何其那样之多也!可惜袁氏不可能用!若能用,则吾安敢正眼觑此地哉!”遂命收葬谭尸,礼修为上宾,以为司金中郎将。因问之曰:“今袁尚已投袁熙,取之当用何策?”修不答。操曰:“忠臣也。”问郭嘉,嘉曰:“可使袁氏降将焦触、张南等自攻之。”操用其言,随差焦触、张南、吕旷、吕翔、马延、张顗,各引本部兵,分三路进攻益州;一面使李典、乐进会见张燕,打并州,攻高级干部。

曹孟德召集众谋士武将合计是或不是接二连三征讨乌桓。

  于是操引大军前抵宛城。曹洪已近城下。操令三军绕城筑起土山,又暗掘地道以攻之。审配设计遵从,法令甚严,西门守将冯礼,因酒醉有误巡警,配痛责之。冯礼怀恨,潜地出城降操。操问破城之策,礼曰:“突门内土厚,可掘地道而入。”操便命冯礼引三百豪杰,夤夜掘地道而入。却说审配自冯礼出降之后,每夜亲自登城点视军马。当夜在突门阁上,望见城外无灯火。配曰:“冯礼必引兵从地道而入也。”急唤精兵运石击突闸门;门闭,冯礼及三百英雄,皆死于土内。操折了这场,遂罢地道之计,退军于洹水之上,以候袁尚回兵。

  且说袁尚、袁熙知曹兵将至,料难迎敌,乃弃城引兵,星夜奔辽西投乌桓去了。彭城都督乌桓触,聚咸阳众官,歃血为盟,共议背袁向曹之事。乌桓触先言曰:“吾知曹丞十分世铁汉,今往低头,有不遵令者斩。”依次歃血,循至别驾韩珩。珩乃掷剑于地,大呼曰:“吾受袁公父子厚恩,今主败亡,智不能够救,勇不可能死,于义缺矣!若北面而降操,吾不为也!”众皆失色。乌桓触曰:“夫兴大事,当立大义。事之济否,不待1个人。韩珩既有志如此,听其自便。”推珩而出。乌桓触乃出城迎接三路军马,径来降操。操大喜,加为镇北主力。

曹洪提出说:“袁熙、袁尚兵败,远逃至乌桓,笔者少校线西征,如若刘表、汉烈祖乘虚袭击许都,小编军救应很难来得及,会很惊险,提议天皇班师回许都为上。”张辽等将军都代表匡助。

  袁尚攻平原,闻曹阿瞒已破尹楷、沮鹄,大军围困雍州,乃掣兵回救。部将马延曰:“从通路去,曹孟德必有伏兵;可取小路,从西山出滏水口去劫曹营,必解围也。”尚从其言,自领大军先行,令马延与张顗断后。早有细作去报武皇帝。操曰:“彼若从通路上来,吾当避之:若从西山小路而来,世界首次大战可擒也。吾料袁尚必举火为号,令城中接应。吾可分兵击之。”于是分拨已定。

  忽探马来报:“乐进、李典、张燕攻打并州,高级干部守住壶关口,不可能下。”操自勒兵前往。三将随后,说于拒关难击。操集众将共议破干之计。荀攸曰:“若破干,须用诈降计方可。”操然之。唤降将吕旷、吕翔,附耳低言如此如此。吕旷等引军数十,直抵关下,叫曰:“吾等原系袁氏旧将,不得已而降曹。武皇帝为人诡谲,薄待吾等;吾今还扶旧主。可疾开关相纳。”高级干部未信,只教二将自上关开口。二将卸甲弃马而入,谓干曰:“曹军新到,可乘其军心未定,今夜劫寨。某等愿超过。”于喜,从其言,是夜教二吕超过,引万余军前去。将至曹寨,背后喊声大震,伏兵四起。高级干部知是中计,急回壶关城,乐进、李典已夺了关、高于夺路走脱,往投单于。操领兵拒住关口,使人追袭高干。干到单于界,正迎北番左贤王。干下马拜伏于地,言武皇帝吞并疆土,今欲犯王子地面,万乞救援,同小胜复,以保北方。左贤王曰:“吾与曹孟德无仇,岂有侵自个儿土地?汝欲使笔者结怨于曹氏耶!”叱退高级干部。干寻思无路,只得去投刘表。行至上洛,被里正王琰所杀,将头解送曹孟德。曹封琰为列侯。

总参郭嘉说:“诸公所言差矣。君主尽管威震天下,大漠之人恃其偏远,必然没有取之不尽准备;出乎意料,攻其无备,必定能够一举粉碎他们。况且袁绍对乌桓有恩,而袁尚与袁熙兄弟还健在,不可不除。刘表是坐谈客,自知才能不足以驾御汉昭烈帝,不会委以重用。天皇固然远征,也不用担心他们。”

  却说袁尚出滏水界口,东至阳平,屯军阳平亭,离豫州十七里,一边靠着滏水。尚令军官堆积柴薪干草,至夜焚烧为号;遣主簿李孚扮作曹军太史,直至城下。大叫:“开门!”审配认得是李孚声音,放入城中,说:“袁尚已陈兵在阳平亭,等候接应,若城中兵出,亦举火为号。”配教城中堆草放火,以通音讯。孚曰:“城中无粮,可发老弱残兵并妇人出降;彼必不为备,笔者即以兵继百姓之后出攻之。”配从其论。

  并州既定,操商议西击乌桓。曹洪等曰:“袁熙、袁尚兵败将亡,势穷力尽,远投沙漠;笔者今引兵西击,倘昭烈皇帝、刘表乘虚袭许都,小编救应不及,为祸不浅矣:请回师勿进为上。”郭嘉曰:“诸公所言错矣。皇帝虽威震天下,沙漠之人恃其偏远,必不配备;乘其无备,卒然击之,必可破也。且袁本初与乌桓有恩,而尚与熙兄弟犹存,不可不除。刘表坐谈之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刘备,重任之则恐无法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也。”操曰:“奉孝之言极是。”遂率大小三军,车数千辆,望前向前。但见黄沙安静,烈风四起;道路崎岖,人马难行。操有回军之心,问于郭嘉。嘉此时不伏水土,卧病车上。操泣曰:“因本人欲平沙漠,使公远涉艰苦,以至染病,吾心何安!”嘉曰:“某感抚军大恩,虽死无法报万一。”操曰:“吾见北地崎岖,意欲回军,若何?”嘉曰:“兵贵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而难以趋利,不如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备。但须得识径路者为指点耳。”

图片 2

  次日,城上竖立白旗,上写“钱塘公民投降。”操曰:“此是城中无粮,教老弱百姓出降,后必有兵出也。”操教张辽、徐晃各引两千军来,伏于两边。操自乘马、张麾盖至城下、果见城门开处,百姓扶老携幼,手持白旗而出。百姓才出尽,城中兵优异。操教将先进一招,张辽、徐晃两路兵齐出乱杀,城中兵只得复回。操自飞马赶来,到吊桥边,城中弩箭如雨,射中操盔,险透其顶。众将急救回阵。操更衣换马,引众未来攻尚寨,尚自迎敌。时各路军马一齐杀至,两军混战,袁尚小胜。

  遂留郭嘉于易州养病,求向导官以带领。人荐袁本初旧将田畴深知此境,操召而问之。畴曰:“此道秋夏间有水,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楫,最难行动。不如回军,从卢龙口越白檀之险,出空虚之地,前近柳城,掩其不备:蹋顿可世界一战而擒也。”操从其言,封田畴为靖北将领,作向导官,为四驱;张辽为次;操自押后:倍道轻骑而进。

郭嘉  郭奉孝

  尚引败兵退往北山下寨,令人催取马延、张顗军来。不知武皇帝已使吕旷、吕翔去招安二将。二将随二吕来降,操亦封为列侯。即日进兵攻打西山,先使二吕、马延、张顗截断袁尚粮道。尚情知西山守不住,夜走滥口。安营未定,四下火光并起,伏兵齐出,人不及甲,马不及鞍。尚军政大学溃,退走五十里,势穷力极,只得遣大梁都督阴夔至操营请降。操佯许之,却连夜使张辽、徐晃去劫寨。尚尽弃印绶、节钺、衣甲、辎重,望南宁而逃。

  田畴引张辽前至白狼山,正遇袁熙、袁尚会面蹋顿等数万骑前来。张辽飞报曹阿瞒。操自勒马登高望之,见蹋顿兵无队容,参差不整。操谓张辽曰:“敌兵不整,便可击之。”乃以麾授辽。辽引许褚、于禁、徐晃分四路下山,奋力急攻,蹋顿大乱。辽拍马斩蹋顿于马下,余众皆降。袁熙、袁尚引数千骑投辽东去了。

武皇帝笑着说:“郭奉孝分析得好!”于是安顿继续西征。

  操回军攻明州。许攸献计曰:“何不决漳河之水以淹之?”操然其计,先差军于城外掘壕堑,周围四十里。审配在城上见操军在城外掘堑,却掘得吗浅。配暗笑曰:“此欲决漳河之水以灌城耳。壕深可灌,如此之浅,有啥用哉!”遂不为备。当夜武皇帝添十倍军官并力发掘,比及天明,广深二丈,引漳水灌之,城中水深数尺。更兼粮绝,军人皆饿死。辛毗在城外,用枪挑袁尚印绶服装,招安城内之人。审配大怒,将辛毗家屋老小八十余口,就于城上斩之,将头掷下。辛毗号哭不已。审配之侄审荣,素与辛毗相厚,见辛毗家属被害,心中怀忿,乃密写献门之书,拴于箭上,射下城来。军官拾献辛毗,毗将书献操。操先下令:如入益州,休得杀害袁氏一门老小;军民降者免死。次日天亮,审荣大开北门,放曹兵入。辛毗跃马先入,军将随后,杀入钱塘。

  操收军入柳城,封田畴为柳亭侯,以守柳城。畴涕泣曰:“某负义逃窜之人耳,蒙厚恩全活,为幸多矣;岂可卖卢龙之寨以邀赏禄哉!死不敢受侯爵。”操义之,乃拜畴为议郎。操抚慰单于人等,收得骏马万匹,即日回兵。时天气寒且旱,二百里无水,军又乏粮,杀马为食,凿地三四十丈,方得水。操回至易州,重赏先曾谏者;因谓众将曰:“孤前者乘危远征,侥幸成功。虽得胜,天所佑也,无法为法。诸君之谏,乃万安之计,是以相赏。后勿难言。”

而郭嘉此时由于不伏水土,卧病车上,武皇帝惊讶说:“由于小编要平定大漠,让郭公远涉费力,以至于染上海重机厂疾,作者心目难安啊!”郭嘉曰:“皇上您对本人的知遇之恩,纵使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审配在西北城楼上,见操军已入城中,引数骑下城死战,正迎徐晃交马。徐晃生擒审配,绑出城来。路逢辛毗,毗痛心疾首,以鞭鞭配首曰:“贼杀才!明日死矣!”配大骂:“辛毗贼徒!引曹阿瞒破作者大梁,我恨不杀汝也!”徐晃解配见操。操曰:“汝知献门接我者乎?”配曰:“不知。”操曰:“此汝侄审荣所献也。”配怒曰:“小儿不行,乃至于此!”操曰:“昨孤至城下,何城中弩箭之多耶?”配曰:“恨少!恨少!”操曰:“卿忠于袁氏,不容不如此。今肯降吾否?”配曰:“不降!不降”辛毗哭拜于地曰:“家属八十余口,尽遭此贼杀害。愿尚书戮之,以雪此恨!”配曰:“吾生为袁氏臣,死为袁氏鬼,不似汝辈谗谄阿谀之贼!可速斩小编!”操教牵出。临受刑,叱行刑者曰:“吾主在北,不可使本身面南而死!”乃往南跪,引颈就刃。后人有诗叹曰:

  操到易州时,郭嘉已死数日,停柩在公廨。操往祭之,大哭曰:“奉孝死,乃天丧吾也!”回看众官曰:“诸君年齿,皆孤等辈,惟奉孝最少,吾欲托以往事。不期中年崩溃,使吾心肠崩裂矣!”嘉之左右,将嘉临死所封之书呈上曰:“郭公临亡,亲笔书此,嘱曰:士大夫若从书中所言,辽东事定矣。”操拆书视之,点头嗟叹。诸人皆不知其意。次日,夏侯惇引大千世界禀曰:“辽东里胥公孙康,久不宾服。今袁熙、袁尚又往投之,必为后患。不如乘其未动,速往征之,辽东可得也。”操笑曰:“不烦诸公虎威。数日之后,公孙康自送二袁之首至矣。”诸将皆不肯信。

曹阿瞒说:“吾觉得北地崎岖,准备回军,如何?”郭嘉说:“君王,兵贵急速。今千里追击,不如轻兵出击,攻其不备,但需求有保证的引导。”

  海南多名士,什么人如审正南。命因昏主丧,心与古人衔。
  忠直言无隐,廉能志不贪。临亡犹北面,降者尽羞惭。

  却说袁熙、袁尚引数千骑奔辽东。辽东里正公孙康,本襄平人,普洱将军公孙度之子也。当日知袁熙、袁尚来投,遂聚本部属官商议此事。公孙恭曰:“袁本初在日,常有吞辽东之心;今袁熙,袁尚兵败将亡,无处依栖,来此相投,是鸠夺鹊巢之意也。若容纳之,后必相图。不如赚入城中杀之,献头与曹公,曹公必重待笔者。”康曰:“或者曹孟德引兵下辽东,又不如纳二袁使为小编助。”恭曰:“可使人精通。如曹兵来攻,则留二袁;如其不动,则杀二袁,送与曹公。”康从之,使人去探新闻。

曹孟德认同并选择了郭嘉的对策。由于郭嘉病重,曹阿瞒于是留郭嘉在易州养病,继续行军。

  审配既死,操怜其忠义,命葬于城北。众将请武皇帝入城。操方欲起身,只见刀斧手拥1位至,操视之,乃陈琳也。操谓之曰:“汝前为本初作檄,但罪状孤可也;何乃辱及祖父耶?”琳答曰:“一发千钧,不得不发耳。”左右劝操杀之;操怜其才,乃赦之,命为从业。

  却说袁熙、袁尚至辽东,二个人密议曰:“辽东军兵数万,足可与武皇帝争衡。今暂投之,后当杀公孙康而夺其地,养成气力而抗中原,可复台湾也。”商议已定,乃入见公孙康。康留于馆驿,只推有病,不即蒙受。不22日,细作回报:“曹公兵屯易州,并无下辽东之意。”公孙康大喜,乃先伏刀斧手于壁衣中,使二袁入。相见礼毕,命坐。时天气干冷,尚见床榻上无茵褥,谓康曰:“愿铺坐席。”康瞋目言曰:“汝4个人之头,将行万里!何席之有!尚大惊。康叱曰:“左右何不入手!”刀斧手拥出,就坐席上拿下二位之头,用木匣盛贮,使人送到易州,来见曹孟德。

3

  却说操长子魏文帝,字子桓,时年十捌周岁。丕初生时,有云气一片,其色青紫,圆如车盖,覆于其室,终日不散。有望气者,密谓操曰:“此圣上气也。令嗣贵不可言!”丕7岁能属文,有逸才,博览群书,善骑射,好击剑。时操破益州,不随父在军中,先领随身军,径投袁绍家,下马拔剑而入。有一将当之曰:“太师有命,诸人不许入绍府。”不叱退,提剑入后堂。见四个女性相抱而哭,不向前欲杀之。便是:

  时操在易州,用逸待劳。夏侯惇、张辽入禀曰:“如不下辽东,可回许都。恐刘表生心。”操曰:“待二袁首级至,尽管回兵。”众皆暗笑。忽报辽东公孙康遣人送袁熙、袁尚首级至,众皆大惊。使者呈上书信。操大笑曰:“不出奉孝之料!”重赏来使,封公孙康为襄平侯、左将军。众官问曰:“何为不出奉孝之所料?”操遂出郭嘉书以示之。书略曰:

曹孟德任命原袁绍降将土地作为指导,抵达白狼山时,正好遇上袁熙、袁尚相会蹋顿等数万骑兵经过。

  四世公侯已成梦,一家骨血又遭殃。

  今闻袁熙、袁尚往投辽东,明公切不可加兵。公孙康久畏袁氏吞并,二袁往投必疑。若以兵击之,必并力迎敌,急不得下;若缓之,公孙康、袁氏必自相图,其势然也。

武皇帝亲自勒马登高远望,见蹋顿兵无队伍容貌,参差不整,于是对张辽说:“敌兵不整,能够发动攻击。”

  未知性命怎么着,且听下文分解。

  众皆踊跃称善。操引众官复设祭于郭嘉灵前。亡年肆拾叁虚岁,从征十有一年,多立奇勋。后人有诗赞曰:

张辽带着许褚、于禁、徐晃分四路下山,奋力急攻,蹋顿军阵型立即大乱。张辽拍马斩蹋顿于马下,众多骑兵见主将被杀,纷纭低头。

  天生郭奉孝,铁汉冠群英。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
  运谋如范少伯,决策似陈平。可惜身先丧,中原梁栋倾。

袁熙、袁尚赶紧带着数千骑转而投靠辽东去了。

  操领兵还凉州,使人先扶郭嘉灵柩于许都安葬。

曹孟德指挥队容返程继续追击。

  程昱等请曰:“北方既定,今还许都,可早建下江南之策。”操笑曰:“吾有此志久矣。诸君所言,正合吾意。”是夜宿于彭城城东城楼上,凭栏仰观天文。时荀攸在侧,操指曰:“南方旺气灿然,恐未可图也。”攸曰:“以首相天威,何所不服!正看间,忽见一道金光,从地而起。攸曰:“此必有宝于地下”。操下楼令人随光掘之。正是:

当曹阿瞒返程回到易州的时候,却听到郭嘉已过世好几天的死信。

  星文方向东开中学指,金宝旋从北地生。

武皇帝前往祭祀郭嘉,大哭着说:
“奉孝啊奉孝,作者本想托付后事给你,没悟出,天妒英才。奉孝死,乃天丧笔者也!”

  不知所得何物,且听下文分解。

图片 3

曹阿瞒痛失郭奉孝

郭嘉的下属将郭嘉临死前所写的书信呈上给曹孟德:“郭公临亡,亲笔书此,嘱曰:节度使若从书中所言,辽东事能够平定。”曹孟德用颤抖的手接过书信,拆开阅读后,禁不住泪流满面,点头叹息不已,大千世界都一脸懵逼。

明日,夏侯惇引大千世界禀曰:“辽东令尹公孙康,久不宾服。今袁熙、袁尚又往投之,必为后患。不如乘其未动,速往征之,辽东可得也。”曹孟德笑曰:“不烦诸公虎威。数日过后,公孙康将送二袁首级过来。”诸将领都不肯相信。

夏侯惇、张辽前来禀告曹阿瞒:“皇上,如不攻打辽东,建议先回许都,作者等担心刘表起兵攻打许都。”曹阿瞒说:“待二袁首级送至,大家当即回兵。”大千世界都莫明其妙。

蓦然信使来报辽东公孙康派人送袁熙、袁尚首级至,芸芸众生都吃惊。

武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笑说:“不出郭奉孝所料!”于是重赏来使,封公孙康为襄平侯、左将军。

众武将问:“君王,为啥就是不出奉孝所料?”

武皇帝于是拿出郭嘉的遗书,上面写着:“近年来听新闻说袁熙、袁尚往投辽东,天皇切不可动兵。公孙康很忌惮袁氏,二袁前往投靠必定会生可疑。笔者军即便出兵攻打,他们会共同起来迎阵笔者军,皇上不自然能急速攻得下辽东城;若笔者军按兵不动,公孙康、袁氏必定会自乱了阵脚,那是早晚的涨势。”

众谋士武将都心甘情愿,同时对于郭嘉那位神队友的去世表示惋惜。


郭嘉遗书的打开药方式【启示录】:

001
带着题材阅读:
曹孟德带着怎样彻底消灭袁氏的标题,用心阅读了郭嘉生命尽头的所写的书函,里面果然暗藏玄机,对于那位神战友的归西,武皇帝难过不已。

002
评估加以利用:
武皇帝对郭嘉遗书里面所写的对策举办了丰富的演绎与评估,认定是有效的,于是舌战,予以采用应用,在此役中不费一兵一卒,就顺遂地将袁氏兄弟彻底扑灭。


欲知后事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欲知更加多连载,请戳下方链接:

《三国清谈》主目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