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阅读,边看边记

  却说董承等问马腾曰:“公欲用何人?”马腾曰:“见有寿春牧汉昭烈帝在此,何不求之?”承曰:“此人虽系皇叔,今正依附武皇帝,安肯行此事耶?”腾曰:“吾观今天围场之中,武皇帝迎受众贺之时,云长在玄德背后,挺刀欲杀操,玄德以目视之而止。玄德非不欲图操,恨操牙爪多,恐力不及耳。公试求之,当必应允。”吴硕曰:“此事不宜太速,当从容商议。”众皆散去。

翻滚黄河东逝水,浪花淘尽好汉。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功过是非成败,且看三国清谈

选自《三国演义》(人民历史学出版社一九八九年版)第一十三次。与本文相关的内容是:曹孟德应汉董侯之诏到许昌平叛了大祸,被任为太守,于是趁机挟持孝献皇帝迁都到揭阳。在围场射猎时,武皇帝对汉献帝大为不敬,并显示出对帝位的野心。刘协感到曹阿瞒的勒迫,密诏国舅董承联合力量谋画杀死曹孟德。汉烈祖在那之前居小沛,因受吕布所迫来投奔武皇帝。助曹消灭吕布之后,被布署住在相府左近宅院,实际是碰着监视。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典故就是在那种情况下发生的。

剧情:

  次日黑夜里,董承怀诏,径往玄德公馆中来。门吏入报,玄德迎出,请入小阁坐定。关、张侍立于侧。玄德曰:“国舅夤夜至此,必有事故。”承曰:“白日乘马相访,恐操见疑,故黑夜相见。”玄德命取酒相待。承曰:“明日围场之中,云长欲杀曹孟德,将军动目摆头而退之,何也?”玄德失惊曰:“公何以知之?”承曰:“人皆不见,某独见之。”玄德不可能掩盖,遂曰:“舍弟见操僭越,故不觉发怒耳。”承掩面而哭曰:“朝廷臣子,若尽如云长,何忧不太平哉!”玄德恐是武皇帝使她来试探,乃佯言曰:“曹参知政事治国,为什么忧不太平?”承变色而起曰:“公乃西夏皇叔,故剖肝沥胆以相告,公何诈也?”玄德曰:“恐国舅有诈,故相试耳。”于是董承取衣带诏令观之,玄德不胜悲愤。又将义状出示,上止有7个人:一,车骑将军董承;二,工部令尹王子服;三,长水太师种辑;四,议郎吴硕;五,昭信将军吴子兰;六,西凉上卿马腾。玄德曰:“公既奉诏讨贼,备敢不效犬马之报。”承拜谢,便请书名。玄德亦书“左将军汉烈祖”,押了字,付承收讫。承曰:“尚容再请几人,共聚十义,以图国贼,”玄德曰:“切宜缓缓施行,不可轻泄。”共议到五更,相别去了。

话说刘备带着美髯公、张益德,联合朱灵、路昭军队,连夜行军赶赴石家庄。

罗贯中却说董承等问马腾曰:“公欲用哪个人?”马腾曰:“见有凉州牧汉烈祖在此,何不求之?”承曰:“这个人虽系皇叔,今正依附曹孟德,安肯行此事耶?”腾曰:“吾观前些天围场之中,曹阿瞒迎受众贺之时,云长在玄德背后,挺刀欲杀操,玄德以目视之而止。──玄德非不欲图操,恨操牙爪多,恐力不及耳。公试求之,当必应允。”吴硕曰:“此事不宜太速,当从容商议。”众皆散去。次日黑夜里,董承怀诏,径往玄德公馆中来。门吏入报,玄德迎出,请入小阁坐定。关、张侍立于侧。玄德曰:“国舅夤夜〔夤(yín)夜〕下午。至此,必有事故。”承曰:“白日乘马相访,恐操见疑,故黑夜相见。”玄德命取酒相待。承曰:“前些天围场之中,云长欲杀曹孟德,将军动目摇头而退之,何也?”玄德失惊曰:“公何以知之?”承曰:“人皆不见,某独见之。”玄德无法遮盖,遂曰:“舍弟见操僭越①〔僭(jiàn)越〕超越了封建礼法的阶段显然。,故不觉发怒耳。”承掩面而哭曰:“朝廷臣子,若尽如云长,何忧不太平哉!”玄德恐是曹阿瞒使她来试探,乃佯言曰:“曹经略使治国,为啥忧不太平?”承变色而起曰:“公乃西夏皇叔,故剖肝沥胆以相告,公何诈也?”玄德曰:“恐国舅有诈,故相试耳。”于是董承取衣带诏令观之,玄德不胜悲愤。又将义状出示,上止有伍位:一,车骑将军董承;二,工部少保王子服;三,长水提辖种辑;四,议郎吴硕;五,昭信将军吴子兰;六,西凉太尉马腾。玄德曰:“公既奉诏讨贼,备敢不效犬马之报。”承拜谢,便请书名。玄德亦书“左将军汉烈祖”,押了字,付承收讫。承曰:“尚容再请三个人,共聚十义,以图国贼。”玄德曰:“切宜缓缓施行,不可轻泄。”共议到五更,相别去了。

3.《董仲颖霸京师》

  玄德也防曹孟德谋害,就下处后园种菜,亲自浇灌,以为韬晦之计。关、张多少人曰:“兄不留心天下大事,而学小人之事,何也?”玄德曰:“此非大哥所知也。”3个人乃不复言。

壹 、歼灭袁术

玄德军到达长春,参知政事车胄出迎。

据克格勃回报:“袁术奢侈太过,部将雷薄、陈兰都投奔别的地方而去。袁术兵势甚衰,准备前往幽州去投奔四弟袁本初,即将路过麦迪逊。”

玄德得知袁术将至,于是指导关公、张益德、朱灵、路昭肆仟0军出动,正遇着先锋纪灵至。

张益德当先,直取纪灵。

斗了数十二次合,张翼德大喝一声,刺中纪灵,掉落马下,纪灵所辅导的败军见到乌合之众,四散逃跑。

袁术亲自带队部队来迎战。

关公曰:“表弟,吾近年来攻读《外孙子兵法》,如今作者军兵力占优,且已挫敌士气,宜分兵围之。”

玄德然其说,于是分兵三路:朱灵、路昭在左,关公、张益德在右,玄德自引兵居中,与袁术会面。

汉烈祖骂曰:“汝罪恶昭著,吾今奉太岁诏前来讨伐汝!快快束手受降。”

袁术骂曰:“织席编屦小辈,竟然敢轻视吾!”麾兵赶来。

玄德暂时后退,指挥左右两路军杀出。

美髯公、张飞、朱灵、路昭带兵齐上,杀得袁术军大失利,兵卒逃亡,不可胜举。

袁术快速撤退,途中又被叛将雷薄、陈兰劫去粮草。

袁术想半上落下益州,结果虎落平阳被犬欺,还被山贼袭击,只可以驻扎在江亭,没过几天,袁术在悲愤交加中过去。

玄德也防武皇帝谋害,就下处后园种菜,亲自浇灌,以为韬晦〔韬晦〕把光芒收敛起来;有意隐蔽才能和意图,防止外人注意和疑虑。之计。关、张几人曰:“兄不留心天下大事,而学小人〔小人〕封建统治阶级对费力人民的蔑称。之事,何也?”玄德曰:“此非妹夫所知也。”四位乃不复言。

吕布杀前义父不眨眼啊。

  27日,关、张不在,玄德正在后园浇菜,许褚、张辽引数九位入园中曰:“抚军有命,请使君便行。”玄德惊问曰:“有吗紧事?”许褚曰:“不知。只教小编来相请。”玄德只得随叁位入府见操。操笑曰:“在家做得好大事!”?得玄德面如浅绿灰。操执玄德手,直至后园,曰:“玄德学圃不易!”玄德方才放心,答曰:“无事消遣耳。”操曰:“适见枝头梅子青青,忽感二〇一八年征张绣时,道上缺水,将士皆渴;吾心生一计,以鞭虚指曰:‘前边有梅林。’军士闻之,口皆生唾,由是不渴。今见此梅,不可不赏。又值煮酒正熟,故邀使君小亭一会。”玄德心神方定。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个人对坐,开怀畅饮。

二 、智取浦那

说玄德知袁术已作古,写表申奏朝廷,书呈曹阿瞒,命令朱灵、路昭先回许都,留下军马保卫昆明;一面亲自出城,招谕流散人民复业。

曹孟德遵循荀彧控制住汉烈祖的见解,派人到福州来见车胄,传达曹阿瞒命令。

车胄随即请陈登商议此事。

陈登曰:“此事极易。今汉昭烈帝出城招民,不日将还;将军可命军士伏于瓮城边,只作接她,待马到来,一刀斩之;某在城上射住后军,大事济矣。”

陈登又飞马去报刘玄德,正迎着关、张,报说意况。

云长曰:“他伏瓮城边待小编军,去必有失。小编目前观《外孙子兵法》,有一计可施,可杀车胄:乘夜扮作曹军到哈尔滨,引车胄出迎,袭而杀之。”汉昭烈帝、张益德然其言。

那部下军原有曹阿瞒旗号,衣甲相同。

当夜三更,到城边叫门。

城上问是什么人,众应是曹太傅差来张文远的武装。

报知车胄,车胄急请陈登议曰:“若不欢迎,诚恐有疑;若出迎之,又恐有诈。”

车胄乃上城回言:“黑夜难以分辨,天明了相见。”

城下答应:“只恐刘玄德知道,疾快开门!”

车胄犹豫未定,城外一片声叫开门。车胄只得披挂上马,引1000军出城;跑过吊桥,大叫:“文远何在?”

火光中只见关羽提刀纵马直迎车胄,大叫曰:“汉子安敢怀诈,欲杀作者兄!”

车胄大惊,战未数合,遮拦不住,拨马便回。

到吊桥边,城上陈登乱箭射下,车胄绕城而走。

关羽来到,手起一刀,砍于马下,割下首级提回,望城上呼曰:“反贼车胄,吾已杀之;众等无罪,投降免死!”

诸军倒戈投降,军民皆安。


二十九日,关、张不在,玄德正在后园浇菜,许褚、张辽引数十二个人入园中曰:“令尹有命,请使君便行。”玄德惊问曰:“有吗紧事?”许褚曰:“不知。只教作者来相请。”玄德只得随二个人入府见操。操笑曰:“在家做得好大事!”吓得玄德面如海水绿。操执玄德手,直至后园,曰:“玄德学圃①〔学圃〕学习种菜。不易!”玄德方才放心,答曰:“无事消遣耳。”操曰:“适见枝头梅子青青,忽感二〇一八年征张绣时,道上缺水,将士皆渴;吾心生一计,以鞭虚指曰:‘前边有梅林。’军士闻之,口皆生唾,由是不渴。今见此梅,不可不赏。又值煮酒正熟,故邀使君小亭一会。”玄德心神方定。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青梅,一樽煮酒。4个人对坐,开怀畅饮。

4.《孟德献刀》

  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操与玄德凭栏观之。操曰:“使君知龙之变化否?”玄德曰:“未知其详。”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大自然之间,隐则潜伏于波(英文名:yú bō)涛之内。近期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豪。玄德久历四方,必知当世英豪。请试指言之。”玄德曰:“备肉眼安识英豪?”操曰:“休得过谦。”玄德曰:“备叨恩庇,得仕于朝。天下大侠,实有未知。”操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玄德曰:“永州袁术,兵粮足备,可为英豪?”操笑曰:“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玄德曰:“黑龙江袁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虎踞钱塘之地,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英豪?“操笑曰:“袁本初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大侠也。玄德曰:“有一人名称八俊,威镇华夏:刘景升可为英豪?”操曰:“刘表虚名无实,非英豪也。”玄德曰:“有一位血气方刚,江东总领——孙伯符乃大侠也?”操曰:“孙策藉父之名,非英豪也。”玄德曰:“咸阳刘季玉,可为英豪乎?”操曰:“刘璋虽系宗室,乃守户之犬耳,何足为乐于助人!”玄德曰:“如张绣、张鲁、韩遂等辈皆何如?”操击手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何足道哉!”玄德曰:“舍此之外,备实不知。”操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满腔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玄德曰:“什么人能当之?”操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今日下英勇,惟使君与操耳!”玄德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在天雨将至,雷声大作。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操笑曰:“夫君亦畏雷乎?”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将闻言失箸缘故,轻轻掩饰过了。操遂不疑玄德。后人有诗赞曰:

美髯公智取哈尔滨【启示录】:

001
学习形式:
美髯公领会了深造方法,高效熟读《孙子兵法》,并援引,活学活用,击溃袁术,智取福州。

003次想技巧:关云长善于运用记念技巧,基于场景,急速调用,从而得到丰富的成果。

003
创立学习条件:
关公在行军途中,不忘学习,秉灯夜烛,给本身创制学习环境。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欲知更加多连载,请戳下方链接:

《三国清谈》主目录

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骤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龙挂〕即暴风。远看高层积云下呈漏斗状舒卷下垂,古人紧缺正确的垂询,以为是施雨的龙在下挂吸水。,操与玄德凭栏观之。操曰:“使君知龙之变化否?”玄德曰:“未知其详。”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先生涛之内。近来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豪。玄德久历四方,必知当世铁汉。请试指言之。”玄德曰:“备肉眼安识英雄?”操曰:“休得过谦。”玄德曰:“备叨恩庇,得仕于朝。天下英豪,实有未知。”操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玄德曰:“盘锦袁术,兵粮足备,可为英豪?”操笑曰:“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玄德曰:“云南袁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虎踞明州之地,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壮士?”操笑曰:“袁本初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大侠也。”玄德曰:“有一位名称八俊,威镇华夏──刘景升可为英豪?”操曰:“刘表虚名无实,非英豪也。”玄德曰:“有一位血气方刚,江东总领──孙伯符乃好汉也?”操曰:“孙策藉父之名,非英雄也。”玄德曰:“广陵刘季玉,可为好汉乎?”操曰:“刘璋虽系宗室,乃守户之犬耳,何足为铁汉!”玄德曰:“如张绣、张鲁、韩遂等辈皆何如?”操击掌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不足挂齿!”玄德曰:“舍此之外,备实不知。”操曰:“夫英豪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满腔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玄德曰:“什么人能当之?”操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明日下英勇,惟使君与操耳!”玄德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操笑曰:“夫君亦畏雷乎?”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①〔迅雷风烈必变〕语出《论语?乡党》,说孔丘蒙受疾雷龙卷风,必定要改变容色,表示对天堂的敬畏。迅雷风烈,即迅雷大风。’,安得不畏?”将闻言失箸缘故,轻轻掩饰过了。操遂不疑玄德。后人有诗赞曰:

武皇帝谋杀董仲颖,败而献出宝刀,吕布察其意暗告董卓,董仲颖贴通知悬赏抓拿,通判陈宫敬武皇帝救之,愿与之同谋大事。3人至吕伯奢家,吕伯奢命人杀猪款待,自行外出买酒,操夜闻吕氏家丁磨刀以为吕家暗谋杀他二位(生性多疑)便先入手杀了全亲属,吕伯奢归来,操恐其知真相后不罢休便将吕伯奢杀死,陈宫得知武皇帝为人便弃之而去。

  勉从鬼门关暂趋身,说破英雄惊杀人。巧借闻雷来掩盖,相机行事信如神。

勉从虎穴暂趋身,说破英雄惊杀人。巧借闻雷来掩饰,因时制宜信如神。

5.

  天雨方住,见几个人撞入后园,手提宝剑,突至亭前,左右阻挠不住。操视之,乃关、张二位也。原来几个人从城外射箭方回,听得玄德被许褚、张辽请将去了,慌忙来相府打听;闻说在后园,只恐有失,故争辨而入。却见玄德与操对坐饮酒。几个人按剑而立。操问4位何来。云长曰:“听知尚书和兄饮酒,特来舞剑,以助一笑。”操笑曰:“此非鸿门会,安用项庄、项伯乎?”玄德亦笑。操命:“取酒与二樊哙压惊。”关、张拜谢。弹指席散,玄德辞操而归。云长曰:“险些惊杀小编几个!”玄德以落箸事说与关、张。关、张问是何意。玄德曰:“吾之学圃,正欲使操知小编无大志;不意操竟指小编为勇敢,我故失惊落箸。又恐操生疑,故借惧雷以遮盖之耳。”关、张曰:“兄真高见!”

天雨方住,见多个人撞入后园,手提宝剑,突至亭前,左右梗阻不住。操视之,乃关、张3个人也。原来三位从城外射箭方回,听得玄德被许褚、张辽请将去了,慌忙来相府打听;闻说在后园,只恐有失,故争辨而入。却见玄德与操对坐饮酒。二人按剑而立。操问几个人何来。云长曰:“听知刺史和兄饮酒,特来舞剑,以助一笑。”操笑曰:“此非‘鸿门会①〔鸿门会〕指充满阴谋和杀机的酒会。’,安用项庄、项伯乎?”玄德亦笑。操命:“取酒与二‘樊哙’压惊。”关、张拜谢。须臾席散,玄德辞操而归。云长曰:“险些惊杀小编七个!”玄德以落箸事说与关、张。关、张问是何意。玄德曰:“吾之学圃,正欲使操知作者无大志;不意操竟指我为勇敢,作者故失惊落箸。又恐操生疑,故借惧雷以遮盖之耳。”关、张曰:“兄真高见!”

《三英战吕布》

  操次日又请玄德。正饮间,人报满宠去打听袁本初而回。操召入问之。宠曰:“公孙瓒已被袁绍破了。”玄德急问曰:“愿闻其详。”宠曰:“瓒与绍战不利,筑城围圈,圈上建楼,高十丈,名曰易京楼,积粟三十万以自守。战士出入不息,或有被绍围者,众请救之。瓒曰:‘若救一位,后之战者只望人救,不肯死战矣。’遂不肯救。因而袁绍兵来,多有降者。瓒势孤,使人持书赴许都求救,不意中途为绍军所获。瓒又遗书张燕,暗约举火为号,里应外合。下书人又被袁本初擒住,却来城外放火诱敌。瓒自出战,伏兵四起,军马折其几近。退守城中,被袁本初穿地直入瓒所居之楼下,放起火来。瓒无行动,先杀内人,然后上吊,全家都被火焚了。今袁本初得了瓒军,声势甚盛。绍弟袁术在娄底骄奢过度,不恤军民,众皆背反。术使人归帝号于袁本初。绍欲取玉玺,术约亲自送至,见今弃邵阳欲归湖北。若4人合力,急难收复。乞太师作急图之。”

*******

十八路首当其冲匡扶汉室,歃血为盟,讨伐董仲颖

  玄德闻公孙瓒已死,追念昔日荐己之恩,不胜伤感;又不知常胜将军怎么着降低,放心不下。因暗想曰:“作者不就此时寻个脱身之计,更待曾几何时?”遂起身对操曰:“术若投绍,必从亚松森过,备请一军就半路截击,术可擒矣。”操笑曰:“来日奏帝,固然起兵。”次日,玄德面奏君。操令玄德总督50000大军,又差朱灵、路昭几个人同行。玄德辞帝,帝泣送之。

本条故事很不难令人想到鸿门宴的轶事,不过和鸿门宴上严酷,汉高帝时时身处险境相比较,那里曹、刘肆人之间还并未到您死作者活的程度。此时,袁本初、袁术未灭,汉昭烈帝也还没有变异天气,不足以对曹阿瞒造成勒迫,更何况他脚下正依附于曹孟德。由此,曹、刘互相成为关键敌手还要过一段时间。从此后工作的上进来看,这一段文字能够当做是日后曹、刘正面交锋的“引子”,预先创设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氛围;而从结构上来看,这一段文字暗示了整部散文将以魏(曹)、蜀(刘)八个公司的奋斗为线索。阅读时,很不难令人想到那么些题材:曹孟德既然鲜明地觉察到汉昭烈帝是和他偏官的奋勇,为啥不趁早杀了他?是一代的不忍之心,依然壮士惺惺相惜,依旧想收服他?

汜水关

  玄德到寓,星夜收拾军器鞍马,挂了将军印,催促便行。董承赶出十里长亭来送。玄德曰:“国舅宁耐。某此行必有以报命。”承曰:“公宜留意,勿负帝心。”三人分别。关、张在当下问曰:“兄今番出征,何故那样慌速?”玄德曰:“吾乃笼中鸟、网中鱼,此一行如鱼入大海、鸟上青霄,不受笼网之羁绊也!”因命关、张催朱灵、路昭军马速行。

此地人物语言描绘相当美丽,曹孟德志高气扬、无所顾忌的骨气,汉昭烈帝小心敷衍又故意试探的思想,都展现得很成功。

round1 鮑忠×华雄 华雄胜,鮑忠亡

  时郭嘉、程昱考较钱粮方回,知武皇帝已遣玄德进兵台州,慌入谏曰:“校尉何故令汉烈祖督军?”操曰:“欲截袁术耳。”程昱曰:“昔汉烈祖为彭城牧时,某等请杀之,太史不听;明天又与之兵:此放龙入海,纵虎归山也。后欲治之,其可得乎?”郭嘉曰:“教头纵不杀备,亦不当使之去。古人云:十十十一日纵敌,万世之患。望提辖察之。”操然其言,遂令许褚将兵五百前去,务要追玄德转来。许褚应诺而去。

round2 孙坚×胡轸 孙坚胜,胡轸亡

  却说玄德正行之间,只见后边尘头骤起,谓关、张曰:“此必曹兵追至也。”遂下了大本营,令关、张各执军器,立于两边。许褚至,见严兵整甲,乃下马入营见玄德。玄德曰:“公来此何干?”褚曰:“奉御史命,特请将军回去,别有协议。”玄德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吾面过君,又蒙太尉钧语。今别无他议,公可速回,为小编禀覆提辖。”许褚寻思:“都尉与她历来交好,今番又不曾教作者来冲击,只得将他张嘴回覆,另候裁夺便了。”遂辞了玄德,领兵而回。回见曹孟德,备述玄德之言。操犹豫未决。程昱、郭嘉曰:“备不肯回兵,可见其心变矣。”操曰:“小编有朱灵、路昭二个人在彼,料玄德未必敢心变。况小编既遣之,何可复悔?”遂不复追玄德。后人有诗叹玄德曰:

孙坚先生(文台)粮草将尽,袁术(公路)不予粮草,欲令其军溃散。

  束兵秣马去匆匆,心念天言衣带中。撞破铁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round3 孙坚先生×华雄 华雄胜,孙坚(英文名:sūn jiān)逃(华雄夜袭孙坚(英文名:sūn jiān)军队,祖茂将

  却说马腾见玄德已去,边报又急,亦回西金陵去了。玄德兵至中山,抚军车胄出迎。公宴毕,孙乾、糜竺等都来参见。玄德回家探望老小,一面差人探听袁术。探子回报:“袁术奢侈太过,雷薄、陈兰皆投龙虎山去了。术势甚衰,乃作书让帝号于袁本初。绍命人召术,术乃收九位马、宫禁御用之物,先到乌鲁木齐来。”玄德知袁术将至,乃引关、张、朱灵、路昭伍万军出,正迎着先锋纪灵至。张翼德更不打话,直取纪灵。斗无十合,张益德大喝一声,刺纪灵于马下,败军奔走。袁术自引军来斗。玄德分兵三路:朱灵、路昭在左,关、张在右,玄德自引兵居中,与术相见,在门旗下责骂曰:“汝反逆不道,吾今奉明诏前来讨汝!汝当束手受降,免你罪犯。”袁术骂曰:“织席编屦小辈,安敢轻作者!”麾兵赶来。玄德暂退,让左右两路军杀出。杀得术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渠;兵卒逃亡,数见不鲜。又被恒山雷薄、陈兰劫去钱粮草料。欲回郑城,又被群盗所袭,只得住于江亭。止有1000余众,皆老弱之辈。时当盛暑,粮食尽绝,只剩麦三十斛,分派军士。家里人无食,多有饿死者。术嫌饭粗,不可以下咽,乃命庖人取蜜水止渴。庖人曰:“止有血液,安有蜜水!”术坐于床上,大叫一声,倒于地下,湿疹斗余而死。时建安四年2月也。后人有诗曰:

其帽与坚换,声东击西保孙坚先生。)

  汉末刀兵起四方,无端袁术太猖獗。不思累世为公相,便欲孤身作天王。
  强暴枉夸传国玺,骄奢妄说应天祥。渴思蜜水无由得,独卧空床呕血亡。

round4 俞涉×华雄 华雄胜,俞涉被斩首

  袁术已死,侄袁胤将灵柩及爱妻奔庐江来,被徐璆尽杀之。璆夺得玉玺,赴许都献于曹阿瞒。操大喜,封徐璆为高陵太傅。此时玉玺归操。

round5 潘凤×华雄 华雄胜,潘凤被斩首

  却说玄德知袁术已丧,写表申奏朝廷,书呈武皇帝,令朱灵、路昭回许都,留下军马保守长春;一面亲自出城,招谕流散人民复业。

round6 (温酒斩华雄)关公×华雄 美髯公胜,华雄被斩首
(马弓手关羽对阵,张益德擂鼓助威)

  且说朱灵、路昭回许都见曹阿瞒,说玄德留下军马。操怒,欲斩四人。荀彧曰:“权归汉烈祖,二位亦无奈何。”操乃赦之。彧又曰:“可写书与车胄就内图之。”操从其计,暗使人来见车胄,传曹阿瞒钧旨。胄随即请陈登商议此事。登曰:“此事极易。今汉昭烈帝出城招民,不日将还;将军可命军士伏于瓮城边,只作接他,待马到来,一刀斩之;某在城上射住后军,大事济矣。”胄从之。陈登回见父陈珪,备言其事。珪命登先往报知玄德。登领父命,飞马去报,正迎着关、张,报说如此如此。原来关、张先回,玄德在后。张翼德听得,便要去冲击。云长曰:“他伏瓮城边待小编,去必有失。我有一计,可杀车胄:乘夜扮作曹军到佛山,引车胄出迎,袭而杀之。”飞然其言。那部下军原有武皇帝旗号,衣甲都同。当夜三更,到城边叫门。城上问是哪个人,众应是曹刺史差来张文远的武装力量。报知车胄,胄急请陈登议曰:“若不欢迎,诚恐有疑;若出迎之,又恐有诈。”胄乃上城回言:“黑夜难以辨别,平明了相见。”城下答应:“只恐刘玄德知道,疾快开门!”车胄犹豫未定,城外一片声叫开门。车胄只得披挂上马,引一千军出城;跑过吊桥,大叫:“文远何在?”火光中只见云长提刀纵马直迎车胄,大叫曰:“男生安敢怀诈,欲杀小编兄!”车胄大惊,战未数合,遮拦不住,拨马便回。到吊桥边,城上陈登乱箭射下,车胄绕城而走。云长赶来,手起一刀,砍于马下,割下首级提回,望城上呼曰:“反贼车胄,吾已杀之;众等无罪,投降免死!”诸军倒戈投降,军民皆安。

李傕、郭汜固守汜水关

  云长将胄头去迎玄德,具言车胄欲害之事,今已斩首。玄德大惊曰:“曹孟德若来。如之奈何?”云长曰:“弟与张益德迎之。”玄德懊悔不已,遂入福州。百姓父老,伏道而接。玄德到府,寻张翼德,飞已将车胄全家杀尽。玄德曰:“杀了曹孟德心腹之人,如何肯休?”陈登曰:“某有一计,可退曹阿瞒。”正是:

虎牢关前

  既把一身离虎穴,还将高招息狼烟。

袁本初军:乔瑁、鲍信、袁遗、孔少府、张扬、陶谦、公孙瓒、曹孟德八路

  不知陈登说出甚计来,且听下文分解。

董卓军:李儒、吕布、樊稠、张济

张飞、关公、汉烈祖三英战吕布(三姓家奴)吕布落荒而逃

孙坚(英文名:sūn jiān)报袁绍(国君)说袁术不予粮草之事,袁术推卸给手下。

董仲颖派李傕向孙坚先生表白,李傕被怒轰。

6《连环计》

孙坚先生井中得玉玺欲回巴尔的摩,被袁本初识破,曹孟德兵败而归,对各路英豪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自废武功的行事不屑且失望,故而离去。十八路支离破碎、反目成仇、自乱阵脚、溃不成军。袁本初、公孙瓒归顺董仲颖。张温与袁术谋刺董仲颖,袁术书信到被吕布拦截,吕布斩杀张温,诸公登高履危王子师与任红昌谋连环计
使间吕布与董仲颖,先将之许给吕布再趁吕布出征之时,让任红昌献舞许给董仲颖。

7.《凤仪亭》

董仲颖占任红昌,吕布气愤,私会任红昌,任红昌诉苦鼓动吕布,董仲颖追至赶走吕布,董仲颖欲杀吕布,有臣谏其效仿熊侣不计此嫌,并将任红昌赠与吕布可使之感恩戴义。任红昌向董仲颖哭诉。司徒王允鼓动吕布杀董仲颖老贼,吕布为得任红昌,故与李肃、王子师等谋诱其入宫,吕布杀之。

8.《三让南通》

曹阿瞒杀董仲颖失败后,自领兵至吉林,欲接父与妇婴到甘肃,黎波里城陶谦为讨好曹阿瞒,派部下刘中波护送其一家,田甜因贪图钱财杀害曹阿瞒一家,曹孟德怒而攻打乌鲁木齐。陈宫劝曹孟德饶过人民百姓,操拒之。刘关张来到,奉太史孔少府之命解救哥德堡之围,陶谦欲以府君之位让与刘备,备推之。刘玄德下书劝和曹孟德,曹阿瞒藐之。快马来报陈宫投吕布,献计吕布收江苏,曹孟德遂从台州退兵转而收福建。太原兵退,陶谦宴诸公,堂上再让长春与汉昭烈帝,汉昭烈帝再推辞。陶通告诉刘玄德附近有小邑曰小沛,可屯军,请刘玄德驻军于此暂可爱惜佛山。后陶公病倒,临死前再让坦帕,举孙乾辅佐汉昭烈帝。陶公亡,佛山全城挂孝。曹孟德气愤汉烈祖不费劲便得金华,欲攻击。荀彧劝之以武力不足两面应敌,若攻打佛山恐两边皆失。吕布自知打然而曹孟德,故而投奔刘玄德,汉昭烈帝善待之,以石家庄城让之。张翼德怒之、不满之,出言驯之,吕布不敢接,备以沛与吕布屯兵,布受之。(不得不说刘玄德的心胸真的大)

9.《孙策立业》

孙策(伯符)兵胜而归,却被袁术羞辱。黄盖、程普劝之假借搭救母舅的名义向袁术借兵。袁术怀疑重,策以传国玉玺与之换兵。策归江东遇公瑾,策攻曲阿,战大将军慈于神亭岭,三位打得出色齐轨连辔,后掉下悬崖,两方各有兵来扶助,遂各自归营。孙策敬仰太傅慈,欲收之,夜放火烧其营帐,又设下埋伏活捉了他。后孙策向太师慈招亲哈哈哈哈哈笑死小编了只相见恨晚啊哈哈哈哈,大将军慈被孙策深情剖白说服归顺了。太尉慈言欲返军中整顿余军,与策约定次日归来,策准之,大千世界皆疑慈此去不归,策以宝剑起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次日,慈归,大千世界畅饮。

10.

《辕门射戟》

曹阿瞒为除汉烈祖、吕布,部下荀彧出谋让朝廷封诰刘玄德,暗里武皇帝再密令昭烈皇帝奉朝廷之命杀吕布,吕布必将反杀汉烈祖,一石两鸟、二虎竞食。吕布来贺,张益德欲杀之,汉昭烈帝告诉吕布武皇帝之计,3人知情其中挑拨之意。荀彧再出一计,让曹阿瞒假以国王之名命烟台牧汉昭烈帝攻打南郡袁术,再劝其讨好袁术,一旦三人联合,吕布必然起疑。刘备奉命去泰安,留劝张益德少喝酒紧守兰州。张翼德因吕布为刘玄德添麻烦而杖打其伯伯曹豹,吕布与豹里应外合占南宁。张益德丢了哈尔滨,找汉烈祖请罪,汉烈祖哭着感叹台州非她有所,得何足喜,失何足忧,城池家小虽丢,不过吕布绝不加害,所以责张飞不应那样自由寻死。刘玄德败给袁术,吕布谋收昭烈皇帝,将小沛还给汉昭烈帝,并将叁个人妻子归还。
袁术部下谏言不攻孙策,先伐刘备,拿粮草结吕布,让其按兵不动,自个儿先擒汉烈祖再拿吕布。吕布收下粮草答应不帮刘备,但恐袁术灭了汉烈祖之后自身不可以安枕南昌,故而生计让汉昭烈帝、纪灵齐聚一堂和平解决,亦解了自家两难之境。袁术谋与吕布结亲,实乃“疏不间亲”之计,欲以此来缓住吕布,然后对刘玄德下手,若得逞则吕布陷于狼狈,不帮会触犯亲家,帮了会触犯天下,因袁术是个小人。

11《咸阳之战》

吕布命张辽把孙女追回。刘玄德花钱买马,张益德扮强盗夺吕布好马,吕布战刘玄德,汉昭烈帝落魄投奔曹阿瞒,武皇帝部下荀彧欲杀刘玄德以绝后患,奉孝劝操当下为招聘纳士若杀了汉昭烈帝信义则恐失英豪投奔帮衬之心,操且未动汉昭烈帝。

张绣驻扎明州,无奈、心不甘情不愿低头投奔曹阿瞒,武皇帝(小人!一身横行霸道的臭本性)以张氏一族的生命恫吓张绣之叔张济之妻,邹氏假依附实则与张绣里应外合,张绣造反,大梁世界一战曹阿瞒损失惨重,长子曹昂、孙子曹安民、新秀典韦等都被张绣所杀。后曹阿瞒无粮,军内生乱,操恐军变,杀管粮草的老将王垕以正军记撼人心。

12-13《白门楼》

武皇帝立下军令不许士兵践踏百姓的田地,然则本身的马失控踏了田地,自身作案欲自刎,军民劝阻后割发代首。奉孝进言操有十胜袁绍有十败,陈登提出杀吕布,同时愿意当内应。武皇帝用计差人作伪从汉昭烈帝处拿到书信送往曹孟德处(信的内容为汉烈祖要杀吕布),半路意料被吕布拦截。吕布看完信后怒而与张辽讨伐刘备。夏侯惇失左眼。汉烈祖投曹阿瞒。陈登设计吕布与陈宫互相残杀,吕布先后失去伊兹密尔和小沛,退至下邳,陈宫欲让吕布出城与他前后夹击,吕布执拗留在城里,后向袁术求援,袁术不屑。武皇帝水淹下邳,吕布禁酒杖责侯成,芸芸众生看清吕布薄情朝令夕改,侯成偷取赤兔马与宋宪、魏续献给武皇帝。吕布被攻城,生擒给曹孟德,武皇帝问汉昭烈帝怎样收拾,备以吕布杀丁原、董仲颖指示武皇帝,吕布被斩杀。

4《煮酒论大侠》

君主认刘玄德皇叔,曹孟德鼓动围场射猎,昭烈皇帝射中,皇上射不到,武皇帝用国君的金批箭,士兵高举君王的箭对曹阿瞒说“国王射中了,太岁万岁万岁万万岁”曹孟德欺君罔上。天皇敢怒不敢言,血书密诏于玉带上,赠与国舅董承,国舅述至汉烈祖。汉昭烈帝日日种菜闭门不出。

曹阿瞒邀刘玄德煮梅酒看云论英豪。(精彩!)

操曰:”使君知龙之变化否?”

玄德曰:”未知其详。”

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大自然之间,隐则潜伏于波(英文名:yú bō)涛之

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大侠。玄德久历四方,必知

当世敢于。请试指言之。”

玄德曰:”备肉眼安识壮士?”

操曰:”休得过谦。”

玄德曰:”备叨恩庇,得仕于朝。天下铁汉,实有未知。”

操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

玄德曰:”乐山袁术,兵粮足备,可为壮士?”

操笑曰:”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

玄德曰:”云南汝南袁绍,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今虎踞建邺之地,部下能事者极多,可为英雄?

操笑曰:”袁本初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非英豪也。”

玄德曰:”有壹人名称八俊,威镇神州:刘景升可为英豪?”

操曰:”刘表虚名无实,非硬汉也。”

玄德曰:”有壹人血气方刚,江东首脑–孙伯符乃好汉也?”

操曰:”孙策藉父之名,非英雄也。”

玄德曰:”明州刘季玉,可为英豪乎?”

操曰:”刘璋虽系宗室,乃守户之犬耳,何足为勇敢!”

玄德曰:”如张绣、张鲁、韩遂等辈皆何如?”操击掌

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

玄德曰:”舍此之外,备实不知。”

操曰:”夫好汉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满腔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玄德曰:”何人能当之?”

操以手指玄德,后自指,曰:”前日下英勇,惟使君与操耳!”

玄德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匙箸,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在天雨将至,雷声大作。

玄德乃从容俯首拾箸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

操笑曰:”郎君亦畏雷乎?”

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

汉烈祖归去,自知不能久居许都,否则必遭曹孟德杀害。于是决定自请阻截袁术去投靠袁本初,表面为严防两方协力,实则是摆脱自保。奉孝劝曹阿瞒“二十九日纵敌万世之患也”于是派许诸追汉烈祖,汉昭烈帝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回之。

15.《袁曹起兵》

刘玄德离去之后,曹阿瞒杀汉烈祖之心急迫。命汉诺威车胄暗杀汉昭烈帝。车胄请陈登一起商议,陈登表面答应,实则快速报告汉昭烈帝的义弟张翼德和美髯公。陈登美髯公张翼德谋划下午假装为曹孟德部下张辽假意谋划同步打刘备而进城,天黑车胄不知其真伪,亲自欢迎,被关羽斩首。张翼德亦杀车胄一家以绝后患。汉昭烈帝到达济南后知后觉恐曹阿瞒因刘玄德杀害其隐衷借意起兵,百姓生灵涂炭。陈登劝之请袁本初的情侣郑太守请袁本初出兵相助。后袁绍与众谋士商议后决定自身出兵30万讨伐武皇帝。命陈琳书写檄文发往各郡声讨曹阿瞒。曹孟德痛风听檄文,一面出征去黎阳打袁本初,一面派王忠、刘岱举武皇帝大旗道貌岸然打刘玄德。刘、王四个人分裂心,相互推诿什么人先起兵,刘设计抓阄写了1个“先”让王先出兵。汉烈祖知道有诈,云长为将功抵过把王忠生擒归来,汉烈祖好生待王忠。后翼德亦出兵、用激将法、装晕等法谋生擒刘岱。

© 本文版权归笔者  温柔
 全数,任何方式转发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