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故事风物卷: 蝴蝶泉

[中国]

  蝴蝶泉在美丽的西藏内江,原先被叫作无底潭。潭边住了一家姓张的庄稼汉,父女俩相濡以沫。孙女雯姑勤劳善良、貌美如花,却不幸被强暴的俞王看上了。俞王带着她的汉奸,一脚踢开张家的门,将张老人打倒在地,把雯姑抢去做他的第八个老伴。

  翠微是大同老牌的地点,很久以来,在老百姓中路流传着累累有关它的雅观动人的故事。

  不过,雯姑并不贪图方便,而且她早有了自己的意中人—-霞郎,所以他宁死也决不做俞王的老婆。俞王气急败坏,把雯姑吊了起来,想用肉刑来迫使她承诺。到了夜晚,霞郎翻过高墙,将雯姑救了出来。哪个人知,惊动了俞王府的看门狗,“汪汪”几声,把俞王叫醒了,他急迅带着狗和家奴追了上去。七个相爱的人儿逃啊逃啊,逃到了无底潭边时,俞王带人包围了她们。雯姑和霞郎深情地凝看着对方,相视一笑,牢牢拥抱着,纵身跳下了无底深潭。

  翠微有十九峰,其中的一个叫云弄峰。云弄峰有一潭清澈的、约有两三丈宽的水泉,宽宽的树丛,团团地荫护着它;茂盛的枝叶,斜斜地横盖在泉顶的长空,每年三8月间树木开花的时候,青青的柔枝上满布着淡粉色的小花,那泉有一个竟然则美丽的名字,人们把它称作蝴蝶泉。关于蝴蝶泉这些名字的根源,有着那样一个故事:

  第二天,无底潭的水突然翻滚起来,从潭心飞出去一对五彩斑斓、鲜艳雅观的蝴蝶,相互追逐着舞蹈。从此之后,无底潭就被人们称作了“蝴蝶泉”。

  一

   

  那么些泉本来并不叫蝴蝶泉。开首,因为它那么些清澈,泉水经年不断,一向也向来不人领会它有多少深度,而且也看不见它的底,所以附近的人都叫它无底潭。

  无底潭边住着一家姓张的村民,只有父女四个人相亲。张老头终日在田里勤劳地耕作,他的汗液不断流着,几十年来从来淌在那仅局地三亩田里。

  他的丫头雯姑,有十八九岁。她的容貌,即使是花儿见到了也要自愧不如。她的眸子像个别一样的明媚晶莹;她那墨黑的毛发,像垂柳一样又细又长;她的双颊像苹果一般鲜红。她充裕善良,她的心似乎泉水一样的天真。

  她白天努力地助手四伯种田,早晨纺纱织布。她那五只灵活的手织出来的布,任何一个姑娘都比不上。她那苗条的身材,终日在田间和织布机上。

  她劳碌和美妙的信誉,远远地传来到了四方。少女们把他的步履作为自己的典范;小伙子们连做梦也想博得他的情意。

  这时,云弄峰上住有一个名叫霞郎的华年樵夫。他无父无母,一个人过着不便的生活。他的艰巨任何入也赶不上,他的灵气灵巧甚至赛过北宋的公输盘大师。他忠诚而又善良,他的歌喉美妙非凡,歌声像百灵鸟一样的婉约,像夜莺一般的缠绵。每当她唱起歌来的时候,山上的百鸟都会静寂下来,连松树也不再沙沙作响,好似世卜的所有,都在默默地聆听着她那可以动人的歌声一样。

  每隔三天,霞郎就要背柴到城里去卖,来来往往都要由此无底潭边。霞郎也和其余青年一样,深深地羡慕着雯姑,每一次经过她家的时候,都会情难自禁地向她私下地望上几眼。

  霎姑也同样疼爱着霞郎,每当她唱着歌走过潭边,她都要停下纺织,优在窗框上和平地注视着她,倾听她这频频动听的歌声。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那四个小伙的心目里发生了纯真的爱恋。

  有一回,在一个月明的晌午,雯姑在潭边遇见了霞郎。在树荫里,在堂堂正正的月光下,他俩倾吐了爱意。从此无底潭边就时常有了他们的人影,树荫下也平时留下他们双双的足印。

  二

  翠微下的俞王府里,住着凶残残忍的俞王。他是执政苍山和洱海的霸主,是压迫剥削人民的魔王。若干年来她独霸着青山和洱海,他的一草一木,都浸透了老百姓的血泪。他饲养着无数战士和狗腿,镇压人民,屠杀人民。人民对俞王的憎恨,比苍山还高,比洱海还深。

  俞玉也听到了霎姑美貌的名声,他打定了主心骨要抢雯姑去做她的第多少个爱妻。

  俞王带着她的狗腿们来到无底潭,打伤了高大的张老头,把雯姑抢到了俞王府。

  俞王像狗一样地流着口水对雯姑说道:“我府里有成百上千的金银财宝,吃不尽的水陆,穿不完的绫罗绸缎,只要您答应做我的贤内助,我保你一生享受金玉满堂。

  雯姑毫不理会他,鄙夷他说道:“我曾经爱上砍柴的霞郎了,纵然你有微微金银财宝,你也买不动我爱霞郎的心。”

  俞王发怒了,说道:

  “哼,我俞王爷势力比天高,沐家①封过自己永久为王。我跺跺脚天会动地会摇,难道自己还比不上这砍柴的霞郎。假使你不听我俞王爷的话,你逃不出我的魔掌。”

  雯姑一点也不惧怕,坚决他说:“不管你威风比天高,不管你跺脚天动地也摇,我爱霞郎的心呵,如同白雪峰②上的雪永远不变。你想要我答应你,那是愿意。”

  ①沐家:指后金的沐英。

  ②白雪峰:苍山十九峰之一,峰顶阵雪,终年不化。

  那样,经过了八日三夜,俞王用尽了恐吓和诱惑,一丝一毫也动摇不了委姑坚贞的心。俞王怒不可遏,叫狗腿们把雯姑吊起来,想用肉刑强迫雯姑答应。

  三

  那天,霞郎怀着快乐和希望的心怀,来到无底潭边和受姑见面,可是她观望的不是雯姑那动人的笑脸,霎姑家里上一片散乱。将死的张老头挣扎着对她说完了霎姑被抢的情形,就死去伤痛和憎恶焚烧着霞郎的心,他草草埋葬了张老头,抓起斧头,来势猛烈地朝俞王府奔去。

  黑夜里,霞郎翻过俞王府的高墙,在马房里找到了被高吊着的雯姑。他用斧头割断了绳索,扶着雯姑逃出了俞王府。

  四

  雯姑和霞郎在黑暗的征途上急奔;俞工辅导着恶狗和战士在后头牢牢追赶。

  他们逃上了高山,俞王追上了小山;他们逃下了谷底,俞王追下了山谷。

  俞王横行霸道地在背后大喊道:“任你们上天入地,休想逃得出自己的手心。”

  雯姑和霞郎逃到了无底潭边,俞王爷的狗腿牢牢包围着他俩,要他们跪下投降。

  这时,雯姑和霞郎牢牢地拥抱着,他们用冷眼回复着俞王的呐喊,纵身跳下了无底的深潭……无底潭边的芸芸众生听到了这一对青少年的死讯,纷繁拿出武器打进了俞王府,把俞王和她的狗腿一个不留的杀个根本。

  第二天,人们到无底潭准备打捞买姑和霞郎的遗骸突然,无底潭的水沸腾着,沸腾了起来,潭心里冒起了一个伟大的水沫,水泡下有一个虚无,从水洞中飞出一对五彩斑斓、鲜艳美观的蝴蝶,相互追逐着在潭边翩翩飞舞。

  一会儿,从随处又飞来了大小的胡蝶,围绕着这一对蝴蝶在潭边和树下遍地飞翔。

  从此之后,人们给无底潭起了一个名字——蝴蝶泉。到了历年的三四月间,各个种种、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赏心悦目的蝴蝶便飞来蝴蝶泉边,成群地上下飞舞。泉上和泉的方圆,甚至漫山四方,完全成为了彩色缤纷的蝴蝶世界,成为稀缺的感人的姣好奇景。

  尹菁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