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 把根留住

27岁那年,凡高认为生命是不曾意思的。没有过得硬,日子就好像行尸走肉。
  平淡的生活就好像一个酱缸,而现实就是一种搅拌剂,形形色色的孩子,纷纭扰扰的俗情,将恶性交融成为了常生态。于是乎,本质不在紧要,大千世界就像一株株履水浮萍,无根无向。娼盛,权盛,赌盛,惟独初性败衰。
  有汪君手术初愈,医务卫生人员告诫要小心戒食修身,而此君终日流连于牌局,其妻无奈,愁面红眶,将饭菜端送于赌桌前,却被扫落一地。而后,我惊叹一问:“汪先生,妻贤惠若此,为啥羞辱之?”答之:“人生无趣无味,今朝得欢今朝喜,碍我享乐皆我敌。”我闻后无语,心头如萧萧春天,冰辙万丈。
  恶气当道,阴阳浑浊,行人与爬地足虫何异?
  四年前,当脚步还踩塌在年轻河畔那一片片粉灰色草地上时,我与好友H时常徜徉于黄昏皎月,那时的世界是纯白色的,大家深信生命的格调就是坚守,就是对于优质与道德的永不言弃……。四年后的大家,除了相聚泪眼,叹息人生几何,也便只可以在寂寞的星空下追问——难道生存就代表魅俗与腐败?
  有时候直觉得生命就是受炼,自己天天顾影自怜地沉浮于狂欢的人群,心智已麻木,黑漆漆的夜空里,生命五次次地迷失在凌晨的高地,十字架几乎流放的人犯,生活本质上演化成了一种无规则的Brown运动。拉塞尔年幼时令人担忧无趣的人生何时会是个尽头,后来他是渡过了一条光荣的荆棘路,生命也便成为了意思与智慧的凝结体。
  根流放了,生命注定是轻放的,卑微的,虚无的,苦痛的;根留住了,生活便能取得厚重与庸实的造化。

 
百无聊赖,唯手机可供摆弄,冲蚀寂寞。睡眠之余,不由得感受到日常生活的一塌糊涂与麻烦,索性头也不顾,任时光匆匆流逝,划下印痕。已入壮年,发觉人生的洪涛即以后到,便心惊胆战在最好的年纪留下了最无用的记得,人生如此,只恨未能早些参透生活的意思。

 
生活,然而柴米油盐酱醋茶,平日的累赘成了一种必需的再次。在重新的进度里,偶尔能一睹生命的美好,成为了支持这段无趣人生的第一意义。有目标的人生总是壮阔的,像行驶在海洋中的小船,起伏和交集令人震撼至极。一段日子,总要拿来做值得回想的事务,无论是成长,照旧成功,总算是不枉此生。

 
失去了目标,就象是背叛了信仰,从此被流放在辽阔里,再无机会一看生活的芳容。其实最可怕的作业并不是失利,因为愈战可以愈勇,真正令人后悔的事务是不败,只是成功的日子并不是人生的常态。青春要拿来记录错误,因为不精通事理才会明目张胆和不顾,那是生命给予大家的赠品。

 
青春不会再来,所以不要败给腐败。至少拿那样无可代表的时节犯错,都比沉沦在被窝要难得。有难以达成的靶子不代表屏弃拥有的大力,有时候看起来没办法毕其功于一役的事被成功正是源于人类的胆气和坚定不移。规划好团结的人生,精晓每一段时光都有它存在的意思,不为过往优伤踌躇,不为将来畏惧不安,在固化的岁月之河里,扬帆向前,青春自会给大家想要的万事。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