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丹炉焰

   

(李娟)

   

   

  
南宋末代,慈禧太后专权,为非作歹,随心所欲,她仿效东魏女圣上武后,令牡丹在夏天开放。
   
隆冬时节,那拉太后看厌了巴黎市的腊梅、海棠之类的俗花,想看美仑美奂的牡丹。一天,慈禧太后明白下臣:“天下哪个地方的牡丹最好?”大臣们同样上奏:“云南曹州府的牡丹最好,全世界闻明。”太后降旨,令曹州府进贡牡丹花,愈快愈好,不得延误。
   
曹州令尹,接到谕旨,又怕又喜。怕的是,牡丹春天开放,古来如此,违背时令,乃是异想天开,事情不成,太后怪罪,性命难保;喜的是,小小尚书,在太后眼里,本是无名小辈,前些天太后雅兴大发,若能按时进献,使他如愿,定会封官加职,一步登天,此乃天外飞来之福,岂不快哉!长史权衡了一番,横下一条心,捉住良机,连忙承旨。于是连夜派人前往牡丹乡。
   
曹州府的听差们向牡丹乡花户揭橥:郎中大人有令,为向朝廷宫院贡献盛开的曹州牡丹,必须在十一月之内育出花朵。事情成功,重重有赏;如果育不出,就将牡丹乡富有的牡丹,统统刨掉!
   
俗话说“小满三朝看牡丹”。近期严冬五月,冰天雪地,牡丹哪儿能开放呢?花农们日夜发愁,何人也想不出一个好格局。有的老花农,曾听长辈说过,往日有火炕烘花的措施,但多年没用,已经失传,没有人会了。官府也明知夏季尚未牡丹花,还派人天天催逼,令人惶恐不安。
   
万花村有位老花农,养花多年,对每种牡丹的品德,都一目领悟,冬天扒土看根,就能分辨出是何种牡丹。他曾听老人说过春季烘开牡丹的事,但她从没有亲眼见过,更未曾亲自实施过。现在为了清除牡丹乡本场大祸,他发誓做烘花实验。便指导全家破土挖窖,窖中做炕,炕上栽牡丹,施上牛粪,烧火加温。
果然工夫不负有心人。不多生活,便烘开了两朵大胡红。喜讯传来,牡丹乡男女老少,弹冠相庆,将烘开的大胡红送到曹州府衙。太傅如期奉献牡丹,果真官运亨通,朝气蓬勃。牡丹乡的千亩牡丹,也免去了一场灭顶之灾。
   
在余鹏年的《曹州牡丹谱·附则》中,也有关于烘花的记叙:“今曹州花,可以火烘开者两种:曰胡氏红,曰何白,曰紫衣冠群。”
                                                      (李保光)

   
曹州牡丹乡,有一种名品牡丹,叫“丹炉焰”,其花红光闪烁,色泽耀眼.象正在激烈燃饶着的一团火。说起那名字的来路,还有一段故事吧。
   
相传,牡丹乡有一位花农叫王老人;祖上几辈皆以种花为业。到王老人时、不仅建了个牡丹园、而且各色名品,样样俱全。每年大暑后,牡丹盛开,王老人花园门前,总是熙熙攘攘,赏花人源源不断。
   
一天、曹州太守乘车前来赏花,见王家花园花团锦簇,腾霞耀金,便赞不绝口。尚书门下.有一个外号叫“长舌头”的坏小子,见主子如此喜爱那里的牡丹.便献媚说:“即使把那里的牡丹花栽到府衙后公园里,您看哪样呢?”
    令尹点点头;“嗯;好。依然你想得无微不至。那那件事您去办吧,”
    长舌头点头哈腰地说:“是,是.我自然全力以赴办好。”
    长舌头于是亲身带队一帮打手闯入花园,二话不说,就下手刨花。
   
王老人闻讯赶来,想要阻拦,不过年迈力定,又那里禁得住那帮打手的三拳两脚.业已躺在花园里动弹不得了。王老人怒火中烧,“强扭的瓜不甜。那一个时节想栽社丹,一棵也活不成。”
    长舌头终于带人强行刨了几百棵牡丹.献给主子,栽在府衙后公园;
   
可是,第二年夏日,栽上的牡丹不但不开花,反而一棵棵都枯萎了。参知政事责怪长舌头办事不力,长舌头想起王老人说过的话,不由得七窍生烟,便来犹王老汉算帐。
   
长舌头等下属把王者汉叫来,劈头就问:“你那个牡丹,为何不开花!嗯?。
   
王老人笑着说:“牡丹是春花,春风吹,花更艳。衙门内寒冷如冬,春风吹不进,没有春日.牡丹怎么会开?何况又是抢去的!”
   
长舌头听王老人话中带刺,更是令人切齿:“来人哪,把她的牡丹全体烧光!”他带来的人蜂拥而来,堆起干柴.用大火烧掉了王家花园。王老人眼看自己几辈人用心血育成的牡丹,霎那间化为灰烬,极度悲愤。长舌头带人甩手离开。
     王老人越想越优伤,便失声伤心起来。
   
奇迹出现了。王老人的泪水,登时化作倾盆中雨自天而降,扑灭大火。哪个人知,那已被烧为灰烬的牡丹,又一棵棵复活了,不多时又春色满园,朵朵牡丹花象元阳上帝炼丹炉里红彤彤的火舌。人们便给那种牡丹起了个名字,叫“丹炉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