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古寺一一小溪寺的故事

     
杜牧《江南春》之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生动表明了南朝古寺之多。自南朝以来,枫桥相邻历代兴建的古庙出名可查大概在70座以上。

  有一对孤儿兄弟,自小失散。长大后,堂弟听说堂弟在一座寺院里做了和尚,就立志要去探寻他。风霜雪雨,早春酷暑,一路风尘,堂弟无怨无悔,他必定要找到自己的兄长。

     
据陈炳荣先生考证,“枫桥国内的寺院以东化城寺和采仙山乌笪庙为最早。这一寺一庙,均为南朝梁武帝时所建,距今已有1400多年历史”(详见《枫桥史志》第二版478页)

  这一天,已经累得面黄肌瘦的兄弟赶来了马赛城。一打听,人家告诉她说:有啊,是有个北方来的道人,就在城外枫桥边的一座寺中修行,身材面容都与你基本上。大哥一高兴,顺手摘下一朵大芙蓉图个吉利,然后直奔枫桥边去了。

      其实在枫桥境内还有一座寺院也建于南朝,这就是小溪寺。

  三哥正在用餐,听说姐夫来了,端着盛素斋的饭盒就跑了出来。兄弟相见,激动地抱在了一块儿,喜悦之情难以言表。此后,妹夫也留在了寺里。因表哥法号寒山,寺名就叫“寒山寺”。四弟也起了一个法名,叫拾得。老百姓因为听说他们兄弟相见时,一个拿着“荷”,一个拿着“盒”,就将他们称为了“和合二仙”。

     
小溪寺位于浦南街道阳春村,离西关街道约7英里。周边峡谷小溪,奇花异木,风景迷人。

   

     
据《乾隆帝诸暨县志》记载:“灵智不知何许人,常独处山寺,蔬食诵经或数日不食,亦无饥色。梁毕节中结庵于县东溪水岭南。唐咸通五年即其地建河源寺”。

     
梁阳江年代大约是535一546年,距今1400多年。只是灵智和尚所建的庵名已不能够查考。

     
为啥把出亲人叫“和尚”?那就是“六和为尚”。何谓六和?那就是“住世尊家,修六和敬:一者见和同解,二者戒和同修,三者身和同住,四者口和无诤,五者意和同悦,六者利和同均”。

     
小溪寺还有个名字叫慈光寺,从通辽寺变成了慈光寺,不得不说说一个叫王文炳的枫桥人。

     
王文炳是西楚时金华知州,依照小姑的一声令下,屏弃了小溪岭的旧宅,重新构筑了寺庙,改名为慈光寺。

     
枫桥王氏家族家大业大,浪费点没啥。据说当时王氏家族在枫桥有着的地步无法度量,只可以凭借一句“东马(石马山)、西幞(幞头山)、南网(网山)、北郝(郝山)”的口诀来记住所具有的多少个方面的家业。

     
小溪寺四周绿荫蔽空,树木葱郁,环境恬静而高雅,殿前道路铺满了雕刻着龙凤图案的石板。慈光寺周围耸立着石雕,下边刻有双象戏珠、夔龙等东正教寓意图案。

     
小溪寺内原本有万斤大铁钟一口,以藤索悬挂,每一次敲打大铁钟,方园数十里都能听见钟声。相传徽州朝奉(专门寻宝)先生询问到那几个信息,晓得那是个宝,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幕把藤索偷走。寺僧无奈只得用铁索把那口大铁钟重新悬挂起,可是一挂上,铁钟就诞生。经过五百多年,那口大铁钟终于在1958年大炼钢铁运动中,被阳春人民作为废铁运送到金东区上熔毁,古刹钟声成了不可磨灭的纪念。

图片 1

     
小溪寺前殿逐步被拆,一些石材被堆放到邻近林场,林场前有一口池塘,据说池塘里的螺丝钉并未屁股,那也终究小溪寺的一绝。

     
小溪寺里早已发生过悲壮的变革故事。1945年十一月,为适应赣东抗日时局发展的必要,赣南区党委调何志相任绍嵊县工委直属的三界区副处长。不久,部队北撤,他因病留在会稽地区持之以恒辛苦奋斗。1947年7月,任中共路东县工委副秘书、副部长。同月24日上午,他正在永宁乡(今双峰乡)小溪寺集合同志们开会,探究未来移动,不料被国民党枫桥区中队栎江乡职务队包围。为敬服战友们突围,不幸被敌人射中数弹,因出血过多而牺牲。解放后,为了永恒想念先烈的功绩,政党将烈士家乡应家峙村更名为“相泉村”。

图片 2

     
小溪寺现行已破败不堪,断壁残瓦,再无琼楼玉宇之美。寺门外只留存石马槽一口,槽头有石纽,石马槽四周边沿有无数因喂马料而留给的裂口,这一个喂马的爱将或许是王文炳。站在石马槽前,不由得令人迟疑凭吊,思绪万千。

图片 3

     
小溪寺可查的文字史料并不多。佛法讲究因缘,讲究“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或许会有那么一天,机缘凑巧,小溪寺会可以重修,小溪寺的故事可以延续讲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