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故事: 生命无常

   
明日获悉自己的舅母和二小弟因为车祸全都没了。舅妈是当场就没了生命,小叔子是送到一元经抢救无效后也走了。
   
   
舅妈家在一个山里,自从我偏离家门后,唯有一回在帮外公立碑时候去过,从此又是好多年没去这么些山里,记得那时的路况很不好,车子开过,留下一溜的尘烟。
   
    大姑说,这边修路了,山里也变了样,舅妈家也换了大房子。
   
   
二堂哥平日会到二姑家,有时自己回家,二三哥也回到,很实在很奔劲的一个山里汉子。
   
   
记得小时候,每年的暑假都会到外祖母家过,舅妈家跟曾祖母住在同一个山坳里,山坳里唯有三户人家,另一户也是老爷的亲朋好友。
   
   
即便住在山坳里,唯有三户人家,不过并没觉得过于冷静。屋后是山水缓缓流下,形成了一条小河,终年不断,清澈见底,洗衣洗菜更加便利,也是自身欢快玩玩的地点。
   
   
进入山坳的那条小路的两边全是樱桃树,我会跟着舅妈一起摘樱桃去卖。每一遍卖完樱桃后,舅妈都会给自家点零用钱或者买些小东西给自家。
   
   
舅妈是个性情越发好的人,大舅舅的心性很暴躁,一点不顺气就会骂人,舅妈从不吭声,只是吧嗒吧嗒吸着她的大烟袋。
   
   
后来,外婆过世,大舅舅也仙逝,小姑唯一能接触的亲戚家也唯有舅妈那里,互相唠叨唠叨家事,对她们那几个岁数的人的话,就是一件很安心乐意的政工,阿姨常说,舅妈家就是娘家唯一知心的人了。
   
   
却没悟出,一场车祸夺去了他们母子两人的性命。日子才刚刚好起来,还没当真享过几天福。就那样。。。。。
   
    能设想得到岳母的悲愤和痛苦。
   
    更感慨生命的脆弱和变幻不测。
   
    更要尊重身边的所有,所有的眷属,所有的好情人,还有现在的生存。

是否那般我就违规了?假如违规了同意,最起码他不用受那么多的苦。

外祖父是个很要强的人,从小就错过了大妈。这时候照旧80年代,生产大队的时候,外公的公公又是个怕老伴的人,所以在她继母来了今后曾祖父就再也没好日子过。穿着打补丁的衣裳,大几码的靴子,听姑婆讲,外祖父的继母生了重重幼子,但每当吃饭的时候,曾祖父是上不停饭桌的,只会给她一个锈迹斑斑的碟子里面滴几滴芝麻油,凡是白面馒头他是吃不到的,只有闲碎大芦粟或者土豆或者红薯磨得粗面蒸的窝窝头才是她的。就着香油就那样一口一口吃着。当时家里很穷,担水的重活都给了她,春天的时候,因为人小,力气不大,所以差不离连接摔倒,穿着大码的靴子又走不妥当所以那时候挺难受的,衣裳被担子磨破了,肩膀也被磨的肿了要命一块,幸亏继母生了一个二堂妹。对呀外祖父还不易,也总算最爱曾祖父的一个女娃。因为重活干的太多,加上穿不暖吃不饱,伯公也就留给了风湿病,年龄大的时候成天喊着腿疼。

生活就像此一点一点的过着。到了结婚的岁数,继母唯一给他的就那么一片地,房子没有,钱并未。但是曾外祖父可是个好强的人。自己随着乡亲去外边的钢厂打工,赚到一点钱,回来之后就娶了姑婆,曾外祖母是山里娃,12岁才下的山,听曾祖母讲,那么些时候的顶峰什么都有,骑着驴,走在半路两手一缕两旁都是黑枣。山里也就几户每户,人们都把鸡散养着。每一日中午就提着篮子满窑背的找鸡蛋,不愁吃不愁穿的。有三回啊。奶奶和她的姊姊四弟去玩。看到一个洞,洞里吊了无数黄黄的东西。硬硬的。舔一下幸福,那才反应过来是蜂蜜,于是让外祖母回家取桶,足足装了两桶还剩很多,但但是后来也不知情干什么就下山了。

四叔脾气不佳,不过为人也算老实,娶了曾外祖母得有房子住呀,于是外祖父一个人盖了今日的屋宇,土墙围着的。即使不是很好但也有个地点暖和,有一回曾外祖父和姑曾外祖母吵架,用担子把姑外祖母得胳臂打的血流直流,冬天天冷姑曾外祖母就跑出去了,曾外祖母哭着跑到她们娘家对面的帮派上,看着娘家人坐在一起神采飞扬的样板,也未曾再次来到,就在这看了一会,转头去了她小姨子家,一待就待了七三日。那时候没有电话,那可把曾外祖父急坏了,乡亲都说外祖母跳河死了,于是外祖父就在河里捞呀捞呀,总是不见外婆得踪影,然则曾外祖父不敢停啊。眼泪吧啦的劲越来越大,大夏季的汗液浸湿了棉袄,最后知晓外祖母回来了,心里的石块一下跌地了。从那将来,爷爷的性情也不曾变好。不过奶奶好像再也从不惹过外公生气。后来姑姑大妈舅舅都出生了,曾祖父疼舅舅,不让担水,重活都不让干,好在四姨和四姨懂事,家里还是可以给老娘分担点。那便大半辈子就过去了。

姥爷老了,曾外祖母也老了,四姨四姨舅舅都结婚了,不过舅妈死的早,这一死却让这几个家尤其不方便,舅舅有七个丫头,一个小小的就送人了,那时养不起,其它的多少个闺女人活起居都是姑婆照顾,舅舅因为舅妈走后,对生活就从未有过了乐趣,整天喝酒,活在醉酒当中,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指望舅舅把房子盖了,眼看着别人家都成了混凝土平板房,而外祖父家却照旧老爷当时温馨亲手盖的土围墙只有3间住房的老房子。幸亏我妈嫁了个好爱人,一辈子未曾会因为自身妈给老娘钱照旧偏心而变色,反而会因为自己妈给大伯外婆做的饭不好发作。我爸一个人养活8口人也不失为太劳累了。每一天起早冥暗。不过他历来都未曾喊过一句苦。我接二连三会对我妈对我爸的搜刮愤愤不平,不过能有哪些艺术吧?我爸爱我妈比爱自己多。其实舅舅也不是那么烂泥扶不上墙。可是他的工作总是赔钱。又加上阿姨是个财多却吝啬的人。所以爷爷总是会把幕后卖菜赚的钱给我妈。就连自己都因为脑梗变傻了也仍然会记得那钱该给我妈。

那下曾祖父老的不成样子了。腿疼的走持续路,总是摔倒。把团结摔的面孔都是血,都仍然想走,伯公不认得自我了,也不认识自我那八个二姐了,外祖母每一回顾起自家的堂妹都会哭,辛辛苦苦养的孙女一下子就嫁到了离自己几千里远的地方,奶奶给自家说自家堂妹结婚的时候她哭了一下午,她老了去不断了,也不能够在她生娃的时候给她打花馍了,可是人的心呐!真的是绝非办法去说辞的,因为爱情屏弃了养你供您的岳母曾祖父,家里都觉得你们大了会赚钱养家,什么人知道蒙受了爱情就一发不可收拾,没了理智,有了娃就那么匆忙的结了婚,你可了然你的太婆整夜整夜睡不着怕您在住户家里受欺负没个协调亲人照料,每几天靠那多少个电话能安抚人心吗,曾外祖母伯公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外祖母说她不图什么了,只要人家过的好就好,

姥爷傻了,说起大家的名字只会傻笑,因为小时候没吃过什么好的,身体除了腿和心血,牙齿胃都好,但是外公脾气倔强,姑曾外祖母照顾伯公那是第四年,舅舅看到五伯那样就如一点也不心痛,只是笑笑,可能是照顾的久了也累了,姑姑三姨也就是一句话“不可能”享福是享不到了,一辈子那样过来,大家仅仅让三叔多吃点好的,不过曾外祖父已经大小便失禁,吃的多拉的也多,不过就是让姑外婆生气,不听话,不让他拉在裤子上他偏偏会拉在裤子上,尿在床上,外婆说照顾了这么久外祖父死了人都不心痛了,一起始挺不精晓的。现在也逐渐领会了。小曾祖母让大爷往出走他偏就站在那边,尿了也不提裤子,把外婆气的边打边哭,伯公真的傻了,本次姑奶奶睡觉因为太累睡的深了点,伯公中午拉肚子,把床上,手上,门上,墙上随地摸的都是屎。小姑和外祖母一起给曾外祖父洗。累了四年的姥姥也尚无了原先的耐心。总是会发作。不让曾外祖父多吃。吃多了怕拉。吃水果也怕拉。反正我妈就什么样都让大叔吃。然而那但是苦了曾外祖母了。曾外祖父每趟见到我们都会哭。挺可惜的。更加多的是为明天的面貌心痛。自立不了的老前辈最可怜。还有傻了的更可怜。生活没了尊严。还得忧伤的活着。

外祖父苦了毕生了。怕是何时谢世也不会特意舒服。固然现在家里日子过得好了让她吃点好的那又有啥用呢?还不如趁欢悦的时候含笑而走。我通晓我说不定有点心狠了。可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他在遭那份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