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故事智慧卷: 一个村民救了济州市

  很久从前,日本克制者占领朝鲜的济州市,他们吹嘘说:“咱们要永久留在这里,朝鲜人永远别想收回济州!”

[朝鲜]

  国君召见将军们,下令要赶走仇人。可那一个城池难以接近,四面是荆棘丛,又密又高,没有人通得过。

  故事暴发在很久以前。那时,大家的大爷还没出生,东瀛打败者占领了朝鲜的济州市。他们吹嘘说:“大家要永久留在这里,朝鲜人永远别想收回济州!”

  其中,有个将军叫赵永其。一天,他登上了济州市相邻的山包,观望在荆棘丛里是或不是有路可走。有个农民走来,对将军说:“你过1七个月给自家派100个兵来,济州势必又重归朝鲜了”。

  那时天子召见将军们,下令要赶走敌人。

  将军说:“到时候,我给你100个兵卒,但你要注意,若是您不能够赶走仇人,我要下令把你的皮拿来做鼓!”

  “倘使你们不赶走仇人,我要把你们当作箭靶子来射!”

  当将军把村民的吹牛告诉主公时,太岁笑了好多时候,然后说:“必须监视那个农家,否则他高飞远举后,我们就不可能杀她的头了。”

  太岁威吓说。

  第二天,圣上派来的奸细老是在村民家隔壁转。晚上,他们向圣上报告说:“农民整天在粘一种小小的纸袋。”过了一天,奸细又来告诉说:“农民从早到晚又在粘小纸袋。”再三再四10天,太岁都收到报告说,农民在粘小纸袋。第11天,奸细们告诉说:“农民持续地粘纸鸢。”不久,国王又听到了老乡的新花样:他召集了村里的男孩,从早到晚放风筝。

  将军们告别了天王后,回到了家里,终日想办法要把仇人从济州市赶走。

  国君卓殊气愤,想即刻杀村民的头,但赵永其说:“仁义的君主,我承诺等这么些吹牛者13个月。现在不用杀她,他的头逃不出大家的刀!”

  那么些都市难以接近,四面是荆棘丛,又密又高,没有人通得过。所以,即使将军们想尽办法要执行皇上的上谕,但就算没有人想得出。

  夏去秋来,看来,农民已完全忘记了同赵永其的谈话,他整天在干普通的农务,冬去春来,农民许诺收复济州的日期临近了,君王的奸细到他家监视越来越频仍了。但农民装出没看见,仍在做着自己的事。

  其中,有个将军,叫赵永其。这一天,他登上了济州市紧邻的山冈,观望在荆棘丛里是或不是有路可走。离赵永其将军跟前有一个老农民,那时,他正套着一头黑牛在耕地。将军对老乡连看也不看一眼,但意想不到他听到村民在骂牛:“你想老在原地踏步吗?你又不是赵永其,他得以在必得行动时,不干事!”

  这一天,老农民走到山包上,仔细观看了荆棘丛,满意地赶返家里。看到一个国君派来的奸细,便笑着对她说:“你去报告赵永其将军,在旧历二月底我们他派士兵来。”

  将军听了很生气,走到老农民面前,问道:“你竟敢骂赵永其?你难道不晓得她是朝鲜最驾驭最勇猛的将领吗?”

  公历四月尾一的夜间,100名老将悄然无声地赶到老农民的村里。农民对精兵们说:“你们跟在自身前面爬,要轻得连森林里的老鼠也听不见一点响声!”士兵们在老农民后西爬行。当爬到离荆棘丛不到一里路时,农民轻声地叫士兵们不用爬了,然后,他选了10个最灵敏的华年,对他们说了几句话,于是青年们又急迅朝前爬去。突然离士兵不远处,一下子在十个地点起火,风吹着火,把火吹到荆棘丛上,荆棘丛的四面很快都着火了,火焰直冲天空!于是,朝鲜战士们冲进了济州市。战斗很快竣事了。扶桑壮士在城堡里很英勇,但城堡被攻破后,他们就成了朝鲜兵的擒敌。

  农民问:“他既然文武兼资,为何不能够把仇敌从济州赶出去?”

  天亮了,天子同将军一起到了济州城。国君走到农民面前,问:“请告诉大家,火是怎么烧着荆棘丛的?”

  “你真是瞎子!否则怎么会看不到城的方圆都是无能为力通行的荆棘丛!”

  农民说:“我做了10天纸袋,里面放了草籽,又做了10天风筝,把草籽袋系在风筝上.把鹞子放到荆棘丛下边;风筝钩在荆棘丛里,草籽掉了下去,风把它们带到城堡的四周。夏天,草籽发芽了,夏日草长高了,春日草干枯了,于是前日夜里风往济州城吹时,我就点燃了干草。”

  将军叫道。

  “那么何人妨碍将军除掉荆棘丛呢?”

  农民问。

  “你胡说什么!”

  赵永其又叫道,“荆棘丛日夜有人看守!”

  “倘若一个人热衷自己的土地,他必然通晓怎么保卫土地,赶走仇人!”

  农民说。

  “这么说,你领会怎样把冤家从济州赶出去?”

  将军嘲笑地问。

  “我知道!”

  农民答疑,“你过十七个月给我派一百个兵来,济州肯定又重新是朝鲜的了。”

  “老头,你大致忘了,你收回看出去的箭要比说出的话还要快。到时候,我给你一百个兵士,但你要小心,借使您不能够兑现的话,不可能赶走仇人,我要下令把您的皮拿来做鼓!”

  赵永其说完,就离开了老乡,到太岁那里去。当将军把村民的吹牛告诉圣上时,皇上笑了好多时候,然后说:“必须监视那一个农家,否则他高飞远举后大家就不可能杀她的头第二天,国王派来的奸细老是在老农民家附近转。中午,他们向国王报告说:“农民整天在粘一种小小的纸袋。”

  过了一天,奸细又来告诉说:“农民从早到晚又在粘小纸袋。”

  屡次三番十天,圣上都吸收报告说,农民在粘小纸袋。

  第十一天,奸细们告诉说:“农民不断地在粘风筝。”

  “他发疯了!”

  国王说。

  不久,太岁又听到了村民的新花样:他召集了村里的男孩,从早到晚同他们放风筝。

  天皇相当恼怒,他想及时杀村民的头,但赵永其行了个礼,说:“仁义的太岁,我答应这些吹牛者等十7个月。现在无须杀她,他的头逃不出大家的刀!”

  “就照你的话办吧。”

  太岁同意了,“可是,要监视好,别让这坏家伙逃走了。”

  夏去秋来,看来,农民已完全忘记了同赵永其的言语。他整天在干普通的农务:收庄稼,修房子,在丛林里拾干柴和织网。

  冬季无意长逝了,接着夏日又来了,农民许诺收复济州的日期临近了,圣上的奸细到他家监视越来越频繁了。但老农民装出没看见他们,仍在做着温馨的事。

  18月总算到了。这一天,老农民走到山包上,仔细察看了荆棘丛,满足地赶回乡里。他在房间周围看到一个皇上派来的奸细,便笑着对他说:“你去报告赵永其将军,在旧历十二月尾大家他派士兵来。”

  时间比飞马跑得还快,公历七月底一的夜晚总算到了。一百名武装着的小将来了。他们冷静地走到老农民的村里。士兵中有一个刽子手,国君命令她,若是老农民无法赶走仇敌,就把他的头送到宫里去。

  那时,农民从屋里出来,对士兵们说:“你们跟在自家背后爬,要极度轻,轻得连森林里的老鼠也听不见一点声音!”

  士兵们在老农民前面爬行。当爬到离荆棘丛不到一里路时,农民轻声地叫士兵们不要爬了。然后,他选了十个最灵敏的青春,对她们说了几句话,于是青年又高效朝前爬去。

  突然,离士兵不远处,一下子在十个位置燃起了火,风吹着火,把火吹到荆棘丛上,荆棘丛的四面很快都着火了,火焰直冲天空!

  “猛悉!猛悉!(朝鲜兵的大捷呼声)”

  农民叫道。

  于是,锐不可当的朝鲜小将们冲进了济州市,战斗很快完工了。日本壮士在城堡里很胆大,但城堡被一锅端后,他们就成了朝鲜兵的擒敌。

  俘虏众多,当农家把她们数好后,天已亮了,国君同将军一起到了济州城。

  君王走到村民面前,问:“请告知大家,火是怎么烧着荆棘丛的?”

  “我叫十个斗士激起城堡周围的草,风把火吹到了荆棘丛上。”

  “你说谎!”

  赵永其叫道,“城堡周围根本未曾草,否则自身要好也会想到烧草,然后再烧到荆棘丛。”

  “那么您干什么不种那几个草?”

  农民问。

  将军气得更为厉害了,说:“难道你不精通日本人要杀掉每个接近城堡的人吗?”

  农民答疑说:“为了打仗,须求弓、箭和剑。为了取得取胜,也应比敌人更领会、机智。您听自己说来,我是哪些战胜敌人的:“我做了十天纸袋,里面放了草籽;又做了十天风筝,我把草籽袋系在纸鸢上,把风筝放到荆棘丛上边;风筝钩在荆棘丛里,种籽掉了下去,风把它们带到城堡的周围。夏日,草籽发芽了,春天草长高了,于是前几天夜里风往济州城吹时,我就激起了野草。”

  太岁和将军们听到老农民的讲述后,愤怒地叫道:“大家也能想出去的!”

  老农民鞠了一个躬回答说:“倒下的树不难砍,事后诸葛武侯不难做。”

  农民说完后,到河边去,借口要填塞小船上的狐狸尾巴,离开了备受屈辱的天骄和名将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