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传奇故事100篇: 吃蛇的老头儿

  话说东瀛天明宽政年间(公元1789年后),常陆龙奇山田一个富豪家有一个长工,名叫八兵卫。他是个紫脸膛的男子汉,50上下年龄,身材魁梧,手臂上肌肉虬结,满腮的虬须根根如铁,一头浓发灰蓬蓬横生倒竖如一堆乱草。

过去间,有老两口子养了五个男女,大的是四妹,比三哥大五岁。姐夫长得很狼狈,又聪慧伶俐,老爹卓殊热爱,起名叫如意。

  八兵卫能吃也能做事:吃饭时,人家只来得及吃了一小碗,他早左一碗右一碗,七八大碗的饭下了肚。眼睛一眨,他已将一饭篮饭吃了个底朝天,还说只填了一个肚角。他的铁耙有常人的三把大小,人家还翻不到一畦地,他已手起耙落,转眼间已翻好了一亩地。他守口如瓶,只是笑眯眯地工作、吃饭,嘴里时不时叼着一只大烟斗,吞云吐雾地抽她那抽不完的烟,甚至睡觉前还得美美地抽上一斗。他的主人公是个小心谨慎的人,生怕八兵卫的嘴不离烟,会招致火灾,不准他抽烟。

如意长到十四岁,堂姐就出嫁了。那年夏天,爹娘长病都死了,家里只剩余如意一人,孤孤单单,形单影只,堂姐就把如意接到她家里去了。他二哥在衙里当刀斧手,专门砍犯人的底部。他干的那么些差使,确实叫人心惊肉跳。可他为人干活儿,不但善良,说话也很和气。对待如意,就像是亲兄弟一样。孩子不得太娇惯,如意书也不念了,天天和那么些小流球.嘎杂子们混在一道,不学好,干起了坏事。

  八兵卫想了想,道,“东家不让我抽烟,怕的是本人发火。从后天起,我再不点烟,改成嚼烟叶,如何?”东家奈何他不足,只可以苦笑笑,道:“只要你不要火,你就是去嚼石头,我也管不着你。”殊不知他改嚼烟叶后性情大变,竟嗜吃起种种虫豸来了。

头一回到偷人家,犯案后,他堂哥买上买下,花了无数钱才算了却。可如意觉得四弟六臂六头,有钱有势,更是啥也就是。

  看她吃虫倒也有意思:耕田之余,我们坐在树下休息,突然一匹巨大的蟋蟀“噗”的一声从身后跳出来。八兵卫眼明手快,伸出蒲扇也诚如大手一按,已经捉在手里了。他拿起蟋蟀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然后笑眯眯地掐掉长须,剥去翅膀,一下丢进嘴里,“咕吱咕吱”嚼起来。

图片 1

  同他共同工作的长工们见他吃得兴致勃勃,问道:“八兵卫,味道如何?”八兵卫咂嘴嗒舌了一会,抹抹嘴巴,道:“又肥又脆,跟烤鸡几乎。”蟋蟀要吃,蚱蜢、蟑螂、纺织娘、蝼蛄、知了、地老虎什么的也吃。这一个昆虫他是生吃的多,有时也烤熟了吃。即便捉到了四脚蛇、青蛙、癞蛤螟、蚯蚓、腹蛇、蝰蛇什么的,他总要在郊外生起一堆簧火来,掏出一把小刀,将头尾剁了,皮扒了,再在溪水里洗刷干净,斩成一段一段的,串在一根铁丝上,在火上烤得焦黄喷香,然后就着铁丝咬着吃。看他嚼得不错的典范,闻着那直透鼻际的香气,真引得边缘的伙伴个个垂涎欲滴,不过真要他们吃,他们内部却从没一个敢说话的。

一晃五年,如意长成了青少年,他便啥也敢干了。有一次如意为了赌钱和住家打起架来,当场打死人,不但不恐惧,还满不在乎地说:”打死个人算吗?我表哥就是管那几个的,他能把自身咋着?大不断就是花多少个钱吧?”如意被抓进监狱,叛成了”抵偿”死刑。他三哥又能如何做?悔恨平时对满意太娇惯了,才闯出这么的大祸来。两口子几乎没有咒念了。他小弟对她小姨子说:”事到最近没办法了。唯有让她不害怕,吃点好的,就对得起你死去的父大姑了。不过到时候还得自己亲手去砍她的头颅,我咋能下那几个手啊?”他四妹说:”那有甚法啊!你是干那行的,他又不是不明了,仍是可以怨你吧?叫她自作自受吗!”

  八兵卫善吃虫豸的声望一传十,十传百,就在方圆百十里内传得闹腾的。

叛了死刑,如意真的畏惧了,可是大嫂每回探监,总是大费周折安慰她:”兄弟,你把心放得宽宽的,保险没事儿,不就是多坐几天监狱吧?再说,你哥哥干那个,他能杀你呢?到时候叫您出去。”四哥也不时那样劝解他。如意信以为真,每一天说说笑笑和无事人一样。杀头的那天,差役们把如意从监狱里提议来,插上亡命牌,押往法场。这可把他真吓掉了魂。回头再一看,他堂弟怀抱鬼头大刀,气汹汹地在他身后紧跟着,就哭着说:”二弟啊!那不是要杀头吗?”三哥小声对他说:不要怕,我准不杀你,可相对记住,到时候一听我说声”跑”,你就急迅跑,我任何都安插好了。”

  且说村里有一个地主,名叫谷武三郎,他家世世代代盘剥有方,传到他这一代,手头已经很有了几个钱;他毕生里纵然爱钱贪财,但是与钱比起来,命到底是头等大事,因为没了命,有钱也跟没钱一样。事也恰好,那天晚上吃了晚餐,他边打着饱嗝,边剔着牙齿,逐渐儿踱到温馨的地里去,看看白天多少个长工干着的体力劳动是还是不是偷懒。他刚走到大树下,只听到草丛里簌簌在响,低头一看,妈啊,这是哪些?那是一条五头蛇!三头蛇有三种:一种是八个脑袋并列的,身子和漏洞只有一个;一种是七个脑袋各长一头,一个在头,一个在尾部。现在总的来说,那种蛇也只是蛇的演进罢了;可是在明朝人看来,那是大大的不吉祥。当时有那样一种说法:何人见了四头蛇,就必死无疑。

卯时三刻已到,差役们按他跪下,他又回头冲她堂弟看了一眼,刚想出口,他四哥手抡鬼头大刀说:”跑!””咕噜”一声,人头落地了。如意爬起来拔腿就跑。跑出约有三.四里路,来到一棵大树下,喘着粗气,回头一看,连追她的人影也未尝。心想:如故二哥无所不能,总算把我救了。我要逃跑,去逃个活命。

  那天谷武三郎见到的正是个脑袋并列的那种四头蛇。

到底是咋回事呢?人头落地怎么爬起来跑啊?原来跑的不是惬意,而是她的灵魂。他跑到大树下歇息时,正巧一个财主家的妙龄长工睡晌觉。睡着之后她的神魄就离开肉体到别处玩耍去了。如意的魂刚巧赶到,就附在长工的身体上”借尸还魂”了。如意的魂魄,长工的血肉之躯,成了真伪如意。然则如意个人根本不明白她已经借尸还魂了。歇了一会儿,爬起来又走,他径直走到阿塞拜疆巴库。白天要饭,夜间就睡在一家药店的雨搭下。早上一起身就给每户打扫天井,连门前马路都扫得一干二净。这家药店的掌柜见如意小伙子长得挺好,又老实又努力,就让他当了伙计。

  蛇因为众多是有毒,人见人怕,那也是人之常情,然则要是你没惹它,它一般不碰你;万一咬上了,破费点钱,买来一帖蛇药,只要及时,人也死不了。但是见到四头蛇是另一样。当时的人说,什么人见了何人就得死,除非您将它打死生吃了,才有空。

那掌柜两口子唯有一个孙女,年纪又和如意大致,就把如意招成养老女婿,从此如意不光有了家,还成了药铺里的店家。第二年又添了一个在下,一家三口,日子过得挺舒服。吃水不忘掘井人,能有后天,全亏二哥啊!他写了一封信,怎么逃到阿塞拜疆巴库,当了药铺掌柜,娶妻抱子等详细经过都写了个明显,寄回家来。

  不过谷武三郎在一见之下本来就已心胆俱裂,更别说是一把捉住它,生生将它吃了。他眼睁睁望着那蛇昂着四个脑袋,嘶嘶吐蛇信,缓缓悠悠地钻进树下的蛇穴里去了。

图片 2

  谷武三郎这一惊当真是心惊胆落。他但以为一股股凉意由脊梁骨往上冒,心冷得直痛,三十多少个牙齿,捉对儿在厮打,自言自语:“妈啊那..那..那怎么做?那不是三头蛇吗?这么说来,我..我就要死了。”他站在树下,反反复复就那样念了半天,才清醒过来:“快,快,找人来打死那蛇,那是条人见人死的蛇,不管我出多少钱。什么人肯去打?..对了,我就说是条普通蛇,那样,他们就肯去打了..不对,等蛇一出来,他们丢下棍棒就跑,那钱还不是白花了?..即使是被他们打死了,又有哪一个肯吃它?..”蓦地,他的心迹一亮,因为她想到了八兵卫。他想:“有救了!我快去找八兵卫,只要给她钱他会肯的。我跟她表露实话。那人无妻无小的,没有家眷拖累,人又爽气,说不定还有救..对,路,就那样一条了。”想到那里,他小溜小跑,来到八兵卫那里,见八兵卫单独一个正坐在一堆稻草上斜靠着身子,优哉游哉地在嚼烟叶。他顾不得自己的体面,走上前“咕咚”一下跪在他前头。

满意的表哥接到信,俨然是丈八和尚摸不到头脑了。心想,如意是自家亲手拿下脑袋的,又是亲手把尸体埋葬的咋会又有个活如意给自家写信呢?莫非是别人名不副实吗?不对!人家冒个被杀头的小舅王叔比干啥?思来想去,大约研究不透是咋回事儿。两创口探究决定回他一封信,就说那人命案子早就办好了,放心大胆地回家吧。

  八兵卫吃了一惊,忙扶起他问:“谷武老爷怎么了?别折煞了小人!”谷武三郎咚咚磕着头,道:“老哥快救我一命。若不答应,我..我就只能跪在此间不起来了。”八兵卫扶起她来,说道:“谷武老爷平时待人固然未免严谨了些,但小的是光棍一个,一身无牵无挂,老爷但用得着,小的也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老爷但说无妨。”谷武三郎这才站起来,说道:“望老哥可怜自己。刚才自己出去在大树下遇见了一条多头蛇,大家这一带就老哥一个能捉住它,将它生生吃下去。老哥如果肯出手,我就谢你20
两银两,决不食言。请老哥无论怎么着救自己这一救!”说罢,连连鞠躬,两条腿的膝盖一弯一弯的,又想跪下来。

中意接到回信,就马上打点回家,又走到那时逃命时歇脚的地点,就把那个地点当个回想,再为止歇会儿!刚一毙命,就听到喊声:”好个好听,我们找了你三年多,想不到前些天见了您!你杀人不偿命,天地难容!走,跟自家到阴曹地府见阎罗王!不一会儿,跟前过来四个小鬼,披头散发,呲牙咧嘴,拉着中意就走。如意吓得”啊”的一声,就昏死在地上了。他的魂灵刚一出壳,长工的神魄就找来了。他在荒郊里逛逛了三.四年好不易于才找到自己,就一下子附体醒过来了。睁眼一看:哎哎,我咋穿上如此的衣裳呢?我锄地的锄哪去啊?准是自个儿入睡之后,被人家偷去了!就稀里糊涂地回家去了。

  八兵卫心想:“神话凡是见了五头蛇的人十个有十个是要死的,唯有将那蛇生生吃了,见的美貌有救。谷武此人平时里待佣人长工凶神恶煞似的,原本不值我去救她。只是那蛇不打死,它迟早又会出去,见到的人一定不止一个四个。死了谷武犹如死了条狗,其余好人再去死就可惜了。眼下看他吓得发抖似的,又肯掏出20
两银两来,我何不就去捉来吃了?”想到那里,他就皱起眉头,道:“既然老爷亲自来说,我就不妨去试一试。只是那是有关生死的大事,不是闹着玩的。小的虽年到六十无儿无女的,死不足惜,只是那20
两银子是不可省的。吃完了蛇我不死,那银子小的自有用处;吃了蛇我死了,那银子做自我的葬费也丰富了。”谷武三郎笑逐颜开着,快捷说:“自然自然,我及时去将那银子拿来,存在你朋友那里。”为了救协调的命,别说区区20
两银子,就是200 、2000 ,他也不惜拿出来,谷武三郎连忙到家里取了20
两银子,当着八兵卫的递交给她的仇人收着。

主人家一见长工回来了,就”哎哟”一声:”那三.四年你上何地去了?你家里跟我要人,打了官司。那官司直到后天还悬着啊!走,快跟自己销案去!这些迷你案子才算销了。

  八兵卫见诸事齐备,那才背了锄头出来。假如放在平常,那般有趣好奇的事,准保会引得众多的人去看热闹;只是这一次打的是三头蛇,人见人死,人们躲避犹恐不及,哪敢贸贸然前去?只有谷武三郎生怕八兵卫其它打两条蛇来哄她,花20
两银子他早就肉痛,真的四头蛇不死,还要搭上他的一条命,就更不合算了,所以牢牢跟在末端。因为他见过一次五头蛇,他想再见三回,总不会死一遍啊。

爱好听故事的爱人就赶紧来订阅吧,明天的夜雨心绪故事越发非凡。

  八兵卫也不理睬他,只顾背着锄头走在前面。他过来谷武三郎说的那棵大树下,找到树北,细细观察树下草丛,见果然有一处地点的草稍稍往两边倒,那正是蛇游动过的划痕。他吃蛇多年,已积了许多捉蛇的经历。他先从别处收集了有些枯叶残枝来,取出火刀火石点着了,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小包雄黄撒在地方,再用手连扇几扇,让雄黄烟朝树下的蛇洞里扇进去。蛇是最怕雄黄的,一闻到那味儿,立即“呼”的窜了出来。八兵卫果然有一手,他挥起锄头,“嚓嚓”两下,将那怪蛇的四个脑袋全体锄了下去。那蛇的头被砍了下来之后,蛇头蛇身分成三处,还自扭动不已。八兵卫丢了锄头,先双手捧起蛇身,就着创口使劲吮了四起。他说蛇血是最滋补身体的。等吮完了血,就取出小刀来,将蛇剁成一段一段的。丢进嘴里,吧哒吧哒吃了起来。

  谷武三郎先是远远站着看,见她吃蛇了,才敢靠近年来看。

  只见八兵卫坐在地上,不慌不忙地将整条多头蛇渐渐儿吃了下来。最后还将蛇皮、蛇骨和蛇的脏器,放在簧火堆里炖成了灰,像吃炒土豆泥似的一撮一撮和着水吞下肚去。

  等她吃完了,谷武三郎才放下心来。他舒出一口气,千恩万谢着回家去了。

  旦说八兵卫即便大着胆子吃下了整条蛇,自己会不会死,却内心没底。

  然而他历来将生死看得很淡,也不着急,只是抹抹嘴巴回家去,躺下来等死,躺着躺着也就睡熟了。

  第二天她一早起来,觉得自己好好儿的,就背起铁耙如故种田去了。

  至于那20 两银子,他用其中的1 两为友好做了几套换洗衣裳,另花了1
两请这一个长工兄弟们美美吃了一顿,18 两则全施舍给了比她更穷的穷人。

  那之后,他径直没病没灾,过得好好儿的,一向活到80 多岁才断气。

  (张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