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疯人误闯金銮殿

   

紫禁城在明、清两朝是宫廷禁地。清制,由八旗的满洲、蒙古兵挑选精锐,别组为“护军营”。“护军营”官兵多达1.5
万人,上三旗官兵守护紫禁城内,下五旗官兵守护紫禁城外,负责检查所有出入宫廷人员。防患之森严,真犹如铁桶一般。平日百姓别说进入皇城,连在高大的宫墙外驻足停留,也会立刻受到严声呵斥。可是爱新觉罗·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1一月首四天,一个疯子不仅潜入故宫,并且闯入皇上举办盛洛阳典的皇极殿跳舞自乐,目睹此情此景的诸侯大臣无不骇然得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呢?
  1月中五日那天,宫内各门值班章京循例稽查各种皇宫,那是每一天例行的文件,无非是反省门锁、火烛及当值人士有无失职行为。中左门值班章京继山、中右门值班章京隆海、后左门值班章京阿克当阿、后右门值班章京胜禄三个人及其稽查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四个人由武英殿至太和殿,再至中和殿,魂飞天外地阅览各市动静,先导未发现任何更加。其中一人有时候一瞥,发现武英殿西间东窗棂脱落,立即警觉起来。多人驻足停步,正待详细观测,忽然隐约听到大殿内有人声,三人开首以为是错觉,静心细听,嘈杂之声清晰可闻,六个人好奇得面面相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文华殿,俗称金銮殿,这是太岁进行第一仪式的地点,如新皇登基、公布首要诏书、公布新贡士黄榜、派大将出征及每年元日、立冬、圣上诞辰等,圣上在此接受百官朝贺,发表诏令。皇帝日常处总管务皆在内廷。太和殿平常由全职太监定时打扫,非庆典,非当值太监,非清扫时间,任哪个人不得进入保和殿。是何人这么勇猛,竟破窗而入并有意喧哗?七个值班章京觉得事态严重,不敢擅自作主,神速向值班正白旗司钥长护军参领松全和值班续办事章京正红旗护军参领魁联呈报。松全和魁联二人听说后也奇怪不己,随即举报景运门值班大臣兜钦。兜钦当即会同管事人内务府大臣率同松全、魁联、三个值班章京及值班弃兵直奔文华殿。与此同时、三大殿值年员外郎毓祥、三大殿值年内管领延仁、代总管内务府大臣值宿军机章京连庆等也闻讯赶到。
  稠人广众聚集在太和殿外,殿内嘻笑哭闹、大呼小喝之声已连发。兜钦、毓祥等一条龙铁青着脸,喝令打开殿门大锁并打开槅扇门,大千世界见一破衣褴衫之人正念念有词在殿内舞之蹈之。众弃兵蜂拥而来,将跳舞之人拿获。在她随身当场搜出带鞘短刀一把,无鞘小刀一把及杂物若干。
  景运门值班大臣兜钦当即严讯殿内跳舞之人。此人供称名贾万海,年29岁,京郊大古县人。再加诘问,贾万海则风马牛不相及,且嘻笑哭闹无常,似有疯疾之症。
  十月中九日,兜钦上奏皇太后和太岁,禀报捕捉贾万海经过及难以追讯之状,请求交刑部审问。当日奉旨:“依议。钦此。”
  刑部遵旨提讯贾万海,贾万海目瞪神呆,离题万里,用刑也没用。刑部不能审讯,饬令就医。贾万海服药近一个月,刑部堂官再审,却依旧出言糊涂,无法取供。
  刑部以为奉旨审办之案,未便搁置久悬。贾万海虽无供词,然系景运门值班大臣督率弁兵人等在武英殿内拿获,并当场搜出凶器两件,证据确凿。清律,不系宿卫应值合带兵仗之人,但持寸刀入皇城门内者绞监候。为此,刑部于4月中九日请旨按律惩办,拟绞监候。当日奉旨:“依议。钦此。”贾万海遂被处以绞刑而死。
  一个神经病跳舞竟跳到了金銮殿,对于这么一件使清廷分外尴尬的政工,官书野史均语焉不详。由于贾万海没有留给口供,所以留下了广大不解不谜:贾万海为啥要携刀进宫?有没有同谋和主使之人?贾万海是曾几何时由何门进宫的?是怎么样绕过层层关卡、躲过巡查弁兵的?又是怎么潜人中和殿的?人们思疑,贾万海究竟是真疯如故装疯?是否值班大臣与值班章京及各有涉及之人串通一气,硬将贾万海说成是神经病而开脱自己的罪责?贾万海是否有内应?种种难点,令人费解。
  (华强)

    昔日,紫禁城乃皇城禁地,防范森严,宫爱妻员尚不足自由走动,别人又何能潜入,而且竟闯进金銮殿了吗?但是在清宫有关档案中却详实地记载了一件疯人潜入武英殿并最终被绞死的轩然大波。 清光绪帝三十一年(1905年)春天三月中八,宫内各门值班章京按例巡查各宫室,初步未见有丰盛。中左门值班章京继山,中右门值班章京隆海,后左门值班章京阿克当阿,后右门值班章京胜禄等三个人 接班后,一起会同巡视三大殿。当行至皇极殿时,忽见大殿一侧的窗框脱落,四个人马上警觉起来。至近,隐约听到殿内似有人声,五个人尽快将此境况汇报给值班司钥长护军参领松全和值勤续办事章京魁联。二人闻听后不敢怠慢,随即向景运门值班大臣兜钦禀告。兜钦格外惊呆,立刻率领众臣兵直奔皇极殿。待打开殿门大锁开启殿门之后,只见一人正在殿内跳舞。于是众兵进入殿内一拥而上,将跳舞人拿获,并从该人身上搜出带鞘短刀一把、小刀一把、火柴两盒及任何部分 物品。 紫禁城乃森严之地,那人竟腰带短刀潜入,且进入金銮殿,此事事关重大,景运门值班大臣兜钦等即时对囚犯严加审讯。据称,人犯名贾万海, 29岁,京郊大文水县人,再加讯间则出言糊涂,似有疯疾。兜钦见不能追讯真情,于是在一月九日上奏皇太后和国君,拟将贾万海送刑部严审,按律惩办。当日奉旨:”依议。钦此。”刑部在收受人犯贾万海后继之提审。贾万海如故目瞪神呆,言语糊涂,医官诊断其为肝火挟痰之症,以致神智惊惶,语无伦次。刑部堂官令为其看病。7月之后再传讯时,贾万海照旧照旧,以致不可能取供。但贾万海藏刀潜入金銮殿被破获,证据确凿。本案又是奉旨查办,不能久悬而不决。按清律:不系宿卫应值合带兵仗之人,但持寸刀入皇城门内者绞监候。为此,刑部于四月底九日请旨按律惩办,拟绞监候。照例锁铜禁锢,归入朝审办理。当日奉旨:”依议。钦此”是那名在金銮殿跳舞之人贾万海在朝审后被施以绞刑。因贾万海系疯人,未能留下任何供词,所以他何以能腰藏短刀潜入防备森严的皇城,直至闯入金銮殿,至今仍是个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