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传奇故事100篇: 波斯猫传奇

  “对!”有人附议说,“他们崇拜的猫在我们看来只不过是无须用场的小动物。由于信仰分歧,那多亏可以加以利用的!”

  那时,艾哈娜公主身佩长剑,怀里揣着他那只洁白的波斯猫,和别的几百名怀里藏着波斯猫客车兵组成敢死队,快速地向城上爬去。

  许三人却可疑不解:“猫怎能助战呢?”

  不过,现在是真刀真枪的战事,孙女的万全之计,会不会具有失误呢?假设埃及(Egypt)兵不怕扔到身上的猫,后果是不可捉摸的!

  公元500年前,在多瑙河流域,埃及(Egypt)人和波斯人平日暴发战争。由于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作战勇敢,使波斯人一再战败,于是波斯人觉得对付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的艺术不可能力取只好智胜。但怎么才能智胜呢?他们为此狼狈周章。

  艾哈娜公主指点的敢死队高效占领了城头。

  几遍,波斯人攻击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的古都佩鲁斯,每个士兵除了随身带武器外,还都带了一只猫。等到攻城之时,双方短兵相接,波斯人意料之外地将带着的瞄向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掷去,并同步大声喊道:“神灵来了!”

  这一年,波斯王又辅导部队,将佩鲁斯团团围住。他发誓,这一次不拿下那座战略中央,决不收兵。不过,他指挥精兵三番五次攻城七个月,却一回又一遍被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人的投枪和弓箭击退。阿拉伯埃及共和国武装力量极度狡猾,当波斯兵的云梯刚架上最高城墙时,他们并不出手,唯有当她们气短吁吁快爬上梯顶时,城墙上才一声号令,投枪和箭矢齐下,将波斯兵杀得妻离子散,大胜而逃。

  “埃及(Egypt)人尤其崇拜猫,似乎印度崇拜牛一样,他们把猫当作神灵,大家能依然不能在那方面做文章?”

  接着,第二批波斯兵又急迅从打开的城墙缺口上冲进了佩鲁斯城。

  起初,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人还认为波斯人是在虚张声势,及至看到了猫,果然奉若“神灵”,一个个空出双手去接对方掷过来的猫,口中还念念有词:“神灵庇佑,我军节节胜利!”

  那只波斯猫左眼是绿的,右眼是灰的,颈中还戴着一条红宝石项链,显得尤其弥足珍爱。波斯王登时就认出了那猫是幼女艾哈娜公主的宠物,他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获得公主的这只波斯猫的?!”少年将军又哈哈一笑:“是您给本人的呦!难道你早已忘了?”波斯王有些气愤了,他全然不记得,自己怎么时候将孙女的宠物送给人家!正当他要发火时,少年将军却一下子取下帽子,笑着说:“四伯,难道你竟认不出我就是艾哈娜?!”那时,波斯王才柳暗花明:怪不得那位少年将军这么面熟,原来他居然由孙女乔装打扮的呀!可是,刚涌上心头的快乐之情,立刻又被重重的担忧取代了。波斯王的眉头重又皱紧,心事重重地说:“艾哈娜,你女扮男装前来看我,我分外春风得意,然而,一切正如你所说,我们攻不下佩鲁斯,又退不得,时局非凡危急呀。”艾哈娜笑着说:“就因为你久久攻城不下,我才到来支持父王的呦!你真认为自己千里迢迢过来,是为着娱乐或撒娇吗?”波斯王点点头,说:“我信任,在在此之前的几遍战斗里,你曾为找出计献策,更加是这一次在塔赫塔城,你为自身出了挖地道进城的主张,真是不错。那儿地层下全是沙子,地道只花了半夜就挖成了,胜利得来不费吹灰之力。但是,那儿是佩鲁斯,地质不一样,城墙又高,我什么策略都想过了、试过了,全体未果了!本次,你又有如何妙计可想呢?”艾哈娜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的良策已交付你了!”波斯王又以为莫名其妙起来,艾哈娜明明哪些都没说,怎么疯疯癫癫的认定自己一度驾驭她出的主心骨了呢?他叹了口气,抚摸了瞬间白猫,说道:“除了那只猫,你可怎样也没交给我啊!”艾哈娜立时走上前,取回自己的宠物,把它举过头,说:“波斯猫,就是自我的良策呀!”看着孙女一副调皮的样板,波斯王又钟情又生气,他说:“别胡闹了!

  由于两国相邻,又不断应战,波斯人对埃及(Egypt)的活着风俗是很精通的。于是就有人提议:“我们何不让猫来接济大家应战?”

  得到高管的指令后,埃及(Egypt)赤卫队又像过去相同,让波斯兵的云梯搭上城墙,他们只是在城墙旁准备好投枪和弓箭,只等那个累得直气喘的波斯兵爬上来送死了。

  “大家小心,千万不要伤了神猫,否则定要遭到神的惩治。”一时间,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的阵脚大乱,哪有心境对付眼前波斯人的抢攻呢?一心想着怎么着来照顾“神灵”,而那些被掷过来的猫一遇到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的身体,果然大发“神”威,又抓又挠,弄得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人痛痒忧伤,放不开手脚,哪儿仍可以放箭投枪呢?波斯人见状大喜,趁机蜂拥而来,攻占了佩鲁斯城。

  那时,少年将军哈哈一笑,突然从怀里扯出一团东西,呼地朝波斯王扔去,问道:“你认识它吗?”波斯王本能地用左臂一挡,又伸出右手接住了那团白乎乎的事物,仔细一看,竟是一只毛色雪白的波斯猫!

  于是一项应战的万全之策酝酿成熟了。

  正当她坐在帐篷中唉声叹气,一筹莫展时,卫兵向他告知:“外面有位少年将军要见大王。”波斯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哪里来的“少年将军”呀?!莫不是又有一个王室少年闯到前敌来胡闹了啊?他烦恼地一挥手,说:“带他进来!”不一会儿,一位穿着白色战袍的未成年大模大样地走进军帐,大方地行了个军礼,说道:“拜见华贵的波斯王、波斯大军的参天司令!”波斯王只用眼角扫了对方一下,淡淡地说:“免礼了,站着说说,为啥不呆在家里寻欢作乐,要跑到此处来胡搅蛮缠?”少年将军低着头,低声说:“我是来为主帅解攻城之困的。我领会,大王的粮草只够维持十天左右了,在这几天里,大家非攻下佩鲁斯不可,否则,连撤退也唯有挨打的份儿了!”少年将军的一番话,说得波斯王大惊失色,他从坐位上猛地站起来,喝道:“你是哪个人?!怎么会分晓宗旨机密?”说完,他一心盯视,发现对方极度熟稔,但又一时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

  眼瞅着,艾哈娜公主像一位敏捷的豆蔻年华将军那样,就要爬到云梯顶上了,其余敢死队员们,也快手搭城墙了。本次,他们都没带盾牌,以便能霎时攀登上去,及时向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兵发动意料之外的“神灵之战”。假如“神灵”波斯猫不起功能,他们的深情之躯将完全暴光在投枪和箭矢的刀刃下!

  波斯王在远处悲天悯人地看着他俩。说实话,他是很了解埃及(Egypt)人的陋习的。他曾被埃及(Egypt)人俘虏过,他目击了一位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将军向街上窜过去的一只猫磕头的怪现象。两国的战乱,除了土地、金钱和权限等原因外,对猫类截然不一致的姿态,恐怕也不可以免去在外。

  许多埃及(Egypt)官兵跪了下来,他们并不是屈服于波(英文名:yú bō)斯王的广元,而是被这个花花绿绿皮毛、眼珠闪着神奇光芒的波斯猫“神灵”镇住了!

  当佩鲁斯的阿拉伯埃及共和国自卫队长官从梦中惊醒过来时,他意识前方站着一位波斯少年将军。在那位少年将军怀里,有一只洁白的波斯猫,这猫的颈部上,还挂着一条红宝石项链。

  当然,比波斯兵冲得更快的是那五百只波斯猫,它们喵喵大叫,在陌生的佩鲁斯城的八方里乱钻乱跑,似乎一群天兵天将在那座古村显得神威。

  那个故事暴发在公元前525 年古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的佩鲁斯城。

  金城汤池的佩鲁斯城终于被攻陷了。十名波斯兵拉开了沉重的城门,波斯王引导的军事霎时潮水般涌了进来。

  他又会晤临一场惨败!

  那儿很凶险。后天,我就派人把您和这宝贝猫护送回去。”何人知,艾哈娜一下子把白猫勾到手臂下,一本正经地说:“不!前日,我要去攻城,我的小猫也同步去!”波斯王一下降坐到垫子上,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这时,艾哈娜像只小猫似的依偎到她身旁,轻柔地说:“伯伯,我不是来惹你发火的,我当成来帮你攻城的呦!你难道没有在意到,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和大家波斯人,在对待猫的题材上,有如何不同吗?”波斯王怔了弹指间,说:“我们波斯人..将猫当作玩物、宠物;他们阿拉伯埃及共和国人..嗯,他们把猫奉为神明。的确,分歧很大,不过,那跟攻城有怎么样关系呢?”艾哈娜笑着亲了弹指间爹爹的脸庞,说:“四叔说得很对,只是还没悟出怎么用波斯猫攻城。我问你,倘诺有何人将您信奉的仙人扔到您身上,你会有怎么样感觉?”波斯王犹豫了一下,说:“我..会感到突兀,可能会惊慌失措..”艾哈娜又万里无云地笑起来:“那就对了!我带来了五百只波斯猫,明天一早,我和攻城的战士们每人怀里揣一只小猫,爬上云梯顶之前,向埃及(Egypt)兵扔过去!我想,面对扑进怀里的‘神灵’,这几个士兵一定会惊慌,我们就乘机跳上城墙,夺大胜利!”一番话,说得波斯王热血沸腾。他从座垫上猛地站起来,举起双手欢呼道:“啊,上苍给了我如此精通的姑娘,还有哪些都会攻不破呢?!”他拉着艾哈娜的手,跟他同台到外围去看这些刚运到的猫咪了。

  波斯王万分忧虑:佩鲁斯城里粮草囤积如山,敌军按兵不动,而波斯军却逐步粮尽弹绝,人倦马疲,军心涣散,再不想出飞快攻占佩鲁斯城的万全之计,争论下去,波斯军必败无疑!

  古镇佩鲁斯位于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南边,是黄河三角洲上的一个战略要地。对佩鲁斯的斗争,平常是两军激烈应战的刀口。

  艾哈娜奋力向上爬着。猫咪们都很乖,在每个敢死队老将怀里一声不吭,也不乱挠乱动。由此,当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小将按以往的经验,推断他们只爬到云梯中间时,其实他们一度爬到顶上了,只须纵身一跃,就能冲上城墙,与埃及(Egypt)守兵展开肉搏正在那时候,有两名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大兵听到隔壁有人气喘,立时从隐蔽处跳出来,喊道:“波斯人快冲上来了,大家快出来呀!”呼啦一下,埃及(Egypt)自卫队都站起来,准备去抓投枪和弓箭。然则,艾哈娜公主早已看见了他们的动作,她将手伸到怀里,一把拉出雪白的波斯猫,叫道:“宝贝,去抓那么些东西!”说完,她的手一扬,就将波斯猫扔到靠他近期的一名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战士身上。

  他的闺女将战死在城墙下!

  与此同时,冲上云梯顶的波斯兵大致都扔出了怀里带的猫。一时间,佩鲁斯城墙上瞄瞄大叫,那一个被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人奉为“神灵”的小猫在阿拉伯埃及共和国老将的怀里乱叫乱抓,乱咬乱窜乱跳,吓得埃及(Egypt)士兵们手忙脚乱。有几名战士仍然跪下来,对自天而降的“神灵”奉为圭臬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晨雾还没从佩鲁斯城头散去,守卫在城墙上的埃及(Egypt)小将就听见波斯军营有了事态。不一会儿,他们就看见波斯兵又像从前那样,蚂蚁扛草棍似的抬着云梯,蹒跚着过来了佩鲁斯城下。

  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自卫队长官得知波斯人又将发起强攻,只是瞧不起地哼了一下鼻子,说:“他们还嫌死伤得不够!让他俩往上爬吧,跟过去同样,等她门快攀上城墙,上气不接下气的空当,你们就狠狠地把投枪扔出去,把箭射下去!消灭了有点波斯人,给我报个数。我还得睡上会儿吧。”说完,那位守元帅官在床上翻了个身,又呼呼睡熟了。

  (方选海)

  多年来,波斯王与古阿拉伯埃及共和国(The Arab Republic of Egypt)王之间一直在打仗,他们的刀兵、兵员出色,由此,平时为了一城一池残酷地拓展拉锯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