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豆绿

   

   

                    (一)
   
在很久很久以前。曹州赵楼村有个公园叫奇香园。奇香园里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夫妻爱花如命。人们都叫他们花公、花婆。花婆五十多岁了,还没生过孩子。老两口想孩子想得入了迷,便把公园里的花儿当成自己的儿女,还给它们起下洋洋诙谐的名字:“藏珠”的花儿开在绿叶丛中,他们说“藏珠”是个害羞的女娃.“脂红”技条粗壮,他们说“脂红”是个楞小子,还有怎么着“白丫头”、“二黑”、“三花脸”、“小豆豆”……喊起来那么亲切,他们还每每对着花儿说笑:今天“楞小子”受凉了,赶决给他加床棉被,于是夫妻就忙着给牡丹培土,前几日“白丫头”渴了.快去送茶,于是夫妻使给杜丹浇水。一年四季,他们就是那样伴着团结的“孩子”,欢快地生活着。
   
一天深夜,老两口在公园乘凉”花婆突然感到肚子隐约作痛,花公急速扶他坐下。准备回房去取开水,刚走两步,听见身后有小儿啼哭之声,老花公转身一看;咦,是花婆生下了一个女娃,那儿女白白胖胖,在鲜花丛中哇哇啼哭。那哭声好象风吹银铃一样清脆,尤如百灵鸟唱歌一样动听,更出乎预料的,那宝宝身上银光阅烁,如天际百万颗星斗。花公又惊又喜,连忙将孩子抱起来。他见女婴生得体面,笑得泪水都流出来了,花婆抢着把婴孩抱过来;搂在怀里,亲也亲不够,想不到五十多岁了,老两口仍是可以有子女!他们把婴孩看做宝贝,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琨珊。
   
一年小,二年大,十八年过去丁,琨珊长成了少女。她爱好穿白衣、白裙、白鞋,连平时用的手帕都是反革命的。远远望去,象玉石人儿一样突出。琨珊心灵手巧;很会栽花;她栽的花儿出奇的鲜艳,香气能飘十里。每逢苍雨牡丹花.赏花的人大概把园门都挤破了。
   
那年冬日,曹州少保王昌盛也来赏析牡丹。牡丹花美他不看;眼珠子直往琨珊身上瞅;这么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子儿,美得如天上的菩萨,那些头,那一个脸儿,这多少个鼻子,那一个眼儿,、那身段儿,那腰杆儿,高一寸不美,胖半指不俊,琨珊进屋去了,他还死死地跟踪不放。花公前来献茶,身后的听差王二告诉上大夫,刚才那美人儿就是那花公的孙女。太守王昌盛飞快向花公施礼,口中说道:“本官二零一九年四十五岁,属羊哩!花公早巳看出他心中有鬼,舱口答道:“嗅,原来王大人局狗I,说罢抽身便走。王昌盛紧追两步,说道:“本官来曹州赴任前,爱妻病故了……”不等王昌盛说完,花公已走进房去,牢牢地关上了房门,衙役王二见上大夫魂不附体,说话差三落四,笑了实说:“大人,请你暂回府衙,那件事包在小人身上,保您美孙女到手!”太师王昌盛笑眯了眼:“事成有赏!事成有赏!”说着钻进轿中,回府去了。
   
第二天,花公便被“请”进了府衙。面对丰裕的酒宴.花公呆呆地坐着,莱不吃一口,酒不沾一口。当王二提到都尉要娶琨珊做内人时.花公猛地站起;“贫寡小女,不敢高攀!”说罢甩手离去.气得通判面皮发黄。人家想买好都巴结不上,莫非那老人傻了!少保心里想,也许我没送彩礼。对!世上没有不爱财的,只要本人多送些金银绸缎,那老人定会答应。于是,他命王二带着几名衙役,拾着彩礼来到奇香园。什么人知花公一见,勃然大怒,恨恨地将彩礼扔了出去。知府王昌盛听说此事,气得直骂王二不会工作。王二偷眼看看经略使,低声说:“大人,我有个意见,“啥主意?”御史喘着粗气问。王二趴在长史耳边,叽咕了半天,太史笑了;“好快去办呢!”
   
王二来到奇香园,对花公说:“里胥大人说了,你若不愿叫琨珊姑娘去当老婆,就要给侍郎大人送上一棵好牡丹[”花公心想:“我宁愿送给他十棵社丹,也无法把孙女嫁给她。于是火速答道:“园中牡丹任里正大人挑选。”王二冷冷一笑,说道:“经略使大人喜欢夜间赏花,命你送一棵夜晚会放光的洁白牡丹,假如今日送不去,就把您孙女送进府去I”花公一听,气得全身颤抖,天下哪有夜间会放光的白牡丹,那不是逼着本人把孙女送去啊?花公欲上前理论,王二一摆手;大声说:“没花有人,明日不送去,经略使大人要问您个调侃朝廷之罪!”说罢,转身走了。
   
花公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望着园中牡丹,心中一阵横祸:看来曹州地是呆不下去了,唯有舍去奇香园,指点老伴、孙女奔走他乡了,花公轻轻抚摸着用血汗浇灌成长的棵棵牡丹,泪如雨下。忽听身后有脚步声,花公急速擦去眼泪,转身一看,是爱妻和孙女琨珊来了。琨珊气愤地说‘“太尉逼婚事,孩儿俱已领略。二老无须愁肠,他不让咱活下来。咱也不让他平静!”花公手拉琨珊,悲凄地说:“儿呦!咱斗不过他,咱走!”
   
“走?往哪个地方走?那是咱的家。那是俺的园,那是俺的邻里,那是本人的田,咱何地也不去!”
   
“咱没有夜光牡丹送给她,那郎中…”花婆话没说完,已声泪俱下。琨珊心里伤心,眼含热泪说:‘孩儿本是牡丹女,明日还自己牡丹魂!东晋送得牡丹去,莫忘取回牡丹根!”琨珊说完,将花公、花婆扶回房去,并再三嘱咐,不让花公、花婆走出房门。
    
花婆放心不下,照着门缝向外张望,只见琨珊对着房门拜了一拜,口中说道:“父母的拉扯之思,琨珊纵死不忘!”说罢站起身来,旋转如飞,似火球一样滚动,如雷暴一般精通,开首象征风大作,“呼呼”声响,立时如空间霹雷、震耳欲聋。花婆口喊孙女,要冲出房门,被花公一把拉住。只听琨珊撕肝裂肺般的一声哀鸣,便无声无息了。
   
花公、花婆冲出门去,见园中一株牡丹,雪白如玉,闪闪发光,花辨上露珠滚滚,似汗水,似眼泪!花公将牡丹抱在怀中,花婆扑倒在地,老两口对着牡丹哭得人心都碎了
天还没亮,曹州左徒王昌盛任务人准备好了花轿。他思考;你花公有天大的本事,也送不来夜光牡丹,只要您明天不来,那美丽的女孩子儿就得乖乖和自我结婚!他兴冲冲地在灯下忙着洗脸、刮胡须。刚刮了大体上,王二匆匆闯进来说;“花公把夜光牡丹送来了。”王昌盛一份;“他真有夜光牡丹?”另一半胡须顾不得刮掉,便命王二将花公带进来。花公端着一盆花,上面用白布蒙盖着,慢馒走进去。王昌盛一拍桌案,大声说:“你欺骗老爷,该当何罪?”花公冷冷一笑:“你从未寓目.怎说老人哄骗于你”王昌盛两眼一瞪,大声吼叫:“把案上的灯烛吹灭,王二飞速吹熄灯烛,房中一片黑暗。花公轻轻把白布扯开,咦!神了!一盆雪白的牡丹闪闪发光,将屋子照得就好像白昼。太守呆呆地瞅着牡丹,张着嘴巴再也合不上了,众衙役“忽”地一下围上来,争着看稀奇珍宝。王昌盛走近牡丹.伸手一摸“叭”地一声,脸上挨了一掌,左腮火辣辣的疼。“哪个人?什么人打老爷!”叭”又是一掌,王昌盛见花公袖手站在一旁.并没伸入手来。“哪个小子?是哪些小子!”王昌盛两手捂腮,高声叫骂。众衙役莫明其妙,面面相观。王昌盛气得暴跳,欲将牡丹端进卧室,手刚触到花盆,只见牡丹花辩纷繁退出花技,如流星一般飞将起来,即刻,房中花辨飞舞,水星四溅,吓得太守、王二和众衙役各处藏身,鬼哭狼嚎。
   
过了一个年华,天亮了。房中死一般寂静。都尉王昌盛从办公桌下日渐地爬出来.王二也正从衣架上边往外钻,二人相互一看,都
怔住了,王二的毛发、眉毛都被烧光,光秃秃象个肉球,那教头嘴歪眼斜鼻子塌,左腮上一个泡,有腮上一个疤,说他象个鬼,他比鬼都丢人,变成丑八怪了!二人相互看看,都急不可待捧腹大笑。提辖指着王二,“哈哈,秃了!”王二捂着抚军,“嘻嘻!.歪了!”他们笑了阵阵,同时过来镜前,看到自己的样子。都一马当先把眼睛捂上:“那镜子里是吧!”二人嚎啕大哭起来。
    王昌盛变成了丑八怪,官见了恐惧,民见了隐形,头上的官职戴不成了。
   
那日,花公在混乱中抱回了牡丹根,栽在了园林中。第二年,牡丹根发了芽,一年长成三尺多高一株牡丹,花儿雪白,雪白,夜晚放出显然。因它是琨珊姑娘变成,夜晚又会放光,人们都叫它“琨珊夜光”。后来人们把它写成“昆山夜光”。现在,曹州牡丹园西北角的庄园里,还有那种牡丹。

   
曹州牡丹园面积之大,品种之多,堪称满世界之最。花园里的牡丹花色,除黑、白、红、黄、粉、兰、紫之外,还有一种珍品,那就是绿牡丹。那绿牡丹名叫豆绿,此花初开时青紫色,盛开时渐谈,色如青豆,娇嫩抚媚,清爽袭人。神话.豆绿牡丹是百花之主头上的玉簪子变的。
   
当地有个习俗,每到大暑那天,附近花农都要在百花园举办四次赛花会。大家把温馨园中最好的牡丹移进花盆,端到赛花会上来,摆在石台上。什么人家的牡丹花若越评为一品花.那写有“花魁“二字的镏金匾额便挂花园门上。花农们为夺取“花魁”金匾,每年都在打造着新的社丹珍品。
   
那年,赛花会出色热闹,天不亮,花会上已是人山人海。百花之主变成一个农村姑娘,挤在人流中,和大家一齐欣赏着各色社丹。围观人最多的是王家花村的红牡丹,那牡丹花大色艳,花辩重重叠叠,花朵颤颤欲坠;好似艳粉红色的绣球;花农王二站在石台上,心潮澎湃地看着芸芸众生,心里想;“花魁”金匾二零一九年要挂在自家家门上了、百花之主挤上前去,围着牡丹看了看,微微一笑,说道“此花虽好。不属上乘!”王二一听,二目圆睁,说道;“小孙女黄口小儿,懂什么上品下品,我这牡丹花红如火;取各就叫‘丹炉焰’。论花型,讲项目,哪棵牡丹能与它相比较?”旁边一老者看看百花之主,笑着说道:“听你口气,似懂养花之道,老朽倒想听听你的高见!”百花之主指着“丹炉馅”道:‘此花棵株娇小,枝条细嫩,不如‘脂红’挺拔健美,又不及‘状元红’潇洒多姿,此花开放时虽美,近谢时花朵变成黑紫颜色,枯萎的花辩不落地下,却残留枝上,如丑女吊死枝头.更为减色!”几句话说得老者连接点头;说得王二目蹬口呆;想不到那三孙女还有两下于,花谢时的场景她怎么着理解?看来定是位好手,毋二不愿谰,正要说话争辨,忽听一阵疽啤.原来“奇香园”的花农又报来一株牡丹。芸芸众生“忽”地一下围上去,百花之主一看连声夸奖好花!那花朵是银青色,鲜洁透亮.相当夺目。花蕊是红色花瓣组成,红中点翠,更显艳丽。这就是革命牡丹中的珍品:大胡红。大千世界交口夸奖,公推大胡红为“花魁”。登时,锣鼓喧天,鞭饱齐鸣,“花魁”匾额挂在了“奇香园”门上。王二心中愤懑;搬起牡丹“丹护焰”销出人群,匆匆重回王家花村。
原以为二零一九年能夺得“花魁”,想不到半路上杀出来付胡红I他瞧着和谐的牡丹,那花朵将要萎谢,他根得咬牙,口中说道,“我三年的心血白费了”说着,拿起一根本棍,将“丹炉焰”砸去:木棍还没落下。百花之主飘但是至,说道:“好花要求脑力浇灌,三年就想育出牡丹珍品,你想得太不难了!”王二一见是她,将木棍狠狠摔在地上,坐在一旁喘粗气。百花之主见他是个性情倔强的青年,故意激他说;“你此人只有争胜心,就是没有血气!吃不得苦,受不得罪!”王二一听跳起来:“我昨没有血气!只要能育出牡丹珍品,吃苦受罪我即使!刀山火海也敢上!”百花之主说道:“你若有志气,便按自己的话去做:捧来恒河滩上土,取回北部湾湾中水,此地栽下花一株.八年过后夺花魁。”说罢.她开端上拔下碧玉簪一支,丢在地上。那簪儿绿光一闪,便进入土中,王二抢头看那女士,也不知哪里去了。
   
王二在玉簪安葬的地点,留下暗记,便去印第安纳河滩捧土了。他不分昼夜地走啊走,鞋磨破了。他光着脚走;脚底磨出了血泡,他就用布将脚包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前挪;来到黑龙江滩,他取出一条布口袋.捧了半口袋沙土,顾不得喘息.又赶紧往回走。那天,他到来离曹州五十里的白河洼;突然下起瓢泼小雨,那里前不靠村。后不靠店,难找个避雨的地点。王二背着沙土劳累地走着,等她走出大洼,肩上扛的沙土已被小雨冲得一尘不到了。王二双手捧着空口袋,愁肠地哭了。他擦眼眶脓肿泪,又回去新罕布什尔河滩,二次取土回来,哪个人知.来到白河洼又下起雨来。王二把沙土放在心口,趴在地上,用肉体紧紧地护着口袋。小雨过去了,天也黑了。王二冷得满身打哆嗦,他硬挺着一夜走了五十里路,终于把亚马逊河摊的土带回来了。栽上牡丹根,王二又去巴伦支海湾取水。他一路上受的罪,那就别提了。去一趟南海,翻山越岭,整整走了一年零多个半月,他赶回那天,村上人都不敢认她了:脸色蜡黄蜡黄,身上干瘦干瘦,衣裳破成一条一条的,连说话的劲头都并未了。
   
王二取回水了,小心地烧在牡丹棍上。三年,牡丹发芽了;五年,牡丹长叶了;七年,牡丹棵长高了;到了第八年夏天,牡丹盛开了,王二一看是绿花,是青藏蓝色的花。
   
绿牡丹盛开的音信轰动了曹州城,来欣赏牡丹的人挤破了公园,王二想起了那碧玉簪,给绿牡丹起了个名字叫绿玉。因它盛开时如育豆色,也有人叫它豆绿。那年,豆绿夺得了“花魁”金田.奇香园的花农要用整个牡丹园换王二那棵豆绿.王二不愿。他说:“别说你一座牡丹园,你给自家千两黄金我也不换!”到近期曹州还有“绿玉值千金”的布道。
                                                            

(二)

 (奇峰  薛恩众)

昆山夜光,每朵牡丹花象一个细小的灯笼,很是美丽有趣,因而又叫“灯笼花”。说起昆山夜光,‘还有一段神话故事呢。
   
相传唐宋永乐年间,曹州一家牡丹园主,从大同花重金买来一棵“昆山夜光”牡丹.把它就是珍宝,并专门雇了一个年轻人负责培训管理,小伙子名叫王小四,卓殊勤俭持家。秋后,他把牡丹栽在园中,细心地浇水培土,他还特地打了个厚厚的草苫子,天黑时盖上。天明时就揭掉。冬季降雪,他把雪培在牡丹周围,夏日“清明”季节一到,他就加紧松土施肥。刚到晴天,他就意识长出了多少个嫩绿的芽儿。头一年即将开花,他正是满面春风。他日日夜夜招心地照护着它,眼望着细节长大,花芽儿发育成熟了。但是,大寒已过,其他牡丹相继开放,难有那棵“昆山夜光”还尚未开。王小四心里焦急,等啊,盼呀,当大批牡丹快谢的时候,它到底开放了。看到几颗蓝宝石般的“灯笼花”,王小四心中的喜悦更是不可能形容,他尤其昼
夜舍不得离开了。
   
三年后,这棵“昆山夜光”在王小四的绵密保管下.又滋生了十余棵。那种牡丹花别具一格,每到花期,赏花的人不断,把王小四忙得痛快淋漓。夜深人静,赏花的人都已撤离,他才能一个人细细观赏;有三遍,送走最终一个赏花人,他意外发现,有多少个美丽的姑娘.身穿洁白的衣裳在花上偏偏起舞。他觉得尤其好奇,急急地走到花儿跟前,可哪个地方还有姑娘的阴影?
他密切看看,唯有亮晶晶的灯笼花。
   
从此,王小四就注意了。每到夜长远静,都能收看多少个丫头在鲜花丛中翩翩起舞。可一走到他俩身边,她们就飘洒而去,王小四驾驭,那自然是仙女了。于是,他不再走近他们,只是远远地观赏她们这漂亮的舞姿,可是,有一回,他看到有个仙女向他招手,请她过去。他慢吞吞疑疑地走过去从此,那么些抓手,那一个扶肩人分外贴心,她们还邀她跳舞。那些招他前来的仙子指着一位年龄稍大片段但相貌俏丽的仙子说:“那是我们小妹,她一往情深你最勤快,最纯朴、喜欢上你了。可大家是花仙,你毛骨悚然吗?”王小四心花怒放,说道:“仙姐可以看上我,我求之不得.哪有望而生畏之理!”从此,王小四同牡丹花仙谈情说爱,海约山盟,相当快活。
   
什么人料.王小四和花仙恋爱的事被牡丹园主发现了,因为社丹园主也常在夜间前来观赏灯笼花。他见牡丹花仙貌美,早已垂涎三尺。正当王小四和花仙商议拜堂成亲时.他派人把花仙抢到家中,强制花仙和她拜了世界。可她相对没有料到,进入洞房后,花仙竞变为一条火龙,把她的家化为一片废墟,园主差不多遇难。而火龙腾空飞去,不知去向。园主解雇丁王小四,繁殖的“昆山夜光”牡丹,也一切刨出来廉价卖掉了。

   

(石朋  加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