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对联佳话——二百篇对联故事(中)

  南齐时候,黄碧川到西藏去当知县。黄知县有个习惯,出去干活总爱骑
马,从不坐轿。
  有两回,城郊出了一件人命案,他亲身前去验尸。到了死者家里,他把
骑的马放在了院外,进屋里去反省死者身上的疤痕去了。那匹马没拴着,自
个儿蹓跶到边上的地里去了。地里种的是青翠的青麻,这匹马就在麻地里
大吃大嚼,又蹬又踩,糟踏了成千上万青麻。
  麻地的所有者是个农村妇女,她瞥见了和睦地里的青麻被摧残了许多,心痛死了,气得一边轰马,一边破口大骂,骂得可真够难听的。
  黄知县正在屋里验尸,一听有个巾帼在异地骂大街。再一细听,骂的正
是和谐——马主人。黄碧川挨了骂,发了会儿愣,一会儿忽然好像想起了什
么,用手捂着嘴“吃吃”地笑。手下人一看,那位黄大人挨了骂,不但不生
气,还呈现挺“心花怒放”。真是丈二和尚——叫人摸不着头脑。大伙都挺纳闷 儿。
  黄碧川看上面惊奇的面容,就笑着说:“那里边有个原因。待会儿等
公事办完了,我再告诉你们。”
   公事办完了,黄知县边走边对我们说:“我青春的时候,有一天带大外甥去菜园子锄草。外甥猛地看见从菜地里蹦出一只青蛙,就拿锄头锄它,
头几下没锄着,最后弹指间锄着了,可把它须臾间锄进了泥里。外甥把蝌蚪从泥
里拨拉出来,上边露出块瓦来。我当时收看这一场馆,随口就说了个上句——
   娃挖蛙出瓦;
  可二十年过去了,我一贯没想出个好下联,老觉着是个遗憾。可巧,刚
才自己恍然得了个好下联,那回能凑成一副整联了。你们说,我能不兴高采烈啊?”
   手下人赶紧问她:“大人想的下联是怎样啊?”
   黄碧川一说,手下人也都哈哈的乐了。他说的下联是——
   妈骂马吃麻。
  黄碧川的这些上联,怎么二十年都没想出下联呐?有那么难啊?有,确
实够难的。难就难在上联的七个字里头,有七个字[第一、二、三、五字]
是一个音的两样声调。这就是:娃 Wá、挖 Wā、蛙 wā、瓦 Wǎ。下联不但也要
七个字,其中的率先、二、三、五字,也得是一个音的不一致声调。还得是说
了一件事。那就难了。
   那回黄知县想的下联,正好符合条件。而且这一个字的平仄也大都相对[平声,就是声调的一声(-)、二声(■)的字,仄
zè声,就是声调是三
声(?)、四声(?)的字]。大家把前后联放到一块,对照一下就知道了:
   Wá WāWā Wǎ
   娃 挖 蛙 出 瓦;
   [平][平][平] (仄);
   māmà mǎ má
   妈 骂 马 吃 麻。
   [平](仄)(仄) [平]
   
   据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十四。

图片 1

寒冰水鎏  

71.要当“潜龙”不做“雏鹤”

明日有个大外交家叫张白圭,他当过显圣上的首辅,在政治上作了众多改制,把国家治理得挺富强。

张白圭十来岁的时候,在故乡参加考秀才的“童子试”。正好左徒顾璘[lín]来到该校。顾璘仍旧个史学家,又特意珍视人才。他看张太岳聪明伶
俐,挺不一般,就把他叫了还原,对她说:“会对对儿吗?我出个对子,你来对对。”顾璘就说了那样一句:

雏鹤学飞,万里风浪从此始;

顾璘是说,你那孩子如同只小鹤,那会儿好好学着飞,未来就能飞万里,干出大事业来。那是顾璘在鼓励张江陵呐。张居正听了,立时对了一句:

潜龙奋起,九天暴雨及时来。

张江陵是说,我不是小鹤,我是一条还没露面的小龙,将来一飞,就能直冲九天!

顾璘一听就乐了:那孩子小小年纪,志向可真大。心里一欣欣自得,当时就解下了团结系着的金腰带,送给了张江陵,还摸着他的脑袋说:“好孩子,
有志气。未来确保比自己有出息。”

顾璘的慧眼不错,后来张叔大真的成了个顶有能耐的革命家。

据清·褚人获《坚瓠二集》卷四《张叔大对句》,清·梁章钜《巧对录》卷四《豫州小事》。

72.关于张叔大的几副对联

张太岳是明清末年顶能干的一位改革家。他开展了一三种革新,使得曾经落伍的明王朝,又变得强盛起来,出现了后天末代少有的兴盛景观。
可张江陵到了老年,骄傲腐化起来。他收钱受贿,讲吃讲穿,还专门爱听奉
承话。有些小人就投其所好,专门给她讨好。

有个小官叫邱岳,为了讨张叔大的欢心,好往上快点爬,他想了个花样:拿黄金做了两块金楹联,送给了张江陵。上边刻着:

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老公。

那副对联对仗倒是挺工整;照旧合字联:“日”、“月”合成“明”字,
“丘”、“山”合成“岳”字;又是个嵌字联;里边嵌上了张白圭的号“太 岳”。

从意思上看,上联是夸天子的,下联是吹捧张江陵的,“岳”就是高山,说张太岳就跟一座大山似的那么高大。

张江陵得了那副金联,甭提多痛快了,马上把邱岳提高了。后来,张白圭的七个外孙子靠着老子的权势,都在金榜上题了名——考取了贡士。而且一
个考上了探花[在最高顶级的宫廷考试中,头一等只取三名:第一称为“探花”,第二称作“榜眼”,第三称作“探花”;科举考试中,考上头一等的多人也叫“及第”、“登第”;探花是封建时代科举考试中的最高荣誉],
一个考上了状元。立刻有人给张叔大送了贺联,写的是:

上相教头,一德辅三朝,功高日月;状元状元,二男登两第,学冠天人。

上联是说,张叔大又是首相又是都尉,辅佐了三朝[张白圭经历了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功劳比太阳、月亮还高。下联是说,张太史的幼子双双
考中,一个超人,一个状元。他们的知识领先了立刻环球所有的文人墨客。

可立时也有成百上千人不服气。有一天,张白圭在家里进行宴会,庆贺外甥及第,大伙儿喝得正满面春风的时候,忽然有人送来了兵部的急迫军事情报。张江陵赶紧打开一看,里边何地有什么新闻呀,唯有一张字条,上边写着:“向
抚军大人拜贺”,

随后是一首小诗:

爱戴,爱子何人无? 野鸟为鸾, 欺君特甚!

趣味是:
老牛用舌头舔自己挚爱的小牛,有哪些老人不爱自己的子女啊?可让野鸟冒充凤凰,让没什么文化的几位公子都高高地考取了探花、探花,这么欺骗圣上,也太过分了啊!

张太岳看完了,脸都气白了,马上喊人去逮刚才送信的人。可冒充信差的人早就没影了。

万历皇帝明神宗对张叔大很敬爱,见了她不曾叫名字,张口“先生”,闭口“先生”。万历帝还亲身写了一副对联,送给她,写的是:

忠可格天,正气垂之万世;

功昭捧日,体光播于世纪。

趣味是说,您的忠实跟天一边高,您的正气能传到世代;先生辅佐自己的佳绩太强烈了,美名能传几百年。“休光”,是“美名”的情趣。

可张叔大刚一死,“美名”传了不到一年,万历帝就翻脸不认人了。他派官兵们把张家抄了个净光,还饿死了十好几口人。又对张江陵的孙子们[那会儿全被罢了官,轰回家里]严刑拷打,非逼着他俩交待还有银子“存在朋
友家”不可。张江陵的多少个外孙子被打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大孙子实在受不住,自杀死了;还有的幼子一回自杀都没死成,后来被放逐到边疆充军去
了。明神宗的功臣张太岳一家,最终被明神宗害得满目疮痍。这一端表明封建皇上的残忍严酷,可是另一方面,也跟张叔大晚年过火自大奢侈,招人忌恨有关。

据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九《内阁》,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
清·褚人获《坚瓠首集》卷三《黄金对联》,
清·赵吉士《寄园寄所寄》卷十二《插菊寄》。

73.“冯驯五马”和“伊尹一人”

明代有个大将军叫冯驯,有一天,他在家里请客。客人里边有个十来岁的子女,是跟岳父一块来的。有人说,那孩子顶会对对子了。一个旁人听了,
就让小家伙对对子,他指着知府冯驯说:

“冯二马,驯三马,冯驯五马;”

“冯”是由两点和“马”组成,就是“冯二马”;“驯”由三个竖[“川”
字]和“马”组成,就是“驯三马”;“冯驯”合到一块,不就成了“五马”
了啊?北周,“五马”又是太师的别称,“冯驯五马”就是冯驯太尉。这几个上联还真挺糟糕对。

没悟出,工夫不大,这孩子就对出了下联:

“伊有人,尹无人,伊尹一人。”

“伊”字有个“人”,“尹”可以作为是“伊”字去掉了“亻”[“立人”],当然“无人”了;“伊尹”两字合到一块,不“一个人”。“伊尹”
也是个人名,是夏朝一个盛名的大臣。“伊尹”正好是“一人”的名字。

小孩子对得多好!在座的别人没有一个不夸他的。

据明·祝枝山《猥谈》,清·梁章钜《巧对录》卷四。

74.“君子儒”骂“畜生道”

次日有个木匠,更加好读书求学,干完活了,得空儿就看书。人们跟她打哈哈说:“你真成了个文化人了。”那会儿,人们管读书人叫先生。木匠说:
“我不是什么样儒生,只好算个儒‘匠’——爱看书的木工。”

有一天,他在一个殿堂干木匠活儿。有个道士挺看不起他:你个臭木匠,还敢自称什么“儒匠”!他就对那些木匠说:

匠称儒匠,君子儒?小人儒?

情趣是说,你那一个木匠自吹是“儒匠”,可你是阅读的仁人志士呐?仍然读书的小丑?道士在嘲谑木匠是“小人”,不配称“儒”[“君子”]。

木匠一听,即刻乐呵呵地回敬了她一句:

人号道人,饿鬼道?畜生道?

意思是说,你叫道人,是个“饿鬼”道士呐,仍然个“畜生”道士?“饿鬼”、“畜生”是佛教、佛教宣扬的一种信仰说法,说人干了坏事,死了就
变成“饿鬼”或是“畜生”。

那位“儒匠”把道士骂得哑口无言,气得只会翻白眼儿。

据明·冯梦龙《古今谭概》卷二十四《酬嘲部·儒匠》。

75.“泥(倪)麻子”与“假(贾)畜生”

次日的贾实斋[zhāi]是地点上的闻有名气的人员,挺有势力,他仗着*本人脑子
快,常拿人家喜出望外。

一年冬天,他在家知府看书,忽然看见外边纷纭扬扬地飘起了雪花。贾实斋来了劲头,赶紧披上貂皮大衣,站在家门口的高台阶上看雪景。

说话,走来一个少年,是贾实斋的街坊。少年姓倪[ní],长了一脸
麻子,人们都叫她“倪麻子”。倪麻子脚上穿着一双木屐[jī,木板拖鞋,下面有齿儿],他度过的雪原上,留下了一,串坑坑点点的脚印儿。贾实斋看着那么些脚印儿,心里一动,就把倪麻子喊了回来,对他说:“我出个对子,
你能对个下联吗?”然后指着那一个坑坑点点的脚印儿说:

钉靴踏地泥(倪)麻子;

贾实斋利用“泥”跟“倪”谐音,拿木屐踩出来的“泥麻子”来嘲笑倪麻子。倪麻子是个挺机灵的年轻人,他看了看贾实斋穿的皮袍子,说:“小
人对倒是能对,可不敢对,怕老爷您生气。”贾实斋说:“没事儿,你对吗。
我不怪罪你。”倪麻子立即对了个下句:

皮祆披身假(贾)畜生。

倪麻子也应用“假”跟“贾”一个音儿,骂贾实斋披着一身野兽皮,是个“假(贾)畜生”!

贾实斋一听,马上变了脸,可协调有话在先,也不好把倪麻子怎样,

就红着脸自个儿骂骂咧咧地走进大门去了。据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六《谐谑·贾实斋宪使》。

76.“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徐渭,字文长,号青藤,是后天中期闻名的国学家、书歌唱家。徐渭的大写意泼墨画法,开创了青藤画派,对北周甘休民国的点染都暴发了远大影响。
比如北宋的郑板桥,近代的吴昌硕、白石山翁,那么些国画大师都是青藤画派。
徐渭能写能画,能诗能文,还会写杂剧,真是万能。可这么个人才,插足乡里的考查,偏偏老考不上。后来,徐渭只能给湖北、陕西总督胡宗宪当书记官。当时,西北沿海一带,倭寇[哈得孙湾盗]横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徐渭给胡汝贞出了成百上千关节,逮住了有些罪行累累的倭寇。徐渭毕生挺不得志,他看不惯不公道的社会风气,更看不惯那个有钱有势的

达官妃子。一些大官到他家去求字求画,他一方面把来人往门外推,一边关门大声说:“徐渭不在,徐渭不在!”后来,徐渭受到贬损,他就装疯发狂,
又增加重病缠身,他曾经九次自杀,可都没死成。直到七十三岁的时候,那位不被乌黑社会所客的老一辈,孤零零地病死在稻草和书稿之间,身边陪着她的唯有一条狗。入土安葬的时候,也唯有一领破草席裹身。那位佳人的结果
就是这么凄惨。

徐渭生前画过一幅《青藤书屋图》,画的就是自己的家。他在画上题了一副知名的对子:

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上联是说自家住的几间破屋子,那是自家挖苦。下联的“南腔北调”,本来指说话的口音不纯,北方话和南方话掺和在一块。可在这时候的实在意思
是,我徐渭跟社会实际顶牛,唱的不是一个调!

77.徐渭怪联有深意

据说,徐渭还写过如此一副怪联:好读书,不佳读书; 好读书,不佳读书。

内外两联的词儿完全相同,那叫什么对联呀?其实,上下联不完全一致。那是一副同字异读联[一个汉字,有区其余读音,就叫同字异读],关键在
那七个“好”字上。那副联应该读成:好[hǎo]读书,糟糕[hào]读书;好

[hào]读书,不好[hǎo]读书。
意思是:一个人年轻的时候,眼神好,精力旺盛,有原则得天独厚读书,可惜有广大年轻人倒霉[hào]读书,荒废了年轻;等到上岁数了,通晓了读书
的裨益,爱好[hào]读书啦,可此时老眼昏花,体力也不顶劲了,根本无法好好[hǎo hǎo]读书了。

徐渭在劝人们要趁自己青春的好时候,抓紧学习,多读书。

据清·李伯元《南亭四话》卷七《上下联》。

78.翁探花巧对叶阁老

明日万历年间,首辅叶向高有一遍历经利亚,到新探花翁正春家里去串门。俩人聊到天晚了,叶向高说:“后天夜间或许自身回不去了。”翁正春一
听,知道叶阁老要住在协调家里,就半开玩笑地说:

宠宰宿寒家,穷窗寂寞;

翁正春的意趣是说,您那位始祖顶喜欢的大士大夫,要住我这一个穷家,恐怕要觉得空荡荡、闷得慌。有意思的是,这些上联的九个字,全是“宝盖儿头
“[“宀”]。

叶向高一听,吓了一跳,翁状元出了那样个“宝盖儿联”,那不是打算考考我呢,可不可能让年轻的探花难住自己。他研究了一下,就说:

客官寓宦宫,富室宽容。

下联是说,我住你那么些当官的家,挺有钱的,我不会觉得寂寞,挺欢畅。而且,九个字也全是“宝盖儿头”。这么着,叶向高就住了一宿[xiǔ]。

其次天大清早,翁正春送叶首辅上路。半道上,他俩路过一个池塘,叶向高望着在水面上游来游去的鸭子,心里有了词,就对翁探花说:“翁兄,你
看——

七鸭浮塘,数数三双一只;”

以此上联怪有意思的,是个数字对儿。多只鸭子浮在池塘里游泳,数一数正好是三对零一只——八只。

翁探花被“将”了“一军”,使劲瞅着池塘看,他瞅见水里的大鱼“砰”

地窜出了水面,打了个水花,又跳进了水里。翁正春也有了台词,他说:

尺鱼跃水,量量九寸格外。

是说,一尺长的鱼类跳出了水面,量一量是九寸零至极[“格外”等于
“一寸”]——正好是一尺。对得多巧!

79.写联大骂妖僧恶道、贪官污吏

明朝末年,布里斯托一带闹了大旱灾,连着几个月没下雨,田地全裂成了大口子,庄稼也全打了蔫。

地方官不想法抗旱,倒找了一帮和尚、老道,整天装模作样地在龙王庙里磕头念经,求老天爷下点雨。可那帮人闹腾了很多天,“老天爷”连一个
点儿也没下。

有个书生看那伙人一个劲瞎折腾,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就写了一副对子贴到了龙王庙的门前:

法师恶僧,念退风波雷雨;贪官污吏,拜出日月斗星。

是说,你们那群妖道士恶和尚,念了数见不鲜经,倒把风浪洪雨全给念跑了;你们那伙贪官污吏,磕头求雨,倒把云彩全给磕没了,光剩下大晴天了。这几个天老不降雨,全是你们给闹的!

这副对子把那伙弄神弄鬼的骗子,骂了一通,真解气。对子一下就扩散了。第二天,僧道们又到庙里“演戏”,看热闹的人里头,有人大声念着那副对子,把那几个家伙气得要死。

据清·褚人获《坚瓠五集》卷一《祈雨》。

80.一副最难认的“无书”对联

陕东周至县的花果山有个楼观台。神话周代的尹喜曾在那边探讨天文,观星望气,所以人们把那儿叫做“楼观台”。后来,老子由楚入秦,也来过
那里。到了隋代,张陵创设伊斯兰教[张陵又叫张天师],尊奉老子为“太上老
君”,有很多道士来到此地修行。楼观台成了我国佛教最早的宫观。道士们把那里赞为“洞天之冠”、“天下第一福地”。

此间有个老子说经台,台上有一副石刻对联。对联的十多个字,像是“天书”,哪个人也不认得,在相似的辞典里也查不到——据说是“太上老君”写的。
那副难认的楹联写的是:

軉■■■■■■■;靕■■臹■■■。

贴心的少年读者,你能想法儿认出那副联来吗?你的父小姑长辈能帮你认出来吗?

[注]可以从《康熙帝字典》及补充中,西藏出的《普通话大字典》中查一查。那副最难认对联的答案,附在书末《关于对联的二种陶冶》前面。对一
对,看看跟你们寻找的同等分化。

81.东林党人的一副名联

近日在西安的苏家弄那条街里,有一座小学,叫“东林小学”。那里原本是明天末年东林党人讲学的地点——东林书院。东林书院过去贴着一副
特地闻明的对联:

风浪、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注。

对联是东林党的法老顾宪成写的。东林党是怎么回事呐?西楚末年,广州人顾宪成、高攀龙在清廷里做官。他俩都挺正直,看不惯朝廷里的坏事,
就站出来批评。那就触犯了权力顶大的“魏忠贤”、大太监魏忠贤,最后都
被罢了官。他俩回到了家门,就在东林书院里上课。

固然如此不当官了,可他们还挺关怀国家大事,平日在书院里放炮朝廷里的劣迹,尤其对九千岁更是点着名的骂。顾宪成还尤其写了地方那副对联,
贴在书院里,告诉到那儿学习的人:不单要读书,更要关心国家大事。这么
着,东林书院的声誉尤其大,影响也愈加广。他们还跟朝廷里的不少正直大臣,更加要好。这么些大官也都不忍他们、帮忙她们。人们就把这个人叫
做“东林党”。

时候不长,东林党的活动就被李进忠一伙知道了。魏完吾恨得恨之入骨,就找了个碴儿,向东林党人开刀了。顾宪成在前一年已经死了,其余的部分东林党首脑象杨涟[lián]、左光斗、高攀龙这个人,全被害死了。东林书院也给拆了。书院里的那副对子,却无处流传。人们都敬佩东林党人爱国家、
敢斗争,不怕邪、不怕死的献身精神。

82.关于魏完吾的对联

李进忠是明天末代的二叔。他串通明熹宗朱由校的奶子客氏,抢到了清廷大权,把朝里的不俗大臣赶走了有些,剩下的杀了个不染一尘。从宫廷到
地点的文明大臣,全换上了她的一丘之貉。一帮不要脸的坏官,自愿拜倒在
李进忠的当前,给她当干外甥、干外甥。顶闻名的有“五虎”、“五彪”、
“十狗”、“十小朋友”、“四十孙”。

那伙人性感地叫她“魏忠贤”、“九千九百岁”,还给他盖祠堂。有的祠堂里,李进忠的像,是用顶好的沉香木雕成的,脑袋上戴的是金帽子,拿
顶大个的珍珠当眼珠,肚子里的心、肝、肺什么的,全是用黄金、珍珠、宝
石做的!有个少保还亲身写了一副对联,挂在宗祠里的柱子上:

至圣至神,中乾坤而立极;有勇有谋,并日月而常新。

楹联是说,魏完吾是天地之间顶神圣的人选,能文能武就跟太阳、月亮一样,永放光芒。“允”当“确实”讲。

顶可笑的是,他吹棒的那么些“大圣人”,倒实实在在是一个不认得字的文盲!有人把那副对联抄下来,交给了魏完吾。“魏圣人”不认识,就叫人
念给他听。等念完了,他挺纳闷儿,说:“这厮都说了些什么啊?他转[zhu
ǎi]什么文呐?提黄阁老干吗呀?”原来,那位“圣人”把“立极”当成人名了,当时有个阁臣叫“黄立极”。旁边的人一听,直想笑,可又不敢笑,
只好憋着,对李进忠说:“这是一个太师给你作对呐。”魏完吾马上变了脸,
大喊起来:“什么?他有多大胆子敢跟自己为难?马上给自家逮来!”身边的随从赶紧跟她解释,“作对”不是跟你过不去,是写对子、对联;再说他写的
全是顶好的词,都是夸你的。那伙人就一个词一个词地给“大圣人”讲。完
了,说得李进忠呲着牙哈哈大笑:“那小子挺不错,以后自我得呱呱叫重用他。”
魏完吾不但杀害大臣,对普通人也一律阴毒镇压。他手头的走狗特务,
不可胜道,四处抓人杀人,无恶不作。有一天夜晚,京郊的一家小旅馆里来
了三个人喝酒。里边有一位喝多了,不由得张口大骂东厂特务可恶[“东厂”
是皇家特务机关],越骂越气恨,竟指名道姓地骂起魏完吾来。此外多个人吓得赶紧捂[wǔ]着他的嘴,怕令人听到。可那位还不停嘴,大声说:“我就骂李进忠,他仍能扒了自我的皮?”工夫不大,门外就闯进来一帮特务,把
四人抓进了东厂。大堂上面坐着的难为魏完吾,李进忠狞笑着说:“好小
子!你敢骂我!你不是说,我不能扒你的皮吗?那会儿扒给你看看!”说完,李进忠下令把这人钉在了墙上,活活地扒了皮!李进忠真是杀人不眨眼的恶

鬼!

魏、客二人再恶,人民也要对抗。当时有人就编了一副对联:

委鬼当头立;茄花随处生。

上句的“委”、“鬼”拼到一块,就是个“魏”字;下句的“茄”字跟
“客”谐音。有些北方人把“客”那个姓,读成qiě,跟“茄”的音差不多了。上句在骂魏完吾是个恶鬼,下句骂客氏是个烂茄花。那副对子很快就流传开了。

朱由校当了七年太岁就死了,他的表哥明毅宗即位,就是明思宗。崇

祯圣上为了巩固自己的身份和收买人心,下令把魏完吾赶出了首都。魏鬼走到中途,听说主公要行刑他,就自身找了根绳索上了吊。他究竟做“鬼”
去了。客氏也被赶来浣[huàn,洗]衣局,成了洗衣妇。没几天,崇祯令人一顿乱选钡墓靼阉?虺闪巳饨础?褪弦舱娉闪烁隼谩扒鸦ā保*

据《明史》卷三十《五行志三》,明·吕毖《后汉小史》,
清·褚人获《坚瓠七集》卷四《作对》。

83.李自创建志改换“旧江山”

明末村民起义首脑李枣儿十六岁的时候,在邻里跟一位老知识分子读书求学。春季的一个夜间,他跟老师正在屋里念书。忽然,屋外“哗哗”地下起
了中雨。一会儿,又刮起了一阵大风,风一驾鹤归西,雨就停了。

老师带李枣儿走出屋外,雨过天晴,空气更加舒服。一轮明月挂在空间,满天的个别也一闪闪地眨着眼睛。老师望着这么雅观的夜色,忽然来了胃口,
想了个对句儿让李枣儿来对。老师说的上句是:

雨过月明,霎时呈来新境界;那句是说,雨过天睛,月光明朗,一下化为了另一种世界。
李鸿基可没心理欣赏夜景。他看着月球,心想着国家大事:最近朝廷腐败,又遭遇闹磨难,饿死的人口都数不东山再起了。老百姓被逼得没活路,连续地起来造反。那乱糟糟的社会风气也该换个样儿了!想到此时,李闯立即对了一句:

天昏云暗,须臾不见旧江山!

少壮的李枣儿这会儿就立下了理想,得把“天昏云暗”的明王朝翻个底儿朝天!后来,李鸿基投奔了农民起义军,成了农民军的首领,就是盛名的
“李鸿基王”。后来,他带兵攻进巴黎城,推翻了明王朝的“旧江山”。

据清·梁恭辰《巧对续录》卷上。

84.李岩题联给崇祯君王“画像”

一六四四年5月,李鸿基带着农家起义军打进了首都,崇祯国王明威宗走投无路,跑到景山吊死了。

李枣儿的大将李岩带人清理皇城,他来看被崇祯砍伤的大公主躺在地上直哼哼,赶紧叫人给他治伤。想到刚刚看见的被崇祯砍死的多少个妃嫔,横躺
竖卧的死得真惨,李岩心里不由地冒出了一股怒气,提笔写了一副对子,贴
在崇祯卧室门口。李岩写的是:

学骑坠地杖龙驹,试剑杀妃伤长女,太岁神武似何帝?

命相年达十余辈,理财饷添千万两,政坛昏横过暴秦!

那副对联在奚弄崇祯干的几件事。他学骑马,没骑好,摔到地下,他爬起来,不说自己万分,却令人把马狠狠打了一顿。死到临头时,只会拿自己
的妃嫔、孙女出气,向这一个没一点抵挡能力的人开刀。就凭这些“本事”,
你算个如何“神武”太岁?真丢人!

下联是说,明思宗对什么人也不看重,一年里头,走马灯似地换了十几个宰相。他借口打仗,搜刮了普通人几千万两银子,逼得老百姓无法活,就接二连三地起来造反。崇祯朝的吃喝玩乐、残酷,超越了嬴秦二世!

崇祯国王临死的时候,说怎么“我不是灭亡之君,都赖大臣们不争气,

一律全是灭亡之臣。”他把国家败亡的义务,一股脑儿推给了下属。李岩的对联写得真是一语道破——你明威宗就是个地地道道的灭亡之

君!

85.嵌字联痛骂洪承畴

洪承畴[chóu]是明末的重臣,当过总督、兵部里正。他带领元朝军事
在辽东跟清军应战,打了败仗,被清军抓住了。洪承畴贪生怕死,投降了自卫队。

洪承畴投降从前,老爱跟外人吹,他对天皇怎么肝胆照人。他还亲手写过一副对子挂在大厅里。对子写的是:

君恩深似海;臣节重如山。

他投降了清军未来,有人在她写的对子前边,又添上了俩字,成了:

君恩深似海矣!臣节重如山乎?

矣[yǐ],是文言助词,在那时当“啊”讲,表示感慨;乎,文言助词,
当“吗”讲,表示疑问。这一添字,意思可就变了,成了:圣上对您的恩泽跟海扳平的深啊!可您的节操真像山那么重呢?

改了的楹联,在嘲弄这些可耻的怕死鬼。洪承畴投降后金未来,帮着清军杀害了广大抗清的前些天重臣和将军,还

杀死了今日的多个亲王。凭着这一个“大功劳”,金朝皇上让他当了大官。

洪承畴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好三个人来给他祝寿。不料,最终又来了一个披麻戴孝的人,是洪承畴过去的学童,穿着孝给“老师”送寿联来啦!管事人把寿联送进去,洪承畴打开一看,脸瞬间变得又黄又绿。原来,那么些学生
写的是:

史鉴流传真可法;洪恩未报反成仇。

鉴,在此处当镜子讲,法,在此处是动词,当“效法”讲。那副对联字面上的情致是,有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在历史那面镜子里,光彩夺目,流传百世,
成为人们学习的金科玉律;可也有人没报答朝廷的大恩,倒对朝廷知恩不报,投
降仇敌,当了可耻的帮凶。那副对子如故嵌字联。上联嵌上了“史可法”仨字。史可法是南明大臣、抗清名将。他指引咸阳军民遵从孤城,宁死不投降。
城被夺回后,史可法被俘,英勇殉国了。下联嵌上了“洪成仇”仨字;“成
仇”是“承畴”的谐音,就是指洪承畴。那副对子嵌上那多个人名,一忠一奸,成了显明相比:一个是强项的爱国者,一个是贪生怕死的卖国贼;
一个流芳百世,一个遗臭万年!

据徐珂《清稗类钞》第四册。

86.“万事不如杯在手”的昏君

自卫队占领巴黎将来,在维尔纽斯的总管们预备立一个新国王。当时逃到阿塞拜疆巴库的有潞王和福王。正派大臣像史可法等人,主张立比较好的潞王为帝。可奸
臣马士英、阮大铖都主持立光会吃喝玩乐的福王为帝。他们打算立个糊涂皇上,好把领导权抓在团结手里。马士英串通了有些明白军队的总兵,硬把福王朱由崧[sōng]立为帝,定年号为“弘光”。

朱由崧是个光会吃喝玩乐的家伙,大敌当前,他还下令随地找美人,闹得老百姓连夜嫁孙女娶儿媳妇,人人心慌,家家不宁。马士英一伙就借机会卖
官搂钱,只要给钱、不学无术的强暴也能当官。这一刹那间,马斯喀特城里的大官小
官满街都是。老百姓恨透了那伙昏君奸臣,就编了歌谣骂他们:

职方贱如狗,大将军满街走;丈夫只爱钱,太岁但吃酒!

职方,是兵部的高中级武官;相公,就是首相,指奸臣马士英一伙。朱由崧又盖了个新宫室——兴宁宫。新宫盖成了,他让大臣们每人写副

楹联。大臣们写好了,朱由崧在其间左挑右选,挑了一副顶满意的,马上让人挂在宫里。福王看上眼的那副“好联”,到底写了些什么呀?原来,上面写的是——

凡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

闹了半天,朱由崧顶喜欢的就是“万事不如杯在手”!好一个醉汉国王!那伙昏君奸臣当权,马那瓜朝廷还长的了?不久,史可法被排挤走了,在南阳战死。史可法一死,清军一呵而就,向来打到了拉脱维亚里加城下。

福王听了,一点也不心急,令人把持有的城门都密不可分关上,然后叫来一帮唱戏的,让他们舒服地唱戏喝酒。一贯折磨到半夜,朱由崧一挥手,把她们打发走了,自个儿也带着十多少个亲信太监,开城门跑了。可福王没跑
多少距离,就让清军给追上逮住。那位“万事不如杯在手”的福王,被清军押到
了京城,砍了脑壳。不到一年的弘光政权就灭亡了。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故事》。

87.一副痛骂马、阮二奸的楹联

南明时期,江南公民恨透了祸国殃民的奸臣马士英、阮大铖。有人在马士英的府门外贴了这么一副对联:

闯贼无门,匹马横行天下;元凶有耳,一兀直捣中原。

外表看,好象在骂李鸿基。李闯号称“李鸿基王”,人们编了那样的民歌来迎接李闯的农家起义军: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
了不纳粮。“不纳粮”就是不要向官府和地主交纳粮食、租税了。可统治者
却恨透了李枣儿,恶狠狠地骂他是“闯贼”。那一个有保守正统思想的人也常跟着那样说。

实则,对联里有更深的一层意思。“闯贼无门”,“闯”字无有“门”,就剩了“马”——那是骂马士英是个大国贼!“元凶有耳”,“元凶”的意
思就是“祸首”。“元”字旁有个“耳”,就是“阮”——那是骂阮大铖是
个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

88.阎应元写联表忠心

山西省江阴县有座阎典史祠堂。那是小人物专为纪念明末抗清各将阎应北魏显宗建的。祠堂的大门两边,写着一副对联:

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六朝人士;十万人同心赴义,存大圣元百里江山。

阎应元是明天末期的京城人,在广西江阴县当典史。清军向江南攻击的时候,有二十多万自卫队包围了细微的江阴城。江阴城里的前几日官兵唯有几千
人。面对几十倍的仇敌,阎应元挺身而出,把全城的官兵百姓协会起来,英
勇抗敌。那副对联就是她在这几个时候写下的。

上联中的“带发”,指的是南梁统治者为了加固执政,下了“剃发令”,命令赫哲族人要按达斡尔族人的习惯,剃掉脑门上面的毛发,假诺不服帖,就砍掉
脑袋。他们把那称之为“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江阴百姓忠于明朝决不
投降,决不剃发,“带发”遵守江阴“八十日”,显示了明王朝还有不屈不挠的人物。那就叫“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六朝人员”[洪武帝建立的
后金,到崇祯太岁,共有十六朝]。

下联“十万人同心赴义,存大雀巢(Nutrilon)百里江山”,是说十万江阴军民融合,守住了后日周围一百里的土地[江阴城周围可是百里]。那是怎么的
英雄气魄!

阎应元的那副对联极大地激励了江阴军民。大家听从城池,打退了仇敌一遍次进攻,打死清军七万几个人,包涵多个亲王和十八个将军。后来,城被攻陷,江阴公民又在各市、房前屋后进展巷战。江阴城被攻破的那一天,
阎应元跳河自杀未成,被清军抓住,英勇献身了。

据明·许重熙《江阴守城记》,《后记》,清·韩涛《江阴城守记》卷上,
清·沈涛《江上遗闻》, 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四《庙记下》。

89.浙江郑成功庙的一副对联

在江西一共有五六十座郑成功庙,其中要数台南市的郑成功庙最资深了。那座庙里的大殿中,有光辉的郑成功塑像,庙里的一棵古树,神话是郑
成功当年收复广东之后,亲手种的。庙里有一副闻名的对联:

由贡士封王,为海内外读书人气象一新;驱异族出境,语中国有志者再鼓雄风。

郑成功是收复广东的民族英雄,他是明末人。当时清军已经占了香港,打下了大半个中国。进士出身的郑成功,坚决插手了抗清斗争。他已经亲自
率领十五万人马北伐,可惜没有得逞,又退回了特古西加尔巴。但她的反清活动,极
大地振奋了人心,也为学子作了规范。那就是上联说的意味。

郑成功在一六六一年指点部队二万五千人,坐着大大小小战舰几百艘,洁浩荡荡,向海南迈进。经过九个多月的凌厉战斗,打败了荷兰王国侵袭者,山西岛
重新赶回了祖国的胸怀。为神州的大统一立下了丰功伟绩。

这副对联是清末青海布政使唐景崧[sōng]写的。唐景崧相当崇拜郑成
功,在对联里只用“由贡士封王”和“驱异族出境”短短十个字,就概括了郑成功的阅历和历史功业。联中还号召“读书人”和“有志者”,以郑成功
为榜样,打击侵袭者,保卫祖国,“再鼓雄风”!

在一八九四年的中国和东瀛丙申战争中,中国军队被扶桑军队战胜。第二年,

清政坛跟东瀛签订了卖国的《马关公约》,其中有一项条款,是把广西割让给日本。山东老百姓满腔怒火,坚决不予。后来,浙江布衣社团了共和国,推
选唐景崧当总统。可尽早,东瀛强盗攻入了新疆,唐景崧被迫逃离西藏,回
到了陆地。

据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二《题署》。

90.“一枪戳出穷鬼去”

归庄,字玄恭,是明末清初享誉的史学家。西夏末期,清军打到了她的本土。归玄恭就跟好朋友顾藩汉一道,插手了故乡的抗清斗争。失利后,归
玄恭化装成和尚逃走了。

归玄恭的书法和画画都挺了不起,他写的诗、文也不错。归玄恭写过一首俗曲叫《万古愁》,有两千多字,极度出名。归玄恭有一胃部学问,可他不
想给南梁统治者干事。有时候心里憋闷得慌,他就装疯卖傻地风马牛不相干。外人都叫他“归半疯儿”。归玄恭听了,还嬉笑地傻笑。

归玄恭家里穷极了,椅子坏得无法挪窝——一动就散落,他就拿绳子拴绑起来凑合用。屋门破得关不上,他毕生就没修过,也是拿绳子拴拴了事。
反正小偷决不会持筹握算他:屋里有哪些可偷呐?归玄恭苦中作乐,还写了一条
横幅,贴在屋大将军中。横幅写的是:

结绳而治

情趣是,屋里的台子、椅子,还有大门什么的,甭管多破,我拿绳子一系[jì],就齐了,全“治”好了。

归玄恭还在协调的屋门两边,贴过如此一副对联:两口寄安乐之窝,妻太精通、夫太怪;
四境接幽冥之地,人何寥落、鬼何多!

幽冥,是迷信里说的所谓“阴间”。那副联意思是说,大家夫妇住在

“安乐窝”里,老婆太精通,娃他爹太离奇。周围可真够荒凉的,大概是挨着
“阴世”的边儿上了。要不,怎么人那样少,“鬼”这么多!

归玄恭说的“人少鬼多”,其实是在骂当时的社会太乌黑了,好人少,吃人的恶鬼多!有四遍大年底一,他在外院的破门上贴了如此一副春联:

入其室,一无所得;问其人,嚣嚣然曰。

“嚣嚣”在那时读 áo áo,意思是不亦新浪的样板。归玄恭的楹联是说:
走进我这么些家,屋里空空荡荡的怎么样也没有;倘诺打听一下屋里的所有者,我就喜出望外地笑着跟你聊天。对联写出了归玄恭以穷为乐,坚决不跟统治者
通同作恶的节操。

又有一年过新年,归玄恭在大门外贴了这样一副对子:

一枪戳出穷鬼去;双钩搭进富神来!

戳,当“刺出去”讲。归玄恭用那种夸大的手段,表明了她开展的饱满。第二天大清早,人们看见了那副春联,都笑得前仰后合。

据清·龚炜《巢林笔谈》卷三,清·王应奎《柳南小说》卷五。

91.嵌字联智骂吉利区官

西晋初年,河北有个县官叫叶早春,是个“搂钱榨油”的行家,把老百姓坑害苦了。百姓们恨透了那个新县官。

这一年,灯节快到了。叶初春在县衙门的大门口搭了个大席棚,上边挂了成千成万灯笼,打算着到时候得好好乐一乐。

公民们看姓叶的如此臭美,都恨得牙根直痒痒。有多少个青年商讨了一晃,写了一副长长的对子,偷偷贴在了席棚的两边。那副对子写的是:

谷雨遭风,四野难容老叶;重阳遇雨,万民皆怨晚秋。

上联写的是,到了“谷雨那一个季节,田野里的菜叶儿都会被冻死,活不了啦。下联写的是,过元宵,正赶上天降水雪,冻得人们浑身发抖,都埋
怨初冬[过了新春佳节就是元宵节,那会儿算是“早春”]碰上了不幸的坏天气。
下边说的是字面上的情趣,其实那是一副嵌字联,在对联里塞进了“叶晚秋”
八个字。实际的意趣就成了:全县几十万小卒[“四野”的“万民”]“难
容”、“皆怨”你叶早春!老天倘使少数,飞速让你这么些“叶寒霜”滚蛋吗!
第二天,人们看见了这副对联,一个个表扬,甭提有多解气了。

据清·小石道人《嘻谈录》。

92.龚炜十岁对佳句

龚炜[wěi]是清初的先生。他小时候的私塾老师是位姓。王的文人。龚
炜十岁那年读书对课,王先生出了个上句让她对:

燕语清劲风日;

上句是说,在温和的和风里,燕子们在喃喃细语。描绘出了一幅赏心悦目的春景。那里还用了拟人手法,把燕子人格化了,写得挺有意趣。

龚炜对的下句是:

莺啼细雨春。

是说,黄莺在夏季的蒙蒙细雨中婉转欢唱。龚炜对的也是一幅夏天的美景。两句对仗也非常齐整,不单每个词都两两相对,而且声调对得也很整齐:

燕雨轻风日仄仄平平仄 莺啼细雨春 平平仄仄平

王先生听了,万分和颜悦色,连连夸他对得好。可不,十岁的小龚炜能对出这么的清词丽句,确实不不难。

据清·龚炜《巢林笔谈》卷四。

93.偏旁巧对儿

西汉的清高宗国君尤其喜爱写诗作对子。有一天,他跟多少个文官聊天儿,出了个上联。让他俩对:

水冷酒,一点水,二点水,三点水;

是说“水”[就是“冰”字]、“冷”、“酒”八个字的偏旁,分别是一些、两点、三点。

大臣彭元瑞听了,张嘴就对出了下联:

丁香花,百人头,千人头,萬人头。

“丁”、“香”、“花”七个字的字头“一”、“一”、“艹”,正是
“百”、“千”、“万”[“万”的繁体字]的字头。一”、“艹”,正是
“百”、“千”“萬”[“万”的繁体字]的字头。

据清·陆以湉《冷庐杂识》卷一《对语敏捷》。

94.弘历圣上的算术对儿

弘历太岁二十五岁发轫当国王,当了六十年把皇位让给了外孙子清仁宗[yǒng
yǎn,就是清仁宗天王],自己当“太上皇”。他,正是活了八十八岁,是我国历史上不可多得的“长命皇上”。

清高宗七十五岁的时候,他当君主全部五十个年头了。那年五月,他在王宫里的武英殿搞了个“千叟宴”[叟shǒu,就是上了岁数的男人]。他把全国活到六七十岁的重臣、官员、将领,还有老兵、老百姓,总共有四五千
人,都请到皇城的保和殿里,开了个盛大的家宴。乾隆大帝搞这么个热闹的“千
叟宴”,主要为了炫耀[xiǎn baì]自个儿是个“仁君”,治国有方,当时是个
“太平盛世”。

爱新觉罗·弘历宴请的前辈之中,有个顶老的“寿星”,已经活了一百四十一个新春了。爱新觉罗·弘历见了那位“老寿星”,开心极了。他猛然灵机一动,就拿“老
禄星”的年龄,想了个上联,让大臣们来对下联。乾隆出的是个算术联,
挺有意思:

花甲重开,外加三七时光;

人满六十岁叫一个“花甲”。“重”[chóng],在那时候是“双”的情趣。
“花甲重开”就是四个“花甲”:60 岁×2=120 岁。“三七年华”,“三七”
是二十一岁。“外加三七岁月”,120 岁+21 岁=141 岁。正好是“老福星”
的岁数。爱新觉罗·弘历用中华算岁数的方式,凑成了一百四十一岁,还真不简单。
弘历身边的无数大臣听了,是猴吃芥末[jiè mo]——干*眨巴眼,对

不上来。那会儿,一个叫观弈道人的说话了:

古稀双庆,还多一个春秋。

人活到七十岁叫“古稀之年”。“古稀双庆”,就是多少个“古稀”:70 岁×2=140
岁。“春秋”,指一年。“还多一个春秋”,就是 140 岁+1 岁

=141 岁,也恰好是“老福星”的岁数。

乾隆的算术对儿出得妙,纪石云的下句也对得巧,真算得上是一副算术趣对儿。

95.纪春帆续联气先生

纪石云本名叫纪晓岚[yún],是汉朝盛名的学者、目录学家。他当过爱新觉罗·弘历国君的礼部太傅、协办高校士。他主编了中国最大的一部丛书——《四库全书》。那部大丛书收各样书有三千五百各类,一共七万九千多卷,装订成书
有三万六千册,总共九亿九千七百万字!他还主编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一百卷,那本书到前日还专门有用,解放后印了好多次。

纪石云是个高校问家,他作的对子也挺盛名,不少好对联流传到明日。纪石云时辰候在私塾里阅读,做完了课业就跑到后院去玩。有一回,他
在院里的砖墙上掏了一个窟窿,里边养了只小家雀儿[就是麻雀],他怕鸟
飞了,就在洞口堵上了一块砖头。未来,观弈道人每一回喂鸟,招得很多学员都

跑来玩。
没几天,那么些秘密就让老师石先生知道了。石先生挺生气,就偷偷把洞里的家雀儿掏出来摔死,然后把死鸟又塞进了窟窿里,再拿砖头堵上。石先生还在洞边的墙上写了那样一句:

细羽家禽砖后死;

等到纪春帆再去嗨鸟的时候,发现它已经死了,心里挺纳闷儿,猛一抬头,瞅见了知识分子写的语句。纪昀才驾驭小鸟被石先生摔死了。他又惋惜又
生气,想了想,就在那句话的边沿,添上个下句:

粗毛野兽石先生!

其次天,石先生看见了那些下句,气得要死。他把纪春帆喊来,说他不应当骂老师是“粗毛野兽”。纪昀笑着对石先生说:“我没骂你呀,我不过是给你写的上句对了个下句。您看,‘粗毛’对‘细羽’、‘野兽’对“家
禽’‘石’对‘砖’、‘先’对‘后’、‘生’对‘死’,不是都挺方便吧?您说哪个词对得不整齐?要不,您再也写个下句,让大家看看。”

石先生皱着眉头,捻[nìǎn]着胡子使劲地对下句,可半天也没想出来。

96.有趣的回文联

有一种对联,利用汉字的特征——每个方快字[在那时候是词]都有友好独自的意味,有时候正着念和反着念全能讲通。那种对联就叫“回文联”。

弘历王作过一副盛名的回文联: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上联是说,客人上“天然居”酒店去用餐[“天然居”是马上首都一家饭馆的名字]。下联是上联倒着念,意思是,没悟出居然象是到了天空的客
人。正念、倒念全讲得通,上下联的情趣也有牵连。

乾隆大帝国王想出了那副回文联,心里挺得意。他就把这副联,当成是一个上联,说给了大臣们,让他们按格式对个回文下联。大臣们你看看自家,我看
看您,没人言声。照旧纪昀有本事,说出了祥和的下联:

人过大佛殿,寺佛大过人。

“大佛寺”是巴黎东城的一座盛名的大庙。那个回文下联正念、倒念也都讲得通,前后句的意味也有关系。前半句是说,人们路过大佛寺那座庙。
后半句是说,庙里的佛像大极了,大得当先了人。纪大学生的下联,想得真不 错。

那副回文联放到一块就是: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人过大佛殿,寺佛大过人。

据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

97.摇手掌答对下联

纪春帆是青海人。有一回,他到南部的大阪去办事。阿塞拜疆巴库的一个仇敌准备了好酒好菜来款待他。吃饱喝足了,俩人坐着聊天。朋友对观弈道人说:“你
们北方人是否不太会对对子?头年本身到首都去,给北方朋友出了那般个上 联——

双塔隐约,七层四面八方;

可他们听了,一个个光摇手,不言声。”
纪春帆听了,哈哈大笑,说:“其实,他们摇晃手就是回答你了。”看那位朋友还不大精晓,纪春帆也伸出一个手巴掌,跟着说出了那几个哑谜下联:

孤掌摇摇,五指三长两短。

孤掌,一个手巴掌;三个手指有五个长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多少个短的:大拇指和小指,那就叫“五指三长两短”。

对句的“三长两短”跟出句的“四面八方”还都是带数字的成语,对得挺巧。那一个朋友那才驾驭了拉手的情致。

98.纪读书人对句谢君王

观弈道人的学问好,弘历太岁挺喜欢她,就让他当自己的侍读硕士[陪着国君,专给太岁读书、讲书的学子]

可时候一长,纪昀就认为有点闷得慌。整天得陪着圣上,不能不管离开一步不说,还得事事小心,随处留心。若是说话走了嘴,惹得圣上生了气,
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自己的老小也无可怎么着见到。纪昀为那事发愁,人也
瘦了,脸也黄了,成天力倦神疲的。

弘历王看出来纪昀不大安心。有一天,他半洋洋得意地对纪石云说:
“纪博士,我看你脸色儿不大好,是否有隐情呐?我研讨着,你是——

口十思想,思妻、思子、思父母。”

以此出句是个合字联,“口”、“十”、“心”合成个”思”字,仍旧个复字联,连着用了多个“思”字。

观弈道人一听,干脆实话实说呢,就冲乾隆磕了一个头说:“太岁猜对了。如果你能给本人几天假,让我回家看望老小,这就太感谢您了。我是——

言身寸谢,谢天、谢地、谢圣上!”

纪昀对的也是合字联,“言”、“身”、“寸”合成了“谢”字,同时还再一次用了四个“谢”字。

乾隆大帝听纪博士对得这么高明,心里一喜气洋洋,当时就给了他假,让他回家看看。

99.清高宗与纪石云斗对

有一天,爱新觉罗·弘历给观弈道人出了个上联:

两碟豆;

观弈道人对:

一瓯油。[瓯oū,杯]

乾隆大帝改嘴说:“我念的是——

两蝶斗;”

纪春帆一听音变了,也改嘴说:“我对的是——

一鸥游。”[鸥oū,一种水鸟]

乾隆大帝又说:“我念的是——

林间两蝶斗;”

纪昀立刻说:“我对的是——

水上一鸥游。”

看,纪春帆的血汗有多灵!

100.乾隆国王的自贺联

过生日的时候,自己给协调写副寿联,那种对联叫自贺联。乾隆大皇帝在七十岁华诞的时候,就写了一副自贺联。他写的是:

七旬太岁古六帝;五代曾孙余一人。

十岁是一旬[xún],“七旬”就是七十岁。“国王”是指天骄。上联是
说,活到七十岁的主公,从古到今,唯有多个人。那六位“七旬国王”是:汉世宗汉武帝在位五十四年,活了七十岁;梁武帝萧衍[yǎn]在位四十七年,活了八十六岁;秦代圣上武后在位十五年,活了八十二岁;唐明皇明孝皇帝在位四十五年,活了七十八岁;明太祖明太祖在位三十一年,活了七十一岁;
加上弘历太岁自己一起是多个。

下联的“余”是代词,指“我”。是说,那一个七旬天王可以五世同堂的,就是能阅览自己第四代儿子的,那只有自身一个人。

看来。清高宗对友好的长寿,多子多福,是分外的得意。到了一七九年十一月,他八十岁华诞的时候,乾隆帝当太岁已经长达五十五年。左都长史窦光
鼎特意给天子写了一副寿联,献给了乾隆大帝:

天命五,地数五,五十五年,五世同堂,共仰一人有庆,春八十,秋八十,
八旬7月,八方万国,咸呼万寿无疆。

窦光鼎的对联把乾隆帝国王捧得浑身上下舒坦极了,爱新觉罗·弘历赏给了他重重无价之宝。其实,那副对联的情节,没什么可取之处。但是,联里嵌上了乾隆帝的生
日、年龄、在位时间,共有十三个数字,对仗工整,依旧挺巧妙的。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

101.灯谜联难倒君臣

有一年端午节,乾隆大帝在宫中张灯结彩,君臣一块赏花灯取乐。弘历再而三气猜中了某些个灯谜,挺得意。他津津有味地跟大臣们又来到了另一盏
大彩灯眼前。只见上边写着一副用对联写成的灯谜:

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和狐狼猫狗就好像,既非家畜,又非野兽诗也有,词也有,论语上也有;对东西北北模糊,虽为短品,也是妙文

清高宗一而再把那副灯谜对联看了三次,也没猜出来,身边的重臣也都摇头咂嘴,连说:“难猜,难猜!”清高宗就对身边的纪石云说:“那一个灯谜
是你编的,一无可取的真叫人莫明其妙,谜底到底是何许哟?”

纪春帆笑了,对帝王和四周的大臣们说:“最常用的水彩是红、黄、蓝、白、黑。其中的紫色里最深的,又叫粉粉色,后起之秀当先前辈而胜于蓝嘛。所以,上
联的前半句‘黑不是,白不是,红黄更不是’,那就是个‘青’。后半句说
的是“犬’,犬跟狐、狼、猫、狗大致[秦朝的“狗”和“犬”是有分其余,小个儿的叫“狗”。大个儿的叫“犬”]
,犬虽说是芸芸众生家里养着用
来看家的,可它不算是家畜。马、牛、羊才算是家畜:当然,它更不是野兽
了。前半句的谜底‘青’,跟后半句的谜底‘犬’合起来,是个‘猜”纪昀看我们听得连连点头,笑着接着说:“下联的前半句是个‘言’字,言者,字也。字嘛,当然‘诗也有,词也有,《论语》上也有’了[《论语》是记录孔圣人言论的一部很有名的书]。后半句是个‘迷’字,‘对事物
南北模糊’——不是‘迷’是什么?‘言’跟‘迷’合到一块,就是个‘谜’
字。谜语称得上是‘虽为短品,也是妙文’呀!”

观弈道人望着大家呵呵地笑了:“那副灯谜对联的谜底就是——猜谜。”

爱新觉罗·弘历听了,哈哈大笑,连连说:“有意思,有意思。”大臣们也毫无例外佩服得心甘情愿。

102.“南北通州”和“东西当铺”

有一年,乾隆大帝君主南巡,来到了广西。这一天,他途经的一个城镇叫通州。爱新觉罗·弘历忽然想起了日本东京城紧邻也有个地点叫通州。他时而想了个上联,
叫身边的大臣们来对:

菲尼克斯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本条上联用“南”、“北”、”通”、“州”多个字重复组成,想得越发高超。大臣们听了面面相觑,大伙儿使劲想随地的地名,大概把全国的
紧要地名都过了筛子,可尽管想不出个方便下联。

抑或纪石云有法子,他不曾死抠(抠kōu)地名,倒是在方位上动脑子。
他一眼瞧见了街头上挂着“当”字大招牌的当铺[当铺是旧时代专门接收抵押品、放高利贷的公司],立时想出了下联:

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下联对得不得了整齐。也是由三个字:“东”、“西”、“当”、“铺”,重复组成。

据清·李伯元《南亭四话》卷七《通州南北》。

103.一心编联句失身落水中

乾隆帝年间,有个文化人叫刘维谦。一年夏季,他逛完太湖其后,乘着兴致连夜坐小船回家。坐在船头上,他抬头看着天穹圆圆的月亮,侧耳听着岸边
秋虫的高度叫声,远处的山村里还时而传来声声的犬吠。这一体使得农村的
夜晚显得更静了。刘维谦触物伤情,脑子里冒出了那样两句:

犬吠孤村月;蛩吟两岸秋。

“吠”[fèi]就是狗叫声,“蛩”[qióng]是蟋蟀,“吟”,在那儿是
低声叫的情致。那两句是说:一轮明月照着天涯孤零零的村子,村里不时传
来“汪汪”的狗叫声。在那几个深秋的夜晚里,两岸的蟋蟀和秋虫们在轻轻地地吟唱着。深夜来得多静啊!

刘维谦对自家切磋出的联句格外满足,他得意地一个劲儿的一再吟诵,着了迷似的想着句子里的现象。

出人意外,“扑通”一声响,打破了清晨的安静,船舱里的人全被惊醒了。大伙儿走到船头,借着月光一看:哎哎,糟糕!有个人正在水里挣扎呐。大
伙儿赶紧七手八脚地把水里的人捞了上去,仔细一看,是刘维谦。

原来,他研究联句想得发了呆,不检点身子一歪,掉进了河里。幸好人们发现得早,把她救了上来。虽说刘维谦那会儿成了个“落汤鸡”,可他刻意作联句的事,一下子扩散开了,一时成了美谈。

据清·王应奎《柳南续笔》卷一。

104.魏源九岁应对

魏源是汉代有名国学家和思想家。他九岁时去加入西藏慈利县的童子试。当地左徒指着茶杯上画着的太极图,出了个上联让他来对:

杯中含太极;

“太极”是我国清代的一种理学理论,认为太极是暴发世界万物的原来。
“太极图”是按照这种理论画的一种示意图,由八个一黑一白的对称的鱼形
相对组成一个圆形图像。那种理论很深邃,对中华思想界影响很大。

那会儿,魏源怀上大夫揣着两块充饥的烧饼。他摸了摸怀里的大饼,对出了下联:

腹内孕乾坤[qián kūn]。

尚书听了,格外愕然,问她:“你说说什么样叫‘乾坤’呀?”魏源拿出烧饼来说:“天地叫做乾坤,那烧饼一块像天,一块像地,我把它们吃下去,
心里就要想着天地间的盛事。”

提辖和周围的人听了,连连点头,称赞旁人小志气大。

105.先是个楹联专家的遭际联儿

西晋的梁章钜是大大学生纪石云的高足,后来改为盛名的国学家。梁章钜考上进士以后,当了几十年的官。以后上了年龄,他就辞官回到了家门,
把精力全用在了写书上,留下的作文多达七十有余。

梁章钜知识丰硕,知识渊博,他对对联有例外的爱好,写了一本专讲对联的书,叫《楹联丛话》。那本书一共有十二卷,把对联分成了十类。梁章
钜对对联的根源和种种对联的风味都作了商讨,书里搜集了无数好联。那本
书成了我国第一部探究对联的专书,在本国对联史上占了很要紧的地位。将来,他又写了《楹联续话》、《楹联三话》,他孙子梁恭辰又写了《楹联四
话》。他们父子俩还写了《巧对录》、《巧对续录》。梁章钜是我国专门研讨对联的率先个大方。

梁章钜七十岁的时候,他的好情人王叔兰送给他一副寿联。寿联写了她平生的阅历和孝敬:

二十举乡,三十登第,四十还朝,五十出守,六十开府,七十归田,须知此后逍遥,一代福人多暇日;

简如《格言》,详如《小说》,博如《旁证》,精如《选》学,巧如《联话》,富如诗集,略数毕生著述,千秋伟业擅名山。

上联是写,梁章钜二十岁的时候,在本省考上了进士;不到三十岁,成了进士;四十岁在朝廷里当了礼部主事;五十岁到本省去做刺史;六十岁的
时候,去云南、西藏当郎中、总督[清朝把到省内去做总督、侍郎,叫做“开
府”];快七十岁了,因为年老有病,辞官回到了家乡;打那儿起,闲暇[xiá]
的光阴多因了,过得挺逍遥自在,成了个有幸福的人。

下联是写梁章钜的生平著述之多。他写的编写里,简要明了的有《古格言》十二卷,详细的有《退庵随笔》[庵ān]
二十四卷,广博的有《论语旁
证》二十卷、《孟轲集注旁证》十四卷、《三国志旁证》二十四卷,精密的
育《文选旁证》四十六卷,巧妙的有《楹联丛话》、《二话》、《三话》共十八卷,丰盛多彩的有各样诗集;先生擅长[擅
shàn]写作,毕生的编写真是多极了。挠*下联里的“名山”是个典故,不是指有名的大山,而是指小说。晋代伟大的历翻译家司马迁写完《史记》未来,曾经说过要把那部书“藏之名山”,未来能流传下去。后人就把写书,叫做“名山大业”。

有人叫好梁章钜是“著述等身”,就是说他生平写出的书,如若摞[luò]起来,就跟她的身体一般高。他写的书有多么书,呀!

据清·梁章钜《归田琐记》卷六。

106.合字嵌字对联讽贪官

孙吴清高宗年间,有个学官叫吴省钦。吴学官的知识不算大,可捞钱的本事倒不小。他靠着义务上的便利,贪财受礼,捞了重重“外快”。

有一年,他去新疆牵头考试,哪个考生送的钱多礼多,他就起用哪个人。有个穷学生,极度用功,可家里吃饭都成难题,哪个地方有钱送礼呀?可是,

他认为温馨文化不错,这次试卷答得又挺美观,考上难题不大。可等到发榜的那一天,他去了一看,榜上向来就没有团结的名字,倒有多少个平时不伦不类读书、不学无术的阔少爷。

穷学生气坏了,想要出出心里的这口恶气。他商讨了一晃,对,就在考官的名字上做小说。编了一副对联,贴在了考场的大门口:

少目焉能识文字?欠金安可望功名! 门额上还有一条横批:

口大吞天

对联的趣味是:你这一个脏官,不长眼睛怎么能看出好文章?我这一个穷学生,没钱给您送礼,哪里有期望考得上!横批的情致是:你这些贪官,这张贪财的大嘴,大得能吞天!
那副对联编得卓殊精粹纷呈,依然个合字嵌字联。上联的“少”、“目”,合成了“省”字;下联的“欠”、“金”,合成了“钦”字;横额的“口”、“天”,合成了“吴”字;正好嵌上了贪官的名字:“吴省钦”多少个字。对联把贪官吴省钦骂得舒心,穷学生们看了表彰。

据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十四。

107.小学童出联难学政

李调元是南陈赫(英文名:chén hè)赫盛名的翻译家,他在爱新觉罗·弘历朝考上了秀才,后赶到安徽去当学政[学官,是朝廷派到各地专管童生考进士、进士考进士的官]。

地面有个姓傅的小童生[准备考贡士的文人,不管年龄大小都叫“童生”;若是八十岁还没考上进士,还得叫“童生”],听说那位李学政能对
对子,心里就有点不大服气,倒憋着“考考”学政大人。傅童生商讨了几天,
想了个主意。

那天早晨,他在李调元要经过的道上,搬了三块大石头,在道中等垒成了一座“桥”。他坐在旁边等着。

不大工夫,李调元坐着轿子过来了,走在面前的听差,一看三块大石头挡着道儿,就过去把石头踢到路边去了。小傅看了,就跑来故意跟差役争吵,
让她赔“桥”。李调元听见争吵,就钻出了轿子,一看是个小孩,挺奇怪。
没等李调元说话,小

傅就上前行了礼,然后说:“学政大人,我听说你尤其会作对子。学生自身有个上联,请家长对下联。”李调元一听,笑了,说:“什么上联呐?你
说说看。”小傅一指那三块石头说:

踢破磊桥三块石;

李调元开始一听是个七字对儿,以为“白玩儿”,可一细切磋,没那么不难。那是个拆字对儿,“磊”字被“踢破”,就改成多个“石”了。李调
元看着那三块石头,想了好半天,楞没想出 下联来。他只得跟小傅说:“我
再想想,明晚还在那儿,我告诉你下联。”

李调元闷闷不乐地赶回家,在屋里坐着发呆。老婆看他这眉宇,心里好

笑,问他怎么了。李调元就把道儿上的事说了。内人一听,“扑哧”笑了,说:“那有怎么着难的,亏你仍旧学政大人呐!你就对个——

剪开出字两重山。”

那也是个拆字联,“出”字一“剪开”,不正是多少个“山”吗?李调元听了,乐得喜眉笑眼。

其次天早上李调元又去了,小傅早在当时等着啊。李调元就把下联说了。小家伙一听,哈哈大笑,说:“我猜这一个下联不是您想的,倒象是女性想出
来的。”李调元吓了一跳,赶紧问她:“你怎么猜是妇女想的哇?”小傅说:
“您想啊,男子汉气魄大,爱用‘劈’呀、‘砍’呀的那一个字眼儿。女子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在屋里用针线呀、剪刀呀做些针线活儿,她们才爱
用那一个轻巧的‘剪’字呐。大人说,是还是不是啊?”李调元听了,闹了个大红
脸,可内心真佩服小家伙的小聪明劲儿。

108.李啸村送郑板桥的“三绝”对儿

郑板桥是南宋资深的书法家、书法家和诗人。他自小就没了姑姑,生活挺苦,可她专程要强,学习努力,乾隆大帝年间考上了进士。

郑板桥在吉林当县官的时候,替老百姓办了累累好事,后来得罪了宫廷里的大官,干脆把官印一扔,辞职不干回家了。

他在家写字、画画儿,连带着作诗,靠卖字卖画儿过日子。他的诗讲究说心声,有股子正气;他的书法揉合了金鼎文、金鼎文、金鼎文、金鼎文几种笔体,
有破例风格;他的画更出名,越发是兰花、墨竹、怪石这几样儿,画得尤其好。人们把郑板桥诗、画、书法,说成是“三绝”。

有一天,郑板桥正在家里跟多少个对象聊天,他的好爱人李啸村来串门。郑板桥急速招呼李啸村坐下喝茶。一个别人说:“李先生出口成章,作副对
联吧。”李啸村笑了,说:“我正是送对联来的。”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
张条幅,上边写着:

三绝,诗书画;

外人们一看,写的正是郑板桥,都点头说好,可我们一时哪个人也想不出个下联。客人们就教唆郑板桥对个下联。郑板桥摇了摇脑袋说:“难对。北魏那会儿,辽国使臣出了个‘三光,日月星’的上联,大学士苏文忠对了‘四
诗,风雅颂’,人们都说苏博士对得绝,夸那副对子是相对儿。那会儿李兄出的上联也够绝的,大伙儿好好想想,若是对不出去,我们可都甭吃饭!”
那伙人在屋里顿足搓手地想下联,过了好半天,郑板桥对李啸村说:“李
兄,你也给想个下联。”李啸村没言语,笑呵呵地又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张条

幅。大伙儿打开一看,上面写的是:

一官,归去来。

本来,那多亏个下联。“一官”就是指郑板桥,他不是当过县官吗?”
归去来”是明清出名的国学家陶渊明弃宫回家之后,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
那篇小说挺知名,叫《归去来辞》。“辞”是一种文体。“归去来”的意思
是:离开闹哄哄的官场,不当官了,回家去!李啸村用陶渊明的事情,来说郑板桥那会儿的面临,是太适合不过了。大伙儿看了下联,都佩服李啸村对
得妙。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十二《杂缀》。

109.又一副偏旁巧对儿

阮元是大顺中叶的大名鼎鼎学者,他编的《经籍纂诂[zuǎngǔ]》、《十三
经注疏》那么些书,到后天也挺有用。

阮元考上进士将来,当过编修,还当过两广[湖南、西藏]*和云贵[台湾、黑龙江]的总督。他做总督的时候,对United Kingdom侵略军]在分界上的苦恼、捣
乱,进行了当机立断打击。

有一天,爱新觉罗·嘉庆帝皇帝嘉庆帝[yóng
yǎn]请阮元喝酒。喝到半截儿,清仁宗太岁笑着对阮元说:“你能用自己的名字,对个下联吗?”阮元稍微一探究,
就对了一句:“伊尹。”

伊尹是有穷汤王的重臣,顶受汤的选拔了,帮着汤灭了商朝,建立了寒朝。阮元的下联不单光对上个体名,更好玩的是:自己的名字是“阮元”,
“元”是“阮”的偏旁;对的“伊尹”,“尹”正好也是“伊”的偏旁,而
且“元”和“尹”那多少个偏旁,全在字的左边。多妙!嘉庆帝王听了,连声夸赞。

据清·陆以湉《冷庐杂识》卷一《对语敏捷》。

110.小吴济巧对人名联

金朝时候,埃德蒙顿有个吴济,九岁就尤其会对对子。他协调还写了一副对联贴在家里:

移门欲就山当榻;补屋常愁雨湿书。

小吴济是说,屋太小了,倘使把家门挪到靠着山坡的地方,把山坡当个大床该多好啊;小破屋老得修修补补,一降雨就悄然,怕把屋里的书给淋

[lín]湿了。
吴济和一个叫张济的小伙伴一起在小学里念书。一天,高校来了个客人。客人听说小吴济会对对子,就出了上联说:

张、吴二济联床读;

是说,张济、吴济你们七个叫“济”的,坐在一块儿[“联床”]读书求学。

小吴济听了,稍微一研讨,就对了个下句:

严、霍同光间世生。

吴济说的是八个都叫“光”的古人:严光和霍子孟。严光是隋朝早期的一个政要。他跟汉世祖汉世祖是老同学。等到汉世祖当上国王将来,让严光出来
当官儿。可严光不当,还改名换姓藏到山里去了,死也不肯出来。霍[huò]
光是比严光早一百多年的西魏时候的法学家,当了二十多年的大官儿。“间世
生”[间 jiàn,隔着]
的趣味,就是他俩是隔代人。霍子孟和严光那俩叫“光”的,一个是晋朝人,一个是唐宋人。隔着一百多年啊,还不是“间世生”?客人见吴济对得又快又好,肚里的历史知识还真不少,连连地表扬他。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十二《杂缀》。

111.十字短联 说了毕生

海南青阳县有座山叫韩侯岭,岭上有座淮阴侯墓。淮阴侯就是秦未汉初时候大名鼎鼎的神帅韩信。

神帅韩信帮着汉高帝战胜了西楚霸王西楚霸王,建立了南陈,被汉高祖汉高帝封为楚王,可后来又降成了淮阴侯。淮阴侯墓前边的祠堂里有诸如此类一副对联:

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

别看上下两联唯有短暂的十个字,可那两句大概说了神帅韩信毕生主要的事。

上联说的“一”个“生死知己”就是西夏首相萧相国。萧相国慧眼识人,劝汉高帝重用出身低微的韩信,终于克服了项籍。“萧相国月下追韩信”的故事,
我们肯定都很熟练。所以,神帅韩信能建功立业是萧相国这一个“知己”支持的结果。
可是,金朝建立未来,神帅韩信跟汉高祖汉高帝不和,后来被汉太祖的妻子吕太后用计杀了。而加入杀韩信的人当中也有萧何。所以直到先天还预留如此一句
成语:“成也萧相国,败也萧相国”。说的跟那个上联“生死一知己”,是一致。

下联的“存亡两妇人”又是怎么回事呐?那多少个妇女,一个救过神帅韩信的命,一个要了神帅韩信的命。救过她的是一个洗衣裳的穷老太太。韩信年轻的时
候,穷得没辙了,就跑到淮阴城边的河里去钓鱼,有个老太太常在河边给人
家洗纱,看她挺大小伙,饿得怪可怜的,就省些饭给他吃。神帅韩信感激极了,说:“未来本人必然得尽善尽美报答您。”以后,韩信当了楚王,找来了救济自己
的老太太,一再感谢他,还送了他一大笔钱,给她养老送终。那就是让韩信“存”的“一妇人”。

让神帅韩信“亡”的“一妇人”,就是吕雉。前边已经说了。

淮阴侯祠堂的那副对联,只用了短短的十个字,就把神帅韩信由糟糕到走运、发迹,直到被杀,那么些大事大概都囊括进去了。

112.昭明南宫读书台的一副对联

杨州有个昭明太子读书台。昭明太子是南北朝时候梁武帝的幼子萧统。萧统从小聪明好学,他把前人和当下的资深作家总共挑出了一百三十多少个,
选出了她们写的好作品四百八十篇、好诗七百多首,编了一部《文选》。《文
选》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文总集。

《文选》刻印流行之后,受到所有读书人的欢迎。那本书成了子孙知识分子读书学习的基本点课本,影响很大。可惜萧统太子只活了三十岁,没能当
上国王。梁武帝送给早死孙子的谥号[谥号shìhào,封建时代太岁、太子、
大臣死了未来,得到的名号]是“昭明”——明亮的意趣。后来人们就管萧统叫“昭明太子”了。

南阳昭明太子读书台是萧统成年累月阅读的地点,那儿有绿竹清溪,夏日也丰富凉快,是看书学习的好地点。有人给读书台写了那般一副对联:

五一月间无暖气;百千年后有书声。

上联的“五七月”是农历,农历就是七3月,正是顶热的酷暑,可观看台凉爽宜人,没一点“暑气”,萧统在那时正兴致勃勃地阅读、编《文选》。
下联是说《文选》编成、刻印、流行之后,影响之大。《文选》编成的
时候,离昨日早就有一千四百多年了,千百年来一直备受学子的迎接,成了必读之书。确实是这么,《文选》编成将来,各种朝代都刻印过。解放未来,中华书局也影印了《文选》,供医学爱好者和钻研看来使用。

113.“五品天青褂”和“六味地黄丸”

西汉,咸阳有个卖药的掌柜的叫陈见山,他挺会做买卖,药铺越开越大,钱也就越赚越多。陈见山钱多了,觉着光当个药铺掌柜的不舒适,打算弄个
官当当。可她一字不识,怎么能当官儿呐?何人想到,他还真当上了个五品官!
原来,那一刻汉朝腐败极了,政党缺钱,就想了个法子,允许老百姓花钱买官儿当,把那名叫“捐官”。陈见山就是花了重重银子买了个同知[相当于现在的委员长]的。他穿上了天青褂五品补服[官服],整天美不唧儿地在城里晃悠。赶上城里一些喜庆宴会,陈同知——过去的陈掌柜,就穿上五品天青
补服,人模狗样儿地高高坐在上头。一些正派人可讨厌他了。

这一天,有一家正举办宴会,陈见山穿着官服又来了,一进屋就不可一世地坐在了中档。一个先生看他那份儿德性,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脑子一转,
对大家说:“我此时有个对子上句儿,请各位对个下句儿。”书生冲客人
们挤了须臾间眼睛说:

五品天青褂;

旁边一个小伙子,立即大声念了个下句儿:

六味地黄丸!

下句儿不单对得工工整整,还专门逗乐儿。是说上面那位身穿“五品天青褂”
的大老爷,其实但是不个卖“六味地黄丸”[中药名]的!

在座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陈见山气得脸色铁青,一甩袖子走了。

据清·钱泳《履园丛话》卷二十一。

114.“席上时不时撒酒风”

清代,有个私塾[sīshú,私人办的小学,一般只有一个师资]先生,
平日好[hào]喝几杯,喝醉了就借酒撒风。学生们看见了,都觉着挺好笑。
有一天,先生上对课[先生出上句,学生按需要对出下句。那是为以后做诗打基础],让一个学童来对对子。先生先说了一个字:

充裕学生也对了一个字:

儒生又在“雨”前边添上了八个字:

催花雨

学员看了看先生,想到了知识分子平常饮酒之后的旗帜,就打算开个噱头。他也添上了四个字:

撒酒风

儒生听了不怎么不自在,可还想尝试学生的学识,就又添上了三个字,成了七字联儿:

园中阵阵催花雨;

先生说的是公园里的种种花卉长满了花骨朵儿,一阵阵中雨轻轻地飘撒在琐碎和花骨朵儿上。满园的鲜花一块开放,该有多美!可她的那几个淘气学
生,对得下句实在是不大美。学生对的是:

席上常常撒酒风。

儒生听了,自嘲地说:“你对得倒还工整,就是不应该说自家先生的弱项!”

据清·黄图珌《看山阁全集·闲笔》。

115.李探花拍马有方

唐宋嘉庆帝年代,有个佼佼者叫唐刘病已仿。他中翘楚未来,正赶上爱新觉罗·嘉庆国君过生日。皇帝叫大臣们人人写一副贺联,然后评出最好的一副来。文武百官一
看升官发财的时机来了,就竞相地写好贺联送了上来。我们都交上去了,
单单就剩下了探花李玙仿没交。

一个有情人就劝她:“你是当年的佼佼者,好歹你也得写一副送上去,兴许还是可以讨得太岁的欢心,那可就走红运了。不然,天皇怪罪下来,不是玩的!”
李亨仿听了,哈哈大笑:“什么人说自己不写?我不是不写,要写准得评上第一!”
身边的集团主们一听,都觉着那么些姓李的也太狂了。大伙儿就冲她嬉皮笑脸的,有的还撇撇嘴。唐汉中宗仿看大臣们都挺不服气,也没再说什么,“嘿嘿”地冷
笑着走了。他回家后,登时把已经写好的贺联送了上来。

最终一公布名次,群臣大吃一惊:头名正是以此李亨仿。李探花到底写了怎么“妙联”呐?他那么胸有成竹。大伙儿一看他写的那副对联,就全
都清楚了。原来,李绍仿写的是一副嵌字联:

顺泰康宁雍然乾德嘉千古;

治平熙世正是隆恩庆万年。

假设单看上、下联,字面儿上不过都是些吉祥话儿,算不上什么分外玩意儿,可上下两一并到一块就大知名堂了。两联上下正好嵌上了“福临”、
“康熙帝”、“清世宗”、“乾隆大帝”、“清仁宗”——大顺建国以来四个皇帝的年
号。贺联是在说,清王朝世世代代国富民强、国运昌盛,明清国王们可以名扬千古、流芳万年!

那副对联不单吹捧了现行皇帝爱新觉罗·颙琰,还把她的几辈祖宗全都捧上了天。爱新觉罗·清仁宗看了,心里能会不舒坦?再说了,那样的对联,有哪个人敢(包涵爱新觉罗·清仁宗自己)不评第一啦?李浚仿拍马的招数确实“不凡”,远远当先了她的
同事。

惋惜,纸上的字改成不了活生生的有血有肉。嘉庆时的清王朝已经走向下坡路了,内优外患,日益严重。“嘉千古”、“庆万年”,然而是统治公司的只求罢了。

116.无能首相和哭鼻子抚军

一八一三年[西魏清仁宗十八年]3月十三天的上午,香港庆万城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天理教的老乡起义军二百来人,由宫里的有的太监做内应,在大白天就挺身地打进了太岁的巢穴——皇城。

情形暴发之后,留在新加坡的体仁阁大大学生、长史曹振镛[镛yōng]吓得
心惊胆战,急得圆圆乱转,不知怎么做。最终不得不派人给处于佳木斯的嘉庆天王去送信。

立马,嘉庆王正在通辽避暑山庄玩乐,一听那个信息,就是一颤抖。身边的重臣们也都心神不定,一个个傻了眼。东阁大学士、太子太守董诰[诰gào]当着国君的面,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大哭起来。

后来,有人听说嘉庆君臣那个狼狈不堪的相貌,就编了一副对联来调侃他们:

庸庸碌碌曹都尉;哭哭啼啼董都督。

这一次起义即使被镇压下去了,被俘的兵员和她俩的家眷全都惨遭杀害;可进攻宫室这一壮举,狠狠地打击了清王朝的反革命统治,在中华历史上写下
了宏伟的一页。

据清·李伯元《南亭四话》卷七《嘲董曹》。

117.“鱼蹙水纹圆到岸”

西楚时候,有个叫蔡寿昌的青春。他从小就被大千世界称之为“神童”,当地的左徒赵学辙[zhé]更加欣赏他。人们誉为  有一天,赵太史带着蔡寿昌到碧浪湖去玩。湖岸长着一排垂柳,长长的
柳条伸向湖面,一阵清风吹过,柳条来回飞舞,就如姑娘们的美发。湖水又绿又清,好多小鱼在水里游来游去。有几条大鱼,还把嘴伸出水面,吐泡泡
玩。鱼嘴一表露水面,就把湖水推成了一个个的圆波纹儿,一下一晃,慢慢推到了湖边。

赵军机章京看得入了神,不由得随口说了一句:

鱼蹙水纹圆到岸;

蹙[cù],当“皱”讲。那句上联的情致是说,鱼一动,把水面弄出了一
个个水圈波纹儿,一直连到岸边。

蔡寿昌在旁边听了,立时对了一句:

龙嘘云气直冲天。

那阵子,人们都以为天上有“龙”,是专管给人间下雨的。那句是说,龙吐着云气[嘘,吐气],一下飞上了天。蔡寿昌那。句也暗含着未来协调
要步步登高。

赵参知政事听了挺高兴,后来就把孙女嫁给了他。可没悟出,蔡寿昌命短,刚刚三十岁就死了,人们都说,怪可惜了儿的。

据清·陆以湉《冷庐杂识》卷五《蔡明女士经》。

118.“老子姓李”和“高祖是刘”

李元度是古时候爱新觉罗·道光帝年间的秀才。他对文艺很有商量,在本土也有些名气。有个江苏人叫刘乃香,听说了,心里不大服气,就特意去访他,打算难为难
为她。

刘乃香千里迢迢来到了李元度的家里。一见面,刘乃香就不容气地问李元度:“先生贵姓?”李元度一看刘乃香横行霸道的样儿,心里就掌握了几
分:那哪个地方是拜访我来啊,是成心想给自己难看呐。想到此时,李元度不慌不
忙地笑着说:

骑青牛,过函谷,老子姓李!

“老子”就是李聃[dān],李耳,也叫老聃。“老子”是对她的尊称。
他是春秋末年的大史学家,写过一部出名的书,叫《道德经》。到了秦代,东正教一下子如日方升起来。东正教徒们就把死了好几百年的老子抬了出来,让他当
了伊斯兰教的祖师爷。《列仙传》里说,老子曾经骑着青牛西游,路过了函谷关

[在江西省]。上联的“老子姓李”,是一石二鸟。老子可以指老子@,也足以指我——但是,那是一种放肆自大的口吻。所以,那句既说了春秋时候的想思家
老子姓李,又说老子[这里的“子”读轻声,lǎo zi]我也姓李。李元度搬
出了吴国一位姓李的大人物,暗含着老子(我)跟李聃同姓,出身不一般。那句的口气可够大的。

李元度说完了,立即反问刘乃香:“请问您贵姓呀?”刘乃香也不示弱,

有点一思索,立即大声回应了一句:

斩白蛇,入武关,高祖是刘!

下联说的是汉高祖汉太祖的故事。刘邦本来是个小小的的亭长,后来她进军反抗大顺的统治。有一天,他带着一伙人赶路,走到半截儿,碰见一条大白
蛇挡着道儿。汉太祖趁着醉意,走过去,拔出宝剑,一下把大蛇砍成了两段。
后来,汉高帝的势力越来越大,攻入了武关[在江苏省],灭了古代。四年之后,汉太祖又克服了项羽项籍,建立了金朝,他成了北魏的立国圣上汉高祖。
这里的“高祖是刘”,也是两全其美。“高祖”既可以指汉高祖汉太祖,
又有啥不可指我的祖宗。意思是说,汉高祖汉太祖姓刘,我的祖先跟汉高祖是同姓。那位的口吻也不小。

刘乃香说完,俩人互动望着,突然哈哈地放声大笑起来。他俩心里都挺佩服对方的才学。俩人赶紧重新行了礼,客客气气地手拉手进里屋聊天去了。
俩人一往情深,成了要命要好的对象。刘乃香一向在李家住了众多天,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119.赃官写誓联

东汉有个大将军,自吹是个“清官”,还一本正经地在县衙门的大堂上,桂起了一副亲手写的誓联。下边写着:

得一文天诛地灭;听一情男盗女娼。

“得一文”、“听一情”是说贪污一个小钱,或用私情办一件案子。这几个县官起的誓很厉害,说只要如此办了,他就是“男盗女娼”,就被“天诛
地灭”!

起誓归起誓,实际上,他要么”衙门口朝北大,有理没钱别进来”。何人给她的钱多,他就向着何人,不管有理没理。这厮是个地地道道贪赃枉法的
赃官。有人看不惯,就拐弯抹角的对她说:“大人怎么忘了写的誓联啦?‘得
一文’可得‘天诛地灭’呀!”赃官听了哈哈大笑,说:“我做的没错呀,我‘得’的可以止‘一文’,多了去呀;我‘听’的也不停‘一情’,数然而来啊。通晓不?”

看,这厮脸皮有多少宽度!

据清·黄图珌《看山阁全集·闲笔》卷十五《誓联》。

120.上联嵌四季 下联嵌四方

元代,有个书生出了个上联:

冬夜灯前,夏候氏读《春秋传》;那句是说,夏季晚间,一个姓夏侯的人在油灯前面读《春秋左氏传》[就是《左传》,夏朝初写成的一本盛名的野史书]。有意思的是,那么些上联嵌
上了“春”、“夏”、“秋”、“冬”四季,下联就不太好对。好长时候,
也没人能对出下联。

又过了些天,恰巧波尔图来了个戏班子,在城楼上演戏。那下,有人就想出了下联:

南门楼上,阿德莱德人唱《北西厢》。

《北西厢》,就是大名鼎鼎的元杂剧《西厢记》,是用北曲来唱的。那下联对得挺巧妙,名词性词组:“西门楼”对”冬夜灯”;方位词:“上”对“前”;
名词:“阿德莱德人”对“夏侯氏”;动词:“唱”对“读”;最终,戏名《北
西厢》”对书名“《春秋传》”。同时,下联也是个嵌字联,嵌上了“东、南、西、北”四方。那跟上联嵌上的“春、夏、秋、冬”四季,正好相对。

据清·梁章钜《巧对录》卷六引《痂留编》。

121.“父子探花”与“父子当龟”

唐朝时,山东梅县有个才子叫宋湘,性格豪爽,对联也写得好。有一遍,他经过一个小乡镇,站在路口上,望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忽然来了兴
致。他找来了笔墨,在街头的一间酒铺的白墙上,写了一句上联:

一条大路通南北!

写完了之后就走了。过了些日子,他又经过那么些小镇。一看自己写的上联还在啊,可没人对出下联。宋湘就拿笔自己添了个下联:

两边小店卖东西。联里嵌上了“东东南北”。镇上的人看了,都夸宋湘写得好。
宋湘的本土有个大官,过去是个探花,后来她外甥也考上了探花。父子俩靠着有权有势,寻常在乡里专横跋扈,鱼肉百姓。乡亲们恨透了这家子人。有几遍,大官在他家的大红门上,贴了一副对联:

诗第一,书第一,诗书第一;父状元,子探花,父子探花。

“诗”,是指我国古时候最旱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书”,是指我国最早的一部西汉文献历史书《节度使》,也叫《书经》。《书经》和《诗经》
是我国封建时代,学生们必须学习的经典课本。那副对联在吹嘘,这家子是
诗书礼义之家,父子双双当过探花,天下“第一”!

宋湘路过这儿,一看那副对联,心里就有气。他一度听说过这家人的讨厌,就想耍笑那超人父子。可巧,探花家的斜对过,是个大药店。宋湘眼珠一转,心里有了主心骨。他就跟掌柜的探究,给她写副对联,替她揽生意。掌
柜的一看宋才子要白给协调写副对子,甭提多心潮澎湃了,就请宋湘快捷写。宋
湘一会儿就写完了,掌柜的立刻就贴了出来。对联写的是:

熟地一,生地一,熟生地一;附当归,子当归,附子当归。

“生地”、“熟地”、“附子”、“当归”都是中中草药名。宋湘表面上写的都是药店卖的片段药材。可其实,宋湘是在跟状元家的楹联唱对台戏,
用谐音对,大骂探花父子。上联骂探花父子是“畜生第一”(熟生地一)。
下联的真正意思是:你们家公公当乌龟,外孙子也当水龟,爷俩全是水龟!

老百姓们看宋湘的楹联跟探花家的楹联遥遥相对,把无法无天的翘楚父子,骂了个痛快,心里真解气。大伙儿就成心站在街上,冲着探花家大声地念:“父当龟,子当龟,父子当龟!”

122.林则徐少时答对主考官

林则徐是我国近代独立的爱国者,他当西魏钦差大臣的时候,在黑龙江没收了英、美等国商人用来麻醉中国人的鸦片烟,一共有二百多万斤,并把那些毒品在虎门烧了个一尘不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虎门销烟”。

林则徐小时候,努力好学,功课尤其好。有一年,岳丈带她去考贡士。加入考试的人挺多,到了考场的大门口,尤其挤得慌。二伯怕挤坏了外甥,
就让他骑在融洽的肩头上,往考场里走。主考官远远地映入眼帘了,觉得挺好玩,
等她爷儿俩接近了,就开心地冲他们说:

骑父作马;

那是说林则徐拿小叔当马骑。周围的人一听,都哈哈大笑。林则徐的阿爸挺不好意思,闹了个大红脸。小则徐看五叔这么不自在,马上在肩膀上大
声地对主考官说:

望子成龙(英文名:chéng lóng)!

是说,我四叔这么关心我,是期待我后天能成个有效的才女。那也是她在替大爷说话啊。

主考官听了,惊奇得不得了。自己无论说了一句,小家伙立刻就对出了下句,不单对得挺整齐,还真有志气。主考官就笑着对“马”上的林则徐说:
“好样的。”四伯也呵呵地笑了。

123.俞樾一家的问答联

俞樾[yuè]是南齐末代老牌的经学家、古文字学家。民主战略家章学乘就做过她的学生。

有一天,俞樾和老婆,女儿一块到乔治敦去玩,累了就在冷泉亭上歇着。老伴一抬头,看见亭子上写着一副对联:

泉自曾几何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

那副对联是明日末年老牌的书道家、书法家董其昌写的。“泉”是指冷泉亭,“峰”是指格拉斯哥的飞来峰。“飞来峰”是千岛湖老牌的光景,是一座孤山。
神话明清时候,有个印度和尚来那儿看见了那座山,说是象天竺国[天竺zhú
国,我国武周把印度叫“天竺国”]的灵鹫[jiù]山,不知怎么时候飞到这儿来了。打那儿起,人们就把那座山称为“飞来峰”。

爱人让俞樾作一副答联,俞樾笑着说:

“泉自有时冷起;峰从无处飞来。” 老伴说:“不如说——
泉自冷时冷起;峰从飞处飞来。”

俞樾的幼女俞绣孙听了,笑着对两位长辈说:”我也作了一副答联——

泉自禹时冷起;峰从项处飞来。”

上联的“禹”[yǔ]是指大禹,大禹治水的神话哪个人都精晓,那好懂;可
下联的“项处”是怎么回事呐?

俞樾就问孙女:“那‘项处’是指什么?”俞绣孙笑嘻嘻地说:“公公怎么连这么些都不知晓!秦末的楚霸王楚霸王,不是唱过‘力拔山兮气盖世’吗?要不是她把那座山给拔起来,怎么能飞到那儿来?”

俞樾老俩口听了,哈哈大笑。

据清·俞曲园《春在堂小说》卷一,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一。

124.出对易对对难

南梁时候,福建有师生俩一块到首府去考进士。来到一个叫武林关的卡子的时候,天黑下来,关卡的大门牢牢地关上了。老师望着高高的卡子大门,
叹了小说说:

开关迟,关关早,阻过客过关;

这一个出句挺好玩:中间的“关关早”是多少个“关”字连着用。可头一个“关”是动词,当“关上”讲;第二个“关”是名词,当“关卡的大门”
讲。前面的“阻过客过关”呐,也连用了八个“过”字。可跟前面的“关关”
相反,头一个“过”跟“客”合到一块,是名词,当“过路的别人”讲;后面的“过”是动词,当“通过”讲。老师在此时用了同字同音异义,说了这
么一句话。学生一听,老师那是发牢骚呐,依旧考我啦?要对上下句,真够
难的。学生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心想,那当成出对儿简单,对对儿难呀!想到此时,学生猛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对句:

出对易,对对难,请先生先对。

下联不单对得整齐,而且当中“对对难”的“对对”两字连用,后面“请先生先对”的七个“先”字连用,用法跟上联完全等同,对得真绝。

教育工作者一听学生对得如此巧,刚才的郁闷,也没影了,连连叫好他。最终,老师没考上进士,他的那么些聪明学生倒考上了。

据清·陆以湉《冷庐杂识》卷四《对对难》。

125.蓬莱阁的一副对联

真武阁座落在尼罗河武昌的蛇山脚下,早在三国时候就有了。神话,后晋有个费文袆[wěi]在那座楼上,坐着一只黄色的白鹤飞走了,成了“仙人”。打那儿起,那座楼就被人们称作“滕王阁。”

到了后金,好多斯文都到此时来玩,还写了好多诗。最资深的要数崔颢[hào]题写的《越王楼》了。那首诗的前几句是: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钟鼓楼。 黄鹤一去不归, 白云千载空悠悠。

辽朝大作家李供奉后来也到岳阳楼来玩,他正准备题诗,一眼瞧见墙上崔颢先前题的诗,不由得连连夸赞说:“好,写得好!”青莲居士就把手里的笔撂

[liào]下,对旁边的人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是说,
眼前的美景实在太好了,可我不可能再写《真武阁》的诗了,因为崔颢在此刻已经写出了最好的诗。

到了西汉,有人就依据这一个故事,在钟钟楼上写了那般一副对联:

恨我到迟鹤已去;怪人早来诗先传。

岳阳楼过去毁了不可枚举次,也重修了比比皆是次,最终三遍被烧掉是在南齐末年,从来没能修复。这几年,斯科普里全员又重建了谢朓楼。新建的天心阁有五
层楼高,金壁辉煌、光彩夺目,煞是壮观。

据清·陆以湉《冷庐杂识》卷五《岳阳楼联》。

126.刘凤诰妙笔成趣联

刘凤诰[gào]是明朝末代的思想家,学问好,脑子快,还很有风趣。
有个白胡子老翁听说了他的大名,就买了珍惜的纸张,来找刘凤诰,请

她给协调写副寿联。当时,刘凤诰正在写字,见老人来拜访,快捷让坐敬茶。他听了老人的用意,满口答应。铺好了纸张,刘凤诰随口问那位老禄星:“您老人家的生
日是哪月曾几何时啊?”老人笑着应对说:“十十月十一日。”刘凤浩一听,就在纸上写了个上联:

十17月十一日;

老一辈一看,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叫苦,那叫什么对联呀?可惜了儿我如此贵的纸给糟践了。

刘凤诰看老人有些不神采飞扬,装没看见,又问:“您当年龟年了?”老翁回答说:“我当年全方位八十岁。”刘凤诰随手写出了下联:

八十春八十秋。

一个春秋,就是一年。老人现年八十岁,正好过了八十个青春,八十个冬日。上下联对仗得也挺整齐。数字正好重迭相对;“月”、“日”是时间,
跟季节“春”、“秋”也正好相对;上联是前辈的生辰,下联是老一辈的岁数。
意思好,对得好,又通俗好懂,随手就来。真是难得!

先辈一看,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千恩万谢地捧着对联走了

127 谜语对联

周鲁跟邹齐是一对好爱人,俩人常在一块作对子。有一天,周鲁出了个上联:

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

邹齐一听,那有哪些呀,张嘴就对了个下联:

麻鸭游水,脚踏万顷绿波。

周鲁笑着说:“你对得倒挺工整,可我的上联是个谜语,你对的下联也得是个谜语才成。”邹齐细一研究,一下明白了:人们点的灯盏,灯心是根
细白绳,周鲁把它比作“白蛇”;灯油呐,比作江水,灯心泡在水里,这不
是“白蛇过江”吗?一点上油灯,灯心头就有个红红的火苗,周鲁把它比作了“红太阳”,不正象“头顶一轮红日”吗?那么些谜语上联比方的还真形象。
邹齐就说:“你的上联说的是灯心吧?”周鲁笑了:“对。那回就听你的了。”
邹齐一时想不出那几个谜语下联,心里挺着急,就在屋里遍地张望,猛地瞅见了挂在墙上的秤,不由心里一动,有了意见,跟着就揭穿了下联:

朱雀挂壁,身披万点罗睺。

上联的“白蛇”是跟灯心打比方,下联的“白虎”是跟什么打比方呐?就是秤。“身披万焚烧星”,是指秤杆上那一串密密麻麻的小铜星,那多少个小
铜星表示斤、两、钱这个重量单位。

周鲁听了,拍先导连声说好。

128.“朝白、午红、暮紫”和“春青、夏绿、秋黄”

明清时候西藏洛阳的金山寺里有个小和尚,对对子挺有程度,远近闻明。润州[就是后天的镇江市]都督也听说了,就么把小和尚请了来,打算试试
他的知识。里胥给小和尚出了个上联:

使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

“使君子”,是一种药材,秋日开放,花瓣儿初阶是反动的,逐渐变了颜色。上联是说,使君子花晚上是白的,上午改成红的,早上就红得发紫
了。

小和尚听了,立即就对:

虞漂亮的女子草,春青、夏绿、秋黄。

“虞美丽的女孩子”,又叫“丽春花”,是一种挺美观的草花。下联是说,虞美丽的女子那种草花,夏季是青青的,夏日变绿,到了春日,就成黄的了。

左徒说了一种花,一天里头的早、中、晚,颜色三变;小和尚对的也是一种花,一年里头春、夏、秋,颜色三变。不单对得好,那两位对植物学还
挺有探究,观看得多缜密!

据清·赵翼《檐曝杂记》卷三。

  1. “閒看门中月”与“思耕心上田”

后梁有个小学童叫史致俨[yǎn] ,他九岁那年去县里出席考试?考官
叫她摸索对对子,出的上联是:

閒看门中月;

“閒”,是“闲”的繁体字。是说,坐在院里,悠闲地从院门里望着那亮晶晶的月亮。那照旧个拆字联,“閒”字可以拆成“门”[门]和“月”,
“月”正好在“门”里。上联从意思到文字技巧,都挺不错。

史致俨稍微一探讨,登时对了一句:

思耕心上田。那也是拆字联,把“思”字拆成了“田”和“心”,“田”正好在
“心”上头。下联的情趣也挺不错。
后来,史致俨当了清宣宗国君的刑部里胥,活了八十多岁。

据清·梁章钜《浪迹丛谈》卷七《巧对补录》。

130.赃官对对儿免受罚

北齐时候,西藏平湖县的一个县官是个苏州人。那个县官有点文才,可就是太贪财了,干了众多受贿的事。

这一年,朝廷派来个丞相来到平湖。上大夫精通了过多县官贪赃枉法的事,打算要处治他。后来传闻他有点文化,就把她叫来了。侍郎见了平湖军机大臣,
冷笑着说:“听说你挺有‘才’(财),我出个上联你试试。”大将军就说了 个上联:

平湖湖泊水平湖,未餍所欲;

“餍”[yàn],满意的意味。那句是说,平湖里的水全满了,可那几个大
湖自己还觉着不够满。话里有话,上大夫是在捉弄平湖都尉:你刮老百姓的钱不少了,可你老也从不满意的时候。那个上联如故叠字联,前半句全是叠字,
用了多少个“平”字[头一个“平”是名词,“平湖”是称呼;首个“平”
是动词,意思是水使大湖满了]、两个“水”字、七个“湖”字。

县官听了,想起了祥和老家,就对了一句:

广州锡山山西安,空得其名。

县官是说她的故土成都城里有一座锡山,可锡山上根本就从未有过什么锡[神话西周、汉代时候,这座山产锡,因而得了“锡山”那一个名],白有“锡山”那几个名了。下联暗含的情趣是,您听说我有“才”[“财”],其实自己
也是“空得其名”,没那么回事。下联也是叠字联,前半句用了多个“无”
字、三个“山”字,三个“锡”字,跟上联对得格外整齐。

太守一听,觉得那几个县官学问确实不易,就饶了她,没治他的罪。都尉官官相护,只看“才”,不看“德”,那件事办得不对。

据清·褚人获《坚瓠集》卷一《巧对》。

131.太平军的两副对联

一八五一年2月十一日,洪秀全领导的老乡起义军——太平军,在黑龙江金田村起义。那就是礼仪之邦近代史上大名鼎鼎的“金田起义”。接着,洪秀全揭橥建立“太平天堂”,自己是“天王”。太平军打下了永安城。那是太平军占
领的第四个城市。太平军进城将来,在南城门的大门两边,写了一副闻名的对联:

诛尽胡虏开天国,斩尽鬼怪定太平。

那副对联写得多有胆魄!那副对联依然个嵌字联,上联嵌了“天国”,下联嵌了“太平”,合起来刚刚是“太平天堂”。

两年将来,洪秀全指点五十万部队,打下了圣何塞,就把克利夫兰改名叫“天京”,作为太平天堂的京城。在洪秀全的“天王府”大殿上,挂着一副金字
写成的楹联:

虎贲三千,直扫幽燕之地;龙飞九五,重开尧舜之天。

“虎贲[bén]”,是指跟老虎一样的斗士。史书上说,周武王打后辛的时候,有虎贲勇士三百人。“幽燕”,指巴黎地区,上海是清王朝的京城。上联是说,太平军的精兵虎将,要平昔打到上海,灭了清王朝。

下联的“龙飞”,意思是当国王;“九五”本来是古书《易经》上的一个词,用来指天骄的身份;“尧舜”是我国四千年前神话中的“五帝”里面的二“帝”,是三个英明能干的元首。下联的趣味是,洪秀全要确立一个新
王朝,当个象金朝尧、舜那样的好圣上。

新生,太平净土失利了,虽说没能灭了清王朝,可狠狠打击了唐宋主政。

只过了四十七年,一九一一年,孙塞维利亚领导的革命就推翻了北宋,建立了中华民国。

[表明]洪秀全天王府大殿挂的这副对联,其实是从后汉的一副对联变化来的。北周正德年间,广西爆发了杨虎、刘六等人领导的庄稼汉大起义。起
义军的枪杆子中树起了两面金字大旗,下边分别写着:

虎贲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龙飞九五,重开混沌之天。

混沌[hùn
dùn],指当时明王朝的黑暗统治。起义军有十》三万人,分成二十八营,他们跟曹魏部队开展了两年的英勇斗争,最终失利了。

杨虎、刘六起义军打出的那副对联,又是从元末村民起义军的一副旗联变化来的。后唐末代,韩山童、刘福通领导了红巾军农民起义,他们在起义
誓师的时候,浩浩荡荡的武装力量前面打出了两面大旗,上边就写着如此一副旗 联:

虎贲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龙飞九五,重开大宋之天。

“大宋”指北宋,红巾军最初号召人民推翻唐宋统治,復苏明代。红巾军的首义席卷了全国,以洪武帝领导的起义军力量最有力。明太祖队伍容貌的旗
联是:

领域奄有中华地;

日月重开大宋天。

“奄”[yǎn]。是出人意料的情趣。上联是说祖国的一对大好河山,脱离了
元王朝的主政,重新变成了中华民族的土地[当时把古代的蒙古统治者,叫做“虏”,不认账他们是民族的一员,那是不对的]。后来,朱洪武的
军队灭亡了北周,建立了今日。

从西魏红巾军,到梁国村民起义,再到后周清后天国起义,都打出过那副对联,只不过里边个其他词,因为一时分化而有所不相同罢了。从一三五一
年红巾军起义,到一八五一年天下太平军起义,整整五百年。那副充满战斗性、
革命性的对联,一贯饱受农民起义军的挚爱,成为她们的创优口号,鼓舞着她们向白色统治者举办英勇的冲刺。

据元·陶宗仪《辍耕录》卷二十七《旗联》,明·谢蕡《后鉴录》卷上,
清·钱谦益《国初群雄事略》卷一《宋小明王》。

132.知识分子巧革新士联

南宋时候,有个贡士当官将来,欺压百姓,巧取豪夺。后来年纪大了,就带着捞来的几万两银子,回了老家。那时候,他外孙子也考上了进士。孙子跟老子一样,也是个无赖、仗势欺人的玩意。老百姓们对他们恨入骨髓。
这一年中秋节,老进士望着满屋的金银,再看看自己和儿子穿着全新的官服,老婆和媳妇也是全身绫罗,满头珠翠。老头子手舞足蹈,叫外孙子拿来了大红纸,亲手写了一副对联,让家属贴在了大门上。对联写的是:

父进士,子进士,父子皆秀才;婆爱妻,媳内人,婆媳都爱妻。

对联在说,老子是进士,外甥也是进土,爷儿俩都是当官的料!爱妻是爱妻,儿媳妇也是老婆,婆媳俩都是高贵的巾帼[那时候,唯有有身份的人
的老伴,才能称“内人”]。

村里有个穷进士,恨透了进士父子。他看了那副对联,灵机一动,乐了。到了深更半夜,趁街上没人,他拿着毛笔,悄没声的赶来贡士家门口。在上
联上描了三笔,在下联上添了九笔。然后,人不知鬼不觉地走了。

第二天上午,正是大年终一。人们来来往往的互相拜年道喜。秀才家门口那副改了的楹联,也令人意识了。一传十,十传百,不大工夫就招来了一
大群人。有人指导着对联,大声地念起来:

父进土,子进土,父子皆进土!婆失夫,媳失夫,婆媳都失夫!

“进土”就是“入土”,指人死了埋起来。“夫”,在此时指相公。改了的对联就成了:老子入土了,孙子也入士了,爷儿俩一命归阴了!内人子
没了郎君,儿媳妇也没了娃他爹,婆媳俩成了一对活寡妇!

人们看了,听了,哈哈地大笑起来。阵阵笑声惊动了秀才父子。俩人出门一看,登时脸色铁青,瘫在了地上。

133.拆字联痛骂梁都尉

西夏末代,有个福建人叫梁鼎芬。他在四川当太尉的时候,天天早、中、晚,要收三次捐,弄得老百姓叫苦连天,怨声载道。人们都骂他是“梁扒皮”。
商人和摊贩们被逼急了,就一块罢市,来对抗梁扒皮[罢市,就是有着的商
店都不开门营业]。有人还编写了一副对联,贴在了大街上:

一目不明,开口便成两片;

廿头割断,此身应受八刀!

横额是:

破门而入者

那副对联是个拆字嵌字对儿。上联的“一目”和“两片”,是由“鼎”
字拆成的;下联的“廿头”和“八刀”,是由“芬”字拆成的。上下联大将军好嵌上了“鼎芬”多少个字。横额嵌上了他的姓:“梁”。那是在骂梁鼎芬有
眼不明,黑了心,应该把他的脑袋割下来,让她的随身挨八刀!

横额的“梁上君子”,是个典故,指窃贼。唐朝时候,有个陈寔[shí]。
一天晚上,一个盗贼溜进了陈寔的屋里,爬到了屋梁上藏着,打算着夜深人
静的时候,入手偷东西。陈寔暗中发觉了,也不惊动他,自己穿好了衣物,把后人们都喊了四起。陈寔对她们讲了一通要光明正天下做人的道理,还把
偷盗的人称作“梁上君子”,说那种人也是能改的。趴在屋梁上的贼听了那番话,挺惭愧,就从梁上跳到了地上,向陈寔磕头请罪,表示要改邪归正。打那儿未来,人们就把胡子叫做“梁上君子”。

本条横额用了那些成语,又嵌上了“梁”这些姓,是在骂梁鼎芬就是抢匪,就是盗贼!

据清·李伯元《南亭四话》卷七《庄谐联话·嘲梁鼎芬》,清·吴研人《新笑史》。

134.一副合字相对儿

清末翰林刘尔炘[xīn]上了年纪未来,就住在嘉兴老牌的五泉山,他给
五泉山的亭、桥、馆、阁,写了过多对联。

有一天,一个对象拿来一个上联,求他给对个下联。上联出的挺好玩:

此木为柴山山出;

是说,这么些木材成了劈柴,是由山里边弄出来的树木劈成的。那一个上联是个合字联,“此”和“木”上下摞[luò]到一块,就成了“柴”字;“山”跟“山”
摞到一块,就是“出”字。上联的七个字里,有三个字密切关连,意思又说的是几回事,确实糟糕对。

刘尔炘想了想,就对出了下联:

因火成烟夕夕多。

情趣是,因为家中用柴火生火做饭,每当天快黑的时候,冒出的烟顶多了。下联也是合字联,“因”和“火”,左右一合,就成了“烟”字;“夕”
跟“夕”上下一摞,就是个“多”字。对得真好!

那副合字联挺有名,对得不但工整,而且短短的十三个字里,就有多少个合字;每联的情致又越发自然,上下两联的情致也能连得上。真是个合字相对儿。

据清·梁章钜《巧对录》卷六。

135.熊总兵和卞上卿斗对

西夏时候,海南的解冻里正有个叫卞午桥的[卞biàn]。卞午桥跟一个
姓熊的总兵不和,老想找时机拿她开高兴。

有一天,卞通判想出了个招儿——在熊总兵的姓上做作品。他把“熊”
字下面的四点,比成了四条断了的狗腿;上面的“能”字,说成“能者”—

—能干的人。他编好了一句话,派人给熊总兵送去了。熊总兵接过来一看,是写给自己的一句话:

精明能干多劳,跑断四条老狗腿;

联中把“能”字上面的七个“点”比做四条狗腿,那是卞少保在骂熊总兵是条老狗。

熊总兵研讨出味来过后,气得不足了。可自己是个武将,不会舞文弄墨。他就把公文请了来,让文书也编句话,骂骂姓卞的,替自己出出气。

文本想了会儿,就盯上了“卞”那么些姓。“卞”字刚刚是“下”字上突显了一点,不正象个水龟刚刚探出头来吧?文书有了主意,就笑着写了个
对句:

下流无耻,露出一点海龟头。

熊总兵一看,乐坏了,赶紧打发人给卞太傅送去了。卞午桥一看,姓熊的把温馨比成了水龟,还说自己“下流无耻”,气得一下蹦了起来。

这纯粹是他我找的病,赖何人啊!

据清·季伯元《南亭四话》卷七《庄谐联话》。

136.乔车二幕友各乘半轿行

西魏时候,新疆奥马哈有个大官叫赵孙英,他手头有多个幕友[支持他管理文件和钱粮的入手],一个姓乔,另一个姓车幕那两位幕友仍旧同乡。

有一年快过年了,俩人一块向赵孙英请了假,打算回家过年,看看亲戚。赵孙英准了他们假,俩人就合雇了一辆小车[一种带篷子的马拉车]。赵孙
英送她们上车的时候,忽然想过出了个合字联,就跟她们开玩笑说:

乔车二幕友,各乘半轿行;

说那两位幕友,合坐着一辆小小车——等于每人各坐半辆小车,回家去。
“轿”字刚刚是由“乔”、“车”二人的姓组成。那些合字联分外赏心悦目纷呈。
当时,何人也没能对出下联。过了四个月,才有人对出了一个下联:

盧马两书生,共引一驢走。

那也是个合字联,“卢”[繁体字写成“盧”]和“马”[繁体字写成“马”]
合成了“驢”字[“驢”是“驴”的繁体字]。对得挺不错。

据清·纪石云《阅微草堂笔记》。

137.下联对了二十年

南宋时候,黄碧川到安徽去当知县。黄知县有个习惯,出去办事总爱骑马,从不坐轿。

有三回,城郊出了一件人命案,他亲身前去验尸。到了死者家里,他把骑的马放在了院外,进屋里去检查死者身上的疤痕去了。那匹马没拴着,自
个儿蹓跶到旁边的地里去了。地里种的是青翠的青麻,那匹马就在麻地里
大吃大嚼,又蹬又踩,糟踏了成百上千青麻。

麻地的持有者是个农村妇女,她瞥见了自己地里的青麻被侵蚀了累累,心痛死了,气得一边轰马,一边破口大骂,骂得可真够难听的。

黄知县正在屋里验尸,一听有个女子在外地骂大街。再一细听,骂的难为自己——马主人。黄碧川挨了骂,发了一阵子愣,一会儿黑马好像想起了什
么,用手捂着嘴“吃吃”地笑。手下人一看,那位黄大人挨了骂,不但不生
气,还体现挺“和颜悦色”。真是丈二和尚——叫人摸不着头脑。大伙都挺纳闷儿。

黄碧川看上面惊奇的容貌,就笑着说:“那里边有个原因。待会儿等文件办完了,我再告知你们。”

文件办完了,黄知县边走边对大伙说:“我青春的时候,有一天带小外孙子去菜园子锄草。孙子忽然看见从菜地里蹦出一只青蛙,就拿锄头锄它,头几下没锄着,最终弹指间锄着了,可把它须臾间锄进了泥里。儿子把蝌蚪从泥
里拨拉出来,上边表露块瓦来。我即刻收看那情况,随口就说了个上句——

娃挖蛙出瓦;

可二十年过去了,我一贯没想出个好下联,老觉着是个遗憾。可巧,刚才自我忽然得了个好下联,那回能凑成一副整联了。你们说,我能不喜欢啊?”

下边赶紧问她:“大人想的下联是怎么着啊?”

黄碧川一说,手下人也都哈哈的乐了。他说的下联是——

妈骂马吃麻。

黄碧川的不胜上联,怎么二十年都没想出下联呐?有那么难啊?有,确实够难的。难就难在上联的八个字里头,有四个字[第一、二、三、五字]
是一个音的两样声调。那就是:娃Wá、挖 Wā、蛙wā、瓦
Wǎ。下联不但也要七个字,其中的第一、二、三、五字,也得是一个音的不相同声调。还得是说
了一件事。那就难了。

那回黄知县想的下联,正好符合条件。而且这几个字的平仄也大概相对[平声,就是声调的一声(-)、二声(■)的字,仄
zè声,就是声调是三
声(?)、四声(?)的字]。大家把前后联放到一块,对照一下就了解了:

WáWāWāWǎ

娃 挖 蛙出 瓦;

[平][平][平] (仄);

māmà mǎmá

妈 骂 马吃 麻。

[平](仄)(仄)[平]

据民国·吴恭亨《对联话》卷十四。

138.一副有趣的同字异读联

大顺时候,有个文化人生活不便,又找不着事做,只能在家门口摆了个摊,卖豆芽菜过日子。进士在家门口贴了如此一副怪联:

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

内外两联一气用了十多少个“长”字。那是说怎么样呀?人们挺新奇,都围过来看热闹,有人还指手划脚地瞎猜。不大工夫,有私房猜出来了,他大声
一念,大伙儿就全驾驭了。他念的是:

“长[cháng]长[zhǎng]长[cháng]长[zhǎng]长[cháng]长[cháng]长[zhǎng];
长[zhǎng]长[cháng]长[zhǎng]长[cháng]长[zhǎng]长[zhǎng]长[cháng]。”
闹了半天,贡士在说豆芽菜呐,是盼瞧着它们尽快往长[cháng]里长[chǎng]!大伙儿一听全笑了,就争着买贡士的háng]豆芽。工夫不大,就卖
光了。

打那儿起,贡士的怪联成天招惹得很三个人来看,他的事情倒越做越好了。

139.英帝国女帝的一副对联

外人能写能联呢?能。除了日本、朝鲜、还有东南亚这一个使用过汉字的国度以外,北美洲也有人写过对联,当然,也是用汉字写的。U.K.女王维多利亚就是里面的一个。

一八九年,梁国的爱新觉罗·清德宗国君举行结婚大典。这一次婚礼特意红火,好多国度派来大使,又是祝贺又是送礼,还真热闹。大英帝国驻华公使叫华尔身,他
送来了United Kingdom女帝的贺信和她的礼金——一座英帝国创设的自鸣钟。钟做得很精
巧,顶有意思的是,钟座上用汉语刻上了一副对联:

日月同明,报十二时吉祥如意;天地合德,庆亿万年富贵寿康。

“十二时”,是指我国北齐总计时间用的十二小时,一个小时合多少个时辰。那副满是吉祥话的普通话婚联,当然不是英帝国女皇本人写的,是她请别人写的。可她挑选了对联那种中国有意的文艺方式,来庆贺中国君王的婚礼,
倒是个讨中国人爱不释手的做法呐!

140.加拿大的华工望乡联

早在十九世纪末期,加拿大总理麦克唐纳,决定修建一条横贯全国的太平洋铁路。有人向她指出说:“中国人勤劳勇敢,建造了享誉的万里长
城,大家那项工程不可以没有那支主力军!”Mac唐纳德认为理所当然,接纳了那几个提议,派人到中国来招华工。不久,有七千多名健康的中中原人应招。他们远渡重洋,来到了加拿大。

华工们和地点工友共同,劈荆斩棘,炸石开山,历尽了含辛茹苦,终于使铁路建成通车。大西洋铁路那些伟大工程,渗透着华夏工人的心机。举办通车
典礼的时候,Mac唐纳德总理在国会上刊载了长篇发言,他中度评价了华工们
作出的英雄进献。

铁路修成将来,许多华工留在了加拿大。华工们随时怀念着温馨的祖国,大伙儿捐款,在阿布扎比的花边之滨买了一块园地。在世界紧靠海水的地点,
修了一座“望乡亭”。工作之余,华工们纷繁过来此地,伫立海边,遥望东
方,寄托对祖国的思量之情。

本条亭子上,挂着一块牌匾,下面用汉字写着“望乡”四个大字。两旁的亭柱上,还有一副对联,上面写着:

展望中华数千里;不知何日再次来到家!

经过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望乡亭”和亭上的对联,成为中华的国外儿女缅怀祖国的野史见证人,也变为中加两国人民友谊的意味。现在,加拿大政党已拨专款把那边修葺[qì]一新,开辟为园林,供华裔和加拿大国民共
同游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