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青年宇白扎西和爱人夏嘎曲宗

   

   

旧时,伊春城里有位贩运茶叶的商户,他每年跟随“多巴”(多巴:康定斯洛伐克语为达刚多,多巴即去康定的商队。)商队,赶着成群的骡马,历尽各样劳顿险阻,到遥远的康定城去经商,用后藏雪花一样洁白细软氆氇,换回汉地黑金子一样的沱茶和砖茶。

山里里有一个妙龄,名叫宇白扎西,平川上有一个幼女,叫做夏嘎曲宗。四个人从小就老大要好,好象茶叶离不开盐巴。看样子那桩婚事算定了吧!但是,不行!宇白扎西的慈母,是个嫌贫爱富的老祖母,她认为温馨家是年年跑打箭炉的百万富翁,应当找个有钱有势人家的小姐当儿媳妇。宇白扎西说:“阿妈,孙子的喜事外甥作主,用不着你父母操心”。

年楚河的水,一年一年地流;贩运茶叶的商贩,一年一年地老。老得双手搬不动驮子了,老得牙齿啃不动羊肉了,老得出门离不开拐杖了,他再也不可以翻过九十九座雪山,到康定城去运茶叶了。

宇白扎西来到平川上,找夏嘎曲宗商讨结婚的事务。姑娘为难地说:“唉!我俩的喜事,阿爸阿妈都不答应。”宇白扎西问:“为何吗?”夏嘎曲宗回答道:“一是你们家里太富,二是我们家里太穷。”宇白扎罗利慰她说:“姑娘,不要着急,你爹妈一辈子的衣装我来做,一辈子的吃喝自己来供。”同时,还出了一个赏心悦目绝伦的呼声,叫夏嘎曲宗装病。

长辈有个独生孙子,名叫泽林·尼玛滚觉。老俩口把她真是心上的脂肪、眼里的眸子,站在太阳下怕他融化,坐在阴凉处怕她结霜。尼玛滚觉长到十六、七岁了,还整天跟邻居们的子女打“波莉”(波利:用石片玩的嬉戏,底果:用牛脚玩的玩乐。)、玩“底果”。其他孩子玩然而他,就用手指刮着脸羞他:

夏嘎曲宗回到家里,就倒在垫子上装病;宇白扎西扮做旅游喇嘛,摇着铜铃法鼓进了门。他装神弄鬼地搞了阵阵,拍手惊叫道:“那么些女孩子的病,是撞倒了雪山的魔神。唯有到山谷里科科古寺转七七四十九天经,才能消灾去病”。老俩口听信了观光喇嘛的话,收拾东西打发他到科科寺转经。就这么,夏嘎曲宗来到宇白扎西家,几个人喜欢结成了两口子。

哎来!哎来!
尼玛滚觉打“Polly”是内行,
运茶叶是白痴!是白痴!
哎来!哎来!
尼玛滚觉玩“底果”是行家,
运茶叶是白痴!是白痴!

唯有宇白扎西的生母,心里很不喜欢看着夏嘎曲宗姑娘,越看越不出色;越看越不顺心。老大婆把他当成眼里的沙子、靴底的尖刺,成心不让她过一天好日子。

尼玛滚觉非常生气,回家对爹爹说:“阿爸!今年自己要到康定城去,给老乡们运茶!”阿爸说:“孩子!我和您阿姨都老了,

结婚还没过三日,老太婆就在庭院里嚷嚷:“孙子宇白扎西!儿子宇白扎西!楼上的沱茶卖光了,该到打箭炉去运茶叶了!”宇白扎西回答说:“阿妈!阿妈!楼上的沱茶没有了,楼下的砖茶,还多着呢!”老太婆打开茶库,白天用砖茶当柴烧,早上用砖茶喂牲口,很快就把砖茶糟塌光了。没过六天,老太婆又在庭院里嚷,“孙子宇白扎西!孙子宇白扎西!楼下的砖茶卖光了,该到打箭炉去运茶叶了!”

象风里的酥油灯,说哪些时候灭就怎么样时候灭。仍旧等我俩死后,你再去吗!”他又去找四姨说:“阿妈!今年自家要到康定

宇白扎西没有章程,只可以收拾骡马,动身到打箭炉去。夏嘎曲宗听说男人远出,来回大致要一年,满肚子的发愁,又不敢当着老曾外祖母的面讲。只能流着优伤的泪水,抓住宇白扎西的马嚼口不放,跟着她送了一程又一程。老太婆相当恼火,在宇白扎西的马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棍子,马儿象一支利箭,很快地跑过了前头的山冈。老太婆又拧着夏嘎曲宗嫩脸上的肉,痛心疾首地骂道:“麦!罗刹女!我外甥外出赚钱,你哭哭啼啼干什么?倘诺自我外孙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要象宰山羊一样剥掉你的皮!”

城去,替老乡们运茶!”阿妈说:“孩子,从此间到康定城,路上有九十九座雪山;你那酥油一样骄嫩的躯干,千万去不得呵!”。

尔后,老太婆天天想办法折磨自己的儿媳。她用焚烧的干柴,烧焦了夏嘎曲宗缎子一样软乎乎的青丝;她用羊毛铁刷,抓破了夏嘎曲宗明月一样洁白的脸;她用带刺的棍子;打伤了夏嘎曲宗柳树一样细长的腰肢。还恶狠狠地对他说:“麦!罗刹女!别人要问你头发为啥断了,你就说睡觉时毛驴啃的!别人要问你的脸为啥坏的,你就说炒蚕豆时烫伤的,懂吗?!”说完,把她赶到山上放驴,每日只给一碗奶渣水,一团酸酒糟。

姑丈不允许,阿妈也不容许,尼玛滚觉便去找自幼相好的对象珍布玲孜切磋。珍布玲孜想了想,说:“阿爸阿妈的话,照例应该坚守;我是门坎上的羊粪,还不知是朝里滚,依旧朝外滚,照例不应当多说话,不过,乡亲们喝的茶叶,总得有人去运呀!”

有一天,夏嘎曲宗站在巅峰,看见西边大路上来了一帮商队,她赶紧跑到路边,怀着一肚子希望地唱道:

尼玛滚觉认为他的话有理,下决心跟着“多巴”商队去康定城。他启程的时候,阿爸不放心,拄着拐杖来送;阿妈不放心,念着经文来送。珍布玲孜更是难分难舍,抓着他的马嚼子,一向送到年楚河边,流着泪花嘱咐:

欢迎啊!欢迎!
从打箭炉来的商户!
你们渴了呢,商人,
请喝一点奶渣水;
你们饿了吗,商人,
请吃一点酸酒槽;
请问宇白扎西,
是否回来了?回来了?

请您听一听呵,
泽林·尼玛滚觉!
翻越石山别停留,
小心山妖嘲谑你;
穿过森林别停留,
以免树怪揶揄你,
通过神湖别停留,
别让龙女迷惑你。

经纪人们看见她头上没有头发,以为他是化缘的尼姑,便从当时欠了欠身子,施舍给他一些茶叶,唱道:

尼玛滚觉见同伙们走远了,心里着急,便唱道:
请您绝不啼哭,
朋友珍布玲孜!
快整整头上的头面,
快擦擦眼中的泪水,
相应用歌声和笑脸,
送你远行的堂弟。

谢谢呵!谢谢!
路边化缘的阿尼!
口儿不渴不渴,
刚刚喝了茶酒;
胃部不饿不饿,
刚巧吃过糌耙。
宇白扎西的商队,
就在大家的前面。

就在珍布玲孜用衣袖擦眼泪的时候,尼玛滚觉打着马匹,象飞鸟一样消亡了。珍布玲孜晕倒在地,等她清醒的时候,再也看不到小伙子的黑影。

夏嘎曲宗等来了第二批商队,回答跟前边的经纪人一样。接着,她又等来了第三批商队,宇白扎西就在里边。姑娘安心乐意极了,快速跑上去迎接,她拦住宇白扎西的马头,唱道:

尼玛滚觉跟着商队,日出赶路,日落宿营,走得还算顺当。有一天,商队从陡峭的石头山上度过,路边的悬崖怪石,很象鬼怪的宫廷。尼玛滚觉走累了,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歇。崖洞里的山妖变成一个标致的小尼姑,手里捏着念珠,站在路边唱,

欢迎啊,欢迎!
青年宇白扎西,
你口渴了啊,扎西,
快喝一点奶渣水;
你饿了吧,扎西,
快吃一点酸酒糟。
您在路上辛劳了,
连忙下马歇一歇,歇一歇!

啊啧啧,啊嘛嘛,
多么神气的青年,
多多美妙的大娃他爹,
前边看呵相貌好,
末尾看呵身段好,
侧面看呵气派好,
我和你相爱,好仍然不好?
自家和你成亲,好不佳?

想不到宇白扎西也跟其余的商户一样,把他当做化缘尼姑,唱道:
谢谢呵,谢谢,
路边化缘的阿尼!
口儿不渴不渴,
恰巧喝过茶酒;
胃部不饿不饿,
赶巧吃过糌粑;
身子不累不累,
我家就在前方。

尼玛滚觉老大望而生畏,飞速跳到立时,一边走一边回答:
不是自个儿样子好,阿尼(阿尼:尼姑。)呀!
那是胸前铜镜放光芒;
不是本人身段好,阿尼呀!
那是随身腰带在袅袅;
不是自身气派好,阿尼呀!
那是“贾尺普秀”(贾尺普秀:海南有钱人挂在腰间的腹地小刀和涤纶碗套。)系腰上。
本身有了朋友珍布玲孜,
怎么能再和您相爱吗?
自己有了情侣珍布玲孜,
怎么能再和您结婚呢?

唱完,施舍给她一些茶叶,急连忙忙地走了。夏嘎曲宗至极不适,因为自小相爱的先生,也把她当成了化缘的尼姑。她跑到泉水边,低头照了照自己的影子,水里映出的,是一个头上没有头发,脸上全是伤痕的丑女孩子,自己也不敢认自己,快捷把毛驴赶回家,一个人关门躲进驴圈,悲伤失意地哭起来。

又过了几天,商队穿过一盛很大很大的原始森林,森林里长着磨盘粗的大树,好象是撑天的柱子。尼玛滚觉饿极了,下马想吃一点干粮。古树上的树怪,变化成一个标致的牧羊女,头上插着野花,扭动着腰肢在走来,请尼玛滚觉到她的蒙古包里拜访。尼玛滚觉吓得可怜,飞快跳上马追赶大家去了。

宇白扎西走进门,第一件事就是问老伴夏嘎曲宗在哪儿?老太婆半天半天也不吭声,宇白扎西发了急,说:“阿妈!阿妈!你媳妇夏嘎曲宗,到底在哪儿?她是病了吧?病者躺在哪个地方?她是死了啊?尸体葬在哪个地方?”老太婆那时才说:“她并未病,也尚无死,她活得很好,正在山顶放驴呢!”

又过了些日子,商队经过一个蓝幽幽的湖泊。阳光洒在碧波上,好象千万颗钻石在扑腾。尼玛滚觉口渴了,停下来想捧几口水喝。湖底的龙女,看见她那比朝霞还鲜艳的倒影,急迅变化成一个高贵的姑娘,腰间系着波浪编成的腰带,拦住他的马头唱:

宇白扎西快捷地跑到山上,没有找到老婆,又飞快地跑回驴圈,看见圈门关得牢牢的,便双手槌门,大喊;“夏嘎曲宗,开门呀!夏嘎曲宗,开门呀!”姑娘躲在墙角里一言不发,哭得不行悲怆。宇白扎西从墙上爬过去,看见自己的爱妻,原来就是白天半路碰着的尼姑一律的女生。他内心急得象刀子戳,搂住夏嘎曲宗问:“姑娘!姑娘!你、你怎么成了那么些样子?!”夏嘎曲宗怎么也不肯说,宇白扎西抽出腰刀,搁在温馨胸前,说:“你再不讲,我就不想活了!”姑娘一把夺过腰刀,顾而言他地说:“头发不是慈母烧掉的,是自身要好弄断的呀;脸庞不是三姑打伤的,是自我自己弄坏的哎!”

啊啧啧,呵嘛嘛,
多多完美的小青年,
万般威风的爷们。
前方看了眉目好,
末尾看呵身段好,
侧面看呵气派好,
本身和您相爱,好不好?
本人和您成亲,好不佳?

宇白扎西什么都了解了,心想:“丈母娘呵阿姨,你的心也太狠了!借使自身也把您打一顿,乡亲们就会说自家不孝顺,你要么自已吃点苦啊,说不定那样你的心会慈善一些。”便跑到二姨跟前,很谦逊他说:“阿妈!孙子到打箭炉运茶的时候,内人被罗刹打得鬼不象鬼,人不象人,现在自我要带她出来治病,那群毛驴,就请你爹妈放牧吧。”

龙女挡住尼玛滚觉,左走走不,右走走不掉。他绝不艺术,只可以对他唱道:
不是自我样子好,小姐呀。
这是胸前铜镜放光芒;
不是自个儿身段好,小姐呀,
那是头上辫穗在扬尘;
不是本人气派好,小姐呀?
那是“贾尺普秀”系腰上。
自己有了对象珍布玲孜,
怎么能再和你相爱吗?
自我有了情人珍布玲孜,
怎么能再和你办喜事呢?

今后,宇白扎西带着爱惜的老伴,住到平川上夏嘎曲宗的家。山谷里,只留着决定的老祖母,还有一群毛驴。

龙女气得跺了四次脚,咬了四次嘴唇,发誓说:“好!我在此间等着您,一贯到你回到。”

叙述人:拉孜县拉孜区 阿姐卓拉
安康龙津镇 尼巧
莱芜富兴堡街道 尼玛彭多二姑
1979年7月收集
1980年十一月先是次整理
1982年8月第二次整理

商队翻过无数雪山主峰,渡过无数急流冰河,整整走了几许个月,才赶到康定城。尼玛滚觉从不曾见过那样热闹的地点,种种各个的商品在那边聚集,各族各州的人在那边交往。他按照伙伴的点拨,卖掉带来的氆氇、皮毛和中药,买进茶砖、天鹅绒和瓷器。第二年开春,商队又迈出折多山,日夜不停地重临故里。

附记:这一个故事,是从三位拉祜族妇女口中记录的,他们讲的主导相似。只是结底部分分裂。尼巧说老太婆后来被豹子吃掉了,尼玛彭多说被外孙子用箭死了。其余,原故事里装病的是夏嘎群宗的阿妈,大家改成了夏嘎群宗本人,如同合理一点。

他俩途经蓝幽幽的神湖,湖上一条金眼小鱼,一会儿朝左侧游,一会儿朝左侧游,一会儿朝上跳,大家越看越有趣。忽然,金眼小鱼尾巴一摆,溅起雪白的水花变成一匹长长的白氆氇,不前不后,恰恰将尼玛滚觉连人带马卷进了湖水。伙伴们又惊慌、又焦急,会水的在湖里捞,不会水的在岸上找,整整八日三夜过去了,连尸首也绝非打捞着。大家没有章程,只可以继续赶路。离故土越近,伙伴的悲痛越深。他们有些摘下帽子,有的取下马笼头,有的低头落泪,表示对尼玛滚觉的哀悼……

   

何况,自从尼玛滚觉相差家,珍布玲孜便天天来照看老人。早晨替她们背水,中午替他们熬“土巴”(土巴:普米族人用白萝卜、麦粒、骨头等熬的米粥。),就双亲生儿女同样。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尼玛滚觉回家的小日子愈发近了。珍布玲孜没事到楼上看三趟,有事到楼上看九趟,痴痴地望着东方的

道路,楼顶都被他踩成坑了。一天,她到底盼来了驮满茶包的商队,心里好心花怒放呵!她右侧端着青稞酒,右手抱着小藏垫,奔到年楚河边,刚好第一批商队过来了。珍布玲孜左找右找,找不着尼玛滚觉,只见商队的骡马,通通卸了笼头,便对我们唱道;

欢迎呵,欢迎,
从康定回来的商户!
你们口渴了啊,朋友,
请喝一碗青稞酒。
你们走累了吧,朋友,
请在垫上坐一坐。
借问骡马解下笼头,
是怎么样地点的老老实实?
借问泽林·尼玛滚觉,
为啥没和你们同路?

商队的人用很轻的声息回答道:
谢谢呵谢谢,
珍布玲孜姑娘。
骡马解下笼头,姑娘呵,
是康定城的老实;
泽林·尼玛滚觉,姑娘呵,
就在我们的后边。

她俩喝了一些青稞酒,说了几句安慰话,匆匆忙忙过去了。

幼女等啊等啊,好不难等来了第二批商队。看来看去,依旧不曾尼玛滚觉的阴影;只见他们每一个人,都把帽子拿在手上。

珍布玲孜失望极了,人困马乏地唱道:
欢迎呵欢迎,
从康定回来的商贾:
你们口渴了吧,朋友,
请喝一碗青稞酒。
你们走累了吧,朋友,
请在垫上坐一坐。
试问走路脱下帽子,
是何许地点的乡规民约?
试问泽林·尼玛滚觉,
怎么没和你们同路?

商队的人极度不快,推说摘掉帽子是康定城的风俗,泽林·尼玛滚觉,有事还在背后,喝了几口青稞酒,说了几句安慰话,慌慌张张地过去了

姑娘又等了长时间,才盼来最终一批商队,她看见如故没有尼玛滚觉,知道凶多吉少。珍布玲孜含着泪水,痛苦地唱道:

迎接呵欢迎,
从康定回来的商贾!
请你告诉自己呵,朋友,
哪些也不用隐瞒;
请你讲实话呵,朋友,
随便有多大的劫数。
启程的时候成群结队,
归来时单单少他一个;
不行的泽林·尼玛滚觉,
到底是死仍旧活?

听了外孙女的歌,商队的人都很难受,不过哪个人也不想把尼玛滚觉的死信,从友好的嘴Barrie讲出来,他们唱道:

清你听一听呵,
珍布玲孜姑娘!
泽林·尼玛滚觉,姑娘呵,
身患留在神湖旁;
纯属不要看急,姑娘呵,
神佛会保佑她高枕无忧。

唱完,忍痛告别珍布玲孜,默默无声地走了。姑娘啊,一下子昏迷在地,好久好久才醒来。她想:当初,尼玛滚觉要去康定城,阿妈分裂意,阿爸不答应,我这几个门槛上的羊粪蛋,却偏偏要劝她做个有出息的人。现在,商队的人都快意地重回了,唯有自己的尼玛滚觉生死不明,阿妈能不落泪?阿爸能简单过?我要本着商队的足迹,去找寻他的回落。是病了,我要把她的病治好;是死了,我要把她的遗骸背回来。

想开那里,珍布玲孜没有回家,径直就朝着康定的自由化走去。她白天赶路,中午也赶路。逢人便询问,蒙受村子便找寻,甚至见到一块石头、一颗小草,也想问问尼玛滚觉的去向。她走路太疲劳,玉竹般的身子佝偻了;她哭得太多,海子般的眼睛干涸了。她爬上很高很高的雪山,呼喊着尼玛滚觉的名字,山崖听了也落泪;她通过很密很密的树丛,唱着怀想亲人的歌儿,古树也发出叹息的动静。

有一天,她到底来临了神湖旁,依然找不到尼玛滚觉的黑影。姑娘实在太累了,就躺在湖边歇息。忽然,她听见湖里有人喊:“狗来吃食,食在金盆里!狗来吃食,食在银盆里!”珍布玲孜想都毫无想,就了解是尼玛滚觉的声息。登时取下自己的指环,默默对天祷告:“菩萨呵!即使自己和尼玛滚觉,还有一根马尾巴那么细的情缘牵着,就请把自己的指环,送到她的身边吧!”说完,把戒指丢进了湖。

泽林·尼玛滚觉,那天被龙女用“顿玉夏瓜”(顿玉夏瓜:避孕套索。)魔绳捆到湖底,龙女要和他成亲,他说,一根针无法三头尖,一个人不可以有两颗心,怎么也不应允。龙女没有办法,强迫她在龙宫喂狗,等待他回心转意。尼玛滚觉正在喂狗的时候,突然“斯令”一声,从湖上落下一只戒指,拾起来细看,认得是情人珍布玲孜的宝贝戒指。他欢欣鼓舞极了,知道连心的情侣正在找他,便神速摘下团结的钻戒,对天祷告:“菩萨呵,若是我和珍布玲孜还有遇到之日,请把那只戒指,送到她的身边。”

珍布玲孜得到了尼玛波觉的戒指,知道她就在湖底,她洋洋得意得把怎么着都忘了,双脚一抬就往湖里跑。那时候,平昔想不到的业务出现了。珍布玲孜一步一步往下走,湖水就一节节以后退,珍布玲孜走到湖底,神湖的水便干得连影子也不翼而飞了。唯有尼玛滚觉站在她的前边,象一个英雄的皇子。

就像是此,他俩同骑着一匹骏马,就像台风吹动的云彩,高开心兴地朝友好的故土奔去。

好新闻也长上了翅膀,比他们更快地飞到四平地点。阿爸、阿妈从根本中时而振奋起来,打从心眼里感激珍布玲孜姑娘。乡亲们都闻讯赶来,献上雪白的哈达,跳起欢欣的翩翩起舞,迎接这对经历了成千成万酸楚,安全再次回到的心上人。紧接着,他俩举办了隆重的婚礼,新郎新娘用从康定运来的上乘茶叶,打了喷香的酥油茶,招待远远近近的旁人。

叙述:本溪河龙乡尼乔

附记:这一个故事,流传在后藏一带;当地,凡四十岁以上的人,越发是妇女,大都能吟唱。大家整理时,有两点与原故事稍有出入。一是尼玛滚觉去康定的原委,原故事是她大爷亏了本,大家改成阿爸老了;二是珍布玲孜的姿态,原故事珍布玲孜反对她去康定,大家改成了协助。那样,就像增添了故事的创立。

七九年7月,贡嘎县朗结雪公社老农民旺青,讲述了一个同名故事,内容却不均等。故事说:尼玛滚觉是茶商的外甥,不务正业,专门交结一些龌龊的爱侣。有多少个歹徒,冒充商人,怂恿尼玛滚觉到康定运茶,当运回茶叶的时候,他们先唆使卖酒女生勾引她,又在酒里掺放毒药害他,骗走了他的茶包,赶走了她的骡马。后来,他的婆姨珍布玲孜偶然发现了那多个歹徒,就是不见尼玛滚觉,便独自一人沿着运茶的征程把他摸索,历尽十辛万苦,在一处破墙下找到了即将断气的爱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