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大校登桥吓唬敌

  已到桥头的缪拉高喊起来:“大家是来谈判的,你们司令官在哪儿?”与此同时,躲在岸边树丛中的法军开端向桥头突击了。奥军见状又要燃烧。缪拉厉声吓唬道:“你们哪个人担当得起炸桥的罪名,你们的上司定要追究义务的。”

  乌耳姆世界首次大战,法军纵然战果辉煌,但仍来摆脱险恶的境地。就在Mike投降的第二天,法兰西共和国舰队在特拉法加海战中被英帝国陆军解决。法兰西海军损失329艘舰艇,约一万四千人伤亡和被俘。舰队司令维尔纳夫也被捕了。
  与此同时,由库图佐夫教导的俄军先底部队已经越过奥地利共和国(Republik Österreich)滚滚而来。
  那支俄军约有四万五千人,途中会聚了接力败退下来的奥军部队,形成了一支颇具实力的劲旅。其它,还有一个更使拿破仑焦心的情状,那就是普鲁士的千姿百态已暴发了炽烈的变通,十几万普军正在向奥地利(Austria)边疆开进,准备进入反法联盟,向拿玻仑开战。拿破仑认为,必须在普鲁士参战前干净击溃俄军,摧毁这根反法联盟的支柱。他估算库图佐夫指导的俄军将在圣地亚哥和奥地利(Austria)的另两支军队集结,于是急令缪拉率骑兵枪先占领曼谷,堵住俄军的退路,不让俄军和奥军会晤。其余的法军部队则兵分两路,从两翼包抄俄军。
  缪拉的骑兵进展急忙,很快和俄军短兵相接,法军立刻动员了熊熊的攻势。库图佐夫指挥俄军劳顿地抵御着,且战且撤,向马尼拉退去。
  法军的另两支阵容也很快跟上。拿破仑的网格已从三面撒向俄军,很快就要合拢了。
  面对优势的法军,库图佐夫清楚地窥见到俄军的危急境地,他唯有二种选拔,要么一连孤军应战,在台北等候奥军的赶来,但这么做,势须要冒被法军围歼的高危害,要么放任华盛顿积极向上退却,到阿罗木次与天王以及已先期到达这儿的另一支奥军会面,再与拿破仑决战。经验丰裕的库图佐夫拔取了后者。他指挥俄军撤出苏黎世,渡过莱茵河后,炸毁了河上的桥梁。
  拿破仑一发现俄军撤出圣地亚哥,向额尔齐斯河方向移动,就猜到了库图佐夫的意图。他急派Betty尔将官向缪拉送去了友好的手令,命令她紧紧咬住俄军,越过多瑙河高效追击。可是有勇无谋的缪拉又一回犯了错误——他想学好攻迈阿密,夺取攻占奥地利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Austria)京城的头功。于是她指挥阵容调转方向,向华盛顿方扑去,没费多少事就砍下了曼谷。然则,那只是座空城。奥皇及皇族成员均已逃走了。法军为了那座空城,却付出了一个师的代价。原来缪拉只顾向华盛顿推向,和协调的先头部队失去了关联。结果先尾部队遭到俄军伏击,损失了一个师。
  眼看要得到的肥肉却让它滑掉了,拿破仑恼火非常。他犀利地斥责缪拉,骂他“差不离鲁莽得像个疯子。为了想得到第一进入马尼拉的好高骛远,使法军受到严重损失”。
  缪拉的荒唐使法军损失了两日时间。为了尽早追上俄军,就亟须立刻渡过沧澜江。不过沧澜江上的桥大都被俄军炸掉了,只剩余新德里北面尚有一座桥,桥上有奥军重点把守。拿玻仑命令缪拉指导骑兵登时强占那座桥。
  在向大桥进发的路上,缪拉接到侦探报告,得知桥上设满了路障,并埋了成百上千地雷。河岸边还有几门大炮,炮口全针对桥头。明显强攻是无效的,还未等法军接近大桥,奥军就会找麻烦炸桥,切断法军渡过莱茵河的绝无仅有通道。
  一心想将功补过的缪拉急中生智,想出了一条妙计。
  他先选用了一营文武全才的掷弹兵,命令他们悄悄运动到桥边,埋伏在茂密的灌木林中。然后,他带了3
个将领,手拿着白手帕,英姿焕发地走上了桥。
  守桥的奥军见他们过来,疾速打算燃烧,缪拉一见立时大声喊道:“法奥已经停战,你们的国王正在签订停战协定,你们还炸桥干什么?”说着,他扬了扬白手帕。
  奥军士兵将信将疑,正在犹豫。缪拉又说:“你们看,我并没有带部队来。大家多少个是来谈判的。”
  奥军士兵有点相信了,值班的军人将他们带到了桥头堡上。缪拉对这一个军人说:“感谢上帝,战争截至了。你们的国君现在正和拿破仑太岁握手言和呢。大家要见奥扼斯外祖父爵,商谈停火的事。”
  那军人信以为真,立时派人去找守桥部队的太史奥扼斯曾外祖父爵。缪拉他们多少个则一个劲地和桥头堡里的军人们套近乎,东拉西扯,说说笑笑,甚至搂着她们的肩,显得极度恩爱。
  不一会儿,奥扼斯外祖父爵来了。缪拉一见她,登时伸入手去,带着夸张的满面春风说道:“亲爱的敌人,奥军的非凡人才,土耳其共和国战争的勇于!仇恨达成了,大家得以互相握手了。拿破仑国君至极想认识认识您。”奥扼斯爷爷爵被缪拉的一番阿谀弄得稍微欢欣鼓舞了,竟放松了警惕,不由自主地和她们猛烈交谈起来。
  军人在碉堡内谈得热火朝天时,埋伏在桥边的那营法军突然冲上桥头,快捷把装着焚烧材料的荷包一一抛入何中,奥军的一个军曹见事态不对,立刻想去开炮,一个法军推开了她的手。军曹飞速走到奥扼斯伯的先头说:
  “公爵,他们在骗你,法兰西共和国人来了。”
  缪拉飞速装出很受惊的金科玉律对奥扼斯伯说:“我看不出那是社会风气上那么被夸奖的奥军的纪律,您竟让你的属下那样对您说话!”奥扼斯曾外祖父爵被缪拉说得脸一阵陈发红,他气乎乎地对手下人说:“快,把那几个目无长官的人带去关禁闭。”
  缪拉这时却嘿嘿一笑说:“不必劳驾你们了,照旧让大家的人来啊。很对不起,请你也一头到监狱去。请见谅,这是战争,我只可以这么做。”奥扼斯公爵那才知道上了缪拉的当,不过己迟了。那一营法军已围了上来,三下五除二就把守桥奥军的枪给缴了。
  样,法军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就以石火电光之势之势夺取了桥梁,使法军得以迅猛通过莱茵河,继续追击俄军。
  曼谷桥梁的丢失,使库图佐夫立时陷入困境。为了免遭全军覆没和和平解决被俘的侮辱,他不得不命令部队顽强抵抗,边打边退。经过几场浴血奋战,俄军以献身一万二千人的代价,冲杀出一条血路。库图佐夫终于带着没精打采的三万三千名败兵退到了阿罗木次,与君王和奥地利(Austria)太岁及奥军见面。
  拿破仑率法军尾随库图佐夫很诀也来到了阿罗木次邻近,在距俄奥联军约65
英里的皮尔诺驻了下去,准备伺机和俄奥联军决战。
  对于法军大兵压境,年少气盛的沙皇Alerander并不担心。因为联军在军力和武器上都占有优势。由此,在联军的大军会议上,他极力主张立时和法军决战。而库图佐夫等名将则认为应等后续部队到了并且普鲁土也正式参战了,再和法军决战。库图佐夫的眼光遭到主战派的等同反对,越发是主公的近卫军军人们,他们以为在联军占兵力优势的景况下,两国的圣上还被拿破仑赶得躲躲藏藏,实在有失了皇室脸面。他们慷慨激昂地向主公请求道:“我们无法再撤退了,一定要教训教训非凡跋扈自大的科西嘉小子。”
  拿破仑深知推延战事对法军不利,急欲势如破竹,当他意识到联军内部意见不联合,正犹豫时,再度要弄起真真假假、诱敌上钩的一手。
  那天黎明(英文名:lí míng),一个法军军人打着休战旗向俄军阵地走来。他对俄军前哨说,他带着法兰西共和国圣上的手书,要见亚历山大皇上。
  亚历山大平素等到正午才接见了这些法兰西行使。使者向她转告了拿破仑的休战、和谈提议,并代表,拿破仑希望和她进行个人会合,共商停战之事。
  亚历山大拒绝和拿破仑亲自汇合,但他派了一名近卫军军人随同法国大使去和拿破仑谈判。那个军官回来后,欢畅地向亚历山大告诉说:“皇帝,据本人观看,拿破仑明显很怕会战,急切希望停火。我见到的法兰西士兵,衣衫破旧,精神不振,显得毫无斗志。那多亏打垮法军的好机会,不可能再上拿破仑那多少个老狐狸的当了。”
  第二天,俄奥联军即向法军阵地进逼,法军的前哨稍作抵抗就向后退回了。第三天亦如此。那种种迹象,促使联军司令部终于做出了当下和法军会战的主宰。
  在这一名目繁多演出的同时,拿破仑也没忘了再三次对普鲁士作出自己态度,以贻误普军参战的时间。当时普鲁士的使者豪格维茨Oxette正在巴黎,他是奉普皇之命去向法国下最终通牒的。在拿破仑的授意下,法国外武大臣塔列立对豪格维茨万分热情,和他大弹法普友好的陈词滥调,一再重复要把克赖斯特彻奇割让给普鲁士,希望两国永久友好下去。塔列立这一番一往情深的表白,使豪格维茨信以为真。那位身着着塔列立赠送的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的普鲁士大使,不仅收起了普鲁士的尾声通牒,而且还协调地表示,普鲁士只承担调停,不会进入联盟向高卢雄鸡开张的。
  拿破仑既暂时解除了来自普鲁士的恐吓,又引诱联军上了骗局,他就放心大胆积极准备会战了。他把会战的地点选在了离苏黎世120
海里处的奥斯特里茨村以西,这一带地形非凡,中间地形突起,最高处叫普拉岑高地,普拉岑南面是一片沼泽地,唯有一条山路通往这儿,占领了高地就能决定周围的大片地区,是个可退可攻的绝妙战场。
  1805 年12 月2 日黎明先生,东方渐白,晨雾迷漫。晚上7
时,出名的奥斯特里茨大决战的帐篷终于拉开了,世界战争史将在这一天记载下拿破仑平生中最光辉的一页。
  征战一方始,面对联军的剧烈攻击,拿破仑先让部队主动舍弃普拉岑高地向后退却,把联军吸引到高地的南边。目的达到后,他发号施令部队顽强抵抗,迫使亚历山大把放在普拉岑高地的俄军预备队全体用到向两翼法军的抨击上,普拉岑高地的守护出现薄弱环节。拿破仑抓住那便于的时机,抽调一支精干部队,很火速进攻占了普拉岑高地。
  普拉岑高地失守的音讯传来,亚历山大立时发现到祥和犯了一个谬误。
  高地的遗失,将给联军带来可怕的结局。他赶紧抽调兵力,向高地回击,意欲夺回高地。法俄两军在普拉岑高地上展开空前热烈的出手。满山遍地烟尘滚滚。喊叫声,马嘶声,刺刀刃的撞击声,受伤者的呻吟声,回荡在战场上空。双方的步兵搏杀扭斗在一块,双方的骑兵以可以的碰撞迎头相撞。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染山岗。俄军付出了深重的代价,终究没夺回高地。那时,联军的主力全部集中在高地的西部,揭发在法军的炮口之下。
  拿破仑斩钢截铁,命令部队飞速把大炮拉上高地。在一阵激烈的烟尘掩护下,法军的总攻先导了。几万名法军人兵在高大的喊杀声中,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山下的联军冲杀过去,联军立即大乱,奋勇争先地顺着那条唯一的坦途,退到了沼泽地里的湖边。湖面已冻结,但冻得还不够结实。败兵们在岸上止住了步子。
  忽然,一颗炮弹呼啸着飞来,在密集的人流中炸开,一位名将立即从当时跌倒在血泊中了。不知哪个人喊了一声:“快跑啊,从冰上走,从冰上过去。”
  又一发炮弹打来,如同有何人下命令似的,人们一起涌到了冰面上,全然不顾冰在时下咔咔作响,随时都会断裂。
  又有几发炮弹飞来,这一次是打在冰面上的。冰面马上一鳞半爪。几千名联军人兵哭喊着、挣扎着,很快就沉入湖底。留在岸上的也常常被法军炮弹击中,炸得家破人亡。
  战斗停止了。联军死伤一万五千四人,被俘二万多少人,其余的四散溃逃。
  法兰西共和国战士从四面八方向拿破仑涌来,“圣上皇上万岁”、“法兰西万岁”
  的欢呼声在尸横遍野的疆场上回响。拿破仑在一群上校和近卫军将军的陪伴下,视察了战地。突显在他前边的是一片惨烈的场景,遍地是人和马的尸体,随地是舍弃的枪支和大炮,如血的落日给那总体涂上了一层悲壮的情调。
  天逐步黑了。缪拉元帅对拿破仑说:“帝王,大家回来呢,太阳已经下山了。”
  拿破仑抬头望了望西方,西天上最后一抹晚霞也已没有,最早出现的几颗星星在夜间上不安地眨着眼睛,如同不忍目睹那世间的惨象。
  拿破仑缓缓地翻转脸,两眼在幽暗中熠熠闪光,说道:“不,奥斯特里茨的日光升起来了。”
  缪拉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拿破仑说的“奥斯Terry茨的太阳”正是他自己!
  奥斯特里茨战役为止的第二天,奥地利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Austria)天王须要休战。他被迫割让给法兰西占全国人口总数六分之一的大片土地,并且每年还要向法兰西共和国付四千万加元的大战赔款。普鲁士也只可以和高卢鸡签订攻守合作条约。
  (沈彪)

  这天晚上时光,奥军的桥梁守卫部队已经在爱仑桥下堆满了炸药。根据上级命令,只要法军一发起进攻,桥底部队即可执行炸桥安顿。“法国人回复了!”一个眼明手快的奥军士兵突然叫道。奥军桥底部队官兵纷繁各就各位,进入了临战状态。只见对岸的法军阵地上神采奕奕地走来了几个身着将军衣服的人。其中走在最前头的那位还穿着上将军服呢。见没有大部队冲过来,奥军倒也并不慌张,但是,那么些法兰西将军走上桥头,竟开首把一个个路障推倒。守卫部队官兵见到,便准备燃烧炸桥。“喂!法奥正在签订停战协定。你们还炸桥干什么?”那向奥军突然大声呐喊的难为缪拉司令员,正要推行焚烧作桥命令的奥军士兵,听到缪拉的叫喊犹豫了起来,回头看看指挥官。可他们的指挥官此刻也给搞糊涂了。

  那时,法军突击队闪电般地冲了上来,解除了守桥奥军的武装,后续部队随后攻占了所有桥头堡。

  与缪拉少将预料的一毫不差,在法军强大攻势面前,奥军明白靠死守肯定守不住爱仑桥。而这顶大桥是长江上绝无仅有的大桥,一旦丢失,首都新德里大门就被打开了。因而要确保爱仑桥不致黯然对手的绝无仅有办法,便是炸毁它。

  奥军士兵焚烧的手又缩了回去。

  缪拉大校陷入沉思,那红色的眸子深沉地凝视着窗外。“你不可以不在两日之内,完好无损地抢占爱仑桥。为我军占领斯德哥尔摩扫清道路……”拿破仑国王的下令。一次又三各处在缪拉的耳畔回响着。说实话,从奥地利三军手中夺取爱仑桥,对她缪拉来说是算不上是什么样困难的职分。可现在要把桥梁的“完好无损”作为前提,那么,夺桥战就决非轻易能打响了。因为,仇敌守不住大侨,也断不会拱手相让,肯定会炸毁大桥以阻滞我军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