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好闺密 让赵构小朝廷苟延残喘150年

  湖北临川区有个董国庆,在赵佶宣和六年考取秀才,被朝廷任命为山西莱州胶水县(后天的平度县)主薄。

从一名不起眼的丫鬟,到雍容安逸的婕妤,再从任人蹂躏的官妓,到坐享华贵荣华的太后,北周首先位皇帝赵构之母韦氏的一世,被颠沛流离的一世演绎成了一部传奇。

  当时正值金兵入侵中原,他便将阿姨、内人、外甥送回了台湾老家,一人独立留在县花花公子。没多长时间,中原陷落了金兵的手中,他想回家乡也回不去了,只可以弃了官,流落到农村,住在一家旅店里面。他与酒馆主人很谈得来,相处得也不错。后来客店主人看她活着极度贫苦,而且不会料理自己的生存,于是介绍了一个女人给她做妾。

而这一体,都缘自于他的一位好姊妹——乔氏。

  这一个妇女也不知是从那里流落到那里的,性情很温柔,知情达理,人长得也很赏心悦目,看到董国庆身无寸铁,就当仁不让地挑起了一家人生活的负担。她先把家里的事物卖了,买回来七八头驴子和石磨,又买了许多大豆用石磨磨成面粉,然后自己骑上毛驴到集市上把面粉卖掉,用卖得的钱养家活口。那样过了3
年,他们赚的钱也更是多了,造起了房子,买了田产,从此过着很舒坦的生存。

韦氏18岁那年,朝廷海选处女,分赐诸王使用。韦氏幸运入围,被送到了端王府,成了端王宠妃郑王妃的侍女。

  3
年中,董国庆平昔未曾跟老人家内人联系上,全无音信,董国庆闲下来的时候,平日为此深感忧伤,人变得如鸟兽散不振,好像丢了魂似的。这女生多次问他何以提不起精神来,董国庆终因对她感激,相爱吗深,不肯说出牵记内人儿女,只是说:“我当然是唐宋的官员,一家老少都在云南老家,我流转在那里,没有回去故里希望。每当自己想到那里,大概是心都碎了,还不如一死了之来得痛快!”董国庆的妾说:“孩他爹如若为那件事,何不早点告诉自己吧。我有个义兄喜欢为外人做好事,他过几天就要到那里来看看大家,让自己伸手他,让她来为您筹划那件事。”10
天之后,果然有个生意人模样的人赶到此处。这个人身高体大,极度巍峨,长有长达蜷曲胡须,骑一匹骏马,赶了10
余车货物过来董国庆家。董妾说:“这就是自个儿今日说的义兄。”董国庆于是外出迎见,宽叙亲戚之情,设宴招待他。董妾便将丈夫今天说起的隐衷拜托给义兄,希望义兄从中对峙,促成其事。

和韦氏一同服侍郑王妃的,还有一位乔姓侍女。乔氏和韦氏朝夕相处,年龄相近,有成千成万共同的话题,性格也很合得来,久而久之,便生出近似女同的真情实意。二人预订,不管今后何人先富贵,都无须忘了协助自己的好姊妹。

  就在那一个时候,金兵下令:“凡是明清官吏亡命流落在金人地域,只许自首,不许逃离,如若不去投案,被人检举了,就要处死!”董国庆心想自己已暴露了投机的身份,又多疑那妇人与义兄会将协调出卖,于是说道:“我只是个布衣黔黎,想回来自己的本土,不是后周官吏。”那商人愤然起立,捋了捋长髯,怒气冲天地仙笑说:“你与自我义妹相依为命好几年,我同义妹情同骨血,她托我送您南归,我才肯助手协理。看您那样困惑,实在今人生气!再说万一在途中有哪些错误,还要牵累到我。你明日必须将你的官符交给我,作为凭证和证据。要是不容许,天亮之后我将您绑起来告到金人兵营里去!”董国庆寻思,事已至此,我交官符是死,不交也是死,只得将团结珍藏多年的文书、官符统统付给那商人。当夜只得悄悄叫苦,涕泣涟涟,妇人来安慰,他也听不进去,只等义兄的处置与计划!

新兴,端王继位成了赵佶。徽宗是文艺领袖、浪子班头,皇上当得乌烟瘴气,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功夫却无人能及。乔氏生得肤白貌美,娇小玲珑,终于获得微宗的宠爱,先一步被封为贵妃。

  那商人离开之后的第二天,牵来一匹马对董国庆说:”我已将事情办妥了,我们得以及时起程。”董国庆舍不下妇人。希望同她一头南归。

“苟富贵,勿相忘”那事儿,说说简单,真正成功的可谓凤毛麟角。而乔氏是金玉守信重诺的妇人,念及姐妹情份,在枕席间极力推荐韦氏。

  妇人说:“我还有一些任何事情并未了结,还须留下来料理。你一人先同我义兄南归,我暂且留守,也足以避避猜疑。等我把事情料理完了,二零一九年必定到福建去找你。现在,我亲手制作了一件袍子,送给老公。你相对要小心地确保好,切勿丢失。你这一次远行,旅途上总体进退都要听从本人义兄的配备。”接着又轻声地交代:“义兄在暌违的时候,很可能会送给你不少钱,你相对不可取;假若他非给钱不行,你就拿那件补补衲衲的袍子给她看,他心里就有数了。我义兄曾经受过自己的恩惠,近日她护送你南归,还不足以报答我,由此他必须去年再护送我去你家乡。万一你受了他的捐赠,那么他就足以从此放手不管,再也不肯护送我南下,那样你自我就再也无法相见了!你肯定要封存好这件补补衲衲的长袍,万万不可能小看它,更不可以将它丢失!”董国庆听了那番既情深意切,又闪烁其词的语句,极度惊讶。虽有猜忌,但不宜细问下去,又顾虑邻居发现,只得挥泪上马,跟了义兄匆匆向西南疾驰而去。

徽宗动了心,招来韦氏,一见之下,立即性趣索然。韦氏生得高大丰壮,肤色发黄,哪个地方入得了那位诗酒风流皇上的法眼?野百合也有青春,但在五颜六色的后宫,像韦氏那样的女性,皇上扫一眼都觉得败兴,夏天更像是一个漫漫的梦。

  到了山东近海,已有一只大船靠在码头,董国庆上了大船,拱手与义兄告别。

乔氏没有气馁,继续为和谐的姐妹寻找机会。一年春龙节之夜,徽宗喝得酩酊大醉,指定乔氏侍寝,要和他共渡良宵。乔氏见国王醉得厉害,就不失时机地重新红火推荐了韦氏。

  大船急急南行,船上也未尝装什么样商品,也不知有如何任务。船上的海员对董国庆格外敬爱,生活上照顾得老大健全、细致,但不多说话,绝不谈及别的事情。

天皇醉眼朦胧,大脑缺氧,向来的审美和品位难免有点懈怠。加之箭在弦上,也顾不得韦氏的美丑了,便和韦氏春风已经。

  当大船到达西边时,这客商已在岸边等待了。他请董国庆到旅馆上喝酒,给董国庆接风洗尘。一番寒喧将来,客商拿出金子20
两相赠,说道:“那是给您老母、内人做寿用的。”董国庆看到那位客商义兄如此慷慨赠金,想起女生在临别时的叮咛,不肯接受。客商说:“你弱小回到家乡,与三姑内人会师,没有钱用,难道你要他们饿死不成!”他强行留下20
两纯金,转身告辞了。

韦氏第三次尝试了男女之欢,尤其意想不到的是,皇帝唯一的一回宠幸,居然让她怀孕了。后来,她产下一子,取名宋高宗。

  董国庆不忘妇人的叮咛,追了上去,送还20
两黄金,并且把旧袍子拿给客人看。

韦氏母以子贵,进封婕妤。她本就生性平和,此时进一步有子万事足,再不敢有哪些奢求。假诺没有啥样奇怪,孙子会一如既往封王,自己也会平淡如水地度过余生。

  那客商先是一惊,继而笑着说:“我的聪明智慧果然没有她,这么一来,我协助义妹的职分尚未为止。前几年本身自然带他南归,与您相聚。请多保重!”说完客商就头也不回地朝向北边走去。

只是,靖康二年,金国的魔爪踏碎了大宋的太平。金兵掳走徽宗和钦宗,将后唐宗室王孙、后宫妃子等数百人一起押解上京会宁府(今密西西比河阿城)。亡国的后妃们饱受了残疾人的污辱。金人将郑皇后、韦氏等南梁后妃编入浣衣局,实际上是官妓院,供金的王公贵族凌辱消遣。据说,韦氏在金人的奴役下,还生了多个外甥。

  董国庆辗转再次来到广东老家,老大姨和爱妻、四个孙子都欢呼雀跃。老岳母问起金人侵略安徽的这几年她是怎么过的,又是如何从北方回到故乡的。

靖康之难发出时,宋高宗因为出使在外,幸免于难,成了钦宗后裔中唯一的漏网之鱼。不久,赵构即位于马斯喀特(今湖北赣州),成为南陈的立国之君。

  董国庆就将3
年多来什么流亡引司,怎样遇见店主,如何娶妾,以及妾怎样照顾生活,怎么着托付义兄送回故乡的事一一禀报。并取出妾在成员时送的大褂给亲人看。还说了妾是哪些再三叮嘱要封存好这件袍子的。细心的爱妻拿过来细看,只见缝补处隐约约约可知金肉色,拆开来细看,原来里面缝了重重箔金。董国庆就用那个钱补贴家中的成本。

赵构因为害死岳鹏举而备受后者的非议,他的一味求和到今天还众说纷繁没有敲定,可是,他着实是一个孝子。即位之后,赵构遥尊韦氏为“宣和皇后”,想透过抬高二姨的地位,使金人对韦氏网开一面。

  过了一段时间,董国庆来到交州(卢布尔雅那)东魏王室,表明事情缘由,朝廷给他补了个宜兴尉的官职。一家人的生存即便稳定下来,但他心里寻常怀想远在云南的女郎。

后来,徽宗国王与世长辞的新闻扩散,赵构惆怅不已,更为小姨韦氏的高危担忧。她一连派特使与金人谈判,必要自由韦氏回朝。偶然得到韦氏的一封书信,就欢天喜地,立时谋划筹建寿康宫。

  过了一年,那位客商果然陪同她的义妹投奔到南朝来了,夫妻终于又汇合了。

直面金国使节的弹射,高宗发狠道:朕富有天下,却不可以孝养亲人。徽宗已经亡故,也固然了。明天签约誓约,应当写明放我小姑归国,那样让朕蒙羞让步求和都得以;假诺不放,我也不惧拼死首次大战!协议签订,金使回国,赵构又强调:太后即使的确南回,朕自当谨守誓约;要是不放,固然有誓约,也是白纸一张!

  那位有情有义的妇人,既勤劳,又贤慧,但他究竟是何等人,与金人有什么种关系,与客人交谊为啥这么深,对董国庆为啥如此一见如故,个中原因,何人也说不清,真是个侠妇人!

狠话说完,他又偷偷叮嘱多少个即将出使的宋使:“我每日向西凝望,眼泪都流干了。你们看看金主,一定要好言相求,就说‘我朝圣上的娘亲在你们大金国,但是是一个老太太,但在我们西魏,就是国母,干系首要’,用真诚之心劝说他们,希望可以教育他们。

  (刘金山)

终于,韦太后要南归了。和韦氏在元代一头蒙羞忍辱15年的乔氏,把温馨寻常累积的50两金子送给金使,哀求他:“薄物不足为礼,只求您可以护送我妹妹还江南。”
临行,乔氏又含泪对韦氏说:“堂妹善自尊崇,回国就是高于的皇太后了;小姨子恐怕今生难回家乡,唯有终老死在那北方大漠了!”

不晓得韦太后是还是不是掌握了好姊妹平淡言语中的急迫期盼。不久,乔氏带着对将来虚幻的想望和对前边无尽的彻底,病痛而死。

韦氏南归,受到了极为隆重的奉迎,母子相见,喜极而泣。韦太后过上了高于无比的生活,舒心地过了近20年,直到80岁了却。

天皇偶尔发情 历史多了一种可能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