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传奇故事100篇: 张汶祥刺马

  1860
年,清兵掘壕围困天京,太平军总部告急。太平军各路将领挥师救天京。侍王李世贤主攻天京城东小水关,张汶祥率先攻破清军江南大营,乘胜追击清将张国梁,张国梁逃到丹阳时落水身亡。由于本次战功,张汶祥被升级为左营主将。后来大战事势对太平天堂越来越不利。

《投名状》的故事背景是清末太平天堂之乱,故事大纲改编自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刺马案,那是不需要自己来介绍的了。可是鉴于导演刻意想从一个千古所没有的角度来诠释老故事,不仅内容做了大批量改动,从片名到骨干们的姓名都看不出刺马的阴影,以致直到片子将要看完,我才醒悟,那庞青云不就是马新贻,而姜午阳就是刺马的张文祥(官方写作张汶祥)。
马新贻(1821年-1870年),字谷三,湖南绵阳人,鲜卑族。爱新觉罗·爱新觉罗·旻宁二十七年(1847
年)考中进士后即在黑龙江任里昂等处知县。1853年,太平净土攻入吉林,马新贻因战功累升至庐州枢密使。1857年,马新贻破舒城(电影里有),次年代理云南按察使。后兵败革职,因翁同书、袁甲三保荐留军,至1863年再因功累升至广东布政使。1864年任新疆御史,有官声,升闽浙总督,1868年任两江总督。1870年九月21日马新贻到总督衙门(前身是立春净土洪秀全天王府)边的校场“阅射”(看战士操演),后徒步回府,在府衙门口当众被凶手张文祥刺杀,次日伤重而死。朝廷震惊,先后命令代理总督魁玉、漕运总督张之万、刑部少保郑敦谨会审,直至让咸同Samsung第一人曾国籓回任两江总督反复审讯,官方最终结论是“汶祥尝从粤匪(太平天堂),复通海盗。新贻抚安徽,捕杀南田海盗,其党多被戮,妻为人所略。新贻阅兵至布兰太尔,呈诉不准,以是挟仇,无别人指使。”张文祥凌迟处死。那就是根据正史《清史稿·马新贻列传》整理的马氏毕生及刺马案经过。
传闻张文祥签字画押的供词方今尚存于斯德哥尔摩紫禁城博物院,但这几个公认漏洞百出的供词却得到了合法确认,以致张文祥刺杀马新贻的来由至今依旧不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文学家兰克主持商量历史必须依据客观地采集研读档案资料之后,如实地显现历史的自然。那种实事求是的旺盛无疑是没错的,只不过历史毕竟由人书写,言人人殊,而中华历史,越发是累累近代的史事,真要研商起来,麻烦的却是资料太多。马新贻被刺后,除了法定的探索审问,不管是有人蓄意歪曲照旧民间自发的推论,很快就应运而生了演绎案情的戏文、随笔,直到现代都是电视、电影的热门题材。总督光天化日以下被刺杀,在大南宋说不定也是首先次,何况又纠结着湘军、太平军、捻军、海盗,
甚至回民等众多公司,牵扯到那拉太后、曾文正、丁日昌等重点人士,添加了不少传奇要素,反而将真相淹没了。
历来的影视小说包涵《投名状》选用的都是那般一种说法:马新贻在萨拉热窝办团练曾被捻军头目张文祥俘虏,张久欲投清,就放了马新贻,并连同其友曹二虎(电影里的赵二虎)、石锦标与马结为异姓兄弟。后马新贻编选张文祥的降军为山字营,并屡立战功,很快就擢升到了广东布政使,对三位勇猛的小兄弟却逐步冷淡。这时恰巧曹二虎把老婆接来同住,马见曹妻美貌,不仅设法骗奸,还诬告曹二虎
“通捻”将其捕杀。张文祥为替二虎报仇,将马刺杀。
《投名状》里的庞青云一副为国为民,不尽人意的样子,马新贻临死上表朝廷,也有“而现当边陲未靖,外患环生,既不可能运筹决策,为朝廷纾西顾之忧,又不可以御侮折冲,为举世弥无形之祸,耿耿此心,死不瞑目。”等语。马新贻究竟是因政治阴谋而怨死,如故不仁不义罪有应得,历史的实质是可能的吧?

  再说曹二虎拿着公文,往寿州去取军火,一路有惊无险无事,很顺遂地把文件交给总兵徐心良。徐总兵盛情款待,还托曹二虎在总督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倘能升官,决不忘曹二虎举荐之恩。曹二虎本来还有点戒心,寿州徐总兵把他当作马新贻身边的红人,一时竟飘飘然,把戒心全解除了。徐总兵与曹二虎约好,让她休息几天后就押军火回江宁。每一天好酒好菜,让曹二虎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再说曹二虎的老伴王香梅,生得年轻美貌,是金榜题名的大美丽的女孩子,而且生性好动,初到衙门还受些拘束,熟通晓后就随处走动,很快就被马新贻看中,没出四个月,三人就勾搭上了。而曹二虎还蒙在鼓里。

  两江总督的大轿为何从江宁府衙门抬出?在此此前的两江总督府在歌舞升平净土时期是天王府,太平天堂失利后天王府被清兵烧毁,一时修复不起来,新就任的两江总督只能够暂借江宁府衙门作为总督行辕。北宋确定,每月中将校兵丁以磨炼骑马射箭作为月课,前些天是旧历初三,总督大人要到校场去检阅。

  那张位祥是云南伊Lisa白港人,出身农家,从小就喜爱练武术。十八岁那年到庭太平军,属侍王李世贤的部下。经过南征北战,成了侍王一员猛将。

  马新贻认为脖子冰冷,不禁抽了口气,把脖子一缩。张汶祥收回刀又说:“马新贻,我念你在格拉茨做经略使时没做多少坏事,明天给你一条生路,放你回来!”马新贻绝处逢生,和颜悦色,反而大胆地施展了她的嘴上功夫。他对张汶祥说:“阁下骁勇,马某久仰,明天遇到也算有缘。只是现在圣上已死,天国已破,阁下栖身山寨,终非良策。现在朝廷求贤若渴,我愿冒死保举诸位,以谢诸位不杀之恩。”张汶祥一时竟被他说服,只是还不敢轻信。马新贻进一步劝说:“阁下若不厌弃,我愿献血为盟,结为兄弟,以示诚意。我若负心,天地不容。”就这么,马新贻和张汶祥等五个人结为小兄弟,马新贻居长,张汶祥老二,以下是石锦标和曹二虎。

  马新贻质量即便不好,但官运亨通,几年间百尺竿头,到了1S96
年竟升任两江总督,张汶祥等五个人也随他往江宁任所,住进总督行辕。

  是人话吗?朋友妻不可欺,天下女生死绝我也不可以娶你的妻,你自己混账,还想把我拖入不仁不义的境界吗?——你给本人滚!”曹二虎万万没有想到马新贻会倒打一耙,一时竟不知说哪些话才好。扭头就去找张汶祥,把被马新贻一顿臭骂的事全说了。张汶祥一听,脸上失色,对曹二虎说:“好哥们儿,你快高飞远举吧,马新贻就要对你下毒手了!”曹二虎呆站着,不知所措。张汶祥再三催促,他才返身回家。

  张汶祥杀死马新贻后被捕,由江宁行政长官梅启照升堂审问。张汶祥一声不吭,用重刑也从未逼出一句口供。张汶祥说:“要自身坦白,一定要叫你们将军来审。”当时领将军衔的提督是裕固族旗人魁玉。魁玉升堂后,问张汶祥:“我亲自来审理你的案子了。你怎么刺杀马大人?是受哪个人主使,是替什么人人报仇?

  马新贻对张汶祥等三人,一贯就从未放心过,所谓歃血为盟,不过是诱降策略。马新贻认为那五人能把张宗禹的人马拉出来投降,也是自私之徒,当时她们手里有兵权,只可以沿着他们,现在他俩从没兵权了,自然要对她们“严加管教”。更何况,马新贻还有一个老表哥的成色。

  你狗胆包天,就凭多少个鸡零狗碎的乡勇也敢与本军应战,后天被擒,你要死要活?”马新贻说:“本府不幸中计,唯死而已,不必多说。”张汶祥哈哈大笑:“你唯独是个团练,什么‘本府’,你极度上卿早被您主子革掉了。行吗,既然要死,那我就成全你!”说完抽出刀架在马新贻的脖子上。

  布尔萨属平原地区,失败后便于逃走,不便于将马新贻活捉。张汶祥决定,将来与马新贻作战时佯败,引他追击,乘机把他引到霍山、安阳一带崇山峻岭之中,一举生擒。马新贻得胜气骄,以为捻军粮草已尽,丧失了战斗力,所以直接追入深山,那时突然金鼓齐呜,张汶样指导一支部队断了马新贻的后,经过一场激战,果然活捉了马新贻。

  马新贻曾经做过曼海姆抚军,后来金斯敦被太平军的翼王石达开攻陷,马新贻被撤职。校尉唐松体察旧情,委派他出任各乡团练,改编了地方的地主武装,归他总统。那几个阵容根本就不曾战斗力,与张汶祥几回战斗都是屡战屡败。张汶祥领悟了马新贻的底细后,决定活捉他。

  再说马新贻杀死曹二虎之后,不久就收王香梅为第三房姨太太。只是张汶祥逃跑在外,是他的心腹大患。他精晓张汶祥是坚强汉子,一定会替曹二虎报仇,为防不测,他在总督府增派了自卫队,严加防备,其余又在江浙两省悬赏缉拿张汶祥。张汶祥就是在那防范森严之下,冒死杀了马新贻。

  二日后,马新贻派了个差使给曹二虎,给她一份文件,叫他到郑城镇总兵徐心良这里去提取武器。事先喜笑颜开地交待他:“兄弟,你或许是闲久了,心里未免胡思乱想,派个差让你出来散散心,解解闷,你那天说的混账话我也不计较了..把武器取回来,我再跟你谈升迁你的事体!”马新贻的甜言蜜语,使曹二虎真假难辨。张汶祥即使明知曹二虎此去凶多吉少,但她早已领了文件,不能阻挡,只得把石锦标找来啄磨。张汶祥说:“二虎这一次去取军火,恐怕有杀身之祸,大家五人亲近,义同生死,一定要护送他去,万一发生意外,也可助他一臂之力。”石锦标对张汶祥一贯是言听计从,满口答应,和张汶祥同往恒河寿州,暗中爱惜曹二虎。

  (刘忠义)

  魁玉听罢,暗暗佩服她是一条好汉。不由又问道:“马大人防你行刺,内衣中有两层厚革尊崇,你的刀竟然能破革断骨穿心,哪来那样大的神力?”张汶祥告诉魁玉,为替亡友报仇,他时刻陶冶,直到练出能刺穿五张厚牛皮,才决定入手的。

  那天,曹二虎还没起来,徐总兵指点一队士兵,冲进曹二虎房内,把她揿在床上绑了四起,然后宣读文告:“缉捕私通捻匪,抢劫军火的要犯曹二虎,验明正身,霎时就地正法!”签公布告的是两江总督马新贻。曹二虎连“冤枉”二字都将来得及喊出口,徐总兵带来的兵丁刀伊始落,死在床上。

  后来魁玉特地到狱中去劝导张汶祥:“你现在死刑是在所难免,望你死前能顾全马大人的体面认同自己是江洋大盗,被马大人征剿结仇,才狠心行刺,不要提他杀夫占妇之事。马大人身为王室大臣,背上那几个恶名,子孙脸上也无光。壮士到底和马大人曾结拜过弟兄啊!”张汶祥断然拒绝。魁玉只能在报告给朝廷的奏章中略去张汶祥的供词,其余捏造情节,说张汶祥是江洋大盗报仇行刺。朝廷纵然又派郑敦谨复审,但官官相护,他也远非实录张汶祥的口供,仍以江洋大盗定罪,第二年开春,被斩于波(英文名:yú bō)尔图城北小营法场。

  有一天中午,马新贻把张汶样请到上房,颇为亲近地说:“这几年委屈贤弟了。愚兄无时无刻不想引用贤弟,只是力不从心。今年升为两江总督,就进步贤弟为参将,当然那依旧大材小用,好在来日方长,望贤弟好自为之。”张汶祥并从未被马新贻的话所震撼,冷冷地说:“现在官场上您争我斗,表里不一,无能之辈荣升,不义之徒做官,我倒想归隐山林,了此一生。”那番话听来是谦词,实质是当面骂马新贻。马新贻佯装没听懂,反而以老三弟的口吻对张汶祥说:“贤弟天资聪颖,但天性浮躁,今后必将要戒躁。

  元朝政坛有明令,地点领导蒙受拦路喊冤的人,必须停轿接状,以示关心百姓疾苦,所以大官外出,蒙受拦路喊冤的人是不时。轿前的保安人士接过状低,递给总督。马新贻摘下墨晶眼镜把状纸草草看了一回,叫兵丁将喊冤人带回衙门。轿子刚要抬起,突然间也不知从哪个地方跳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士,手执四寸匕首,落地站在轿前,将匕首从马新贻胸膛刺入,断骨穿心,马新贻惨叫一声,倒在轿里死了。

  那样的话唯有自身当表弟的才肯对您说。前日堂哥我送你一句古训‘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马新贻那番话,倒打动了张汶祥。回家后,他细细体会,心想:人家到底是两江总督,自己了然用话刺他,他也毫不介意,还用好话相劝。他究竟是表哥啊。这么一想,反而觉得有些对不起马新贻。第二天下午,他主动到马新贻的房里去认错。当他透过马新贻的窗口时,听见房里有孩子欢笑之声,再一听,是马新贻和曹二虎爱妻的声息。张汶祥强按怒火,悄悄溜回,心里骂道:“马新贻原来是个衣冠土枭!”他也不比细想,径直去找曹二虎,把刚刚听到的气象,如实说了。

  1870年六月29日,有一顶八人抬的蓝呢大轿从江宁府衙门抬出,轿中坐着两江总督马新贻,轿前有一队战士,手执武器,沿路喝道。

  第二年,马新贻因招降有功,被提高为青海全省总营务村长。那时因为投降的捻军和太平军太多,清政党怕那么些降兵重新造反,于是举行改编,折散送往各州归各旗统辖。张汶祥等几个人仍留在马新贻身边,各人只领了个下级军人的虚衔。

  当张汶祥和石锦标得到音信时,曹二虎的遗骸已经被徐总兵埋掉了。

  大轿走出衙门后飞速,忽然从路别人群中冲出一个前辈,头顶状纸,大声喊冤。

  马新贻回到卡托维兹,告诉长史唐松,说捻军首领张汶祥愿意率部来降。当时捻军势力渐大,清政坛怕捻军成为太平净土的继承,正接纳剿抚兼用的国策。唐松立即签发招安文书,由马新贻送去。张汶祥原来辅导的武装没有面临改编,依旧由原本带兵的人指挥,只是在名义上归马新贻统一管辖。

  护卫人士、一阵大乱,杀手本可趁乱逃走,但她从不逃,站着对保养人士说:“我叫张汶祥,刺杀马新贻与这位拦路告状的父老非亲非故。”张汶祥为何要刺杀马新贻?说来话长。

  曹二虎冥思遐想,实在找不出个高飞远举的去处,他就想看看时局再说。

  一一从实招供。”张汶祥把温馨和马新贻歃血为盟的通过,以及马新贻杀夫占妇的坏事,全都如实讲了。

  张汶祥哭着对石锦标说:“马新贻心狠手辣,杀夫占妇,天理难容!我俩不替曹二虎报仇,誓不为人。”石锦标面有难色地说:“马新贻身为总督,防备森严,我俩势单力薄,恐怕难以杀她!”张汶祥见石锦标害怕,叹口气说:“好呢,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日后本身要杀马新贻替亡弟报仇,你我风流云散吧,不然将来难说不连累你。”石锦标无言以对,默默地跟他分了手。五个人都不曾再回总督行辕。

  张汶祥、曹二虎和石锦标所领的三股捻军都驻扎霍丘。霍丘与罗萨里奥交界,张汶祥的行伍平时与西藏节度使唐Panasonic属鸡新贻的军事征战。

  石锦标往江西,投奔西藏总督李庆翔。张汶祥则浪迹天涯,以替曹二虎报仇为己任。

  曹二虎一听,怒形于色,抽出挂在墙上的宝剑就走。张汶祥飞快拦住他,劝道:“你那不是去送死吗?那里是总督行辕,能容你挥剑杀人啊?好哥们儿,先把那口气忍下去,一旦有时机,我会帮你出那口恶气的!”曹二虎是被张汶祥劝住了。张汶祥走后尽快,爱妻回来了。曹二虎也不回话,上去一顿拳脚,将她打了个半死。这女生只好认错。曹二虎恨恨不已,心想:事到近期,不如顺水推舟,把那个妇女送给马新贻算了,大女婿何患无妻。不然看到他就变色,何苦来着!

  曹二虎拿定主意。第二天趁马新贻送客回来,迎上去说:“小叔子,二哥有一件事,不知该不应当说。”马新贻心中有鬼,愣了一晃,堆出人脸笑容,说:“你我哥们不分相互,有如何话只管说。”曹二虎言语遮遮掩掩地说:“表弟若看中表弟的爱人,三哥愿送给二弟做个小妻子。”那话正戳着马新贻的魔难。他掌握自己的丑事已走漏,万一传出去,可就声败名裂了。他急中生智,以守为攻,当即拍案而起,怒吼道:“混蛋!

  捻军是太平天堂的一支友军,后来名下太平净土,但仍保存了投机的军队社团特征,由几十个人组合一组叫“小捻子”,一二百人一股叫“大捻子”,集合起来就叫捻军。

  张汶祥坐在石头上,两名捻军把马新贻押到。张汶祥喝道:“马新贻!

  捻军首领张宗禹非凡欢迎张汶祥等三人的过来,马上给予重用,委派他们几个人各领南部捻军下属的五百人的大股。

  1864
年天京沦为,天王洪秀全自杀,发布太平天堂灭亡。那时候,张汶祥已陪侍王的枪杆子从芜湖入青海,一路转战到湖南,部队已所剩无几。张汶祥与结拜兄弟曹二虎、石锦标研究,决定离开部队回江苏,投奔捻军首领张宗禹。当时张宗禹的军旅进驻在黑龙江的西阳集,从蒙城到涡阳都属于张宗禹的势力范围。

  马新贻的官做得大了,自然要成立威信,而张汶祥等多少个结拜兄弟一向自由惯了的,初经管教难免不满。这一来张汶祥等五人与马新贻之间的抵触已经潜伏着了。

  马新贻已觉察到张汶样对协调有所不满,因而对张汶祥也就更不放心了。马新贻也是个贡士,自然了解“关门养虎,虎大伤人”的遗言。那时候若是对张汶祥等人下毒手,会被世人唾骂,他只得事缓则圆,先笼络那多少人,越发是对张汶祥,只可以多用攻心之术。

  那时,曹二虎要把家人接进衙门里来居住,张汶祥竭力反对,他对曹二虎说:“兄弟,你认为此地是个归宿吧?马新贻哪还把大家当结拜弟兄看,吆五喝六像是对奴才。大家昨日手里没有兵权,只可以忍气吞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离开。我看不如仍然将弟妹留在家乡好。”曹二虎没有听张汶祥的话,照旧把爱妻王香梅从本土接到衙门里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