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8399.com皇家赌场对联故事: 184.陈世俊写的楹联和写陈仲弘的对联

  陈仲弘上将为党和人民艰巨奋斗了毕生,立下了大功。他非不过身经百
战的名将,还爱好写诗作对子。陈仲弘越发喜欢南梁大小说家杜工部的诗。江苏曼彻斯特西郊有个杜拾遗草堂——杜工部生前在那边住过,陈世俊到草堂看过好数十次。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陈仲弘来到杜草堂草堂。参观完了,草堂的工作人员请
他题字留念。陈世俊喜气洋洋地答应了,提笔写了一副对子:
   新松恨不高千尺; 恶竹应须斩万竿。
  那两句,本来不杜草堂写的诗词。陈仲弘借用杜拾遗的诗句,拿“新松”比作
顶天立地的革命者,拿“恶竹”比作国内外的敌人。
  “文化大革命”开头未来,陈仲弘跟林育容、“四个人帮”一伙举行了坚定的
斗争。有一遍,杜拾遗草堂的工作人士收到了从首都寄来的一个邮包,打开一
看:是陈老总的真迹!陈仲弘在一张旧报纸的背面,用毛笔写上了他十几年前
写过的这副对联。
  草堂里的同志们看了,激动得流下了热泪。那什么地方只是两行字呀?那是
陈世俊在向家乡百姓[陈世俊是云南人]表示他对作恶多端的林育荣一伙的恨到骨头里去,
还有自己宁折不弯的努力精神!
   一九七二年,陈仲弘不幸因过逝世。在追悼会上,毛译东看见了一副悼念陈世俊的挽联,连连夸赞,说:“那副挽联写得好。”他跟陈仲弘的婆姨张茜一
打听,知道是陈仲弘的故交、书法家张伯驹写的,又听张茜说:“张伯驹明年从东南被轰到了香港[新加坡是她的老家],那会儿还没办事,连户口都
没有。”毛泽东听了,就叫人遥遥超过把那件事给办一下。不久,张伯驹的户籍
就办回了香岛,还当上了大旨文史探究馆馆员。
   张伯驹的挽联写得真的不错,是那样写的:
   仗剑从云,作干城,忠心不易,军声在淮海,遗爱在江南,万庶尽衔哀,回望大好河山,永离
赤县;
   挥戈挽日,结尊俎,豪气犹存,无愧于一生,有功于天下,九泉应含笑,伫看重新世界,遍树
红旗。
  那副挽联总括了陈仲弘光辉的生平。上联是说,陈仲弘参加了革命,成了一
位保卫人民的远大战士[“干城”是“保卫者”的情致],对党和人民死而后已!在江南当新四军代司令员时,深受江南国民的敬服;解放战争时期,在
淮海战役中威信大振;如今,陈世俊最终再看一眼祖国的大好河山,永远离开
了我们。
  下联说,陈仲弘为百姓战斗了一生,短期主持外交工作,做出了一级的
进献。虽说陈世俊离开了大家,可他的英雄气概,他的宏伟平生,永远留在人
民心中,陈仲弘在“九泉”准会满脸笑容,因为她就要看到祖国出现一个崭新
的姿容,屹立在世界东方!
  从陈仲弘写的楹联和写陈仲弘的对联中,我们看来了一个坦诚,英勇豪
迈的高大形象。

陈仲弘(1901-1972),中国无产阶级外交家、战略家,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总与领队之一。字仲弘,云南乐至人。1919年赴法勤工俭学,1921年到位留工学生爱国运动,被驱赶回国。1923年进入共产党。1926年在川军中举办革命运动。1927年任中心军事政治校园奥兰多分校中共党委书记,后加入石家庄起义部队,和朱代珍一起率军上井冈山。曾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政治市长官兼第十二师上校、中共第四军军委记。1929年支持毛泽东举办了古田会议。历任红军第四军前敌委员会书记、第六军政委、第二十二军将官、中共苏北北特委秘书、广东军区少将兼政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举办委员。大旨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当地,任中共主题苏区分局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心政坛办事处领导。锲而不舍劳苦杰出的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中共中心军委新四军分会副秘书、新四军第一支队元帅、代旅长,正确执行抗日民主统首次大战线政策,巩固和伸张了华中抗日依照地。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广东野战军、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上将兼政委,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副少校,中共中心中原局第二书记,领导明白放华东广大地区的交锋。建国后,历任华东军区准将、北京市司长、中共中心华东局第二文书兼香岛市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心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司长、全国政协副主席。1955年被赋予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中校军衔。中共第七至九届委员、第八届焦点政治局委员。1972年三月6日在巴黎已故。遗著编为《陈世俊诗稿》、《陈仲弘诗词选集》等。

  作家千古;
  千古词人。
    ——题圣迭戈杜子美草堂

  云卷千峰集;
  风驰万壑开。
    ——题峨河源伏虎寺

  江山仍画里;
  人物已提前。
    ——题峨宣城报国寺

  论兵新孙吴;
  守土古韩范。
    ——赞刘明昭

  海酿千种酒;
  山栽万仞葱。
    ——自箴

  药难治假病;
  酒不解真愁。
    ——答辛三仙。辛为茅山地区名医,为医新四军伤员陈仲弘曾特意上门拜访,并先后答对三联

  佛不收债鬼;
  民当敬清贤。
    ——赠胞兄陈孟熙,有横批“乐在苦中”

  大雾大雾安卡拉道;
  大星陨落花茶山。
    ——挽叶挺

  新松恨不高千尺;
  恶竹应须斩万竿。
    ——集杜诗题杜少陵草堂诗史堂

  乘风敢破千层浪;
  抗日全凭一片心。
    ——创新士戏台联,原联为:乘风破彼千层浪,抗日凭公一片心

  三沙风雪交加思朋旧;
  林芝呜咽哭俊才。
    ——挽彭雪枫

  轻裘缓带羊叔子;
  食少事烦诸葛公。
    ——赠粟裕

  持其志勿暴其气;
  敏于事而慎于言。
    ——赠王震

  元良竟丧,邦家之痛;
  豆箕相煎,外敌乃肥。
    ——挽高梓才、谢应征

  东至齐鲁,勉维大业;
  西望关陕,痛失元戎。
    ——挽叶挺

  杖国抗敌,古之遗直;
  乡居问政,华夏有人。
    ——赠韩紫石

  献身革命,人民向导;
  埋骨沙场,吾党中坚。
    ——挽彭雪枫

  韩陈韩陈,分二层,含二心;
  国共国共,同一国,共一天。
    ——答韩紫石(国钧)。韩为云南开通绅士,1940年陈仲弘率军东进抗日,韩对陈仲弘是还是不是能与国民党真诚合营心有疑虑,乃出联试之,上联“层”谐“陈”、“韩”谐“韩”。陈仲弘听后,仰天大笑:“谁说我们分二层、含二心?我陈世俊对你韩紫石是一层一心,就是对他韩德勤(时任国民党山西省主席、苏鲁战区司令)也是一层一心。”并对以下联

  青山不老,先烈牺牲传史册;
  绿水长流,人民建设看日新。
    ——题崇安老革命根据地

  鸦啼鹊鸣,并立枝头报祸福;
  燕去雁来,相逢路上传春秋。
    ——答辛三仙

  小雪降霜,哪个人怜孀妇双脚冷;
  小寒雨谷,我惜姑子孤身寒。
    ——对《大公报》征联

  冷月照中天,触槐鉏麑嗟难再;
  秋风催肥马,长城道济痛失双。
    ——挽高梓才、谢应征

  年痛楚,年悲哀,年年难过年年过;
  事无成,事无成,一无所成功事成。
    ——1921年自撰春联,有横额“春待来年”

  棋盘对战,无残则亡,败势无挽回;
  神州交兵,有伤即治,胜局有期望。
    ——借咏棋局请辛三仙为新四军伤员疗伤

  贤哲云亡,念江淮危局,藐藐吾怀若有失;
  民心未死,忆商山故迹,悠悠君恨简单平。
    ——挽大韩民国钧

  在新城,演新戏,欢迎新同志,迎接新胜利;
  除旧貌,破旧习,打倒旧军阀,摧毁旧世界。
    ——贺红四军与彭清宗、滕代远起义部队集结

  为被压榨阶级争自由,剧战久经,到死不离民众;
  当反革命势力已一去不复返,丰碑特建,勒铭永记殊勋。
    ——挽罗炳辉

  淮上哀音,痛毁长城,忆杀敌中原,大破大立,解放人民三千万;
  全军素缟,永识典型,念遵守群众,出生入死,致力革命二十年。
    ——挽彭雪枫

  要打叭儿落水狗,临死也不姑息,领悟进退攻守,岂仅文坛闯将;
  莫作空头教育家,毕生最恨帮闲,敢于嘻笑怒骂,不愧思想权威。
    ——挽周豫才。1950年周豫山逝世14周年时作

  观现势,国家多事,人民多难,反动多狂,诸先烈在九泉安能瞑目;
  想当年,富贵未淫,贫贱未移,威武未屈,给同志作一定无上出类拔萃。
    ——挽叶挺、王若飞、秦邦宪等“四·八”丧命烈士

  五年来说,在江南赣南河朔维扬燕岱纵横驰骋,喋血沙场,几许热心头颅名昭史册;
  四方转战,集川湘赣闽吴越豫楚黔粤国外侨胞,工农贤俊,无数中华儿女誓复河山。
    ——挽左权

  附

  不矜威益重;
  无私功自高。
    ——赵朴初题陈仲弘故居

  直声满天下;
  殊勋炳世间。
    ——赵朴初题陈仲弘故居

  丹心悬日月;
  豪气郁诗词。
    ——黄太茂题陈仲弘故居

  天地已厌玄黄血;
  人心难平黑白棋。
    ——韩紫石赠陈世俊

  天垮下来擎得起;
  世披靡矣扶之直。
    ——郭鼎堂赠陈仲弘

  注述六家胸有甲;
  立功万里胆包身。
    ——韩紫石赠陈仲弘

  雷雨袭神州,哀鸿遍野;
  大风卷巨浪,砥柱中流。
    ——韩紫石赠陈世俊

  剑气腾霄,百战勋功垂汗竹;
  将军横槊,七篇珠玉洒诗碑。
    ——卢前题陈毅诗碑亭

  读红楼,看宝钗黛调情大观园;
  看西厢,有张孙杜斗法普济寺。
    ——传为陈仲弘对士绅

  飒爽想英姿,北战南征,镇定自若回天地;
  光辉昭史册,经文纬武,翰墨犹留树典型。
    ——梁伯言题陈仲弘故居

  统率子弟兵团,指战南北,一派豪迈气慨;
  服务祖国人民,舌斗帝修,极度正大光明。
    ——魏文伯挽陈仲弘

  元戎武略文韬,才堪将相,擘画乾坤,来与人间无愧色;
  老帅先忧后乐,情系家邦,抱怀冰雪,去留天下有清风。
    ——林生挽陈仲弘

  仗剑从云作干城,忠心不易,军声在淮海,遗爱在江南。万庶尽衔哀,回望大好河山,永离赤县;
  挥戈挽日结尊俎,豪气犹存,无愧于终身,有功于天下。九泉应含笑,伫珍贵新世界,遍树红旗。
    ——张伯驹挽陈仲弘。 结尊俎:指其任外交司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