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糊涂喇嘛走好运

   

   

北方有个国君,手下有位伟人的重臣,只要他讲话一笑,便吐出一串串闪闪发光的珍珠。因而,不但北国的国王越来越豪富,连老百姓的光阴也宽裕起来,引起许多国度的嫉妒和羡慕。更加是南国的天皇,一天到晚都在摸底北国发财的暧昧。

在一座城邦里,住着天皇三哥们。他们合娶一个贵妃,把国家治理得层次鲜明。不幸的是,那位贵妃年轻轻就死了。

有一天,南王皇帝召集各位大臣,又研商起越发永远议论不完的老难点。国王说:“我们说说,大家和北国,人口多少大约,国土大小差不离,为啥他们那样富有,大家那样贫穷呢?”一位刚刚到过北国的地点官禀告道:“国王,我听说北国有个臣子,口里能吐珍珠,那就是他们富裕的来源。”圣上听了,万分忌炉,飞速派出三个使节,带上各类爱护的礼品,并且亲自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往南部的国王致意,并派四名使节来表明我的心愿,请将贵国吐珍珠之大臣借我一年,到时一定送还”。

离此地不远,有个罗刹鬼,他见三小兄弟的城邦一每一日百废俱兴,羡慕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一贯想除掉太岁三兄弟,自己来统治那座城邦。

北疆的国君收到书信和礼金,笑嘻嘻地满口答应,同时又对四位大使说:“请转达你们国君,大臣完全可以借给贵国。他谈话一笑,确实能吐出一串串珍珠。但是,他会不会笑,就要看你们的了,因为这位大臣,轻易是不会笑的”。

王妃死后,罗刹鬼变成一个赏心悦目的妇女,叫一个小罗刹变成牦牛,驮器重重货物,摆在国君三小兄弟的城堡上边出售。

赶忙,四位使臣陪同吐珍珠的重臣,带着北国君王回赠的各类珠宝,回到南皇帝室。南国国君和颜悦色,亲自派人盖起华丽的宫廷,修建了舒服的庄园,从全国各州选来美丽的女生,为他唱歌跳舞,还特地找来多少个小丑,用各样方法来使他发笑。

那下子,把整个城邦都轰动了。佣人们一个照料一个:“快去看呀!快去看呀!美人在卖珍珠宝贝呀!”

而是,时光过了一天又一天,过了8月又四月,南国君王用尽了各种措施,那位大臣仍旧脸色象布满乌云的苍穹,没有一丝半点笑意,当然,也就从不吐出半粒珍珠。

大天王从窗子里伸出脑袋,魂儿立即被好看的女人勾走了。他把孙女叫到城堡,作了友好的妃嫔。不料结婚将来,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瘦,最终变成皮包骨死掉了。

在一年时光将满的时候,南国主公只可以自认糟糕,忍痛给北国写了如此一封信;“国王,相当感激你对自家的关照,派遣吐珍珠的大臣来我国居留一年。由于自家未曾发家的福份,大臣在此间始终没有笑过一次。现在确定的岁月已到,我不想违背当初的诺言,决定让那位大臣如期重临,为了旅途的安宁,请你派四位使节来敝国迎接。”

罗刹鬼变的尤物,又成了二天王的贵妃。没过多长期,二圣上又跟她表哥一样离开了人间。接着,她又嫁给了小太岁,不幸的是,小国君跟着也病了,而且尤其厉害。

北国的职责如期抵达,吐珍珠的重臣霎时就要离开。南国天王固然一肚子失望,照旧进行了热闹的酒会欢送。圣上敬酒的时候,不小心指头碰了一晃妃嫔,没有想到王妃立刻变了脸色,不仅把手里的酒泼到君王脸上,而且当众贵宾和达官贵妃的面,用脏言脏语破口大骂起来。天子呢,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不停地向王妃赔罪道歉,最终竟当着自己打了温馨多少个耳光……

大臣们见状这种场所,便聚在联名钻探:“哎哎!自从那些妃嫔进了宫,八个国君死了三个,剩下小太岁眼看也格外了。大家要及早请卦师来算算卦,请喇嘛来念念经,请藏医来探望病,说怎么着也无法让小太岁再死掉了。”大臣们一致同意,从平川上请个喇嘛,给小天王治病。

吐珍珠的大臣看到那种景色,忽然想笑起来,刚开端是低声地笑,接着是大声地笑,随着哈哈地笑声,珍珠叮叮当当地滚了一地,佣人们拣也拣不赢。正被王妃弄得愁眉苦脸的天王,看见如此多珍珠,立即转愁为乐,笑得直不起腰。口里还不停地喊:“笑啊!笑啊!使劲笑啊!”

本条喇嘛是个糊涂喇嘛,老婆有病,儿女一大帮,只可以借念经治疗养活全家。那天听说请他给皇帝给病,真的吓晕了。心想:“要是不去,小命难保。不如去跑一趟,碰碰运气吧!”

归来住所,北国的任务问吐珍珠的重臣:“您来到南国,一年不笑一声,刚才怎么笑得那么喜出望外啊?”大臣说:“刚才妃子对皇帝的态度,使自己想起半个月前亲眼见到的一件业务。”

他进了宫廷,盘坐在小君王身边,口里装做念经,三只眼睛却死死地望着贵妃,因为他长得太美了。一位大臣恭恭敬敬地问:“喇嘛啦,小国王得的什么样病哟?”喇嘛也未尝见到,就表露一句口头禅:“呸!真见鬼!”

“什么事情?”使节们齐声问。

喇嘛随便说了一句,罗刹鬼变的贵人可害怕了。她想:“阿乌!这一个喇嘛真有点神通,他双眼看着自己看,嘴里还念着自己的名宇,是还是不是看到我的本相来啦!”

“那天早晨,我心中出色苦恼,一个人在皇城的庄园里走走。忽然,看见那位王妃,穿着单薄的衣饰,从皇帝卧室的窗户里爬出来,就象小偷一样。当时本身起了疑虑,悄悄地跟在她的末尾。王妃转弯抹角,跑进了又脏又臭的马圈,双膝跪倒在马伕命前。马伕看见贵妃,不仅没有啥样温存的言语,反而拿起一根木棍,在她的头上、身上抽打,一边打,一边骂:‘麦!贱货!怎么到成现在才来?’王妃不但不反抗,反而抱住马伕的双脚,不断流泪求饶:

再则糊涂喇嘛,因为一直不晓得小天王得了什么样病,怕遭受惩罚,半夜三更就往外溜。他慌慌张张,走到楼下,刚好一脚踩在小罗刹变的牦牛身上,扎扎实实栽了一个大跟头。喇嘛爬起来一看,原来是头牦牛。他气坏了,恶狠狠的说:“丈母娘的尸,你也来跟我捣鬼!”顺手拿起经书,朝牦牛脑袋力图打去。

‘刚才国君喝醉了,我没办法脱身,来迟了一会,你揍我啊!狠狠地揍我吗!’王妃对国君那样厉害,在马伕前方又那么很是,我受不了就想笑。”吐珍珠的重臣那样一说,使节们不但没有笑,反而叹了一口气说:“唉!真是森林里面,什么样的怪鸟都有;王宫里面,什么样的怪事都有呵!”

正在这时候,楼梯上又有了声音。喇嘛快捷钻在羊圈里。他看见雅观的贵人,一步步从楼梯上下来,走到牦牛眼前,就地一滚,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大妖怪。牦牛呢,一下子也改成一个小妖魔。小妖魔说:“倒霉了!不佳了!那多少个喇嘛识破我的本来面目了。刚才她用经典,揍得自身天旋地转。”大鬼怪也说:“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白天他望着自我看,眼珠子都快跳出来啊!我看,大家尽早出手,把小天皇弄死吧!”

叙述:新余政协 拥珠卓玛
1979年7月10日记录
1982年2月整理

喇嘛偷听了罗刹鬼的对话,废除了逃跑的想法。他尽快跑回天皇身边,一边装模作样地诵经,一边用手拍拍小天王的肉身,说:“我要给圣上用神水洒洗一下,任哪个人不可以进来。”喇嘛把国君带进澡堂,告诉她协调刚刚亲自观察和听到的事情。太岁大吃一惊,出了几身冷汗,好象从一场惊恐不已的梦里醒来一般。

   

太岁快速派出五十个警卫,用九根牛毛绳子,捆住了楼上的贵人。又派出五十个警卫,用九根绳索,捆住楼下的牦牛。当卫士把他们带到主公和达官贵妃面前的时候,已经不是玉女和牦牛,而是多只罗刹魑魅罔两,光嘴里的獠牙,就有手指那么长。

圣上和大臣又惊叹,又欣喜,不断向糊涂喇嘛作揖,称她为佛法高深的上师。后来,五个妖魔被活活烧死,小皇帝的病也干净杜绝,糊涂喇嘛当上了她的师父,内人儿女再也不用为吃喝发愁了。

叙述:三门峡张湾乡区向阳农业社子 阿多辛辛那提
1979年9月24日记录
1982年2月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