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夫子的人(五十八)

  西楚有个木匠,更加好读书求学,干完活了,得空儿就看书。人们跟她
开玩笑说:“你真成了个读书人了。”那会儿,人们管读书人叫先生。木匠说:
“我不是如何儒生,只可以算个儒‘匠’——爱看书的木工。”
   
  有一天,他在一个殿堂干木匠活儿。有个道士挺看不起他:你个臭木匠,
还敢自称什么“儒匠”!他就对这几个木匠说:
   匠称儒匠,君子儒?小人儒?
  意思是说,你那么些木匠自吹是“儒匠”,可你是阅读的高人呐?仍然读
书的小丑?道士在嘲笑木匠是“小人”,不配称“儒”[“君子”]。
   
   木匠一听,马上乐呵呵地回敬了他一句:
   人号道人,饿鬼道?畜生道?
  意思是说,你叫道人,是个“饿鬼”道士呐,依然个“畜生”道士?“饿
鬼”、“畜生”是佛教、东正教宣扬的一种信仰说法,说人干了坏事,死了就
变成“饿鬼”或是“畜生”。
   那位“儒匠”把道士骂得哑口无言,气得只会翻白眼儿。
   
   据明·冯梦龙《古今谭概》卷二十四《酬嘲部·儒匠》。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杨伯峻:子夏说:“各个工人居住于其成立场馆达成他们的劳作,君子则用学习收获丰裕道。”

七房桥人:子夏说:“百工长日居住肆中以成其器物,君子毕生在学之中以求致此道。”

李泽(英文名:lǐ zé)厚:子夏说:“各行各业的巧手在制作场合已毕他们的劳作,君子应该努力学习以成就他的事业。”

详解:钱解基本把握了本章的语法结构,其他四人连基本的语法都没搞了解。“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其实就是“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居学以致其道”的粗略,那是一个第一名的相辅相成比喻句式。最可笑的是,李泽(英文名:lǐ zé)厚在“记”中大发知识分子与劳动人民的座谈,连那下乡劳动改造知识分子都扯在联名,那种知识分子,确实“徒然费用粮食“。

本章的情趣很简短,直译大概就是:似乎各个艺人在手工业作坊里为做到他们的造作,君子在学中为成功他们的事业。那里,子夏把孔丘鲜活的“学”变成了手工作坊一般装有现实目标、程式、规范的子夏之“学”,这就就如希腊(Ελλάδα)经济学Plato之后将赫拉克利特的“逻格斯”变成“逻辑”,从此,一切都被协会着、程式着、基础着,而这一切都对应着一切意识形态的杂技。后世的所谓儒学,在那种意识形态化中沦为,子夏之流,其祸大矣。

对那种危险的意思,孔丘有着特其他预言,由此就有了下边的一章:

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杨伯峻:孔仲尼对子夏道:“你要去做君子式的儒者,不要去做那小人式的儒者。”

钱宾四:先生对子夏道:“你该为一君子儒,莫为一小人儒。”

李泽(英文名:lǐ zé)厚:尼父对子夏说:“你要做太师的儒者,不要做老百姓的巫师。”

详解:“女”,即“汝”,你。本章字面意思相当简练,难题的关键在于什么叫“君子儒”、“小人儒”。后世把孔丘挂了一个墨家的价签,但在《论语》中,唯有这一章提到“儒”。“儒”,本义指“术士”,在周代专指为贵族子弟的名师等。孔圣人的学员大约就从未怎么贵族子弟,至少在《论语》中,也一向不记载有人把尼父称为“儒”,更没有记载孔夫子以“儒”为荣,甚至把温馨称呼“儒“的座右铭也一条都未曾。所谓“墨家”的产出,都拜子夏之流所赐。“儒家”之于孔仲尼,只是约定俗成、将错就错。

那里的“儒”,与膝下的儒者、儒生、读书人之类都非亲非故,尼父年代根本就没这么的说教与意指。《周礼》里有“四曰儒,以道得民”。但此文被南梁刘歆整理,是不是历史真实性,至少康广厦是意志力不予的。胡希疆把“儒”当成源点于商代类似伊斯兰教牧师般的某类人,也不过是一个被西方情势所洗脑者的呓语。至于《礼记》中有《儒行》,但《礼记》只是有穷及后儒生所撰,反而是一个歪曲改造万世师表思想的实据,不足观。抛开那总体有关“儒”的争辩,就《论语》本身来看,孔夫子并没把“儒”当成一个得以象征自己的价签,那或多或少是十鲜明确的,那从“儒”在《论语》中的仅见就可以注脚。

此处,依然采用《说文》“儒,柔也,术士之称。从人,需声”的正统解释,无论是贵族子弟的教师或者新兴的儒者、儒生,都可以视作某种意义上的“术士”。尼父走的是刚阳合办,即便是刚中有柔,但与“术士之柔”远非一类。本ID在此间提议一个史无前例的判定:老子实际上是南齐之“儒”的集大成者,而尼父走上坡路更进一步,非老子之流可梦见矣。老子之“道”实“儒”,道家实际更应有叫做“墨家”,而尼父之学,自从颜子渊先去后,并无继者,后借孔仲尼之名而惑世者,但是如子夏般的小人儒而已。

在尼父看来,当时席卷老子在内的一切所谓“儒“,都可是在小人范围内,没有掌握而从小之,都是“小人儒”。但当时的“儒”、各样的术士在社会上有广泛的熏陶,孔圣人对应着造了一个新词“君子儒”,以展现团结看好的例外。何谓君子儒?横天横地而不离当下,不离当下而横天横地,转“人不知”之世界为“人不愠”之世界,担当天下而无所担当,无所担当而承担天下,“闻见学行”“圣人之道”而到位之。孔仲尼已经观看子夏之流不堪负担,所以有本章的直接警示,也算为后世留一话头。关于孔夫子对其弟子的评论,上面一章最为直接。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夫子对曰:“有颜渊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大方也。”

杨伯峻:姬蒋问:“你的学童中,哪个好学?”空子答道:“有一个叫颜渊的人好学,不拿人家出气;也不再犯同样的毛病。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没有那样的人了,再也没听过好学的人了。”

素书老人:姬将问孔圣人道:“你的学习者们,哪个是好学的呀?”万世师表对道:“有颜子渊是好学的,他有怒能不迁向别处,有过失能不再犯。可惜短寿死了,目下则并未听到好学的了。”

李泽(英文名:lǐ zé)厚:哀公问孔夫子:“你的学员中哪些爱好学习?”万世师表回答说:“有人叫颜渊的爱戴学习。他不拿别人初期,不重犯同样的一无所长,却不幸早死。现在不曾了,没有听到哪个人好学的了。”

详解:无论“不迁怒,不贰过”是何等意义,但本章里,孔夫子明确表示,除了颜子渊,其余人都达不到他的好学专业,那一点是属实的。这也表明了,下面说子夏之学非孔仲尼之学,确实并未冤枉她。

而是,上面三位对“不迁怒,不贰过”的诠释都有标题。“怒”,不是一般说的气愤、怒气,而是“当先”的趣味,在《荀卿·君子》“刑罚不怒罪,爵赏不逾德”中,就是按此解释;“迁“,变更、变动;“贰”,背离;“过”,当先。古文喜欢对称,往往用有些近乎又稍有差别的辞藻构成对称句式,“不迁怒,不贰过”中,“迁”对“贰”,“怒”对“过”,相互间的意思差距不专门大。

尼父之学,立于当下的现实而究底穷源,若“迁”若“贰”,则违反。而“怒”与“过”,超越当下的具体,同样违背孔仲尼之学的骨干尺度。而只有颜子能领悟万世师表之学的本来面目而能“不迁怒,不贰过”,所以被孔仲尼所盛赞,而其外人,都如子夏般把智慧的马上显示“迁贰”成对知识的日积月累,又怎么可能赢得孔夫子的肯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