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民间故事幽默卷: 白银铅心

[中国]

完颜长之“觐见”金主,不可是向完颜雍进谗,而且还在暗中布下陷阱,栽赃武林天骄。
  那晚,武林天骄留宿宫中,半夜时刻,忽闻人声鼎沸,他跑出去看,只见完颜雍的“寝
宫”附近,黑影幢幢,有人高叫“捉杀手呀!”
  武林天骄吃了一惊,心想难道完颜长之提前开头,派遣杀手就来行刺完颜雍了?
  心念未已,只见一大群大内侍卫。已是向他包围过来,为首的完颜长之喝道:“檀贝子,
皇帝待你不薄,你怎么竟要行刺太岁!”
  武林天骄那才精通是完颜长之栽赃于他,当下喝道:“我和你到皇帝跟前分辩!”
  话犹未了,只见麻里哈亦已出现,向卫士传下“圣旨”,大声叫道:“皇帝已经亲眼看
见你是杀人犯,你还想狡赖么?主公有旨,哪个人人能把檀贝子擒获的,官升三级,赏金千两!”
  他如此一嚷,武林天骄倒是放下了心了,知道那是完颜雍进行和他说道好的陈设,故此
要冤枉他是杀人犯,意图取信于完颜长之的。不过有完颜长之插手其问,却也毫不完全依据原
来的布署,而是假戏真做了。
  □□  □□  □□
  武林天骄说到此处,芸芸众生都是听得惊心动魄,李中柱道:“师父,那你是怎么可以脱身
的?”
  武林天骄笑道:“即使假戏真做,但‘假戏’与‘真做’,也照旧各占一半而已。完颜
雍的心腹侍卫是了然底细的,他们假装卖命,其实是演假戏。唯有完颜长之和她教导宫中的
几个御林军人,才真正要把我置之死地。
  “我杀伤了那些御林军人,完颜长之不敢和自家当真拼命,我那就逃出来了。”
  何令威道:“何以完颜长之不敢提前行刺完颜雍呢?”
  武林天骄说道:“御林军的军人是不能够大举入宫的,只可以以完颜长之的随从身份,最多
但是五人跟她入宫。效忠于皇帝的大内卫士本领高强的也很不少,完颜长之未有相当把握,
怎敢冒险?我初时被他吓了一惊,那是本身还尚未仔细想过里面利害之故。而且完颜长之野心
极大,他是要一网打尽效忠帝王的重臣的,行刺乃是下策。他现已安置好了在‘祭天’时才
下手,这又何须急于行刺呢。”
  武上敦道:“后日大家也曾面临一场惊险。”正要把明天的通过告诉武林天骄,武林天
骄笑道:“我已经清楚了。”
  武土敦道:“哦,你曾经领会了?这么说,敢情你是早已碰上了朱九穆和北门牧野那四个魔头了?”
  武林天骄道:“不错,我在山下还赶上了和她俩同在一起的四个自卫队军官呢。那七个魔头是给您废掉他们一半的武功的吧?”
  武士敦道:“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是自个儿废掉的,西门牧野的毒功则是给啸风老弟破去的,
可惜尚未可见将他们的成绩完全废掉。”
  武林天骄道笑道:“你们已经帮了本人的大忙了,要不是她们的独门邪派功夫已经废掉,
那五个魔头联手,只怕我还不可以那样随意打发他们吗。”
  任红绡知道她的生父没有给武林天骄碰上,放下了心,问道:“檀大侠,你杀了多少个魔
头没有?”
  武林天骄笑道:“那四个自卫队军人我倒是一个不留,都杀掉了。那多少个魔头,我当然
要杀他们的,可惜有人救了她们生命。”
  任红绡吃了一惊道:“是哪个人?”
  武林天骄笑道:“就是您的那位武父亲和你的二弟谷少侠。”
  任红绡怔了一怔,听得莫明其妙。武士敦获悉好友的秉性,当下就笑着给任红绡释疑,
说道:“那多个魔头好歹也算得是武林中的知名人物,如若他们丝毫也没受伤,檀大侠一定
会把她们杀掉。现在她们一度给废了一半战表,檀大侠可能觉得胜之不武,再要杀死他们,
更是有失温馨的地位,由此就饶他们不死了。檀兄,我猜得对不对?”
  武林天骄笑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什么人叫江湖上的恋人给本人脸上贴金,称我为武林
天骄呢。”
  原来檀羽冲是一个极有“傲气”的人,“武林天骄”的名称,不仅仅是说她的战功高明
而已。“傲气”和“骄傲”不完全一样,但在对敌之时,说要顾着团结的地位,不愿杀伤业已
受伤的对手,那或多或少则是如出一辙的。
  武林天骄接着说道:“然而伊始我并不知道他们早已失了单独武功,一交上手,他们也
是不免让自身添上几处伤了。不错,我是有意让她们逃跑的,但自己也警示了他们,若是再给自家
在几乎碰上他们的话,那自己可就无法放过他们了。我那是因为不想让他们回来给完颜长之报
信。”
  武士敦笑道:“他们失去一半军功,料也无颜再回王府。”又道:“怪不得前晚安全无
事,完颜长之派遣到这一路来的手下原来都已给你杀掉。何二弟,那您也足以不用担忧了。”
  话犹未了,忽听得阵阵大笑之声从山坡传来,转眼间那笑声已是有如在耳边一样。
  伺令威的爹爹大吃一惊,只道又是完颜长之派来的能呆笨匠。武林天骄却道:“何表弟别慌,
来的是好爱人。”
  只见一个中年文人踏进门来,哈哈笑道:“贤主人请恕我这几个不速之客冒昧闯来。武兄、
檀兄,原来你们果然都在那边,那许多年没相会,可把自家想死了。”
  武林天骄道:“何三哥,我替你介绍,那位是华谷涵华大侠。”
  何令威的生父先导知道,来客原来就是和武林天骄并驾齐名的“笑傲乾坤”华谷涵。华
谷涵是北五省绿林盟主“蓬莱魔女”柳清瑶的爱人。
  何令威的阿爸大喜道:“久仰华大侠英名,难得华大侠光临寒舍,那正是请也请不到
的。”
  武林天骄道:“你怎么找获得那个地点的?”他这一问也多亏何家父子心中的问号。
  笑傲乾坤道:“我曾经见过丐帮的陆大当家了,他叫自己到此地来找武兄,却想不到檀兄你
也在此。然则你要回到大都的新闻我是明亮的。”
  武林天骄道:“怎的你也来了大半?”
  笑傲乾坤笑道:“你在大概,我还可以不来找你么?”
  坐定之后,武林天骄依次给小一辈的介绍,谷啸风、韩佩瑛二人是在金鸡岭和笑傲乾坤
见过面的,李中柱、何令威、任红绡几人和她则还从来不见过。
  笑傲乾坤非常爱好,说道:“武兄、檀兄,你们都收了好徒弟,真是令自己羡慕。听说您
们在大约要干一桩大事,那桩大事进行得如何了?”
  武林天骄道:“那桩事说来话长,仍然先听听你的啊。”
  笑傲乾坤笑道:“你不相信我是特地来找你的么?实不相瞒,我在未到几近从前,在路
上业已清楚您将要回来大都的音信了。”
  武林天骄诧道:“你是听何人说的?”
  笑傲乾坤道:“我赶上了刚从蒙古回到的上官复。”
  武林天骄颇感意外,说道:“哦,他也回到了么?他明日哪里?”
  笑傲乾坤道:“他要到泰州打一个转,然后再来大都。”
  武士敦道:“华兄,你来基本上,难道就从未有过其余事了?”
  笑傲乾坤道:“不错,其它是还有某些琐事,我是要来大都杀四个奸贼。”
  武士敦道:“哪几个奸贼?”
  笑傲乾坤道:“一个是史天泽,一个是乔拓疆,一个是钟无霸。”
  谷啸风诧道:“那五个奸贼也跻身了大半么?一个多月前,大家和黄海的明霞岛主厉擒
龙曾在禹城的仪醪楼和她俩碰上。”
  武林天骄、武士敦等人尚未知晓禹城之事,谷啸风给他们补述两遍,说道:“那天厉岛
主本来不肯放过他们的,只因厉岛主的闺女女婿在她们手上,搓手顿脚,只能和她调换。当
时黑风岛主也是和那多少个奸贼同在一起,黑风岛主的丫头是公孙璞的未婚妻,厉岛主为了成
全他们,只可以与黑风岛主也作了交易。”
  笑傲乾坤道:“公孙璞已经回来金鸡岭,我就是获得她的信息随后,跑去追踪那伙奸贼
的。黑风岛主也给自身撞倒了。”
  谷啸风道:“黑风岛主已经承诺了幼女要回家的,他还留在中原么?”
  笑傲乾坤道:“我撞倒他的时候,正是他刚好要和这多个奸贼分手的时候,他们正在争
吵。可惜我不明了,黑风岛主已有改邪归正之心,还认为他们是在做戏,第四个就和她先交
上手。想不到她的武功比原先升高许多,我在三十招之后,方能占得上风,却给那三个奸贼
逃了。那多个奸贼弃友而逃,看得出他们是想假手于我除掉黑风岛主,我方始知道他们早已
不是二路。”
  武士敦道;“你曾经知晓了那多个奸贼的下降么?”
  笑傲乾坤道:“我联合追踪他们,追到了大半。如今晚已通晓清楚,他们是躲进了完颜
长之的‘王府’了,这倒是颇出自己的意想不到?”
  武士敦道:“何以你感觉到意外?”
  笑傲乾坤道:“那多个奸贼的靠山是蒙古鞑子,给蒙古鞑子策动他们在江南作怪的,难
道你们还不知道么?蒙古和金国方今即使没有交兵,可也曾经是敌国了啊。”
  武林天骄笑道:“华兄,你有所不知,完颜长之早已私通蒙古,图谋纂位,那多少个奸贼
跑到几近来投奔他,正是在情在理之中。”当下才把他大多这几天的饱受,所见所闻,一一
说与笑傲乾坤知道。
  笑傲乾坤喜道:“好,那么大家那两件业务正可以并作一件办了。反正金兵暂时不攻金
鸡岭,我在大约就留到今年新正亦是不妨。”
  武林天骄道:“你留在那里,我正是渴望。然则—”
  笑傲乾坤道:“不过如何?”
  武林天骄道:“蒙古武装明春早晚进犯中原,大家留在大都布置,可也得有人回去金鸡
岭互换。”
  谷啸风道:“我自然要赶回告诉音信的,檀大侠在此间的事体反正我也支持不了,不如
就是本人和珮瑛回去吧。
  笑傲乾坤道:“对,公孙璞正在怀念你们,你们回来最好。”
  武林天骄笑道:“华兄,我倒是怕您牵肠挂肚你的贤内助呢,你愿意把那桩生意交给他们去办,
对本身来说,自是最好的配置,但对你的话,却是未免委屈你了,要累得你们两口子要分隔越来越多的时候才能会晤吗。”
  笑傲乾坤笑道:“你的老牌气依旧不改,一见面就拿自身开玩笑。我不说您不精通,那卜
年来,我在金鸡岭的光阴可还不及本人在外边的光景多呢。”
  李中柱道:“师父,我——”
  武林天骄道:“你怎么样?哦,我清楚了,你是或不是准备和谷少侠一同去见见世面?”
  李中柱道:“师父猜得科学。只不知师父需不需要自身留在大皆以供奔走?”
  武林天骄笑道:“有丐帮帮我的忙,用不着你在此间了。你和任姑娘都共同去吧。”众人听她这么一说,知道他已是看出李中柱和任红绡的意中人关系,不禁对她们二人相视而笑。
  任红绡羞红了脸,说道:“我正是想和佩瑛大姐一起走的,多谢檀大侠替我说了。”
  计划已定,第二天一早,谷、韩、李、任多人便即距离西山,赶回金鸡岭去。
  □□  □□  □□
  一路无事,这一天到了吉林国内的阴平县。阴平是和安徽省邻近的一个小县,县城只有两家饭馆,谷、韩等人在规模较大的那家客店投宿。
  吃过晚饭,已是入黑时分,这家公寓忽地来了多少个军人,一来到就大呼小叫,要店主人
腾出三间上房。
  谷啸风他们是分别要了两间上房的,然则此时她们多人都是聚在谷啸风的房间聊天,
他们悄悄张望出去,不禁吃了一惊。
  那八个军人正是程氏五狼和野狐安达。
  韩佩瑛想起这一次老狼窝被他们拦途截劫的事,恨恨说道:“好,这一次撞击他们,可无法让这窝恶狼和这些野狐再跑了。”
  谷啸风道:“他们都是投奔完颜长之的,奇怪,完颜长之正要用人之际他们却不留在
‘王府’。”
  韩佩瑛道:“管他们是为了何事溜出金京。我们只知除狼歼狐就是。”
  谷啸风笑道:“放是无法放过他们的,但也并非着急。再说在那里出手要连累店主人
呢。”
  他们在屋子里小声说话,程氏五狼和野孤安达则是在外侧大发脾气。
  原来这家客栈都已住满人了,莫说三间“上房”,一间普通的客房都腾不出。
  安达提起马鞭,呼的一响,作势向店主人虚打一鞭,喝道:“我们就是保养住你那间客
店,那是给您面子,你懂不懂?你叫外人通通给自家滚出去!”
  店主人吓得发抖,说道:“大人,你别发气,我那就去给你老想想办法,房间一定会有
的。”
  结果有多个富商怕事,愿意让出个“上房”,还差一间,店主人情知普通的客房,这一个如狼似虎的军官一定不肯要的,就来和谷啸风探究,说道:“你们反正是两对兄妹,出门人
就将就有限吧,让你们挤一挤,让出一间上房。”
  谷啸风道:“好,你把她们两位的行李悄悄拿过来,她们可无法出来。”店主人不知韩
佩瑛是为着防止和那个军人相会,只当多少个闺女是胆小怕见公差,当下便即依言行事。
  店主人只道风云可以告一段落,不料“老狼”程彪仍不称心,说道:“好,瞧在您苦苦求情
的份上,让你多做一点职业,客人不要都滚出去了,但具备的客人照旧都要出来让我们问一
问话。”
  店主人央浼道:“在小店住宿的都是正当商人,大人,你们的房饭钱本身不敢收,但请大
人高抬贵手,不,不要……”要知官兵藉口盘查,论诈店主和旁人乃是常有的事,店主人最
怕的也是这一套。
  程彪的次子“黄狼”程挺说道:“哪个人希罕你不收房钱,但你说在你那里的都是正当客人,
你敢担保么?”
  店主人见他就像是比较简单开口,当下硬着头皮说道:“都是常来常往的客人,我清楚
的。”
  安达道:“不许,非一个个的盘问不可!”
  谷啸风在屋子里小声冷笑道:“倘若他们真的不知死活,那就只能在那里把她们干掉
了!”
  正在间不容发之际,忽有一个“混混”模样的爷们走进客让来。
  此时程挺正在向那店主人喝问:“有没有一个灰白胡子的老人和一个少女在您的店
子里?”店主人道:“没有,当真没有。”
  那多少个混混进来笑道:“现在平昔不,待会儿就会有了。”
  程彪喜道:“你有了音信么?”
  那混混说道:“回父母,这五人早已进了县城,正在前门一间酒店吃晚饭。吃过晚饭,
他们就要找商旅了。城里唯有两间饭馆,那间最大,他们多半会到那里来的。”原来这些混
混乃是衙门的“线人”,和程彪他们相识的。
  程彪哈哈笑道:“好,那我们乐得歇一会儿,用逸待劳,让他俩自投罗网。”
  安达说道:“可是也得谨防他们投宿另一间旅馆,你再给自家去打听他们的行踪。”
  那混混道:“是,小人理会得。”
  程彪说道:“决给本人准备酒菜,大家吃饱了好办公事。”
  店主人诺诺连声,当下便叫伙计带他们进房间休息。
  那混混又再进入,向店主人吡牙咧齿地笑道:“我给您说了感言,免你一场患难,你说
你该怎么——”
  那店主忙把一锭银子递过去说道:“小小弟,你不说自家也要酬谢你的,那点银子,不成
敬意。”那混混收了银子,那才真的走了。
  程彪那伙人只道一间小旅馆里能有何样“奢拦”(了不起)的人员,是以放言无忌,丝
毫也不理睬“隔墙有耳”那句老话。
  谷啸风那才晓得他们为此要盘问客人,倒并非是有意和店主为难,而是要搜查人犯。
  韩佩瑛悄声道:“只不知那老人和那姑娘是什么样人?”
  任红绡笑道:“坏人要捉拿的本来是好人了。”
  韩佩瑛道:“不错,我们撞上了,这桩事情,好歹理它一理。”
  店主人加意奉承,杀了四只鸡拿了一坛老酒给程彪他们吃喝。几杯下肚,他们的话也就
越来越多了。可是却一贯没有吐露他们要捉拿的人是何人。
  安达搓搓肚皮,说道:“后天赶了一天路,真是饿得那多少个。想不到那问小旅馆的酒菜倒
还不错呀。”
  程彪道:“你少喝两杯啊,待会儿还要下手呢。”
  安达说道,“怕什么,我们几人还怕对付不了一个糟老又儿和一个丫头。”
  程挺说道:“安大伯,那老头可不可能说是‘稀帽’(本领不济)啊,好像你也曾经吃
过他的亏吧?”
  安达哼了一声说道;“此一时,彼一时。近期她不曾出手,我还怕打然则他么?待会儿
你们看着,我一个人就要把他们祖孙‘拾慑’(收拾)下来。”
  程彪最小的外甥“白狼”程玉笑道:“安三伯,你舍得难为那如花似玉的千金?”
  安达哈哈笑道:“老弟,你倒是真理解你老三弟的心间,说直个的,这少女虽没有韩
佩瑛和奚玉瑾那样花容月貌,可也算得是个标致的小媳妇儿,那回你可不可能和自身抢了。”
  程玉笑道:“安大爷,君子不夺人之所好,你要的人,我怎能和您争夺。可是,你也得
小心点儿才好,别像那回在老狼窝抢新孩子他娘一样,新娃他妈没抢成,你却吃了大亏。”
  原来安达的—只眼睛,就是这一次要抢赶咸阳结合的韩佩瑛,给韩佩瑛戳瞎的。提起这件
事情,程玉的四个三弟轰然大笑。程彪喝道:“你喝醉啦,说话都不知轻重了,怎能和安伯伯开那样的玩笑?”
  崩口人忌崩口碗,安达最避忌的就是人家揭她这一个疮疤,立即怒气上冲,拍案骂道:
“韩佩瑛那个野丫头可惜在几乎没有给自己撞倒!”
  程五笑道:“碰上了他,你又能怎样?”
  安达说道:“不错,我是打但是他。难道‘王府’里的人都打不过她么?捉着了他,我
求小王爷把她赏给自身,我挖掉她的八只眼睛,废掉她的战功,再迫她做自我的新孩他妈。”
  程玉笑道:“你打的好听算盘,当真捉到了她,小王爷自己不要,会让给你?”
  韩佩瑛在隔壁房间听得他们污言秽浯,说到自己头上,气得炸了心肺。谷啸风急速拦阻
她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狗嘴里不长象牙,何必急于去理会他们?让他们多活些时,
也很多听一些音信。”
  程彪说道:“安老弟,小儿胡乱说话,你别见怪。其实大家这一次都是衷心来帮您的。你
要清楚王爷是命令大家到雍州投递文书,吩咐过大家,路上不许闹事的呀。”
  安达说道:“我知道,但既然恰好遇上,反正也拖延不了我们的正事。那老人和你们
也是有梁子的呦。”
  程彪说道:“对,我和她俩的椽子纵然不深,那口气仍然要出的。可是自己可不想抢人家
的花姑娘。”
  从他们的口中总算又揭发了七个新闻,其一,这老人和姑娘乃是祖孙;其二,他们是给
完颜长之送公函到衮州去的。
  金鸡岭正是在衮州境内。谷啸风瞿然一省,睹自想道:“虽说金国的天王答应了檀大侠
不对金鸡岭用兵,却难保完颜长之不是心口不一。他们送到衮州去的莫非就是完颜长之的什
么密令?”
  安达已有几分醉意,还要添酒,那么些混混却已重返向他们告诉音信了。广播发布那“糟老头
儿”和他的孙女是在另一间酒馆投宿。
  程彪说道:“安老弟,你的酒不可能喝啊。”
  安达把酒杯一掷,说道:“好,大家这就抢新孩子他妈去,回来你们吃自己的喜酒。”
  店主人躲在大堂墙角,看他俩呼啸而去,心里万分不寒而栗。忽见谷啸风等人也随后出来。
谷啸风把一锭银子塞在他的手里,说道:“房钱给你,我们走了。”
  店主人又是震惊,又是咋舌,说道:“你们不回去了么?”谷啸风笑道:“不错,非但
大家不会回来,这班鹰爪孙料想也无法回去了,你大可以放心啊!”
  安达堵住那客店的大门叫道:“周老人,你也是老江湖了,识相的快给我滚出来!瞧
在您孙女儿的份上,我不会难为你的,我还要尊你二声老曾外祖父呢!”
  只见屋顶上蓦地现出二人,正是那多少个老汉和他的孙女。
  这姑娘斥道:“淫贼看镖!”一支风尾镖破空飞下,安达虽有几分醉意,本领却没稍减,
把一柄扇了滴溜溜地一转一托,那支凤尾镖落在她的扇面,竟然给她一如既往的便收了去。
安达歪着独眼笑道,“好精致的手工,凤姑娘,这真是是你给自己私定生平的赠礼吗。”
  少女大怒,便要跃下去和他拼命,那老人说道:“狗嘴里不长象牙,凤儿,别中他们激将之计。”口中说话,一把铜钱撒下来,跟着就把她的孙女一拉,祖孙俩便在屋顶上施展轻
功,掠过几重瓦面,前面已经没有相连的屋宇,那才跳下地上,发足飞奔。
  那老头的钱镖可比他外孙孙女的风尾镖厉害多了,程彪使开他的独门兵刃一支铁烟杆泼风
似的乱扫,加上安达的一柄折铁扇拨打,才能把这十几枚铜钱打落。那老人和她的外孙女儿已
是逃过了二条长街了。
  安达叫道:“新娃他爹要跑,那可这一个!”飞身上马,望影疾追。程氏“五狼”也都跨上
坐骑,跟在他的末尾。
  谷啸风和韩佩瑛等人出去的时候,刚雅观见屋顶上突出姑娘和他的太爷逃跑。可是还隔
着一条大街,“野孤”安达和程氏“五狼”却未瞧见他们。
  韩佩瑛又惊又喜,说道:“原来是周老爹爹和他的侄孙女,我真是糊徐,早就应该想到
了。”
  原来那老头子名叫周中岳,是奚玉瑾的管家,他的女儿儿周凤自小和奚玉瑾一同长大,
更是亲如姐妹。本次韩佩瑛在老狼窝遇劫,他们也是早就参预的。
  当下谷啸风、韩佩瑛、李中柱、任红绡几人立时跟着追去。
  阴平县是个小小的县份,唯有四个战士把守城门,城墙很矮,只比经常的民房略高一些,
可是却是天黑从此就关上城门的。
  周氏祖孙已经迈出城墙逃出郊外,程氏“五狼”和“野狐”安达是骑着马的,只可以喝令
兵丁开门,兵丁见他们是军人,哪敢不依?
  城门尚未关上,谷啸风等一行两人又已赶到,那七个兵卒连他们是什么样形容都还没有看
得精通,他们已是从打开的城门冲出去了。
  他们齐声随之骤雨殷的蹄声追去,韩佩瑛正在担忧程氏“五狼”的马快,追赶他们不上,
忽地映入眼帘他们的六匹坐骑,空骑散在路旁的一座山边吃草。
  原来周氏祖孙躲入林中,“野狐”安达和程氏“五狼”追上了她们,就跳下坐骑跑入林
中搜索他们了。黑夜密林,骑着马在坎坷不平的山道上科学追逐敌人,而且目的较人,易遭暗算,
故而她们一追上了,自是以割舍坐骑为宜。
  谷啸风等人显得正是时候。周中岳和她的外孙孙女被两个敌人围攻,刚刚到了要命摇摇欲坠的
关头。
  “野狐”安达笑道:“周老外祖父,我是虔诚想做你的女婿的,做了姻亲,那就免伤和
气了。只要你点一点头,我们立时就足以化干戈而为玉帛。”
  周中岳喝道:“放你的狗臭屁!”自忖已是难逃敌手,一怒之下,索性豁了性命,飞身
一脚,猛扑“野狐”安达,与她硬拼,准备与他玉石俱焚。
  安达笑道:“哎哎,周老人,你怎么那样狠,你要你的外孙女儿守活寡吗?”他的人影
溜滑之极,口中说着话,一闪就闪开了。但听得“卜通”一声,另一个人却倒在地上。正是:  
  敌人会师,杰出眼红。
  欲知后事怎样?请听下回分解。   

  钱塘有个老年人。一天,他拿着几两银子到西门钱店去换钱。他从衣袖里掏出银两,放在柜台上,却并不曾急着叫店主人检验银子成色,只是独自摆弄着银两,嘴里嘀咕着,就好像在赞赏银子的成色。

  那时,从外侧走进去一个年轻人,他来到老人跟前,恭恭敬敬地商议:“老二叔,正巧在那儿遇见你,我方今去了几遍哈尔滨,您外孙子在这边做买卖,他托我带回到银两和一封信。”

  青年人说罢,将银两和信交给了老年人,又挺有礼数地作了个揖走了。

  老头儿拆开信,对钱店主人说:“咳,看自己老眼昏花,不中用了,连家信都看不成了,请您念给自己听听吧!”

  店主人接过信笺读了四起,信里都是些普普通通琐事,信的结尾写道:“托人带上纹银十两,作为三叔您的生活花费。”

  店主人刚念罢,老头儿便喜欢得扬眉吐气,他赶忙收起了原先放在柜台上的银两,对店主人说道:“就用自身外甥那十两纹银兑换钱啊,怎么着?”

  店主人称了银子的分量,一共十一两零三钱,心想他外孙子的信上明明说的十两银两,怎么会多出去了?对,肯定他孙子匆匆忙忙没有将银两检点清楚。店主人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办法有了,那老人眼睛不密切,何不来它个将错就错,多捞他一两三钱。于是,他把秤杆儿递到老头儿跟前:“老伯,您老福气啊,您外孙子的白银正好十两,不多不少。喏,您看——”

  “对,对,我了然外甥从小老实,不会说谎坑人。不用看,不用看。”

  老头儿两眼望着秤盘里的银两,连声说道。

  店主人点了九千钱交到老人。老头儿拿过钱匆匆走了。

  过了会儿,早在店门口站着的一位客人笑着说道:“店主人,我认识那老头子,他是个诈骗的光棍!”

  店主人吃了一惊。

  “他刚刚换钱的银子,很可能是假银子啊!您得美好辨别一下才是。”

  客人关怀地协议。

  店主人拿来一把剪刀,剪开了白发人的银两,果然是铅胎子。他本想占一两三钱银子的便利,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再三向旁人道谢,并问道:“那恶棍老头住在什么地方?”

  客人说,“那老人住在南门外,离此地十多里地,你要迎头赶上他还来得及。

  我是她的邻家,绝不会错,你快去追吧。”

  店主人听客人说是老头儿的街坊,立即面露喜色:“太好了,请你和自身联合去啊,等自身追还银两,一定卓绝谢你!”

  客人一听,连连摆子:“使不得,使不得,让老年人知道是本人说破了她欺骗的把戏,就要和自我结下仇恨的。那种人怎么着事情都干得出来,我实在怕他。”

  店主人百折不回要外人一块去,说:“到了老年人住的地方,你只要把他的门楣告诉自己,然后你就相差,那老人就不明了是您所说,相对不会结下仇恨,请放心。”

  说着,店主人从钱箱里取出三两银子,放到客人手里,“这一点小意思,请笑纳。”

  客人接过银两微微一笑,好象不得已才勉强答应去似的。

  六人出了北门,一路到来老人住的地点。他们远远地看见,老头儿正在一家酒吧里和多少人饮酒。

  客人止步了,他轻声说:“就是他,你快去捉他,我走了。”

  店主人答应一声,便独自向旅馆走去。进了店,他当时,上前一把揪住了老人的胸腔:“你这么些老骗子,用十两铅胎银换了自我九千钱,快把钱给自己交出来!”

  大千世界见了混乱相劝,有的追问到底是怎么来头。

  老头儿呷了一口酒,平静他说道:“刚才,我用孙子寄来的十两银子去钱店换钱,既然钱店主人说自家用的是假银子,那就把自己的银两拿出去看看嘛!”

  钱店主人从衣袖里摸出了剪破的假银子,愤怒他说道:“请各位看看,那不是铅胎是什么样?”

  大千世界见了假银子,啧啧连声:“呀,真是铅胎!……”

  老头儿笑着说道:“请问店主人,我刚才用银两跟你换了九千钱对啊?”

  钱店主人不暇思索答道:“正是。可是您那银子——”

  老头儿打断了钱店主人的话:“对了,对了,我唯有十两纹银才换你九千钱,不多不少,但是,那假银子我骨子里不了解啊!”

  “你,你不用抵赖!”

  钱店主人说着又向前揪住老人,“走,见官府去!”

  “慢着,请您把那假银子称一称,到底多少份量?”

  老头儿的弦外之音不容违拗。

  “对,你就把假银子称一称。”

  众人一同附和着。

  “这个——”

  钱店主人意识到了难点的首要,顿觉进退维谷。饭馆的主人拿来秤盘,称上银子一看:

  十一两零三钱。

  众人愤怒了:“冤枉好人!”

  “实在是个诈骗恶棍!”

  “打!……”

  钱店主人有口难辩,白白挨了人人一顿打。他只怪自己起了贪心的思想,却中了白发人一伙的诡计。

  韦杰等编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