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鸡冠山下金鸡叫

   

打鸣本是公鸡的职务本能,某日黎明先生,一专横猖獗的老母鸡昂着尚未骄傲鸡冠的脑瓜儿,扯着嗓门,发出了长期的逆耳的鸣叫声。一笼子的鸡们都惊呆了,有令人羡慕的,有调侃她家公鸡的,还有瑟瑟发抖后退的,好彪悍一母鸡,未来要离得远点!

  至于鸡冠山的万分石洞,人们称它为“金鸡窝”。在鸡冠山南面和西北侧的山里中,各有一根60多米高的淡蓝色石柱,人们说那是鸡腿。巨大的人体,鲜红的鸡冠,两
条抓牢笔直的鸡腿,金鸡的影象绘身绘色地显示在人们眼前。每当明月高照,鸡冠山的影子便
会清晰地映在山下20里外的别墅田野之上,从而构成一幅“鸡冠
挂月三千丈”的浩浩荡荡壮丽的画面,给人以美妙的设想。

那母鸡喜形于色,遍地炫耀,不把孩他娘看在眼里。只见那公鸡表弟耷拉着鸡冠,随在母鸡身后,可怜巴巴的面相。这样的生存每一日重演着,母鸡就着实觉得自己三头六臂,领着一群小鸡仔到处欺负此外鸡们的男女,我们都敢怒不敢言!

  说起鸡冠山,它有一个神奇的神话:200多年前,鸡冠山下住着一个老者,每一日晚上他都听到后山上有“叽叽叽”的鸡叫声,但是一到白天却怎么也看不见有鸡出现。老汉感到万分意外,一天下午,明亮
的月光下,他本着鸡叫的声音 摸索着前行寻去,突然 在一个小山洞前,
发现了黄灿灿的老母鸡,领着一群金黄的小鸡在喜欢地查找食品。老汉
看到那群可爱的鸡,极度喜笑颜开。他也不去骚扰它们 ,每一天把省下来的华为,到小山洞 前,供鸡食用。天长日久,那群鸡就和中老年人
成了恋人。一天, 来了一个旁人,住在老人 家里。正在 那时,朝廷下达
命令,要老百姓到热河给君王修工行宫,老汉
临走前,便把喂鸡的事委托给客人,并叮嘱客人不要纷扰它们。何人知那个客人是个贪得无厌的小丑。当他给鸡送米的时候,发现那群鸡不是惯常的鸡,而是一群金鸡。他看看有利可图时,
贪心发作,把老人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一天早上,他私自地躲在岩洞
旁边,正当母鸡领着小鸡出洞寻找食品时,他猛地扑向老母鸡。小鸡一惊都赶紧跑回洞内,唯有母鸡来不及回洞,就一口气到了热
河行宫的丽正门前的红照壁,老汉正在砌垒照壁
,忽然看见母鸡惊皇飞来,知道它必然遇到了不幸的事,就霎时把老母鸡尊敬起来。从此,金鸡就在红照壁
内“叽叽叽”地叫着,与老汉
砌墙、雕砖,打石的音响相呼应。现在,许多国内外的旅行者到避暑山庄游览时,总想听听红壁照中的金鸡叫声。像日本东京日坛回信壁一样,它给那座离宫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那只裸体母鸡把温馨藏在男人和子女们的身后,屈辱地过活着。他家的公鸡终于又能打鸣了,可是那只夫君鸡很快就撇下了母老虎式丑陋的母鸡,和一只温柔的小母鸡相好了。长大后的鸡仔子们也都嫌弃自己的姨妈太寒碜,丢人,纷繁高飞远举,她被彻底甩掉!

   

日子久远而过,小鸡仔们也长大了,都很害怕自己的小姨,也同情那些爹爹。那天,老母鸡打鸣后,又起来在鸡舍里为非作歹,那剩下的公鸡们终于忍无可忍蜂拥而至,把它拔了个精光,一雪前耻,她变成了一只丑陋的无毛鸡。

  开封避暑山庄的正前门,有一座神奇的红照壁。据说,人们在壁前跺跺脚,然后将耳朵贴在墙上,就能听见墙壁里有”叽叽叽
“的叫声。早晚静静的的时候,这叫声就更真心,相距十步也可听清。红照壁里怎么会有鸡叫声音呢?当地人说这是鸡冠山的金鸡在中间叫。

  鸡冠山,在避暑
山庄西南20英里处,远望整个山岭好像金鸡的躯干,山顶之上,
五根粗大的革命岩柱,一字排开,参差而立,构成了鸡冠的英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