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圆太岁和他的伙伴们(一)初识

   

第1节

    东滕城索有“滕小国”之称。因为过去此地有个“滕国”,滕县也经过而命名。
   
神话在两千多年前,有五次下连阴雨,延续下了半个多月。许多房屋都给淋倒了,水都漫到了膝盖,黄河的水不断地上升,终于黄河决口了,大水眼看到“滕小国”了。人们充足惶恐,天上突然下来一条龙,那条龙东西横躺着,身长十来里路,把内涝给挡住了。人们慌忙告诉了滕文公,滕文公带了众大臣及孙子来看。
   
滕王的幼子二十左右,十八般武艺先生样样理解。他见那条龙,龙眼大的分外规,似乎表露一股凶气。他想:龙能吞云吐雾,还会下雨。这一次内涝是它捣的鬼。他挽起弓,上满弦,使足劲头对准龙眼射去。箭头插进了龙的左眼,鲜血从眼里流了出来,把水都染成了灰色。滕王的幼子又拉起弓,准备朝龙的右眼射去的时候,滕王忙打掉她手中箭,大声地训斥道:“小逆子,你惹下大祸了,还不跪下给龙爷请罪。”说完,滕王跪下了,大臣们也随着跪倒了,人们也都跪倒了,小王爷也只可以跟着跪下。
   
龙掉泪了,想到自己为了保证人们的生命财产,不怕费力,反被小王爷射了一箭,他的零碎了,眼睛疼得难忍,不如自己一走得了。人们苦苦地央浼道:“龙王爷,你相对不可以走啊!你一走,我们都完了!请您非凡可怜我们啊。”它的心又软了,是呀!我一走,这么五个人会一命呜呼。它在那里一贯挡到暴风雪退去。
   
滕王设宴招待龙王,龙王伤透了心,不来赴宴,决心离开此地。滕王亲自去挽留它,它也不肯来。滕王知道是挽留不住它了,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命令全国的能愚昧匠,在龙王休息的时候,在它的头上建了一座庙,把它镇在那边了。由此,滕县逐步热闹起来,成了全国知名的大县。
  

“怎么?你不想让文俊到宫里来?”

一九八七年二月九日采集于东滕城村
讲述者:张世德  农民
搜集者:张毅男  学生

“圣上,不是臣不想,是文俊自小体弱性格孤僻,向来养在王妃身前很少见别人。臣担心他在宫中生病会传染太子,也怕圆玉太子不欣赏文俊的人性。”

   

“宫中有太医,太子性格开朗,会欣赏文俊的。朕还听说文俊小小年纪就饱读诗书,文采了得,有她陪着太子读书,朕放心,前几日清早就让文俊进宫吧。”

“臣遵旨。”王爷李庆很想用手擦一下脑门的汗,不过她不敢,借使她动弹过多,怕圣上会看到哪些。

朝堂上安静得多少古怪,所有大臣都紧绷着身体里这根弦。明每一日子的脸色不太好,也许是王爷拒绝皇帝的提出让国君有点气愤,也许是皇上明天心情自然就欠好,所以才一贯和公爵针锋相对。

三九的男女做皇太子伴读是一种光荣,但是想再见孩子一眼可就不那么简单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么,王爷才一贯拒绝把温馨的孙子送进宫吧。

“黎将军,朕有五年没来看您了,身体还好?”

“谢谢国君关切,臣很好。”说话的是南疆守将黎靖,开国国王得力的名将,和国王一起为大远朝建朝立下汗马功劳。

“你在南疆一呆就是五年,你的幼子们也都受苦了。朕希望补偿你,让你送一个幼子到宫中做皇太子的伴读,你没观点呢。”

“臣万分感谢太岁的关爱,幼子能做皇太子伴读是臣的荣幸,希望太子能喜欢她。”

“他叫什么名字?带上来让朕看看。”

“玺武,在大殿外面侯旨呢。”

“宣玺武进殿。”       

一个纤维的身形从大殿门口进来,他上身一件粉色紧身衣,下身粉粉色紧腿裤,白色小马靴,斜跨着一个金色小弓箭。他的头发牢牢的束在头顶,用一根藏蓝色缎带绑住,紧绷的小脸蛋这对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迷惑的神色。

进去大殿后,玺武走到黎将军旁边,拉起岳父的手。黎将军稍微用力握了眨眼之间间手掌里那只小手,然后放大。

“玺武,还不拜见圣上。”刚握住玺武的这只手放在小孩子的背上轻轻推了一下。

“玺武拜见太岁。”这一个小小的人影跪倒在大殿上。他吐字有点不知底,也许是年纪小的因由,或许是因为从小生在南疆,不太会讲官话。

“珰”的一声轻响,那只金色的小弓箭从玺武背上滑落,撞到大殿的地上,那多少个表情紧张的重臣都吓了一跳。护卫们时而把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准备随时抽出利剑尊崇圣上的平安。

“皇上息怒,是臣的错,不应有让玺武带箭弓进宫,请圣上恕罪。”黎将军在那轻微的动静发出的马上,即刻下跪在玺武身边。

“黎将军请起,玺武也兴起呢。噢,让朕看看这把弓。”

黎将军从玺武身上拿下那把金色的小弓,玺武一把吸引箭柄不肯甩手,满脸倔强的看着三叔,圣上一脸玩味的瞧着父子俩。黎将军用南疆话和玺武说了怎么样,玺武才不情不愿的甩手手。

君主身边的太监接过那把金色小弓仔细查看之后,才双手高举把弓递到国王手里。国王装做欣赏那把弓,实际在细细查看弓上有没有怎么样异样的地点。

“玺武为何那样喜欢那把弓啊?”

玺武听到天子喊她的名字,抬头看向太岁,一脸迷茫没作答皇上的提问。

“国王恕罪,玺武身边的丫头都是南疆人,臣在家也都讲南疆话,玺武只可以听懂一点点官话。那把弓是玺武学武功的时候,臣送给他的。他获得未来万分喜欢,每一天都带在身上,即便早晨睡觉也要放在枕边,不许任哪个人碰。进宫往日,臣要把弓放在宫外,他就是不甩手。臣怕误了上朝的时日,斗胆让她背着弓见皇帝,还望君主恕罪。”

“那就让他带着那把弓吧,牛太监。”主公说完,把刚刚仔细检查过的弓递给身边的小叔。

玺武拿回弓,即刻背在身上,一脸警惕的看着君主。

圣上看着面孔警惕的玺武,笑了,上边的重臣也都松了一口气。

“朕很欣赏玺武,太子也会喜欢的,带她去见太子吧。”

一个太监过来拉着玺武的手朝外走,玺武回头看向岳父。黎将军那只刚刚握过玺武的手在宽大的衣袖里牢牢的握着,眼睛里透着不舍和担心,脸上却带着笑瞅着玺武,直到那幽微的身影消失在大殿门外,此次一别,不亮堂何年何月才会再也碰到。

“臣斗胆还有一个伸手,请天皇恩准。”回过头的黎将军,眼里的担心和不舍消失不见了,而是透着不屈。

“说。”

“玺武一直跟着臣手下的何将军练武,臣希望太岁恩准何将军接着上课他武功。而且何将军是京城人物,可以教玺武官话。”

“朕准了,那就陈设何将军到禁卫营。”

禁卫营是什么地方?那是保安皇帝安危的部队,不是天子的信任不容许进禁卫营。一些达官妃子羡慕天皇这样信任黎将军,王爷却精晓主公在想如何,危险人物放在眼皮底下望着才安然。是,国君就是这么一个人,多疑无情,为了协调的国家拆散外人的直系。

【连载】圆帝王和她的伴儿们(二)初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