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下五千年: 两单上当俘虏

太子赵桓即位,就是宋钦宗。宋钦宗将李纲提升也兵部侍郎,并且下诏亲自讨伐金兵。其实,宋钦宗并无较他大强小,他召开了一番表面文章,心里也七达八下蛋没有意见呢。

宋钦宗急得焦头烂额。京城里生个非常骗子,名叫郭京,吹嘘会要“法术”,只要招集七千七百七十九只“神兵”,就可以获金将,打退金兵。一些朝大臣,居然将郭京作救命稻草,让他找了一些光棍无赖,充当“神兵”。到金兵攻城的当儿,郭京以及他的“神兵”上去一角,就全垮下来。东京城深受金兵攻破。

宗望眼看东京城防坚固,一下子修不下,就打发人打招呼北宋,答应和。宋钦宗和李邦彦同一起人早想求和,立刻派使者到金营谈判议和准。

一部分正面的重臣认为朝廷不该于是时段让李纲离开北京,但是宋钦宗也坚强而管李纲调走。

刚巧当李纲指挥将士拼死抵抗的下,宋钦宗的使命带来了金营的媾和条件。

哪料到东路的宗望刚退兵,西路之宗翰率领的金兵却未情愿罢休,加紧攻打太原。宋钦宗派大用种师中带兵援救,半路上让金兵包围,种师中兵败牺牲。投降派大臣正嫌李纲留以京难以,就教唆宋钦宗把李纲派到河北夺指挥战争。

李纲立刻出宫向大家公布:“皇上既控制留守京城,以后谁更领取逃跑,一律处于斩。”兵士们听了,激动地欢呼起来。

金兵退走之后,宋钦宗与同一批大臣以为从此可以过太平生活了。他们将宋徽宗接转东京。李纲一再提醒宋钦宗要增强军备,防止金军再次出击,可是每次取出来,总遭遇部分投降派大臣的阻挠。宋钦宗也嫌李纲噜苏。

白时当中和同一批判宦官并无死心,等李纲一走,又偷偷劝钦宗逃跑。第二龙一早,李纲及往的下,只见禁军列队在宫内星星边,车马仪仗都已准备完毕,只当钦宗上车出发。

金朝君臣最怕李纲,现在李纲罢了公共,他们就是不曾顾忌了。金太宗又下令宗翰、宗望进攻东京。

李纲大为光火,厉声对禁军将士说:“你们到底愿意守卫京城,还是想念逃脱跑?”

此时,太原城早就给宗翰的西路军围困了八只月。太原濒临将王禀带领军民坚决对抗。金兵用老一切办法攻城,都吃王禀打退。日子一久,城里断了粮食,兵士把牛马、骡子杀了充饥;牛马吃了了,就拿弓弩上之韦煮来吃。老百姓天天吃野草,糠皮,没有一个人口投降。最后,太原城终为金兵攻破。王禀带在饿的大兵跟金兵巷战之后,自己超越到汾水里牺牲。

白时遭受、李邦彦在一侧听了,急得直翻白眼。白时中气急败坏地嚷道:“李纲你说得好放!你能杀吧?”

李纲到了河阳,招兵买马,修整武器。但是朝廷却令他解散造成来的老总,立刻前失去太原。李纲调兵遣将,分三路进兵,但是,那里的名将直接吃朝廷指挥,根本未任李纲的调度。三路程军没统一指挥,结果从了一个大败仗。

西路金兵攻下燕京,宋将郭药师投降。金将宗望叫郭药师举行引导,领兵南下,直取东京。

此时,在黄河南岸防守的宋军还有十二万步兵和一万骑兵。宗翰的西路军到了黄河北岸,不敢强渡。到了夜间,他们虚张声势,派兵士打了平夜间战鼓。南岸的宋军听到对岸鼓声,以为金兵要渡进攻,纷纷丢了大本营逃命,十三万宋军一下子避让得净。宗翰没动一刀一枪,就顺手地度过了黄河。宗望率领的东路,也学下大名(今河北大名),渡河南产。两路金兵不断朝着东京压,把宋钦宗吓昏了。一些服派大臣而成天向宋钦宗嘀咕,说除要与外,没有别的出路。宋钦宗只好指派他弟弟康王赵构及宗望那里去央求与。

宗望一面朝向北宋提出苛刻条件,一面加紧攻城。李纲亲自上上城楼,指挥打仗。金兵用云梯攻城,李纲就吩咐弓箭手射箭,金兵纷纷应弦倒下。李纲又派几百号称武士沿着绳索吊到城下,烧毁了金军的云梯,杀死几十誉为金将。金兵为杀之、落水淹死的系列。

钦宗回到城里,向全民很刮金银,送至金营。金将嫌他绝慢,过快,又把宋钦宗被到金营,扣押起来,说若当交足金银后再也放开。宋钦宗派了二十四称作官吏帮金兵在皇亲国戚、官吏、和尚道士等家根本查抄,前后抄了二十几近天,除了搜去大量金银财宝之外,把贵重的古玩文物、全国州府地图档案为如出一辙抢而空。

宋军在前线连打败仗,东京吃紧起,宰相白时中、李邦彦两总人口劝说宋钦宗逃跑,宋钦宗为动摇了。

没多久,两路金军已经过来东京城下,猛烈攻城。城里就剩余三万禁卫军,也是七零八收获,差不多逃亡了一大半。各路将领因清廷下了三令五申,也未来救救东京。这时候,宋钦宗又惦记召回李纲,已经来不及了。

李纲把目光望大臣等扫视了一下,说:“国家平时因此高官厚禄供养官员,就是以危急的时如果大家出力。白时吃、李邦彦身也首相,应当承担起守城的责任。”

鉴于东京军民的坚决对抗,金将宗望被迫退却。种师道向宋钦宗建议,在金兵渡黄河退回的早晚,发动一糟糕袭击,把金兵消灭掉。这本是个好主意。但是宋钦宗不但不允许,反而将种师道撤了职。

宋徽宗看形势危急,又气又心焦,拉已一个达官贵人的手说:“唉,没悟出金人会这样对待我。”话没说了,一丁气塞住喉咙,昏厥过去,倒以铺上。大臣们手忙脚乱地把他协助起,把太医请来灌药急救,总算把他救醒过来。他往左右侍从如了纸笔,写下了“传位东宫”的旨意,宣布退位。不久,他带来在二万护卫逃出东京,到亳州(今安徽亳县)避难去矣。

公元1127年四月,宗翰、宗望和她们带领的金军,俘虏了宋徽宗、钦宗两个至尊和皇室、官吏二三千人数,满载着搜刮去之财,回到北方去。从赵匡胤称帝开始的北宋王朝统治了一百六十七年,宣告灭亡。

宋钦宗还有些犹豫,说:“那么,谁能够担当守城的重任呢?”

太原沦陷后,两路金兵继续南下。各路宋军将军听到东京紧锣密鼓,主动带兵前来施救。宋钦宗同组成部分降派大臣忙在准备割地求和,竟命令各路援军退回原地。

李纲稳住了宋钦宗,就积极准备防守,在首都四面都布置好强大军力,配备好各种防守的兵;还叫同开发精兵到城外保护站,防止敌人偷袭。

李纲名义及是主帅,实际上没有指挥权,只好为朝提出辞去。投降派又攻击他专程主持抗金,打起仗来可损兵折将。宋钦宗将李纲撤了岗位,贬谪到南方去矣。

李纲得知这消息,立刻求见宋钦宗,说:“太上皇(指宋徽宗)传位给天,正是要陛下能留住守京城,陛下怎么能走吧?”

宋钦宗这末日莅,痛哭了相同集市,只好亲自带来在几乎只大臣手捧求降书,到金营夺告与。宗翰勒令钦宗把河东、河北土地总体割让给金朝,并且向金朝献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绢帛一千万配合。宋钦宗一一答应,金将才放他回城。

金太宗灭了辽朝过后,借口宋朝收养了千篇一律称作辽朝逃亡的名将,分兵两总长出击北宋。西路出于宗翰(又称作粘罕)率领,攻打太原;东路是因为宗望(又名斡离不,斡音wò)率领,攻打燕京。

赵构经过磁州(今河北磁县),州官宗泽及赵构说:“金于要殿下去和,这是骗人的把戏。他们就兵临城下,求与以生啊用啊?”

旁边发生个宦官也嘟嘟囔囔说东京之都不结实,抵挡不住金兵进攻。宋钦宗叫李纲视察城池。李纲去了一会,回来说:“我检查过了,城楼又胜又结实,护城河虽然浅狭一些,只要安下精兵强弩,不发愁守不歇。”接着,他尚提出很多守方,要钦宗团结军民,共同坚守,等各地援军赶到,就组织反攻。

李纲明知道好遭到排斥,但是倘若他达成前方抗金,他吧无甘于推辞。钦宗拨叫他一万二千口,他往朝廷要拨军饷银、绢、钱各一百万,朝廷就叫了二十万。李纲想做好准备工作更走,宋钦宗嫌他拖拉,一再催促,李纲只好匆匆出兵。

宋钦宗还未曾言语,宰相白时中先搭了条,说:“敌军声势浩大,哪能接近得下马?”

磁州底民为阻止赵构的马,不为他交金营错过央求与。赵构害怕被金朝扣,就于相州(今河南安阳)留了下去。

过了三龙,宗望率领的金兵已经交了东京城下。他们为此几十长条火船,从上游顺流而下,准备火攻宣泽门。李纲招募敢很群老将二千人口,在城下列队防守。金军火船一到,兵士们不怕因故挠钩钩住敌船,使它没法接近城墙。李纲又派兵士从城上用好石块向火船投掷,石块如冰雹一样倾泻了下来,把火船打沉了,金兵纷纷落水。

李纲同自卫队将领一起进宫,对宋钦宗说:“禁军将士的家眷还在东京,不愿意离开。如果强迫他们活动,万一半途中逃散,敌人追来,谁来保障皇上?”宋钦宗同听逃跑呢闹风险,才不得不留下来。

李纲神色从容地游说:“如果陛下非讨厌我并未能,派臣带兵守城,臣甘愿用生命报答国家!”

官兵们一块应答说:“愿意保卫首都!”

前方的求救文书像雪片一样意外到北宋王室。金太宗又差使者到东京,胁迫北宋割地称臣。满朝文武大臣吓得不知该怎么处置,只有太常少卿(掌管礼乐和祝福的公共)李纲坚决主张抵抗金兵。

宋钦宗看李纲态度坚决,就使他背全线防守。

些微路兵马约定以东京集合。

李纲驳斥说:“天下的都会,没有比都还牢固的。再说,京城凡国家的主干,文武百官集中在此间,只要皇上督率抗战,哪起接近不停止的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