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

深夜,还在梦乡中,就早已听到了秋雨的响声。梦里想着:睡觉的天气,如若不用上班在家睡觉那多幸福!
  结果就是又三回迟到。同事说:迟到是例行的,不迟到才不健康的。唉,这年头,恐怕连个说理的地点都没了。
  秋雨缠绵,下兴起准没完。上午下,晚上也下,还附赠高湿度。那二日,我的一群袜子挂着就没干过,假若还不干,发霉的可能性很大。
  每便午饭后都要途经母校的林荫大道,才能应对工作的地点。前几日中午重临的时候,牛主编大发感慨,说:看,树叶都黄了,时间过得真TMD快!我心说:废话,眼瞅着,下礼拜都大雪了。
  不太喜欢所谓的忧心,但是接连被愁绪沾染,那也是迫于的事。刚还在作弄牛主编的善感,转眼间写的东西就是满纸戚风了。朋友看过以后,给的评语是:要不就急忙找个与您作伴的人呢,不要在形孤影只,身单力薄了。我说:你不可能把自身的个体与自家写的东西完全等同,那样是不健全的。是啊,每个人每一天都会有神采飞扬和不开玩笑,怎么可能三番五次伤感吗?痛心的时候居多,这这天就是灰色的;当然,也有强颜欢笑的时候。我不清楚自己是何种?可是对于我而言,我连连瞬间有着莫名的发愁。
  已决定不再虚伪。但早晨的时候看看那来玩的人流,依然想到了那句话:芸芸众生熙熙,如登春台,如享太牢。我们如蚂蚁,望着我们的生物不知有微微?明天之时我是本人,后天之时我是哪个人?是垂垂老朽,依旧一撮黄土?那样的标题想来就尤其伤心,不过就是爱想这么的难题。性格使然吧!
  春天的雨淋漓得令人诚惶诚惧,对于自身那几个爱雨的人都是那般。所以重重人也是没有怎么好性子、好心绪。
  朋友的文字:“树叶已经发黄,有的早已落下,冬天来了,夏天确实来了……”;“天冷了、真的冷了,是呀真的凉了心也跟着凉了”。真的有够凄凉了。可是转眼间自己又想起来了济慈的《秋颂》:雾气洋溢、果实圆熟的秋,你和干练的日光成为友伴;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一个很有趣味的对待。景物沾染了人的思路就变得开朗和伤心了。
  现在雨还在下着,听着外面的雨声判断:很大,很透!老话怎么说来着?叫一层秋雨一层凉啊,想想如同前一周大家还在慨叹酷暑,近日却已必要穿上长衣长裤了。而我辈的人生都在这四季轮转中打发了。当大家华发满头再回头看看那段时光,许四人或许都是丢失了满地的缺憾。那就是人生。某位哲人说:缺憾才人生。是的,即便人生完美了,那么大家活着还有哪些意思吗?唯有在缺失中体味人生的浩浩荡荡,大家才能在历史的历程中如虎傅翼,以致于被淹没的时候,大家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缺憾。
  人生百年,过江之鲤,熙熙攘攘,郁郁而求,如经春霖,如入秋雨,文人骚客,戏子蓬头,纵有千种风情,万种豪情,又待与哪个人讲演呢?大痴尔!

小寒后,下了几场小雨,闷热的空气里多了丝丝凉意。梧桐飘零,落叶知秋。

秋在许多少人的眼里,是愁眉不展的愁绪,是萧瑟的图画。屈正则说“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魏文帝说“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映入眼帘的物象与心灵共鸣,难免触景伤情,无怪乎总有“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凄惨。

但另一番气象却又新鲜的鲜亮,雨后的天幕,高得恬淡,蓝得纯净,云也大方。阳光照耀着,玉米黄了,水稻红了,山捧出丰盛的硕果,地铺满悦目标金色。这时的金秋,尽显然朗和深邃,无论是风吹草低、大雁南飞,仍旧叶洒小径、月满西楼,其中的意蕴都令人细细品味。

秋不是一支悲哀的乐曲,无需“为赋新词强说愁”,应道“天凉好个秋”。秋风落叶预示着时令的轮回,果实累累孕育着又四次开首。秋也无需太多的失意和低沉,固然是“落木萧萧”,固然是“寒蝉凄切”,只要有“霜叶红于11月花”的心胸,一切便会明白。

人生何短多少秋,不胜往事付东流。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其中亦有一份雄阔、一份壮美。不妨把或多或少的得到放进回想,把亦真亦幻的追求交给岁月,抖落满面愁云,拥有一辈子的好心绪。

站在夏日的天幕下,嗅着清新的鼻息,纪念里掠过那首古人为秋而写的诗:“自古逢秋多寂寥,我言秋天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把冬季看成轮回的上马,四季即是崭新。

建邺的金秋就算短促,不过美丽的景点却令人依依不舍长久。

                                               ——2012年秋

图片 1

扫描图中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号guangying4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