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29. “閒看门中月”与“思耕心上田”

  窃国大盗袁宫保,抢到了红色的战胜成果,坐上了中华民国大总统
的宝座。可她觉得光当总统还不舒坦,还得当当国君。为了博取扶桑帝国主
义的帮忙,他就跟日本政坛订了个卖国条约,叫“二十一条”。
  一九一五年六月,袁宫保把中华民国改成了“中华帝国”,还上演了
一场“登基”[北魏,新国王登基进行的典礼]的丑剧。全国全民对袁世凯这种复辟倒退的作法,都恨之入骨。巴黎有人出了这么个上联,来骂袁世凯:
   或在園中,拖出老袁还我國;
  “園”是“园”的繁体字,“國”是“国”的繁体字。那是个拆字联,
又是个置换联,意思双关。从文字上看,把“園”里头的“袁”去掉,换上
“或”字,就成了“國”字。那几个上联的莫过于意思是:打倒袁项城——“拖
出老袁”,复苏中华民国——“还我国”!
   不久,有人根据上联的格式,对了个下联:
   余临道上,不堪回首问前途。
  “余”,当“我”讲。下联也是个拆字置换联,意思双关。从文字上看,
“道”字去掉“首”,换上“余”字,就成了“途”字。对联还暗含着那层
意思:我站在走过的路上,回顾起袁慰亭干的坏事,真令人气得难忍;至于
国家的未来,更叫人不敢想。那 个下联流流露人们对国家命局的顾虑和焦虑。

  西汉有个小学童叫史致俨[yǎn] ,他九岁这年去县里插手考试?考官
叫她尝试对对子,出的上联是:
   閒看门中月;
  “閒”,是“闲”的繁体字。是说,坐在院里,悠闲地从院门里望着那亮晶晶的月球。那照旧个拆字联,“閒”字可以拆成“门”[门]和“月”,
“月”正好在“门”里。上联从意思到文字技巧,都挺不错。
   史致俨稍微一研究,即刻对了一句:
  思耕心上田。 那也是拆字联,把“思”字拆成了“田”和“心”,“田”正好在
“心”上头。下联的情致也挺不错。
后来,史致俨当了道光帝国君的刑部太尉,活了八十多岁。
   
   据清·梁章钜《浪迹丛谈》卷七《巧对补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