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58.悼念李大钊的一副挽联

  一九二七年一月二十三天,奉系军阀张作霖,用绞刑架杀害了李大钊。
李大钊在刑台上刊登了最终一回发言,然后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英勇
捐躯。李大钊就义的时候,才三十八岁。他的灵柩停放在广渠门外的妙光阁
浙寺里。
  一九三三年11月,党社团通过日本首都大学师生和李大钊的生前友好,发起
了为他公葬的移动。周树人、李四光等一百多位有名气的人,到场了捐款。
  四月二十八日一大早,送葬的武装部队从妙光阁浙寺出发,人们拿着花圈、挽
联,胸前戴着纸花,胳膊上缠着黑纱。一路上,不断有公众参预到送葬的阵容里来。在李大钊的深红色的棺椁后面,一眼望不到头的众生阵容,成了洁
浩荡荡的洪流。队伍容貌里有老师、学生、工人、市民,还有士兵。花圈接着花
圈,挽联跟着挽联。高举在队伍容貌最前面的,是巴黎市青年送的一副挽联:
   为革命而斗争,为革命而就义,死固无恨;
在压迫下生活,在压迫下呻吟,生者何堪!
  上联是说,李大钊这个革命先烈,为了革命事业,流血奋斗,献出了自
己宝贵的性命。死去的人是绝非什么不满的。下联是说,人民马自达在三座大
山的搜刮下,伤心地生活,在与世长辞线上挣扎着,活着的人怎么能忍受得了!
挽联对革命烈士表明了深刻的追悼,号召人民群众起来向反动派举行奋斗。
那副充满战斗力的挽联在眼前引路,浩浩荡荡的人马里响起了扣人心弦的口
号:
   “李大钊先烈精神不死!”

  一九七六年二月八日,全国人民真诚拥护的周恩来总统不幸逝世了。人
们为失去国家的栋梁而无比悲痛,同时又为国家的天数堪忧,因为当时“三人帮”已经通晓了党和国家的很大片段权力,正在无理取闹。对于周总理
的逝世,江青一伙却得意洋洋,加快了篡权的步履,并竭力抑制人们对周总
理的悼念。
  全国全民看透了江青一伙的险恶用心。日本首都、克利夫兰等地的群众首先行动
起来,继而在举国引发了一场悼念周总理、反对“三人帮”的位移。
  首都人民用花圈、诗文和挽联作武器,向“五人帮”一伙举行了一场特
殊的战斗。从一九七六年的1七月三十日起,到7月五天,短短的几天里,人
民英雄回顾碑周围和广安门广场,成了花圈的深海。在广大的花圈当中,
有无数的诗歌、悼文和大气的挽联。人们在用纸和笔,悼念周总理,声讨“多人帮”。
   雄伟的威猛回看碑上,人们竖起了四块高大的牌子,下边写着:
   红心已结胜利果, 碧血再开革命花; 若是魔怪喷毒火,
自有擒妖打鬼人!
  那一个挽联也格外明明。春龙节的早晨,人们在广场上涨起了两束气
球,气球下面高高地悬挂着一副巨大的挽联:
   怀想总理; 革命到底。
   回顾碑上有一副大挽联万分强烈:
   总统向后看应笑慰; 斩妖自有后人! 还有的挽联写着:
一朵白花一颗心; 八亿生灵八亿碑。 悼总统延续革命志;
举红旗横扫害人虫。
   
   学习总理,搞马列心怀坦白,众口皆碑垂千古;
痛斥仇敌,搞阴谋阴险残忍,人人唾弃臭万年。
  虽说那些挽联不大强调对仗,可写得爱憎明显,战斗力强。副副挽联象
号角,象战鼓,象炮弹,象烈火,向“三个人帮”发起了猛攻。
  江青、张春桥一伙,对公民群众的革命行动怕得要死,恨得可怜,终于
表露了粗暴的面目,向薄弱的平民斯巴鲁入手了。他们把巨额革命群众抓
进了拘留所,又把本场活动说成是“反革命事件”。
  “总理转头看应笑慰;斩妖自有后人”。可是三个月时间,“多人帮”就
被国民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四·五”作为英雄的众生革命局动,在本国
当代历史上写下了惊天动地的一页。这几个挽联也和大气诗文一起被载入史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