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奖童话库: 林中睡美女

[西班牙]

  ●[法]贝洛

  往日有一个王子,早到了该结婚的岁数,却从没一个胜利的幼女陪伴在他身边。要说起她的优点,还真不少呢:第一,他长得很英俊;第二,他很有音乐才能,许多美学家都要来向她请教音乐上边的难点;第三,天生一副好歌喉,唱起歌来,连百灵马都会被迷住。可是他还有一个沉重的缺陷,那就是太高傲了。纵然有无数幼女尊敬他,他却不是嫌这些长相不佳,就是怪可怜脑子不灵,没有一个能中他的意,弄得国王和皇后至极悄然。既然国内尚未王子喜欢的闺女,那就只好请海外的公主到皇宫来,听候王子的选料了。于是国君吩咐大臣们对外祖父布王子求婚的信息。好在王子的柔美和文采早已远近盛名,因而,这音讯一发出,就赢得了很好的反应。

  以前有一个太岁和一个皇后,他们因为尚未男女而整天忧愁,优愁得大致无法形容。为了求子,他们走遍了满世界,许愿,进香,什么艺术都用
过了,可是尚未可行。
  什么人知后来皇后算是怀孕了,生下一个女孩几。人们为儿女举办隆重的洗
礼,请全国拥有的仙子(一共是七位)来当小公主的教母。依照当时的风俗习惯,每个仙女都要送给孩子一件礼品,也就是给予小公主一种质量或才能,
使她变成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洗礼仪式竣事后,宾客们回到了宫廷里。那里设了体面宴席,来招待全体仙女。她们每人面前都有一份精美的餐具——一个伟人的金盒里放着一把
汤匙和一副刀叉,汤匙和刀叉都是用黄金铸成的,上面镶嵌着金刚钻和红宝
石。
  客人们正要就席的时候,忽然进来一个老仙女。那么些仙女没有遭到约请,
因为五十多年来,什么人也不曾看到他从隐居的古塔中走出去,大家觉得她不是
死了,就是被邪法慑住了。
  国王吩咐为她摆上一份餐具,但无法给他一样的金盒,因为如此的金盒
只为七位仙女订制了三只。老仙女认为那是对他的蔑视,喃喃地抱怨和威慑
了一阵。坐在她身旁的一个血气方刚仙女听到他的饶舌,料想她或许会损伤公主。
她于是在散席后躲到一个挂着壁毯的屏风前边,等待最终发言,以便尽力消
除老仙女可能引致的背运。
  这时,仙女们早先向公主赠送礼物了。最年轻的仙子送的是中看,她要
使公主成为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丫头;第一位仙女送的是智慧,她要使公主变得
天使般的聪明;第一位仙女要使公主在所有活动中有美妙绰约的人才;首位要使公主翩翩善舞;第五位要使公主的歌声像夜莺一样动听;第六位要使
公主能好好地演奏各个乐器。
  下一个就轮到老仙女了。
  她一开口就摇早先来:那并不是因为年老力衰,而是申明她要表露怨恨。
  她说:公主会被一枚纱锭刺破手指而身亡。
  那份可怕的赠品使满座宾客惶恐战栗,人人落泪痛哭起来。
  那时,那位年轻的仙子从屏风后面出来,高声他说:
  “皇上,王后,你们请放心!你们的姑娘决不会那样死去。是的,我没
有充足的力量来完全推翻长者所说的话——纱锭将会刺破公主的手指,不过她不会由此丧生,她只会沉沉入睡一百年。一百年之后,一位王子将把她唤
醒。”
  为了尽量防止老仙女播下的患难,国君发表一道诏书:禁止任哪个人用纱
锭纺线,也未能在家里藏纱锭,违者一律处以死刑。
  十五六年过去了。
  有一天,帝王和皇后去一所别墅游玩,年轻的公主就在城建的各间屋子
里进进出出,跑来跑去,最终走到瞭望塔顶的一个小房间里,那里有一位老
丈母娘正在用纺锤纺线。那位善良的长辈向来没有听说过天子禁止用纱锭纺线
的指令。
  “您在做怎么样,老丈母娘?”公主问。
  “我在纺线,我的华美的子女。”老人回答说。她一些不认得这位闺女。
  “啊,真好玩!”公主说,“您是怎么纺的?让自家也来试试看,看能不可能干得跟你一样。”
  因为公主动作太快,再加上粗心大意,更由于仙女注定了他的面临,所
以,她碰巧拿起纱锭,手指就被刺破了,于是便倒下昏迷不醒。
  好心的长者着了慌,大声喊救命。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把冷水洒到公
主的脸蛋,又解开她的衣装,拍打她的魔掌,还用匈牙利(Magyarország)皇后水涂擦她的鬓
角。可是那总体都不可以使公主復苏过来。
  天皇在嘈杂的人声中来到楼上。他记起了仙女的预感,知道那事件是不能幸免的。于是下令把公主送到宫中最精细的屋子里,让她安卧在一张覆盖
着金银线绣的罩单的床上。公主依旧像天使一样美丽:她那精神抖擞的红润
的脸蛋和珊瑚般迷人的嘴唇与平日完全平等。她即便紧闭着双眼,不过轻柔
的呼吸声鲜明可以听见,那标志她并没有死去。
  皇帝命令让公主静静地安睡,直到他要好恢复生机。
  当公主面临不幸时,那位救了公主性命让她沉睡一百年的好仙女正在一
万二千里以外的电机干王国。一个穿七里鞋的矮人(穿上那种靴子,跨一步
就是七里远)将这一音讯文告了仙女。仙九天女登时动身,乘着一辆群龙驾驶的
光彩夺目标四轮车,一钟头后赶来了宫室。
  皇上迎上前去,搀扶仙女下车。仙女称许国君为公主作的漫天安顿。仙
女有高度的前瞻性:她想,公主醒来后发现偌大的庙堂唯有她要好一个人,
一定会倍感诚惶诚恐。于是她用仙杖点了宫中的各类人(除了天子和王后之
外):宫女、宫娥、使女、绅士、官吏、负责人、御厨、帮办、小厮、卫士、
哨兵、仆役和追随。她还点了马厩中的御三保太监马夫,饲养场里的大狗和公主
的小狗布弗尔——他正躺在公主身边。一宫三军随着仙杖掠过都昏昏睡去,
他们将随着女主人一起醒来,以便按照她的内需一连服侍他。烤在炉火上的
鹧鸪串和野鸡串也酣睡了,连火也睡着了。所有的总体在一弹指间所有香甜
入睡:仙女做事平素不费很多工夫。
  天子和王后吻别了入睡的爱女,离开了宫廷。他们公布一道命令,禁止
任什么人靠近那座城堡。其实这一禁令是剩下的,因为在一时辰之内,城堡花
园的四周生长起不少尺寸树木和丛丛荆棘,它们相互攀附缠绕,人和野兽都
不能透过,唯有城堡的塔尖表露在树丛之上,从国外可以瞥见。那活脱脱又是
仙女的魔力。那样,公主在安睡中可以不受好奇的乘客的烦扰了。
  时间过去了一百年。
  当代的一位王子——他与沉睡的公主不是平等家族——来到这一带打
猎。当她看出矗立在林子之上的城建尖顶时,便向过路人询问那是怎么地点。
行人们根据各自的谬种流传向王子作了区其他作答:有的说,那是一个鬼怪盘踞的古堡;有的说,一群巫师正在里面度安息日。最普遍的传教是,城堡
里住着一个怪物,他把遍地捉到的毛孩先生子带到那里去自由吞吃,而别人却无力回天
追踪他,因为只有她才能通过那座森林。
  王子不掌握该信何人的话。这时,一位老农对他说:
  “我的皇子,五十多年前,我听我的生父讲过,那座城堡里有个世界上
最美观的公主。她要在那边沉睡一百年,然后由一位王子把她提示。她正等
待着他的爱侣呢。”
  年轻的皇子听了那番话,马上喜出望外,毫不疑忌自己能成功地经验这一场美妙的冒险。他为爱情和荣耀所驱使,决定立时到城堡去看个究竟。
  王子刚走近森林,大小树林和荆棘全都自动地闪在两边让她通过。他看
到城堡就矗立在他所行进的大道的界限,便一呵而就朝它走去。使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发现没有一个随从能和他一块跻身丛林,因为树林在她身后又自
动合拢了。他持续独自向前迈进:满怀爱情的青春王子总是首当其冲的。
  王子走进城堡的前院。他在那里所见的全体使她毛发悚然:遍地是唬人
的僻静,四处是死的情况,遍地躺着部分近乎已故的人和动物的身躯。然则,
他快捷发现部分哨兵的鼻头上竟长着疹疮,脸色也是红彤彤的,他那才了解原来他们正在沉睡。他还看到他俩的酒怀中留有残酒,注脚他们是在喝酒时
睡着的。
  他进而穿过一个马鞍山石砌成的庭院,登上楼梯,进入卫戍厅,卫兵们在
那里整齐地拿出列队,但个个都在呼呼地打鼾。他又通过多少个屋子,里面是
一群群地铁绅和太太人,有的站着,有的坐着,全都在睡梦里。
  最终,他走进一间富丽堂皇的卧室,看到一幅从未见过的美景:在一张
锦帷掀卷的床上,躺着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公主,圣洁明媚的亮光从他身上
向周围闪耀。王子小心翼翼地逐步靠近她,欣赏着他的体面,最终跪倒在她
的身旁。
  于是,仙术被铲除,公主醒来了。她用极端温柔的秋波——那样的目光
一般人在初次会面时是不容许有的——望着王子,说:
  “是你吗,我的皇子,你等自家很久了呢?”
  公主的话使皇子心知足足,而公主说话的态势更使王子如痴似迷了。他
不知道该怎么向公主代表他的满面春风和感激。他对公主恳切他说,他尖锐地爱
她,比爱自己还要爱她。他的话语无伦次,没有雄辩的口才,但句句深情脉
脉,使公主分外喜洋洋。公主倒没有他那么难为情,那也并不意外,因为她事
先已经想好了要对王子说些什么话,那位好心的仙子分明让她在与世长辞之宫欢悦地做过无数做梦(纵然故事里没有提起)。由此可见,他们五人看上交谈了多少个小时,但想说的话连一半还尚未说完。
  整个宫廷的人都随着公主醒来了,每人想起了和谐的职务。他们并不是
个个都沉醉在爱情里,所以倍感饿得要命。宫女们跟其外人一样,十万火急地大声喊道:“请公主入席!”
  他们一同步入挂着镜子的客厅,在那里共进晚餐。仆人们侍候在周围,
小提琴和双簧管奏起了古典乐曲。那一个曲子已经有一百年从未演奏,不过听
起来依旧姣好动人。晚餐之后,人们从未浪费时间,神父请他们在城建的小
教堂里举行了婚礼,随后宫女们替新人揭开锦乡床帷。他们睡得很少,公主
更不须要广大上床。第二天晚上,王子怕她老爹怀念,就告别公主回新加坡去
了。
  王子回家后告诉大伯说,他在树林里打猎时迷了路,中午睡在一个烧炭
人的草屋里,那烧炭人还请他吃了黑面包和奶酪。主公是个老好人,相信了
他的话,不过她的大妈却很猜忌。她见他差一点儿每一日都出来打猎,有时连续两
三夜不归,总拿一些说辞来应付,就揣测她已有了对象。
  王子和公主一起生活了两年多,生了四个子女,一男一女,表姐名叫晨
曦,表弟唤作阳光,因为哥哥比三嫂还要美丽。
  王后为了想从外甥口里获得一些把柄,三遍向她提起亲事。但王子无论
怎么样不敢把自己的潜在报告她的二姨。即使爱她小姑,但却很怕她,因为他
是妖族里的人。国君当年跟她结婚完全是为着贪图她的资产。宫廷里的人私
下还在议论他的魔鬼禀性:她望见小孩路过时,会不由自主地往他们身上
扑去。由此,王子打算永远不向他表露真情。
  两年之后,老国君死了,王子接了位。他表露了上下一心的婚事,隆重地把
王后——他的爱人——从他的城建接回京城。人们在城里搭起金碧辉煌的牌
楼,王后在一切宫廷人士的护送下进了城。
  不久,君主出发去和邻国的冈达拉布特太岁打仗。整个秋天她都要在战
场上度过。所以就把国家交给他的母后管理,同时还把她的内人和子女郑重
地托付给她照顾。
  国君走后,母后为了方便地满意自己可怕的欲念,将王后和三个子女迁
居到森林中一所简陋的斗室里。
  过了几天,她自身也赶来那里。一天夜晚,她对御厨管事人说:
  “明日,我要把小晨曦当午饭吃。”
  “啊?!妻子……”负责人惊呼四起。
  “我想吃就要吃!”母后带着妖魔看见鲜肉时禁不住流口水的语调说,
“而且要用罗伯尔酱蘸着吃。”
  负责人知道不可以抵制,只可以拿了刀,来到小晨曦的屋子里。小晨曦才四岁,
看到管事人进来,跳着笑着扑向她的怀抱,向她讨糖果吃。负责人见到这么情景,
禁不住泪流满面,刀子从手里滑到了地上。
  他于是转身走到饲养场里,宰了一头小绵羊,蘸上好酱,送给了母后。
母后吃完后,称扬那是她历来不曾尝到过的美味。
  在那同时,负责人把小晨曦交给了他的爱人。他的爱人就把孩子藏在喂养
场尽头的协调家里。
  过了一礼拜,可恶的母后又对负责人说:
  “明日,我要把小阳光当晚饭吃。”
  负责人没有与他力排众议,决定照上次的法门蒙骗她。他先找到了小阳光。那孩子还唯有三岁,正拿着一把玩具宝剑跟一只大猴子玩耍。他又把儿女交给
了爱妻,他的妻妾把她和小晨曦藏在一块。随后,总有效一头很嫩的小山羊
代替小阳光送给了妖怪。妖怪吃完后又啧啧称奇。
  一切都万事大吉地过去了。可是,有一晚,严酷的母后又对管事人说:
  “我这一次要吃王后了,还给本人用相同的酱做调料。”
  可怜的负责人那下想不出办法瞒骗她了:王后已经二十多岁了——当然不
算那沉睡的一百年,尽管皮肉极度洁白赏心悦目,但已经不是那么幼嫩了,怎么
能从饲养场里找到一头正好的动物来代表他呢?
  为了维持自己的人命,他只能够决定把王后杀死。他拿了刀,鼓起狠劲,
来到年轻王后的房里。他爱怜突然出手,而是先足够尊敬地向她转告母后的
命令。
  “你就早先吧,”王后说着把脖子伸了过去,“执行他给你的授命吧,
让我到地下看望自己的男女们去,看望自己这么喜爱的百般的子女们去!”
  因为自从孩子们被带走未来,王后得不到他俩的别样音信,以为他们都
已经死了。
  “不,不,”负责人被打动,向王后连声说道,“你不应该死,你应该跟你
的子女们聚会,但那不是在私自,而是在我的家里,是自我把他们藏起来了。
我将找一头牧鹿来替代你,再度瞒过母后。”
  总管立时把王后接到自己家里。王后见了儿女们,一边拥抱,一边哽咽。
  总管宰了一头牝鹿。母后在晚餐时把它看做王后津津有味地吃了一顿。
她对团结的凶暴严酷极度得意。并且准备在国王回来后向她谎报说,王后和子女
们是被恶狼吃掉了。
  一天早上,她跟过去一律在宫中的院子里和饲养场周围徘徊,想闻闻何地有生肉的气味。她突然听见从一间低矮的小屋里不胫而走了小阳光因淘气而挨
打的啼哭声,以及小晨曦在小姑面前为三弟求饶的叫喊声。妖魔知道王后和
孩子们都尚未死,自己却受了诈骗,怒火立时从心田升起。
  第二天大清早,她用芸芸众生听了都会哆嗦的恐惧的音响发布一道命令:叫人
在庭院正中架起一个大木桶,里面放了癫蛤蟆、绿曼巴、水蛇和眼镜蛇,要把王
后和他的四个孩子,以及御厨管事人,他的老伴和保姆统统扔进桶里。她吩咐
把她们的双手反绑,带到大木桶跟前。
  他们被带过来了。当刽子手正要将她们推入桶时,太岁——人们没有料
到她如此快回来——骑着马跑进宫来了。他是回来进行考查的。他见状这一
可怕的外场,大吃一惊,忙问是什么来头。然而没有一个人敢答应。妖怪见
到那样情景,气急败坏地一头扎进了大木桶,片刻之间就被这一个毒蛇吃掉了。
  君王不禁有些痛苦,因为他是他的四姨。可是她飞速在跟美丽的内人和
孩子们的相聚中拿走了安抚。
  (倪维中 王晔 译)

  首先要来的是一位北国公主。为了欢迎他,国君叫人在宫闱里铺满了冰块,好让他感觉就像是在祥和的邻里一样清凉洁静。

  北国公主来了,她那黄金一般的头发从羽帽下从来飘飘地垂到脚跟,那蓝蓝的眼睛,使得天空也错过了荣耀。

  公主有礼貌地向王子问好,王子却大喊起来:“公主,你是中看的,但你的动静太难听了。我不可以和有那种嗓音的人联手生活!”王宫里的人都被王子的话惊呆了,公主气得差一点晕过去。君王慌忙亲自给公主倒了杯冰水,她接过来放在一边,严格地看着王子说:“咱们既可以相互爱慕,也得以相互轻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圣上和皇后很着急,劝告王子无法如此傲慢无礼。但是王子只是淡淡地回答:“我是有权选用自己内人的呦!”

  第四个要来的是南国公主,为了欢迎他的赶来,皇帝叫人把烧红的火炭和柴火放满了宫廷,想让他以为就好像在团结的家门一样热情奔放。

  南国公主进门了,她的皮层像煤炭一样黑,乌黑的头发像铁丝一样打着圈。公主看见王子,就从心底爱上了他,说起话来充满音乐的音频,如同唱着一首感人肺腑的歌。

  不过,王子做了一个手势幸免了她的话:“你纵然有副可爱的喉咙,长得却像个丑八怪,我不能要你那样的人来作我的毕生伴侣。”说完,就把眼睛闭上了。

  王宫里的人又给王子的举止弄得慌作一团。南国公主雷霆大发,没有人敢接近他。天子急得满头大汗,王后刚想站起来向她赔礼道歉,公主眼冒火花,狠狠地瞪着王子说:“大家既可以相互珍重,也得以相互憎恨!”说完,快捷地跑了。

  天子和皇后担心起来,埋怨说:“就连白丁俗客也不该有如此的行事,你身为王子,怎么能那样做呢?”

  王子一扭头说:“别说我是王子,就是白丁俗客也总有取舍自己爱妻的任务吧!”

  第五个前来应召的是东国公主。为了迎接她,太岁叫人在宫内里烧起了最难得的香,为的是使那位公主觉得就像在自己家乡一样温柔多情。

  东国公主由多人大轿抬了进入,她的象牙色的脸颊围了个团团发盘,头上插满了金针,犹如围在太阳中的花朵。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大褂,花式华丽,高雅无比。

  公主一见王子,觉得他比在境内所听到的童话里的皇子还要神气,不禁暴发了极端的爱意。

  王子见他一言不发,就问:“美丽的公主,不用说,你是喜人的,请您给自身唱首歌好啊?”

  公主点点头,唱了一首王子平素没听到过的东面歌曲。什么人知歌还没唱完,王子就用手势阻止了他:“我不喜欢你的邻里音乐,我无法娶你做我的妻妾。”说着转过身去,不再理睬她了。东国公主的声色如故和平常一样,只把眼睛微微闭起来说:“我们得以互相爱戴,也可以相互忘记。”说完,一言不发地走了。

  皇上和皇后都颇为生气,责怪王子道:“你还像个有教养的人吧?那些公主都是出身华贵、名闻天下的人哪!”

  王子毫不在乎他说:“我只想协调是有权拔取妻子的。”第八个来候选的,是一位西国公主。为了欢迎他的赶来,国王令人在宫廷里挂满神画和神像,并为她准备了不可胜道有关战争内容的音乐和跳舞,目的是想叫他深感像在团结的故土一样自由开心。

  公主进来了,她那乌鸦翅膀般的黑发直直地披在肩上,头上插着美观的羽绒。

  一看见他,王子就对她说:“公主,坦白地报告您,你长得并不怎么着,但或许你有好听的歌喉。能够为自身唱支歌吗?”“我一直就不会歌唱。”西国公主答道。

  “那么你从大老远的地点赶来干什么呢?我才不愿和你结婚呢!”王子不耐烦地叫了起来。

  大家都没悟出王子竟会那样无礼,一时都不知咋办才好。西国公主却好整以暇他说:“大家既能够相互尊敬,也能够互相谅解。”说完,她就回到了。

  国君和王后靠在宝座上不住地摇着头,大声骂道:“一向没见过像你那样没礼貌、没人性的傲慢东西,难道你就只会设想自己,从不顾及旁人的么?”

  王子依旧那句古语:“我有权选用自己的老伴。”王子的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了号角声,一位不知名的公主来到了。“那是什么人啊?怎么事先没打招呼呢?”人人都生出了好奇心。公主进宫了,前面跟着一大批随从。她那惊人的体面,就好像太阳一样照亮了全方位王宫,使得人们的双眼都睁不开了。她走起路来脚步轻盈得就像是跳舞一般,衣服华丽得不可能形容,王宫里的人全被他吸引住了。

  王子走到她身边说:“啊!你当成满世界少有的美人!公主,你从哪里来?能不可能为本人唱一首歌呢?”

  公主唱起歌来,她那柔和的歌喉和华美的音频,使拥有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歌声一停,王子就扑通一声跪在公主的面前:“公主,愿意和我结婚呢?”

  何人知公主后退一步,指着王子说:“我才不是怎么着公主呢,我是仙女,从谦虚国来,我爱着全部贫穷的、丑陋的、没天才的平凡人。听说您是全人类中最骄傲的钱物,所以特地化了装到那里来的,为的是给您一个一生难忘的训诫。”

  王子那下给镇住了,跪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仙女继续说:“你的议论不配做一个幼子,因为你早已连累了你的爹娘,人家都在说您缺乏家教;你的一言一行不配做一个王子,因为你将败坏国家的声名,使人觉着你们国家的人都是傲慢无礼的。所以,骄傲的皇子,我要把你成为一只天鹅,让您无时无刻在水里看见自己的容貌,永远脱离人类。还有,你要牢记,千万不要唱歌,因为那会使你死去的。”说完,仙女和随从立时不见了。

  王子真地成为了一只能看的、羽毛洁白的黑天鹅。国王和王后痛心极了:那是她们的独生子,本来要延续皇位、做君主的呀!只怪她太高傲了,才落得那一个下场。

  皇帝忍住痛心,叫人在公园里挖了个绝色的池塘,又在池塘边盖了间能够的小房子,天天用最好的食品给天鹅吃,想尽一切办法使它过得飘飘欲仙些。帝王和王后还天天到池塘边去探望天鹅,泪水和池水混在共同,已经分不清哪是泪,哪是水了。

  冬去春来,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每当夏日到来的时候,天鹅总是越发想唱歌,有某些次大约是想疯了。可是仙女说过,一唱歌就没命了,所以只好拼命地拍打翅膀,使自己安静下来,何人敢拿自己的人命开玩笑吗?

  有一个小女孩双脚残废了,为了使她生活得欢娱些,她的二姑就每一日用轮椅推着她到外边去游玩。有一天。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园林里的天鹅池旁,这一天,王宫里恰恰进行宴会,服恃天鹅的人都去准备酒菜了,没有人瞧见他们母女俩。

  “三姑大妈,你看那美妙的黑天鹅多喜人啊!”小女孩的赞许使变成天鹅后的皇子第五遍尝到了欢欣的滋味。“唉!假若自己有能力,我就要让中外最美的天鹅都到此地来,好使我那优良的孙女能多感受点喜上眉梢!”大姨叹息道。

  忽然,一阵和风吹过,从公园深处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乐曲声。小女孩叫了起来:“音乐!姨妈,你听!音乐多好听啊!”“只要有可能,我情愿请全球最好的乐手,天天为自身那丰富的闺女演奏!”二姑又说道。

  天鹅那才了然,天底下竟有比自己更为不幸的人,那几个小女孩一出生就唯有优愁和痛心,而协调至少在做王子的时候,曾经走过不少美满的时光。那是他变成天鹅后先是次感到痛心。他想,若是能使那从没享受过欢喜的女孩多一份幸福,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于是,水池中心扬起了阵阵尊贵的歌曲声。

  小女孩先是觉得愕然,接着,脸上绽出了甜蜜的微笑。不一会儿,奇迹出现了:只见她热情洋溢无比地放声大笑,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一步步地向池边走去,向着水面,向着天鹅,伸出了充满热情、象征纯洁友谊的双手。

  妈妈望着孙女的惊讶变化,感动得全部心房溢满了最为的兴奋,她慢慢地在池边跪下,虔诚地祈祷起来。

  王宫里的文明礼貌官员以及服侍天鹅的人全被歌声吸引过来了,他们一个个吓得脸皮发青,嘴唇发白,好像做梦一样,站在池边动弹不得。

  天鹅每唱出一个音符,王子的心似乎被刀割一下,但她认为怎么着都是微不足道的,只要能使小女孩喜欢幸福就行了。正因为有了这种感觉,他的歌声就呈现更悲壮、更卓越、更感人了。他做王子的时候可没有唱得那般动听过呀!

  一曲终了,天鹅垂着头死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