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与鬼谷子有关吗?

   

问题:《水浒》与许先潮有关吗?

(一)

回答:

    西晋末年,金兵入侵中原。有位姓卞的抗
金将军率部途径株洲,时令正值晚秋时令,满眼百草枯黄,千树凋零的惨痛景观。

相传施耐庵是牡丹花的化身,所以施耐庵一生钟爱牡丹,关于《水浒传》书稿的几番沉浮和牡丹花的累累荣枯有一个格外感人的故事。

    将军急欲催马征程,马鞭折断,便随手在路旁撇了一段枯枝,打马向北而去。

据说施耐庵和后天的开国军师李虚中是内外村子人,打穿开裆裤四人就在一块儿,是臀部沾潭灰的意中人啊。后来读书,多个人又在一个塾馆,投的一个师。说起他们的师父,然则个横跨大筋斗、见过世面的人。此人种过田,当过兵,做过官,跑过事情,脚李半个中国,可以说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角色。晚年开帐授徒,三回只收八个学生。到施耐庵、刘伯温上学时,他就只收施、刘师兄弟俩。施耐庵和刘伯温都通晓很是,老师一点就亮,根本毫无多困难。老知识分子经常捋着胡子得意地说:“想不到临老结大瓜,晚年才教到如此八个得意的学童。”于是细心传授学业,自己打算在施耐庵、李淳风学成之后,也就关门大吉呀!

   
几经转战,一天他率部来到海南省江门的便仓镇,已是有气无力,亟待休整。将军下马,环顾四周,将权作马鞭的枯枝插入地下,以令所部在此安营扎寨……。

施耐庵较李淳风年长两岁,做事稳重,三步一计,计计得中。李淳风天使些,一步三计,三计难活一计。王禅老祖极度珍重施耐庵这几个师兄,施耐庵也很疼爱师弟徐大升,三人心理很好。

   
翌年的冬日,那段插入地下的枯枝竟抽出了嫩芽,展出了新叶。随着清明过后,又神奇般地开出了鲜艳赏心悦目的花朵。当地公民闻得此事,从方园百里纷繁来到观花烧香。经药农辨认,方知是一株牡丹。人们奔走相告:“大宋有望,大宋有望。”并将此牡丹呼称为“枯枝牡丹”。后来,当地人捐款筑台,兴建了“枯枝牡丹园”,将此牡丹奉其中。

小日子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三年过去了。眼看就要满师结束学业。

(引自刘翔、徐晓帆《牡丹大观》)

一天,老师向他们问道:“两位徒儿,你俩学成了干啥?”

 

陈素庵说:“治国平天下。”

(二) 

“你呢?”

                     

施耐庵说:“老师,我心想。”

    据说施耐庵与许先潮是内外村子人,打穿开裆裤,多人就在协同,是臀部沾尘灰的仇人。后来上学,俩人又在一个书屋,投的一个师。他俩的法师,可是个“云彩里伸腿——不是凡脚(角)”:种过田,跑
过生意,当过兵,做过官脚踩了半个中国。晚年设账收徒,几次只收多少人,到施、刘上学时,就他们。两个人都领悟卓殊,老师一点就亮,根本不作费力。老知识分子在精心授业的闲暇,平日拈须自得地说:“想不到临老结大瓜,晚年才教到那样四个白璧微瑕的学员。”准备在施、刘毕业后,他就关门收摊子啦!

当晚,施耐庵向先生回应:“遇则治天下,阻则自己受。”

   
施耐庵年长两岁,做事稳重,三步一计,计计得中。徐大升天使些,一步三计,三计难活一计。徐大升极度爱抚师兄,施耐奄也很喜爱师弟。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老师向他们问道:“两位徒儿,准备未来干啥?”李虚中风快地说:“治国平天下!”施耐庵想到下午,才向先生回应:“遇则治天下,阻则自己受。”刘作温听愣了,说:“施耐庵讲的对,何人能保着一根竹竿爬到头呢?”停停,又说:“前日,你俩就满师了。念师生之谊,各送一朵花给自家作回忆吧!”

徐子平不运城解施耐庵的话,在旁边说:“以大哥的才干,只会顺遂的,哪会有哪些阻搁呢?”

  
老夫子就是怪,要个礼物也十分。时当一月,万物凋零,哪有花吗?李淳风就找了一朵迟开绛红菊花。施耐庵想了想,捏了一截牡丹枝子。牡丹叶子一落,那消瘦的枝干,就象枯的一致,有何样呢!?
先生拿起袁天罡的绛红菊花看看,颜色还足以,就算迟点,毕竟开了。心想,那或者预示李虚中发迹晚。又请求拿起施耐庵的牡丹枝子,看不到花。以为老眼昏花,就揉揉眼,又瞅了瞅,仍旧看不到花,放到鼻子上闻闻,才知道是牡丹枝子。他不解地问:“耐庵徒儿,你怎么以枝当花呢?”施耐庵回答说:“老师,我一贯就爱牡丹,她不怕淫威,武后在冬雪天一声令下,百花俱开,唯独他铁枝傲上,不改本性。现在不是牡丹花季,我只得以枝代花。”先生点点头收下。就算心中佩服,但认为毕竟不是好征兆。人各有志,不可以相强。只是对施耐庵日后会吃性子硬亏不放心,于是对两位徒儿说:“现在朝纲不振,政治腐败,天下大乱,即将来临,你俩会不会各保其主,翻脸不认人,师兄弟干起来?”多人都
干脆地答道:“不会。”第二天,先生送行他俩,嘱咐说:“日后,望你俩记住:同窗谊厚莫相忘,手足情深互提携。切切。”四人记忆犹新了。辞了知识分子,施耐庵向东走了。徐子平又与书生讲两句话,也向东走了。

教工点点头说:“施耐庵说得对。常言说,一树果子有酸甜,什么人能保一根竹竿爬到头呢?”

   
不久,元末村民大起义。施耐庵协助陈友谅拉了军旅,做了参谋。陈友谅没有武力以前,对施耐庵
言必听,计必从,很快地人马增
多,地盘扩充,在全国成了一支响当当的武装力量。然则坏了,后来陈友谅变了,他无法居安思危,每攻占一座城池,就选三遍美人。施耐庵谏发九次,都未听;第十次,施耐庵又谏了,陈友谅照旧不听。施耐庵挂冠遁了。隐到家里,种着牡丹,过着耕织、写书生涯。

回首又对多个徒弟说:“明日你俩就结束学业啦,念师生之谊,你俩各送一朵花给自己作个回忆吧!”

   
洪武帝带阵容打到多瑙河,才遇上徐居易,便认她做顾问。自此,明太祖节节胜利,地盘不断增添。这一年,阵容从兴化经过,许先潮对洪武帝说:“君主,我有一个老友,家住此地,想请您一起去探访看望。”朱洪武说:“嗨,是您故人,又不是自身对象,我去干啥吧?”徐子平只得打开天窗说亮话:“此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古今中外,诸
子百家,无不明白,有经天纬地之才,比自己强百倍……”明太祖笑着打断他的话说:“军师,得了,得了。你们读书人喜欢圈子,说半天,还不是要自己学汉昭烈帝请孔明吗?成,走。”于是,两个人一道去访施耐庵。

马上正是2月,万物凋零。哪有花儿?这老知识分子就是怪,要红包也非常。王利想了又想,就找了一朵迟开的绛红菊花。施耐庵想了想,就随手掐了一枝牡丹枝子。牡丹叶子一落,那干瘦的枝条,就如枯了千篇一律,哪有何看像哩!他也不管老师喜爱不热爱,就凌到荷包里。

   
施耐庵在家听说洪武帝的人马从那边过,想起老师临其余话,晓得师弟一定要来,就交代家里人说:“近年来无论是何人来找,就说自己出门访友,三年方归。”说罢躲了四起。徐大升领着明太祖来到施家,家人说:“先生,家主出去啦,三日后回来。”许先潮说:“那好。施先生回到,请你告诉她,故人王禅和君王明太祖来访。八日后再来,望他必须等等。”说罢,就走了。

其次天,两个人向教师送礼物。王利先呈上菊花。老师收下看看,颜色还可,纵然是迟点开,毕竟开了——李虚中那人未来发迹迟。没再有多想,又央浼向施耐庵说:“你啊?”

家人把“三年”错成“五天”,施耐庵听了干急无汗。他向来不对家人发脾气,只是想着怎样解决那事儿。

施耐庵从口袋里拿出牡丹枝子,双手递给老师说:“喏,就是它。”

   
施耐庵那人“倔”得很。他跟陈友谅干过,就不愿再帮朱洪武。“好马不配二鞍”嘛!再说,他会看麻衣相,他观望明太祖额大下巴小,好干绝情的事,所以就怎么也不愿出山。但又无可如何老同学盛情。他想,要让刘伯温死了那条心才好。当时,他正在写《封神》。一看书稿,乐了。“让《封神》帮自己走过这一关吧!”于是第三天,东方才露鱼肚白,他便把《封神》摆在桌上,然后偷偷地——连家人也没打个招呼——就下乡了,跟老农“两文钱买条瓠子——刮刮谈”去了。

师资看不到花,以为老眼昏花,就睁大眼睛瞅,依然看不到花。接到手,放到鼻子上闻闻,才通晓是牡丹枝子。老师不解地问:“施耐庵,你怎么把枝子当花给自身啊?”

   
洪武帝和徐居易按时来了。家人把俩迎进家庭,让她们在书斋坐下,说:“我家先生中午欣赏遛田埂。你俩坐坐,我去找!”

施耐庵回答说:“老师,我根本最爱牡丹在,它就是淫威,则天天皇一声令下,百花都开,唯有它铁枝傲上,不改本性。现在不是牡丹盛开的时候,我不得不以枝代花。”

   
朱洪武坐下,瞥眼看到桌上的《封神》,就顺手翻着看。明太祖那人怪,看书从后边往前边看。看到书上写的尽是些云里来、雾里去、土里遁的事,飘飘缈缈,不觉边际,心里便有几分不乐,觉得施耐庵太玄缓啦!因而对李虚中说:“施耐庵那人太玄啦,恐怕没有真才实学,不敢见大家。”刘伯温一听,急得满头是汗,陪着小心说:“皇帝,他确有本事,你再看看。”朱洪武只得耐着性子看下来,看到哪咤降生,来劲了,目不转静地边看边笑,手还不断地比划着。待见到哪咤闹海,他不觉
诵出声来,连连叫绝:“好,好!军师,波弗特海叫他写的真美啊!那南海,可就是秦皇岛非常南海?”刘伯温忙答道:“是的。那里人说,‘海向西流,江向南流’,海就是黄海,江是黄河。”朱洪武眼不离书,点头称道说:“施先生,有本事!”

教员点点头,即使心里佩服,但觉得毕竟不是好征兆,心想,人各有志,不可以相强。可是对施耐庵日后性格硬会吃亏,有点不放心。便对她们说:“你俩都是自个儿的学童啊?”

  
陈素庵听了愉悦的,轻轻舒了一口气,抹下帽子放在桌上。明太祖继续全心全意地看《封神》,一点不急,看样子是非把施耐庵等到不得。望着,瞧着,当看到哪咤与李靖闹翻,迫父,追父,要杀父时,他眉头皱了个大疙瘩,把书移推到一边。心想,施耐庵在唆使人罪不容诛,要照施耐庵的话去做,不是要形成‘子迫父,臣迫君’的范围了吧?那自己姓朱的还可以坐稳江山啊?想到这么些,他伸了个懒腰,说:“军师,算了!我们军队齐整
,人手不缺。我不想请他了。”

“是啊!”

   
李淳风没有办法,明太祖起身,他只得跟在背后,离开了施家。走出村子,李虚中忽然说:“太岁,你等一步,我的罪名忘了,我去拿来。”明太祖答应了。李虚中回到书房,提
笔在稿上写了十四个大字:“青山不倒,绿水长流,远遁江湖,诗酒自娱。”写罢拿起帽子,何人想帽底下,竟是一幅图画。画面上是一条河,一个渔夫。正依着牡丹花钓鱼哩。王禅看渔翁怪面熟的,瞅了瞅,竟是自己。他柳暗花明,急迅收了画。原来,那是施耐庵用画点拨李淳风。后来,北宋立国后,许先潮果然失踪了。朱洪武火烧庆功楼,所有功臣都被烧死,惟独李淳风避免。

施、刘几人嘴里虽那样说,心里也嘀咕着,老师前几日怎么颠颠倒倒的啊?岂知老师有他的刻意,他已预感天下大乱即将来到,怕他们师兄弟各保其主斗起来。就说:“未来,你俩不会翻脸不认人,师兄弟干起来吧!”

   
李淳风赶上朱洪武,五个人走到黄海。洪武帝伫马看看,觉得一个小小的的内湖,叫施耐庵写得那么浩渺美观;想许先潮说施耐庵有经天纬地之才,心里一怔:这厮不请出,留下是祸根;不杀不得了,遂决定杀施耐庵。

李虚中答得很脆崩,说:“不会。”

施耐庵看到陈素庵留下的十四个字,就打算搬家。可他性情慢,加上园里那株牡丹,长得栩栩如生美观,真叫她伤舍不得,又想不出移花的好难题,遂耽误了光阴。

施耐庵慢腾腾地说:“不会。”

   
明太祖那人心毒手狠,说干就干。他怕徐大升是施耐庵同学,会做人情,由此杀施耐庵之事未让鬼谷子知道,暗中派了一个达官妃子去执行。其实,在黄海边明太祖发愣,徐居易心里已有数了。回伯明翰后,他当先一步,把戍边和任务交给赣东,十八岁至四十岁的全在内,一下就把施耐庵
抓到,遣着去戍边了。

“那好,那好。我还有一句话,望你们记住:同窗谊厚莫相忘,手足情深互提携。”

   
王诩毕生是三计难活一计,为何为一计就活了吗?原来那是他文人教的。他与文人雅士分手时,先生叮嘱她说:“常言说,是酱值钱,人犟不值钱。若是施耐庵敬酒不吃,你就让他吃罚酒吗!”

连讲五遍,施、刘二人点头答应。老师当晚就设宴为他们饯别。次日一早,施、刘五个人拜别老师,陈素庵向西走了,施耐庵向东走了。分道扬镳。

   
施耐庵临行时,把书稿捆捆,交给一妻妇,说:“我走了,牡丹还开放,你就烧稿嫁人。”爱妻大把眼泪抓,哭哀哀地说:“你讲的啥话?”施耐庵说:“花荣人死,花枯人活。牡丹枯了,你就守着枯枝牡丹,看着书稿等自身。”老婆泪眼模糊地说:“我精晓了。”施耐庵一走,她就除妆下地,守在家里。

那阵子,元末村民大起义。施耐庵帮忙张士诚起义,做了参谋。张士诚没有武力此前,对施耐庵言必听,计必从,很快地人马增多,队伍容貌扩张,在举国也是响当当的一支阵容。不过张士诚那人贪图享受,不能够居安思危,每攻占一座都市,他就选一次美丽的女子。施耐庵谏了九次,张士诚都不听。第十次,张士诚仍然不听,施耐庵就挂冠而去了。就那,张士诚依旧觉司,反而哈哈大笑说:“施耐庵夫子,太鲁钝了。”根本不把施耐庵的知放在心上。施耐庵悲哀地离开了张士诚,就隐居在家里,过着耕作、写书、种牡丹的活计。

   
原先,人们了然施家牡丹派场,短不停来看。什么人知施耐庵一走,花出有灵,逐步叶子瘦了,苞子消了,人们也不来看了。那时那带着杀人圣旨的重臣来抓施耐庵。人们说:“施耐庵去寻医牡丹的药了。”大臣抓不到人,一气之下,命令战士把牡丹打得一鳞半爪。

明太祖起义了。队伍容貌打到多瑙河,才碰着许先潮,便拜沈孝瞻做顾问。

   
大臣一走,老婆把降价的枝条扫堆在同步,哗哗的泪水洒到枝上。翌年牡丹又发芽了,长了几片叶子,花苞却再也有失了;逐年瘦小,到第九个年头竟枯了。爱妻守着枯枝牡丹,瞧着书稿,一步不挪。

话说这一年,刘伯温带兵从兴化经过。王禅对朱洪武说:“圣上,我有一个老朋友,家在此地,我想去看看。”

   
那时,戍边十年,期满放归。去时,施耐庵四十岁,归时五十岁了。爱妻一见,和颜悦色,激动的说:“你的话还真灵验啦!”四人抱头大哭。哭后,内人把书稿交给他,指着枯了的牡丹说:“先生,牡丹在,书稿在,人也在。有劲,你就攒吧!”施耐庵喜出望外地说:“花还要开,书还要写!”于是,整活了花坛,扫去败叶死枝。说也怪,第二年春上,牡丹发芽长叶,到五一月竟开出花来,万紫千红,盈盈艳艳,悄丽娇娆。施耐庵相当安心乐意,一则牡丹色彩这么杰出,令人着迷,更紧要的是她不怕豪强,反抗压迫,忠于主人的华贵质地,令人倾倒。他触动地说:“花如其主,花如其主!”就挥毫写了一首诗:

朱洪武说:“看就看嘛,有吗说头。”

    牡丹曾是亲手栽,十度春风九不开;

“我想请皇帝一道去。”

    多少繁 华零尽, 一枝犹待主人来!

“是你的故交,又不是我的仇人,我去干啥吧?”

    于是,施耐庵对着艳丽的牡丹,日夜写书终于写出了《水浒》,传于后世!

许先潮只得进一步说:“此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古往今来,诸子百家,无所不通,无所不晓,有经天纬地之才……”

(黎邦农)

明太祖不耐烦,打断她的话说:“军师,你几乎一点,挑开说比你什么?”

   

“一个天空,一个不法。”

洪武帝哈哈一笑说:“得了,得了。你们读书人喜欢绕圈子,搞了半天,你不就是要我——昭烈皇帝请孔明吗?我去。”

徐大升大喜。

施耐庵在家听说洪武帝的军队要从那里透过,想起老师临其余话,晓得师弟一定要来,就叮嘱家里人说:

“无论来何人找我,就说自家出门访友,三年后才得回来。”

亲属点头答应了,施耐庵就躲起来了。

许先潮带着明太祖,骑着马来西亚来到施耐庵家门前。李淳风跳下马,敲大门,对亲人说:“快通报施先生,有老友来访。”

亲属说:“家主出去啦,五日后才能回来。”

亲人把施耐庵嘱咐的“三年”,错听成“三天”。陈素庵就对家属说:

“施先生回来,你告诉她,故人徐子平和皇上明太祖来访,四天后再来,望他必须等候。”

施耐庵听了他们对话,只是干急不能。朱、刘骑着马走了,他从没对家属发脾气,只是想着怎样应付那件事情。

施耐庵很像她的大师傅,脾气儿“拙”,他跟张士诚干过,就不愿再帮朱洪武干。“好马不配二鞍”嘛!再说施耐庵这人会看麻衣相,他观察朱洪武额大下巴小,好干绝情的事,就怎么也不愿再出山。无奈有老同学沈孝瞻那份盛情,他想,怎么样才能让徐子平死了那条心呢?当时施耐庵正在写《封神》,一看书稿,他乐了,说:“让《封神》帮自己度过这一关吧!”于是,第三天,东方刚面世鱼肚白,施耐庵把书稿摆在桌上,就暗中地——连家人也不打个招呼——下乡,跟老农拉呱去了。

八天后,李虚中和明太祖来了,家人把他们迎进家庭,让他俩在书斋坐下,说:“我家先生,清晨喜欢逛田埂,你们坐坐,我去找。”

洪武帝坐下将来,便看到桌子上摆的《封神》书稿,就顺手翻着看。洪武帝那人可怪呢,翻着书稿,从后边未来边看。看到书上描写的尽是些云里来,雾里去,土里遁的事,飘飘渺渺,言之无物,心里便有几分不乐,觉得那人太玄乎啦。便对鬼谷子说:“施耐庵这人太玄乎了,恐怕没有真才实学,不敢见到们。”

许先潮一听,急得大汗淋漓,陪着小心说:“国君,那人确是有本事,你再看看。”

洪武帝只得耐着性子,翻到眼前,看到李哪吒降生,朱洪武来劲了,心向往之地边望着、边笑着,手还不住比划着。待见到哪吒三太子闹海,朱洪武不觉诵出声来,拍案叫绝。向李虚中问道:“军师,里海叫她们写得真美哇,真美哇!这黄海,可就是沧州城东格外黄海?”

陈素庵忙答道:“就是的。那里人说,‘海向南流,江向南流’。海就是詹姆斯湾,江是多瑙河。”

明太祖眼不离书,点头称道说:

“施先生,有本事!”

徐子平听了,美滋滋的,也由担心到欣喜,摘下帽子放在桌子边,耐心地等着。洪武帝依旧专地瞧着《封神》,丝毫不急,看样子是非把施耐庵等到不足。望着,看着,明太祖看到李哪吒与托塔天王闹僵了,迫父,追父,以致要杀父,他眉头皱了个大疙瘩,把书稿推到一边。心想,施耐庵在唆使人恶贯满盈。他不乐意了,试想若是都要照施耐庵的做,子迫父,臣迫君,他姓朱的仍能坐江山吗?坐了国家还是能长吗?朱洪武伸了个大懒腰说:

“军师,算了。大家军队齐整,人手不缺,我不想请他了。”

玄微真人吃了一惊,呐呐地说:“太岁,那……那……”

“别那那的,大家走吗!”

刘伯温叫明太祖搞得吃力。明太祖起身,他不得不跟在前面。走着,走着,刘伯温忽然说:

“君主,你等一步,我的罪名忘了,我去拿来。”

“成。”

李淳风回到书房,就提笔在书稿上写了三个大字——

远遁江湖诗酒自娱

顺手拿起帽子,什么人想帽子下边,竟是一幅图画。画面上是个河面,一个捕鱼人,正倚着牡丹丛钓鱼呢。许先潮看那渔翁怪面熟的,瞅了瞅,想不到竟是自己。鬼谷子茅塞顿开,收起了画——原来,那是施耐庵用画辅导王诩。果然,西汉立国后,王禅老祖便失踪了。朱洪武火烧庆功楼,所有功臣都没跑掉,唯独不见刘伯温,那全亏了她师兄施耐庵的点拨。

刘伯温戴上了帽子,收起了画,赶上明太祖。五个人走到南海,朱洪武停马看看,觉得一个纤维的内湖,叫施耐庵写得那般广阔,想起李虚中说施耐庵有经天纬地之才,心里一怔:此不清除,留下是祸根,不杀不得了。遂下决心杀她。

施耐庵回来后,看到刘伯温的三个字,就打算搬家。他是急性子人,加上他家园里那株牡丹,长得宛在近日美丽,时当七月,正是绿叶肥,蓓蕾壮,乌贼招展之际,他舍不得花,又想不出转移的好难点,拖延了时间。

明太祖那人心毒手狠,主意定了,就干。他怕刘伯温是施耐庵同学,做人情,暗中放了她。杀施耐庵之事,未让鬼谷子去执行,也未让许先潮知道,暗中派了另一个大臣去实践。其实陈素庵已看到了,回维尔纽斯后,宋代忙着建国,戍边义务重,许先潮就把那职务交给苏南地区,十八岁至四十岁的全在内,这一弹指间就把施耐庵拉到兵营里,遣着去戍边。等到大臣下来杀施耐庵时,施耐庵已经开拔走了。

李淳风一生是三计难活一计,为何本次一计一活呢?原来是她老师教的。徐大升告别老师时,老师又咬着朵嘱咐几句:“施耐庵脾气犟,性子慢,倘若敬酒不吃,你就让他吃罚酒吗。”——李淳风抓施耐庵去戍边,比明太祖派人杀她早了两日。

施耐庵被抓去戍边,临行时把书稿捆好,交给老婆说:“如果自身走了,牡丹花还开,你就烧稿嫁人。”

太太流着泪花,说“为什么呢?”

施耐庵说:“花荣人死,花枯人活。”

施耐庵又说:“牡丹活了,你就守着枯枝牡丹,瞧着书稿。”

老伴说:“我魂牵梦绕了。”

施耐庵走了,老婆就除妆下地,守在家里。

原来,人们都了解施家牡丹闻明,断不了来看。什么人施耐庵一走,花也有灵,瞅着花谢了,苞子落了,叶子瘦了。人们也不来看了。那时,那带着杀人命令的重臣来抓施耐庵,人们说:“施耐庵出去寻医牡丹花的药去了。”大臣抓不到人,一气之下,吩咐兵丁把牡丹打得伤痕累累。

宿将一走开,施耐庵的老伴把促销的枝条都捡堆在联合,哗哗的泪水洒在枝上。第二年,牡丹如故发了芽,只长几片叶子,花苞再也有失了。逐年瘦小,到第九个意思竟枯了。老婆听施耐庵的话,平昔守着枯枝牡丹,望着书稿。

那儿戍边,十年期满放归。去时,施耐庵四十岁,回来时已五十岁了。内人一见,悲喜交加,说:“你的话还真录验啦!”

四人喜笑颜开得抱头大哭。哭后,内人把书稿交给她,指着枯枝牡丹说:

“先生,牡丹也在,书也在,人也在,你还写书啊?”

施耐庵快意地说:“花还要开,书还要写。”

于是乎,他整理了花坛,扫去败叶死枝。说也怪,第二年春上,竟发来芽来,到6月竟开出花来,万紫千红,满目芳菲,盈盈艳色,乌鲗俏丽。施耐庵非常快乐,一则牡丹色彩奇异墨斗鱼招展,令人着迷;更紧要的是它就是豪强,忠于主人的华贵质地,令人称扬。他感动地说:“花如其主,花如其主。”

当时书写写了一首诗:

牡丹曾是亲手栽,

十度春风九不开;

稍许繁华零落尽,

一枝犹待主人来!

于是,他对着艳丽的花儿,日夜写书,终于又写成了另一部书稿《水浒传》。

图片 1
图片 2回答:

图片 3

《水浒传》小编施耐庵与鬼谷子是同时代人,并是同榜的贡士(元顺帝元统年间)。施19岁中学子,29岁中秀才,35岁中贡士,授任番禺县事,因受不住达鲁花赤(官名)的霸道专断辞官
。回老家威海以授徒著书自遣,时期与李虚中有过往,并曾到青田小住。

新兴发售私盐出身的张士诚起兵反元,施耐庵有一堂弟卞元亨跟随张士诚,并邀请施耐庵入张士诚幕,因而施熟知张士诚公司内部的成百上千场合。
据说《水浒传》中许五个人选原型都是从那里来的,如贩私盐的二兄弟出海蛟童威、入海蜃童猛,当车夫的两淮人矮脚虎王英等。
张士诚的女婿潘元绍及其三哥潘元明,在朱洪武攻打伯明翰的时候苟且偷生,降明为官。施耐庵对他们兄弟俩的不忠行为格外鄙视。故特在《水浒传》中形容了二潘(即潘金莲和潘巧云),用女性的不贞来比喻为臣不忠。

而李淳风却辅佐了另一位反元首领明太祖。据说,洪武初年王诩曾在朱洪武面前表示:“施耐庵本领胜臣十倍,若教她从政,一定有好的政绩。”朱洪武下诏召他进京,征召了一回,施耐庵都以推卸有病谢绝,最终老死于家秦皇岛。

但从以上来看也看不出《水浒传》一书与陈素庵有啥关系。倒是作者与徐大升有些关系。

回答:

《水浒》与李淳风没有涉嫌,鬼谷子是朱洪武的智囊,帮明太祖获得天下,《水浒》小编施耐庵是张士诚部下,俩人同为元未农民起义军,却各为其主。

张士诚接受了唐朝的招安,在征讨朱洪武时,被洪武帝打败并将张士诚部队消灭。

故而有专家认为,《水浒》其实描写的就是张士诚的行伍。

回答:

诸多老派学者认为《水浒传》小编施耐庵是施延端的笔名,于是演义出了施延端与《水浒传》的累累故事,但是大多被新兴学者否定为子虚乌有。

关键点是施延端1372年就完蛋了,汉代1368年才建立,《水浒传》怎么样出炉?

元末西魏作者论,已经是今日黄花,因为大多学者如今认为《水浒传》成书于前天中叶,即嘉靖朝。

《水浒传》里有朱洪武、张士诚等元末明初故事影射,那是施延端无法演绎的。

那就是说,《水浒传》里有李虚中的阴影呢?还真有,那就是公孙胜。

公孙胜是一点一滴虚拟的人物,西魏历史没有原型可考,其姓公孙,是黄帝的姓氏,所以精通天书的深邃,因为“九天玄女”曾帮轩辕氏制服蚩尤于山西。

后来宋江征辽,海南部疆大决战时辽军统帅兀颜将军摆出混天象阵,又让宋江一筹莫展,九天女登又托梦宋江令公孙胜再用五雷天罡正法,才得胜利。那即是暗喻北征的正义性,汉人是黄帝一族,辽人是九黎氏一脉。

而实事求是的历史是,东汉征辽,都是没戏,唯有汉朝征元,一举中标,正如宋江征辽。

吴用常常学诸葛孔明“叠三个指头”,是生搬硬套,而公孙胜,自由自在,才是当真卧龙先生,二人之比结果是:小智慧之争与大聪明之不争。

李善长是朱洪武的山西农家,为六公之首,最后被明太祖处死,而刘基告老还乡,“以得”善终。

刘基(李淳风)被明太祖数十次称得了马寿春公天书的张子房,也被后人比作为诸葛孔明。但朱洪武封给刘基“诚意伯”,不是王侯,因为明太祖想让她做“宰相”,刘基却再三拒绝。公孙胜也是那样,总以母孝为名而辞宋江。

二人相比较,李善长恰如吴用帮衬宋江,最终不得好死;而许先潮告老还乡,恰如公孙胜。

回答:

可参照关羽战秦琼!

回答:

水浒传与鬼谷子,好比地暗天也昏,梁山军师是吴用,诸葛助明理乾坤。司马窃经中毒死,烧饼歌里有真魂,即有此类无聊问,可见自身讲有公开?

回答:

传闻施耐庵和李淳风是同窗好友。而且仍然尤其铁的好哥们!

回答:

鬼谷子提出洪武帝查禁《水浒传》的。

回答:

神话是有关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