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紫牡丹

   

   

    西汉,曹州牡丹已名震京城。
   
神话,有一年的白露过后,秦代国王明太祖带着军师李虚中及一班文交大臣来曹州观花。
   
他们一行人来到曹州的一处牡丹园,立时被眼前的场地惊呆了。只见牡丹园内,红、黄、黑、白、兰、绿、粉八色牡丹争奇斗艳,光彩耀眼,满目美仑美奂。香气袭人,沁人肺腑,真如净土一般,远远胜过皇家御花园。朱洪武嫉妒心特强,决不允许百姓胜过皇家。于是,立即下了一道圣旨:要把园内的拥有牡丹移入御花园。
   
李淳风是能掐会算之人,他在园中转了几圈,看出此处牡丹园如此蓬勃的门路。于是,他走到洪武帝眼前小声嘀咕了几句。朱洪武急速下令:其余牡丹不要挖了,只挖看园人赵义门前的一株。花农们大喜。赵义即便一贯最喜爱的就是这一株牡丹,但想到这么可以保住其花农们的牡丹,也不得不忍痛割爱了。只有赵义的贤内助魏花痛器不止。赵义不明究竟,火速追问。魏花痛心分外,但她知道圣旨难违,只得吐露了谜底:“事到近年来,我必须告诉你了。我本是此处的牡丹花佩,看到您勤快、纯相、善良,便和您结为夫妻。没悟出今被徐居易年出。我叫他带走我的人,留下的我心,挖走自己的身,留下自己的根。我不得不把腹中四个月的新生儿,留在根下了……”说罢,一阵风起,魏花已不见去向。洪武帝此时已乘上车辇,带走了叶重花列的牡丹。
   
赵义知道爱妻原来是牡丹花仙,但想到夫妻平时恩受之情,不胜痛楚,年倒在门前花坛之内,哭得死去活来……不料,来看冬天,在赵义门前的牡丹花坛里,长出了一棵紫葳葳的牡丹,那花开千层,大如盘,一朵花七百多瓣。馥香浓郁,闻风十里,村民们领略那是花佩魏花的孩子,便取名“魏紫”(谐音:子)。从此,牡丹由种生变成了根生。 

   
相传,东晋洪武年间,曹州西北十五里赵楼村,有片杂草丛生、荆棘各处的荒土岗。遍地长满不成人的灌木瘪子,人们便称为“桑篱园”。园子南部住个靠打柴为生的青年人,名叫赵义。他老人家早丧,又聚不起妻,二十岁了,仍然单独一人。
   
这天早上,他进城卖柴买米回来,煮好了芳香的HTC饭,正要饱餐一顿,忽然响起敲门声:“请四弟、三姐行行好,给点吃的吧……”赵义开门一看,原来是个手拄捌棍的要饭老阿婆。只见她一头白发,身瘦如柴,南风一刮,浑身颤抖,十分非常。赵义忙把她搀进屋里,安坐在锅底门前,又往外掏了掏火,让她取暖。然后盛了满满当当一碗米饭,双手送到夫人婆面前:“老人家,请用饭。”这老婆撩起衣襟,展展眼泪说:“小哥,那使不得。俺在那庄上赶了多少个门,家家都断了顿,您给我一口剩饭就行了……”赵义干咽两口吐沫,压压咕咕叫的饿肠说:“俺吃……过了。”那老阿婆才接过碗来,只见低头,没见抬头,“哧溜溜。”一碗米饭进了肚。她两次三番喝了三碗,才来了振奋,千恩万谢,告辞而去。
    那里,赵义添了些水,抓了两把干地瓜叶,掺于锅中,又提升火来。
   
赵义喝完地瓜叶粥,想到庄上许多住户都断了顿,再也睡不下来了,便到桑篱园砍柴。何人知天黑认不准路,也不知走了多远,还没找到砍柴的地点。他转到一片坟地,忽然看见前方霞光万道,混合雾缭绕。走近一看,原是一座公园,紫葳葳的牡丹,白生生的芍药花,红艳艳的月季花,粉兜兜的玉兰花,红喷喷的风仙花……五光十色,火焰新鲜。赵义只想砍柴,无心观花。正要赶回,忽然传出阵阵脚步声,赵义抬头一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阿婆已经站在前方,好象面熟,却又记起在何地见过。只听老阿婆说:“小哥,你还往何地去?这么多的好花不看,不是冷了栽花人的心吗?”赵义急着砍柴,只得表明原因。爱妻婆至极同病相怜,说:“天色不早了,你就是再次来到,到天亮也砍不了多少柴。我送您些牡丹花去卖钱吧。”赵义见内人婆甚是诚恳,便接过花儿,道谢而归。
   
赵义一路又砍些柴,直到天亮,也没顾得睡一觉,便担着柴,拿着花,去赶曹州早集。隆冬时令,一束鲜艳的牡丹,惊动了曹州城。官府、商人、本地富豪,都争着买。一刻工夫,花和柴都卖完了。赵义买了一石米,又揣着多余的三吊钱,高开心兴回到家,把米分给了同乡。赵义想:米分了,可那钱是老阿婆的,应该偿还他。那天夜里,他依据前天的门道,找到卓殊百花园。老四姨见赵义如此诚实,分外心旷神怡,说:“你们村上穷人那么多,怎么照顾得了?既然牡丹值钱,我就送您一棵吧。”赵义也拒绝,便拣一棵最好的牡丹,连根带土,抱回家来,栽于门前。
   
赵义栽好牡丹,回屋做饭。一开门,他惊呆了:史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外孙女端坐在床上。那姑娘看赵义憨态可掬,便微笑着说:“不要惊叹。小女姓魏,名花,二姨见你为人忠诚,把我许配给您了。”
   
“那……那话从何说起?”赵义有些莫明其妙,“再说,也远非订亲之物呀!”那女士掩唇笑道:“你不是一度拿了牡丹吗?”
   
赵义年头栽在门外的牡丹,不禁双惊又喜,他回过头来惭愧地说:“我一人还愁揭不开锅呢,怎能再连累你……”。 
   
那姑娘相当通达,她向赵义飘飘一拜:“既成夫妻,何提连累。我这里还带动牡丹花种一包,就撒在桑篱园内,不愁来看没好日子过。可有一条,此事万万无法对旁人讲!”他们种下牡丹,成了老两口。
   
果然,第二年小寒时节,桑篱园内开满牡丹。村上的稠人广众兴高采烈,去园内采花卖钱,买米买盐。再也不担心挨饿了。这一带方圆儿十里的人都说:“赵义的心理好,感动了神灵,降下这牡丹园。”可什么人也不知是赵义媳妇带来的。

                       (李保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