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93.廖承志致蒋经国信中引用的一副对联

  一九八二年一月二十八天,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廖承志,给在云南的蒋
经国写了一封信,用电报发到了广州。
  廖承志在信里说,祖国的和平统一,是千秋伟业,山西肯定会回去祖国
的怀抱。希望蒋经国能在统一大业中,进献出自己的力量。信里引用了蒋经
国卓殊耳熟能详的一副对联:
   计利当计天下利; 求名应求万世名。
  那副对联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送给蒋经国的。于右任是浙江人,年
轻的时候在东瀛加入了孙洛桑领导的合作会。回国从此,他办了《民呼报》
和《民立报》,宣传革命。一九一一年灰色胜利将来,于右任当过交通
部次长。不久,因为写小说揭破袁项城的独断专行独裁,受到袁宫保的通缉。
  这么着,于右任就回去了家乡安徽,协会了青海靖国军,自任总司令,
北伐战争时期,他是国民革命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先生为中国的变革做出
过根本贡献。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前夕,他在很不情愿的情事下,到了广西。在夕阳,于右任格外怀念大陆,盼望着回到出生地。可他没能等到这一天,
就长逝了。于右任生前,曾经写了上边提到的那副对联,送给蒋经国。
   廖承志引用了于右任的那副对联,赋予了新的含义向蒋经国提议:
  “计利当计天下利”——祖国的统一大业如果能兑现,对国共两党有利,
对海峡两岸的中原各族人民有利,对澳国时势的安居和社会风气和平也便宜。所
以,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才算得上是“天下大利”。有胆识的人相应以天
下为己任,为国家和中华民族的天数着想。
   “求名应求万世名”——蒋先生你假设生前能完毕这么些大业,一定会受到全国全民的保护,历史也会记下你的佳绩。那才是您应该求的“万世名”!
廖承志引用于右任赠给蒋经国的楹联,含义非常深刻。

图片 1廖承志
身为国民党元勋廖仲恺的幼子,廖承志公布致同党中人,福建的总理蒋经国公开信,希望相互能蠲弃前嫌,展开通话再图合营,“相逢一笑泯恩仇”。蒋经国未平复廖承志的公开信;反而由旅居花旗国之宋美龄代为復苏。
廖承志子女
廖承志的父母是廖仲恺、何秀姑凝夫妇,二伯是经亨颐,二妹是廖梦醒,堂姐是廖光凤。
长子廖晖,中共第十四、十五、十六届中心委员,现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领导。
1960—1965年 阿伯丁军事工程高校导弹工程系地空导弹总体设计专业学习
1965—1972年 陆军高射炮兵独立四师三营三番五次辅导技师 1972—1975年
陆军驻国营七六一厂军工产品质料检验部队代表 1975—1980年
东京(Tokyo)军区海军司令部高射炮兵处参谋 1980—1983年
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处副团职参谋 1983—1984年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负责人、党组成员,第一副负责人、党组副秘书 1984—1997年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领导、党组书记 1997—二〇〇三年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负责人、党组书记 2003—二零零六年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首长、党组书记
2008—2010年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总经理、党组书记
2010—二〇一三年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 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信
经国吾弟: 一衣带水,竟成海天之遥。拉脱维亚里加行色匆匆一晤,眨眼之间逾三十六
载。幼时同袍,苏京把晤,往事永不忘记。惟长年未通音问,此诚憾事。近闻政躬违和,深为悬念。人过七旬,多有疾患。
至盼善自珍摄。
三年来说,中国共产党一再倡议贵我两党举办谈判,同捐前嫌,共竟祖国统一大业。惟弟一再宣称“不接触,不谈判,不投降”,余期期以为不可。世交深情,于公于私,理当进言,敬希诠察。
祖国和平统一,乃千秋功业,湖北终必回归祖国,早日解决对各方有利。吉林同胞可安居,两岸各族人民可解骨血分离之痛,在台诸前辈及陆上去台人员可以各得其所,且方便亚太地区事势稳定和世界和平。吾弟尝以“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自勉,倘能于我弟手中成此伟业,必为全国爱护,世人赏识,功在江山,名留青史。所谓“罪人”之说,实相悖谬。局促东隅,终非久计。明若吾弟,自当精通。如蘑菇不决,或委之异日,不仅徒生干扰,吾弟亦将难辞其咎。再者,和平统一纯属内政。别人巧言令色,目的在于图我广东,此世人所共知者。三翻四复,必受其乱。愿弟慎思。
孙先生手创之中国国民党,历尽费劲,无数英烈一往无前,终于推翻帝制,建立民国。光辉业迹,铁板钉钉。国共两度同盟,均对国家民族作出巨大贡献。首次合作,孙先生领导,吾辈虽幼,亦知一二。再度合作,老知识分子主其事,吾辈身在其中,应知概略。事虽经纬万端,但纵观全局,合则对国家有利,分则必伤民族元气。明日本人弟在台主政,四回合作,大责难谢。双方主任,同窗好友,相互相知,谈之更易。所谓“投降”、“屈事”、“吃亏”、“上当”之说,实难苟同。评价历史,展望未来,应天下为公,以国家民族利益为最高准则,何发党私之论!至于“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云云,识者都以为太不具体,未免欺上瞒下。三民主义之真谛,吾辈深知,毋须答辩。所谓新疆“经济景气,社会民主,民生乐利”等等,在台诸公,心中有数,亦不用赘言。试为贵党计,如能依时顺势,负起历史义务,毅然和谈,已毕国家统一,则两党短期共存,相互监督,共图振兴中华之大业。否则,偏安之局,焉能自保。有识之士,虑已及此。事关国民党兴亡绝续,望弟再思。
近读大作,有“切望父灵能再次回到家中与祖先同在”之语,不胜感慨系之。今老先生仍厝于慈湖,统一之后,即当迁安故土,或奉化,或伯明翰,或雁荡山,以了咱弟孝心。吾弟近曾有言:“要把孝顺的心,扩张为中华民族心绪,去爱慕民族,进献于国家。”诚哉斯言,盍不执行于统一大业!就国家民族而论,蒋氏两代对历史抱有交代;就我弟个人而言,可谓忠孝两全。
否则,吾弟身后事何以自了。尚望三思。
吾弟生平坎坷,决非命局布置,一切操之在己。千秋功罪,系于一念之间。当今国际变化莫测莫测,安徽上下众议纷纾岁月不居,来日苦短,朝四暮三,时不我与。盼弟善为抉择,未雨绸缪。“寥廓海天,不归何待?”
人到高年,愈加怀旧,如弟方便,余当束装就道,前往都柏林看望,并面聆诸长辈教益。“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遥望南天,不禁神驰,书不尽言,诸希体贴,伫候复音。
老内人前请代为问安。方良、纬国及诸侄不一。 顺祝 近祺! 廖承志
一九八二年3月二十五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