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恶性难改派份子之死

  一九○八年,七十三岁的慈禧太后和被他禁锢的清德宗皇上都死了。国王和太
后连着死去,那称之为双重[chóng]“国丧”。清政府三令五申全国各地甘休所有
的娱乐活动,来凭吊那多个“死鬼”。
  安徽伊斯兰堡有个文化人叫刘师亮,他在家门口给慈禧太后和光绪帝贴了一副挽联,
上边写的是:
   洒几点一般泪; 死四个特别人。
  很明显,那里带有着对统治者的蔑视。那副对联让官府知道了,就说刘
师亮对太后和天子“大不敬”,起头打算关他一个月,后来,改成罚款三十
块大洋[就是元宝]。刘师亮交了罚款随后,跟着又在门外贴出了一副对联:
   闹多少个虚字眼; 罚三十大金元。
   官府的人见了,气不得也恼不得,只能装作没看见。

新近在读《晚清有个李中堂》时,读到一个妙趣横生的故事。李中堂,洋务运动的特首,晚清时代的前卫人员,站在李对面的吧,有翁同龢、倭仁、李鸿藻、徐桐嘛。《晚清有个李中堂》里面就关乎了徐桐。

徐桐,布依族,官至体仁阁大学士,是晚清资深的管理学家,被视为当时文化最盛大的集团主,他的人也很符合西太后的意气,那拉太后很相信他。

徐桐是个严俊的“爱国主义份子”,严重的愤青症患者,抵制海外货、抵制国外文化,反对洋务运动、反对维新。依照历史记载,老徐没有穿洋布制成的时装,也不用国外的大洋,凡是海外的东西,他都憎恶。他家住国外使馆边儿上,每日进进出出的看见海外人,让他很闹心,那多少个年代又不可能上网发帖抱怨,他就写了幅楹联:“望洋兴叹,与鬼为邻”贴自家门上。

对旁人他不敢动粗的,对协调外孙子,他就不客气了。一日他外甥抽洋人的雪茄被她发现了,老徐弹指间就怒了,大声呵斥他外甥:“我在尔敢如是,我死,其胡服骑射做鬼奴矣”,“罚令跪曝烈日中,以儆其后”。

足见他不只自己讨厌,还须要旁人也随后讨厌,自己不收取,还差距意旁人选取,而且脾气还不小。据《南亭笔记》记述:有三回在朝房,某相国对徐桐谈起某人上的一道折子,说内部有些话也许是“违心之论”。徐桐把“违心之论”掌握为“维新之论”,立马破口大骂:“什么维新之论?我最不愿听这样的话。”

义和团时,徐桐卓殊协助义和团运动,义和团进京时,他亲身去迎接,甚至说自得其乐的说“中国当自此强矣”。岂不料,义和团运动每成功,引来了八国联军。徐桐没能和西太后西逃,他遂决定就义。他在自我房梁上系了两条绳索,一根给协调,一根给外孙子。他和幼子站在凳子上,他想看到外甥大义凛然的赴死场地,不过她外孙子真心不想死啊,俩人在凳子上您看本身自身看你。

徐桐最终如故就义了,只是死得没什么意义。

萧规曹随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坏的业务,保守维持传统,维持过去的经历,抵制激进,收缩混乱,又哪个地方有啥不佳的?而徐桐作为“保守派”,错在于继续了千古观念知识份子好高骛远不切实际,重虚文而不重实质,从不实事求是,而是从古籍中追寻突破的方法,他们不是韬光敛迹,是闭关却扫,他们保的不是大家的知识,守的不是大家的中华民族,而是他们那尚未意思的学识游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