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和苏东坡的涉嫌 李清照是苏子瞻何人

  有一天,苏子瞻跟好朋友黄庭坚在松树上边下围棋。下到半截儿,从树
上赫然掉下来几颗松子,“啪啪”正好落在棋盘上,圆圆的松子就跟围棋子
似的。海上道人看着棋盘上的松子,心里一动,随口就说:
   松下围棋,松子每随棋子落;
   
  黄山谷一听,驾驭了,那是让自己对下联呐!碰巧,离他们不远的河边上
坐着个渔夫,正在柳树下头钓鱼。鱼竿上的鱼线跟长长的柳条,一块儿垂在
水里。黄鲁直一眼瞅[chǒu]见了,立即对了一句:
   柳边垂钓,柳丝常伴钓丝悬。

图片 1李清照大家看李清照的文集,只要涉及苏和仲,李清照都很爱戴,不敢直呼其名,而是尊称“苏公”、“坡翁”甚至“坡仙”。李清照会是苏仙的哪些人呢?
李清照和苏东坡的涉嫌
李清照是婉约派小说家的表示,苏轼是豪放派作家的表示;她和她尽管同在北周,但是一个老家湖北,一个生在江西;一个在古时候出名,一个在明朝寿终正寝。多人根本不曾见过面,相互也未曾什么亲戚关系,所以李清照会是苏和仲的什么样人吗?顶多会是苏文忠的粉丝呢。李清照当然是苏文忠的粉丝。大家看她的文集就通晓,只要提到苏文忠,李清照都很依赖,不敢直呼其名,而是尊称“苏公”、“坡翁”甚至“坡仙”。显而易见,李清照确实是拿苏子瞻当文坛前辈看待的。
不过只要多读史籍,假若认认真真地八卦一番,就会意识易安居士不止是苏仙的粉丝,她和她里头还拥有复杂的神妙关系。大家领会,李清照的生父叫李格非。李格非早年在京城玉溪教书,有个最要好的朋友叫晁补之(参见晁补之《有竹堂记》)。那些晁补之是何人?就是苏轼的学生(“苏门四博士”之一)。从这几个角度看,易安居士其实是苏仙的学童的恋人的丫头。假设论辈分,李清照应该喊苏文忠一声“伯公”。
大家还知道,李清照的岳父叫赵挺之,赵挺之早年在秘书省供职,属于国君的起码文秘。当时她有个同事叫黄鲁直(参见拙著《君子爱财:历史名家的经济生活》,巴黎三联书店二〇一一年版)。那么些黄山谷是何人?也是海上道人的学童。从那些角度看,李清照又是苏和仲的学习者的同事的媳妇,倘使论辈分,李清照仍然应该喊海上道人“外公”。
赵挺之是黑龙江人,普通话讲得不得了,刚到枣庄上班的时候,常常蒙受同事黄黄庭坚的笑话,赵挺之怀恨在心(参见《宋名臣言行录五集》续集卷1《黄庭坚》)。
后来赵挺之百尺竿头,做了太师省右仆射兼中书校尉,初叶报复黄山谷道人。黄庭坚每便要擢升,都被赵挺之刷下来,甚至被流放到刘堂妹的故乡,最终郁郁而终(参见郑永晓《黄黄山谷年谱新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所以黄黄庭坚后半生一向把赵挺之当成敌人。从那些角度看,李清照自然是黄山谷的敌人的儿媳妇,而出于山谷道人又是苏文忠的学童,故此李清照又是苏轼的学童的大敌的儿媳。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赵挺之报复了黄山谷,自己也在所难免被别人报复——由于她在位的时候,大奸臣蔡京一向不被圈定,所以等他逝世将来,做了宰相的蔡京立刻把他的幼子赵明诚(也就是李清照的男人)开掉公职。那时候易安居士跟赵明诚结婚没几年,因为爱人被开掉公职,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在新加坡临汾无法有限帮衬生存,只能回山西老家住了十年。
李清照的性情太硬,在陕西跟妯娌们难以相处,每一天吃饭如年,故此把蔡京视为岳丈的政敌(参见叶梦得《避暑录话》)。蔡京的老丈人的阿爸名叫王珪,王珪是礼仪之邦野史上最盛名的清官包公的部下。包公又是苏轼的大伯父苏涣的老师。所以归纳起来,李清照应该是海上道人的小叔父的中将的上边的女婿的政敌的儿媳。那段关系讲起来更加拗口,但它究竟是客观事实。
其实李清照跟蔡京之间还有一层亲戚关系。前边说过,蔡京的娘家人的爹爹是王珪,那个王珪的小孙女就是李清照的大妈(参见李清臣《名臣碑传琬琰之集》卷8《王文恭公珪神道碑》),所以蔡京的夫人跟李清照是表姊妹。换句话说,蔡京就是李清照的大姨子夫或者堂妹夫。
蔡京的姐夫叫蔡卞,蔡卞是明朝大战略家王安石的女婿(参见顾栋高《王荆国文公年谱》)。王荆公变法的时候,把苏文忠的四哥苏黄门调到三司条例司,帮衬自己修改法令。所以蔡京照旧苏仙的小叔子的上面的女婿的小叔子,而李清照自然又是苏仙的四弟的上级的女婿的堂哥的爱妻的表姊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