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老虎怕“屋漏”

在很久此前,通道随地是深山老林,在那深林中住着夫妇,无儿无女,生活格外返贫,身边唯有一头老牛相伴,人和牛同住在一间破草房里,老牛睡一头,老两口睡一头。
一天夜里突然强风四起,大雨倾盆,破草屋遍地漏雨,多个老人被淋得全身是水。不一会风停雨住了,这时从山上走下去一只大老虎,朝着那间破草屋走来,进屋来就朝老牛睡的那头走去。因为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三个老人也没发现老虎进屋来了。那时爱妻婆对娃他爸公说:“这一场小雨下得太吓人了,只怕老虎会来。”夫君公说:“老虎我尽管,就怕屋漏。”老虎一听吓了一跳,心想老虎他们即使,就怕屋漏,难道“屋漏”比自己还历害?就在那时候,只见一个黑影闪了进去,老虎以为是“屋漏”来了,吓得一动也不敢动。那些黑影就去摸老牛的鼻头,何人知却摸到了老虎的鼻子,他急匆匆用绳索把老虎鼻子穿住,拉出去,老虎只得顺从地跟着黑影走出门外,黑影便骑在老虎背上向前走去。走过了一条又一条小路,穿过一片又一片密林,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这时天已麻麻亮了,那黑影原来是个偷牛的贼,他正为自己偷得了一头牛而欢悦,什么人知低头一看,自己骑的不是牛而是一头邪恶的大老虎,吓得她面色煞白,为了逃命只可以跳下虎背,一口气爬到一棵小树上躲起来。那时老虎渐渐转过头来想看看“屋漏”是或不是走了,什么人知没瞧见“屋漏”,却看见一个人在树上,才晓得自己上了当,调转身子猛向大树扑去。因为老虎不会爬树,就拼命地咬树杆,偷牛贼吓得心神不定,屁滚尿流。说来也巧,尿正好流在老虎的肉眼里,老虎的肉眼被尿水淋得睁不开了,偷牛贼趁机逃得无影无踪。从此之后,老虎怕屋漏的故事便在侗乡传到了。

  夕阳快落山时,一个父老牵着一根系着一头黄青色毛发的老牛行走在田埂上,老牛不时的甩动着长辫子似的尾巴赶走围绕着它的这几个蚊子,老人不停地前进走着,在她的前边有为数不少挑着空桶的农夫,他们嘴里哼着徽剧,脸上则会露出心满意足的笑颜,他们和老人共同行走在那条回家的旅途。

原作者: 王秀清(讲述)、石祥礼、李静(整理)

  没有了这头老牛,牛棚里便变得冷冷清清的了,有一遍老人一个人走到牛棚的边缘,打开牛棚那扇木门,老人就像是看到了那头老牛仍站在牛棚的中等吃着她用镰刀割回来的青草。

   

  中午的太阳洒落在天下,老人牵着这头老牛一起走向田野。那时早叶上的露珠迎着太阳的英雄闪闪发着光。在老人的身后农人们一个一个陆陆续续的来临那片田野起头了他们一天的劳动。

   

  天刚亮时,老人从床上爬起。走出屋外老人才发现,明天夜间的的确确是下了一场小雨。牛棚里本来就是外界下中雨,牛棚内下中雨。那时老人开首着急牛有没有被雨把头发淋湿。打开牛棚的门,老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牛棚里空空荡荡的,怎么也找不见那头老牛的人影。这时老人起来着急了,老人顺着屋子周围随处找寻,但是依旧没有老牛的踪影。

  他们沿着牛留下的足迹一直朝前走。脚印在一辆三轮车面前没有了。于是大家立刻明白,偷牛贼是用三轮车把牛运走的。线索到此中断,大家无功而返,一个个都低头失落,有个农民开玩笑对长辈说:“那下你就足以安慰去城里过好光景去了,大家都领悟你不愿去城里,其实是舍不得那头老牛。”老人叹着气对人人说:“城里有啥样好的,我那辈子勤奋习惯了,若是让自家四只手闲下来不工作,我到觉得一点都不踏实。”大千世界听到她如此说一个个都不在说话,不过村民们却认为老人或者是老糊涂了,因为孙子孝顺那本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眼下他俩觉得那老人讳疾忌医极了。

  老人躺在床上时,隐隐听到了有雷声,然则他不信赖,他觉得那声音可能是从远处的化工厂传来的。于是老人在忙碌中跻身了睡梦。也许是因为老人睡的太熟,所以她觉得万分夜里别样的恬静。睡梦中的老人却从未感觉到一件坏事将要发生,在那些夜间,老人从不发觉到某些特殊。

  老人把牛赶进了牛棚里,接着他又抱了一捆干草放在牛棚里。回到屋里他开拓了TV,天气预告说后天会有大雷雨。老人听后半信半疑的说那天气好着哩,怎么可能会降雨呢!

  日子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那天老人正在用镰刀割着青草,远远的他就观看自己的儿子桩子朝她走了还原。桩子见到自己的伯伯用镰刀割着青草,忙问自己的爹爹:“爸,那牛都并未了,你割草给什么人吃?”老人听后拿着镰刀的右侧仍在割着青草,只见他从容的对桩子说:“我那是给老钱家的那头黑牛割的青草。”桩子听后点头对大爷说:“爸,我这一次来是准备接你到城里去住的。”老人听后拿着镰刀的出手停顿了须臾间,他抬初步对着桩子说:“外孙子啊,你有那份心我就满意了,实在是自己舍不得这里。”桩子听后蹲下身去用平稳的话音对爹爹探讨:“爸,那里有如何好的,城里热闹着吗,那里有好吃的也有风趣的。您在城里没事可以在家里看望TV,或者是去花园里下下象棋什么的,在说了,您在城里大家不是好照顾些您吗。”老人听后,不在言语,半晌他才对桩子说:“你倘诺真对我好,就给自身买头牛回来。”桩子见自己的阿爸那样倔,就对自己的生父说:“爸,现在已经不是旧社会了,现在机械这么发达,现在无数人家耕田都不要牛了,他们用的都是旋耕机。”老人听后得意的对桩子说:“这你就不明白了,有些狭窄的地点只可以用牛去耕,旋耕机这些硕大根本没办法去越发地点作业。”那就像狭窄的征途上汽车不可能通行,而那时车子的优势便显现出来了。

  有一天晌午老人独自行动在田埂上,他来看在邻近的地步上有一个农人正在耕田。只见那农人用左手扶着犁,右手则拿着一根皮鞭抽打着一头站在原地摆着脑袋的失信。那时老人走了过去,老人对着那多少个农人说:“这头牛还太小了,等它年纪在大点,就不会如此不听使唤了。从前我那头老牛很听自己的话,耕田时,我要它迈进走,它就不停的前行走,我要它停下,它立即就止住,它就如能听懂我说的话。”那农人一听忙对先辈说:“其实自己那头牛,平常也很努力,前几天说不定是它耕田耕的太多,它太累了所以它患起脾气起来了。”老人用手摸着那头牛的头发,那时她霍然想起了他原先的那头老牛。

  牛买回来以后,老人用手摸着牛的脊梁,嘴上暴露了少见的笑颜。村里人见长辈笑呵呵的牵着一头老牛回家,不免有些奇怪,便问长辈:“你干吗要卖一头老牛回来呀?”老人用快乐的音响对丰硕村里人说:“那牛就和人一律,活的年华大些也就精晓的多些,那牛固然是年龄大了些,可自己明白这一定是一头能办事的好牛。”那村里人听后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左邻右舍在得悉老人丢失牛的新闻后,一个个也都协助寻找。一个街坊对老人说:“因为昨夜是下了雨的,所以现在大家可以随着那头牛留下的脚印去摸索那头老牛。”老人听后认为也是其一理。

  老人把牛系在一棵柳树下,他自己则坐在一旁的清草地上抽着烟。清晨的天际边乏着片片晚霞,在晚霞中间有一个像熟透了的柿子这样红的日光。一个农人路过老人的眼前,只见她笑嘻嘻的对老前辈说:“用持续多短期,桩子就会把你收到城里去享乐了,到时候你就无须每一日这么麻烦的耕地了。”老人听后答应说:“我在那片土地上生存了六十多年了,要我离开那儿去其余地点生活,我还舍不得哩。”那一个农人听后忙对长辈说:“城里好着哩,听说在城里做饭都不用烧柴禾,他们都是用相当怎么气来着?”说到此地相当农人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将来又对老人说:“对,我想起来了,城里人做饭都是用的氮气。”老人听后忙考订道:“不是氧气,是天然气,我听自己外甥说过。”农人听后忙点头答应说:“对,对,是天然气。”老人瞅着那头老牛,嘴里叹了口气。那时那农人扛着锄头已经向远处走去。停泊在树枝上的知了不停的叫着。鸟儿则在树枝上蹦跳着,猫儿躺在草垛上打着哈欠,狗则用它那灵敏的嗅觉遍地找寻着食品。

  夜色发轫笼罩大地时,老人才牵着那头老牛向着温馨居住的房舍走去。荷塘里的青蛙呱呱的叫着,也许是长辈驱赶老牛的声息干扰了那边的安静,于是那么些趴在荷叶上的青蛙便一只一只向水里跳去,它们跳进水里时发生的扑通声响特其余清脆,那样的声音老人连连百听不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