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95.观弈道人续联气先生

  纪春帆本名叫纪石云[yún],是唐朝盛名的学者、目录学家。他当过乾隆大帝天皇的礼部节度使、协办高校士。他主编了炎黄最大的一部丛书——《四库全
书》。那部大丛书收各类书有三千五百多种,一共七万九千多卷,装订成书
有三万六千册,总共九亿九千七百万字!他还主编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一百卷,那本书到近日还特地有用,解放后印了好多次。
  纪昀是个高校问家,他作的对子也挺出名,不少好对联流传到后天。
观弈道人时辰候在私塾里阅读,做完了学业就跑到后院去玩。有一回,他
在院里的砖墙上掏了一个亏损,里边养了只小家雀儿[就是麻雀],他怕鸟
飞了,就在洞口堵上了一块砖头。以后,纪昀每便喂鸟,招得好些学生都
   跑来玩。
没几天,这么些地下就让老师石先生知道了。石先生挺生气,就偷偷把洞里的家雀儿掏出来摔死,然后把死鸟又塞进了窟窿里,再拿砖头堵上。石先
生还在洞边的墙上写了如此一句:
   细羽家禽砖后死;
  等到纪春帆再去嗨鸟的时候,发现它早已死了,心里挺纳闷儿,猛一抬
头,瞅见了知识分子写的语句。纪昀才精晓小鸟被石先生摔死了。他又心痛又
生气,想了想,就在那句话的旁边,添上个下句:
   粗毛野兽石先生!
  第二天,石先生看见了这么些下句,气得要死。他把观弈道人喊来,说他不该骂老师是“粗毛野兽”。观弈道人笑着对石先生说:“我没骂你呀,我不过是给您写的上句对了个下句。您看,‘粗毛’对‘细羽’、‘野兽’对“家
禽’‘石’对‘砖’、‘先’对‘后’、‘生’对‘死’,不是都挺方便吧?
您说哪个词对得不整齐?要不,您再次写个下句,让咱们看看。”
   石先生皱着眉头,捻[nìǎn]着胡须使劲地对下句,可半天也没想出来。

图片 1纪石云剧照
在纪石云所著的《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记载了诸多关于她协调的故事。
纪昀的故事
公元1724年,观弈道人在湖北沧县出生,观弈道人出生前,他的太爷纪天申梦见过一道火光进入了家庭,不久从此,纪石云便呱呱坠地了。关于纪石云出生的故事有三个,一说法是,纪石云是火精转世,当地的国民有驱赶火精这一风俗,神话火精会赤身出现在火中。
观弈道人出生前一天时,当地的平民看见了火精,他们非常惶恐,敲起了锣鼓驱散火精。随后,火精跑入了观弈道人家,随后纪春帆便出生了。有人说,观弈道人出生后,样貌和火精极度相似。除此之外,还有一则故事是说观弈道人为猴精转世,纪春帆小时候特意欣赏是榛栗梨枣,只要吃一颗就停不下来。加上,观弈道人生性好动,根本无法安静的坐立片刻。于是,人们便说,纪春帆名纪晓岚,“昀”字左边是一个日字旁,所以,纪春帆和光怪有着紧密的涉嫌。
关于纪石云还有一则很有趣的故事。观弈道人喜欢抽旱烟,烟袋日常不离手,大家都叫他“纪大烟袋”。一遍,弘历皇上宣召纪春帆,命令分外火急,纪春帆没有时间将烟袋熄灭,便将烟袋藏入了鞋子中。没过多长时间,靴子着火了,纪石云强忍疼痛。奈何乾隆大帝君主依旧在开口,不一会儿,纪春帆的裤腿被烧着了,爱新觉罗·弘历帝王问她怎么了,纪昀大呼失火了。随后纪春帆火速跑出去灭火,因脚被灼伤,纪春帆上朝必要拄着拐棍。
观弈道人讽对石先生
话说,观弈道人自幼聪颖好学,深得老人家的怜爱。观弈道人小时候早已参预过童子试,并得到了很好的排行,在洛阳献县内外有很大的名誉,大家都称呼纪昀为神童。观弈道人的爹爹看到了观弈道人身上的潜力,便将他送入附近的一个私塾,让她和本土的同伙们共同读书。
纪石云的导师名叫石先生,是一位笨拙严俊的少将。纪昀认为老师讲的累累学问自己都早就领会了,课堂是在太过平淡和世俗,于是他便将协调家中养的家雀获得了私塾中。
纪昀每一天见家雀喂饱后,将它放入私塾墙洞中,为了以防万一家雀飞走,纪石云又拿了一块砖将洞口堵上。纪石云这一个秘密很快就被石先生精晓了。石先生赶到纪昀关麻雀的地点,他拿出麻雀,并摔死了它。随后,石先生将死麻雀放入了洞中,并用转头将洞口堵住。
随即,石先生在墙上写了一个上联,内容为:“细羽家禽砖后死。”课余间,纪春帆照例去找麻雀玩给它喂粮食,看到墙上石先生写的楹联时,纪石云已经知道石先生将她的麻将打死了。随后,纪昀在石先生的上联处,写出下联:“粗毛野兽石先生。”不久随后,石先生便看到了观弈道人的下联,石先生万分恼火,他叫来了纪石云并质问观弈道人为啥要辱骂老师。纪昀不慌不忙的分解到:“有“细”就有“粗”,有“羽”就有“毛”,有“家”就有“野”,有“禽”就有“兽”,有“砖”就有“石”,有“后”就有“先”,有“死”就有“生”。那样一来,“粗毛野兽石先生”完全符合对子的要求。如若对的不得了,还请石先生重对一个。”石先生听后,生气地走了。
纪昀智解老头子
纪春帆智解老头子原文选自《清稗类钞》,从一些中观弈道人巧妙地表明了“老头子”,可以观看纪昀有飞快的构思,超群的智慧。
观弈道人的体型属于肥胖状态,故而越发怕热。在夏日,平日汗流浃背,湿透衣衫。某一天去太和殿西北处的南书房值班,会去侍臣们住宿休憩之处,在那边可以脱掉衣裳,赤裸着臂膀,让投机凉快,观弈道人日常会在那里凉快很久才出去。
弘历太岁听说了纪春帆这一气象,就打算捉弄于她。某次,纪石云在值庐里与客人赤着膊,谈笑风生。碰巧弘历从了过来,各位老板看见后立马慌张地披上了衣物,唯有纪昀因为患有近视,唯独他平昔不发现,直到弘历走到眼前才发现,此时固然已经没时间穿戴了,在天皇眼下喘着气,是动也不敢动。乾隆帝因为本有整他之意,就坐在那里多少个钟头,一声不响。观弈道人实在无法忍受酷热,问其外人,“老头子走了没?”弘历太岁听了不自觉地发笑,大千世界也随之笑,他张嘴说纪昀口出浪漫之语实属无礼,除非他得以分解,才足以赦免其罪。
纪春帆说她这时并未穿衣裳,于是太岁命太监帮他穿戴整齐。清高宗又怒斥于她,让她表达。纪石云淡定地磕头,然后娓娓道来,他说万寿无疆即“老”,顶天立地即“头”,天地乃主公之父母即可谓“子”。乾隆帝听了那等赞许,甚是快意,安能不悦!
纪昀智解老头子中也能够见见纪石云与高宗太岁之间的君臣关系友好,以及君圣臣贤的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