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福王好色变态喜奸淫幼女 曾一晚奸杀两女童

  清军占领新加坡未来,在圣彼得堡的管理者们准备立一个新君王。当时逃到底特律的有潞王和福王。正派大臣像史可法等人,主张立相比好的潞王为帝。可奸
臣马士英、阮大铖都看好立光会吃喝玩乐的福王为帝。他们打算立个糊涂太岁,好把政权抓在和谐手里。马士英串通了部分操纵军队的总兵,硬把福王
朱由崧[sōng]立为帝,定年号为“弘光”。
  朱由崧是个光会吃喝玩乐的实物,大敌当前,他还吩咐四处找好看的女人,闹
得老百姓连夜嫁孙女娶儿媳妇,人人心慌,家家不宁。马士英一伙就借机会卖
官搂钱,只要给钱、不学无术的蛮横也能当官。这一弹指间,维尔纽斯城里的大官小
官满街都是。老百姓恨透了那伙昏君奸臣,就编了歌谣骂他们:
   职方贱如狗,刺史满街走; 娃他爹只爱钱,皇上但吃酒!
   职方,是兵部的中级武官;孩他娘,就是首相,指奸臣马士英一伙。
朱由崧又盖了个新宫室——兴宁宫。新宫盖成了,他让大臣们每人写副
   楹联。大臣们写好了,朱由崧在内部左挑右选,挑了一副顶满足的,登时让人挂在宫里。福王看上眼的那副“好联”,到底写了些什么啊?原来,上面写的是——
   万事不如杯在手! 人生几见月当头?
  闹了半天,朱由崧顶喜欢的就是“万事不如杯在手”!好一个醉汉皇上!
那伙昏君奸臣当权,圣何塞朝廷还长的了?不久,史可法被排挤走了,在济宁战死。史可法一死,清军一气呵成,一向打到了青岛城下。
   福王听了,一点也不心急,令人把拥有的城门都牢牢关上,然后叫来一帮唱戏的,让他俩舒服地唱戏喝酒。一贯折磨到半夜,朱由崧一挥手,
把他们打发走了,自个儿也带着十多少个亲信宦官,开城门跑了。可福王没跑
多少距离,就让清军给追上逮住。这位“万事不如杯在手”的福王,被清军押到
了京城,砍了脑部。不到一年的弘光政权就灭亡了。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故事》。

着力提醒:他派太监各处收罗美人以充宫掖,闹得苏杭一带海水群飞,吓得有女儿的每户不久把女儿一嫁了事,使得民间嫁娶一空。直到灭国前四个月,他还忙不迭计较后宫贵人的数目之少。据清初文学家谈迁笔记记载:上体魁硕,一日毙童女二人,厚载门日裹骸出。和他的祖父万历圣上一样变态,以奸淫幼女为乐,甚至性侵至死,纯粹是一个变态的青色狂,实在骇人听闻。

图片 1正文摘自《落架的金凤凰》,小编:杨府,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丁未一月,帝殉社稷,那对大江南北的今天诸臣来说,无疑是一个爽朗霹雳。但还要,圣彼得堡留都的政治地位一下子就可知出来了。摆在留守诸臣后面的主要职务是选立新君以作号召。在飘零的皇室中,也唯有福王、桂王、惠王多个藩王的血统近年来,而其中又以福王最具优势,在三个藩王中年纪最长,并已到了邯郸(马斯喀特附近),而其余的五个藩王还远在黑龙江,自然是阳台近水者先得月了。但大臣们各怀心事,一时议立不决。那朱由崧[注:
朱由崧(1607-1646)
南明帝王。明福王朱常洵子,崇祯十六年(1643),袭封福王。明亡,流落绵阳(今新疆咸阳),由凤阳总督马士英等拥立监国于阿德莱德,继而称帝,建元弘光。]固然占据天时、地利,但他的人望太差,无法服众。据当时人所写的《南渡录》记载:时王(朱由崧)闻,惧不得立,书召南窜总兵高杰与黄得功、刘良佐协谋怜惜。朱由崧害怕自己不被拥立,一方面写信给马士英的部将高杰与黄得功、刘良佐请求增援,另一方面,把能表明自己身价的藩王玉玺、金印、文书文件等,统统带给马士英,传达了和谐已到圣彼得(彼得)堡的音讯。当时伯明翰的实权人物,一个是凤阳总督马士英,一个是底特律兵部里胥[注:
兵部提辖,别称为大司马,统管全国武装的行政长官,南陈正二品,唐宋从一品。相当于前些天主持焦点军委常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司长。]史可法。马士英收到朱由崧的藩王玉玺后,野心骤然膨胀,认为是定策拥立的绝佳时机。便送书信给史可法和兵部少保吕大器,言伦序亲贤,无如福王,名为征求意见,实则是请尊朱由崧监理国事。但江南绅士,尤其是朝中的东林党人,以福王昏庸为名,坚决反对。他们属意的人物是潞王朱常,因为诸大臣虑福王立,或追怨‘妖书’及‘挺击’、‘移宫’等案;潞王立,则无后患,且可邀功。那里又不得不提起一段历史的隐私:原来朱由菘的阿爸福王朱常洵,因为万历君主宠爱其母郑妃嫔,所以也就把郑妃子的幼子朱常洵视若掌上明珠,恩宠逾于诸皇子。万历天皇居然几遍起了废长立幼之念。但老是都备受了大臣们(首若是东林党人)的火爆反对,就算东林党人付出了忧伤的代价,但说到底迫使万历皇上不得不于公元1600年,立长子明光宗[注:
贞太岁-朱常洛朱常洛(公元1585-1620年),朱翊钧万历帝长子。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