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乌龙

   

田义要和她亲表嫂结婚了!

   
在此往日,杨梅岭上有一户住户,两夫妻年纪已六十出头了,唯有一个外甥,才十二岁。外孙子长得漂美丽亮,壮壮实实,从小很灵巧,七八岁上就能相帮父母做生活。爹欢畅他,娘开心他,把他起个名字叫喜儿。全村人都夸他是能干的好伢儿。

梨树沟一下子翻滚了。

   
老夫妻疼爱外甥,不愿让她做个半文盲,就把他送到村中小庙里的私塾去阅读。

梨树沟三面环山,一面水绕,交通堵塞,人文落后。一条沟远近坐落着几个山村,四个村庄的男男女女互相匹配,三番五次后代。

    有一天,学堂里放了早学,十来个毛伢儿,便一窝蜂似地奔到村外去耍子了。

那年夏季,一位胆大力壮的男儿翻过了山。山那边是一道平川,平川的周围仍然是山。依山傍水散乱的起来一些石墙草顶房。半月后,该男子背回家一位水灵灵的花姑娘。

   
喜儿跟我们耍子一会,看看村子前头的烟囱已在冒烟,想起丈母娘要烧午饭了,便急匆匆地奔回家去。他一脚跨进门,听见三姨叫:“喜儿呀,水缸空啦,给自家去拎桶水来。”

从这时起,山的两边开始联姻。

   
喜儿应一声,放下书包,拿起水桶走了。走到溪边,看见有两条泥鳅在水里穿来穿去,抢一颗珠子。他认为很有趣,便把泥鳅赶开,将那颗珠子捞了起来。

田义已过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媒婆也曾多次上门调解,然则······唉!照田家大人的话就是“命倒霉”。

   
喜儿拎着一桶水,捏着一颗珠子,高安心乐意兴地往家里走。其他孩子见她拾到个好玩的事物,就蹦呀跳呀奔过来要看一看。他只怕人家拿了珠子不还他,就把珍珠牢牢捏在掌心里,举得老高老高的。伢儿们哪儿肯放,一声喊就拥上来抢,喜儿招架不了那许多人,忙把珠子含要嘴里。伢儿们便拧他的脸上,掰他们的嘴巴,还在腋下窝里呵痒。喜儿想喊四姨来救救,他把嘴巴一张,不料声音没喊出,那珠子却“咕嘟”吞进肚皮里去了。

田家有一位乌贼招展的闺女田霞,那双眼睛如同碧波荡漾的一潭水,那张脸,赛过温柔的晚霞。梨树沟的青壮年男子,哪个不是失魂撂倒地怀想她?只要有幸看见他,就会不有自主地向她靠近,大献殷勤。有人说名花早已有主,她的心再也装不下别人。

   
喜儿吞下珠子,觉得很心痛。他回到家里,姨妈还尚未烧好午饭。喜儿闲着没事,就解开书包,合出笔墨砚瓦,放匙水,磨洼墨,正正经经地伏在桌子上描红字。过一会儿,四姨从灶下端出饭菜,不觉吓了一跳。她看见孙子面孔胀得发紫,眼睛象铜铃般地突了出去,头上生出丫丫叉叉的四只角,嘴巴裂到耳朵边上,喉咙里“呼隆,呼隆”地响得象闪电一般,身子也越变越长了。原来喜儿吞进肚皮里去的是一颗龙珠——他变龙啊。

田家父母早已认准一个理,要用女儿为外孙子换回一个人——只要此人是生理健全的妇女,那就成!

   
龙要有水才能飞腾呀!喜儿把头伏到砚瓦里,舔去刚才磨的一洼墨水,立即成为一条浑身漆黑的乌龙,“哗啦啦”冲出房屋,腾空飞了四起。乌龙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身子也越变粗,越变越长,龙头钻进乌云里,龙尾巴挂下来手拖在杨梅岭上。一登时,乌云遮住了日光,大风呼呼地刮,雷声轰隆地响,洪雨哗哗地下,乌龙吞云吐雾朝东方飞去。

信息传来,相继有多少个媒婆前来牵线搭桥。说来也怪,两根红线在上空飘来游去,怎么也拴不住人。田母痛楚落泪,不知哭走了多少个黄昏。

   
儿是大人的心头肉,怎舍得他逃跑!老夫妻冒着强风中雨,跌跌撞撞地奔出屋来,一面追赶,一面喊叫:

百年后,大家成了孤魂野鬼,无家可归。——田母又在房中闹腾。

    “喜儿呀,回来哟!”

忐忑不安的田父“呜”的一声蹲在屋檐下,痛哭流涕。

    “喜儿呀,回来哟!”

娘啊,你就别哭了,看,我爸急成啥样了。田霞在一旁嗔怒。

   
爹喊一声,娘叫一声,一声随后一声;乌龙听见父母喊他,就一叫一停一脱胎换骨。爹喊了九声,娘叫了九声,乌龙总共停了十八停,回了十八次头。那时他现已到了大黑河空中,把肉体向下落落,顺江游到东洋大海去了。乌龙尾巴九个瓣,在杨梅岭上拖过,刮出九道沟沟,沟沟里灌满了立夏,潺潺地流成九条溪;乌龙一路回了十多个次头,他回头的地点积起了十多少个沙滩。这就是大千世界常说的“九溪十八滩”。

霞,我的丫头。田母双手抓住田霞,田霞猛然一惊,一种没有有过的感到在大脑翻腾。

   

霞,你比你哥懂事,最疼爹娘,也最懂爹娘的心。

田霞说,娘,你今天···

快让娘看看。田母多只眼睛像长勾一样抓住田霞,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一个劲地打量。田霞感觉浑身像境遇乱针,疼痛难忍。

露天,幼嫩的梨树枝在和风中晃荡,一双山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地乱叫。

田父仰起脸,哭声嘎可是止,笑嘻嘻的嘴巴暴露了大牙。他忽的瞬间站起,屏息凝视地瞅着房内。

一只山麻雀叽的一声,飞奔而去。

她爹啊,你看外孙女多孝顺呀,三里五村也难寻。田母背着外孙女,双手握拳,缓慢并拢。突然,左右拇指伸直,连连相碰。

啊!田父刚刚合住的嘴唇突然又分别,犹如庙门一般。

哟。他的双唇逐渐合并,花白的头发总是抖动。

一阵微风吹来,树叶哗啦啦响动。哈巴狗“汪汪”两声钻入狗窝。

霞,田母双手拉住孙女说,你是天底下最好的丫头,只有你最疼爹娘。

田霞说,娘,您是怎么了!她的心底就好像虫子再舞动,一阵痒,一阵麻,继而是轰隆作痛。

田母说,当着你爹的面,娘想给您切磋一件事。

田霞说,娘,您说吗,孙女听着吧。

娘实在没有艺术。呜——。田母愁肠的哭丧——都怪您爹孝庄没用。

田霞着急地说,娘,有话就说,别哭坏了人身。

田母偷看女性一眼,边哭边说,咱那些家立时就那个了。

田霞惊叹地问,娘,到底暴发了什么样事?

田母抽泣着说,可怜你哥······

田霞抢过了话题。您别怕,我哥一定能找到媳妇。

田母的哭泣声嘎但是止,她请求抓住田霞的肩膀说,找着了!霞,娘的乖女儿,你嫁给你哥啊。

田霞粉粉色脸蛋立时惨白,脑袋“嗡”的一声两耳轰鸣,水灵灵的大双目滴溜溜转了一圈,僵硬的吊在空间。

田母扑通一声跪在了田霞面前。田父双唇微开,下巴抖动,双膝一软跪在了侧面,硕大的脑壳大约被衣领遮掩。

娘,我是您孙女啊!

田母激动地说,孙女更清楚孝敬老人。

田霞说,但是······我哥——他会同意呢?

田父说,傻小子,他敢不从!他大摇大摆十足,声震房顶。

田霞的尾部一歪,脸颊连连抖动。随着卧室门的旋转,一阵柔弱地哭泣声传入大厅。

山坡上,唢呐阵阵,锣鼓声声,由远而近,传入田家。梨花随风摇曳,树枝微微摆动。梨树沟的男女老幼像赶庙会一样集在田家宗祠前,观察本场独树一帜的兄妹婚礼。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繁。唾沫星飞溅田家祠堂,一弹指顷间淹没了喜庆的空气。

乘机年华的流逝,曾经轰动梨树沟的兄妹婚被人们淡忘,而田家命运不济依然是四口人。一个风高雨响的晚上,田母溜进了外孙子的屋子。“啪”的一声,惊醒了熟睡中的田义,田霞,俩人睁眼看见娘亲,转脸看到门脚边的末茶杯。

你们那样,能对得起老人吗?怒吼声铺天盖地,充斥着全套房间。

地铺上的外孙子,床上的外孙女,不约而同地跪在了田母面前。

不行,今儿早上,我要亲眼望着你们圆房!

田霞仰起脸叫,娘!

田义抬起先吼,娘!

声声高叫,哀怨凄凉。

你们还认自家这么些娘!田母委屈悲伤老泪纵横。兄妹俩酷酷呼唤泪水涟涟。

田母说,在不从自身就死在你们眼前。田母低头弓腰就往墙上撞。田霞上前抱住娘的腿,田义拦住了娘的腰。

自己的命好苦呀!田母滚在地上,嚎啕大哭,声嘶力竭。

田霞擦了一把眼泪,昂首挺胸站在田母身边。她大声说,娘,俺依你,还不成呢?

你实在答应了?田母抬头注视着孙女。

田义心神恍惚地叫了一声,表姐——!

娘,您休息去啊,我洗把脸。田霞抬腿就走,田母紧随女儿身后。田义照准自己的乳房“咚咚”两拳,抱头趴在了地上。

田霞转回房间看到地上的父兄,泪如泉涌。她说,哥,快洗洗脸睡呢,娘都那把年纪了,也该上床了。

田霞慢条斯理地脱去衣裳,用被子把团结包裹在床上。田义紧闭双眼,钻入被窝。

第二天深夜,田母从睡梦中惊醒。她寻着操心的动静来到女儿的寝室。斜靠床帮的田霞不顾外表,满脸泪水。田义却杳如黄鹤,声息未留。

梨树沟,又一回吸引了轩然大波。

ujvj{KRt��J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