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3.苏仙智对辽国使臣

  吴国神宗时候,北方的辽国派来了一个使臣。神宗就派大大学生苏子瞻[号
东坡]去接待他。那位辽国使臣有点文化,他早已听说苏文忠是位大名鼎鼎
的国学家。那回见了面,就想考考海上道人。
  使臣客气了几句,就对苏仙说:“我有一联儿,请先生对个下句。我
的上联是——
   三光日月星;”
  这几个上联望着不难,说了三样发光的事物:太阳、月亮和个别[其实月
亮自己不会发光,是反射的太阳光],可一细商讨,一点也不简单。对句的
第四个词,先河得对上个数字,那个词又得跟后边的三样东西,有一贯沟通。
要不,这么些上联在辽国直接没人能对出下联呐。那会儿,辽使把那个难题出
给苏仙了。
  旁边陪着的多少个东汉官员,一听那么些上联,直皱眉头,都挺替苏文忠着
急,可别对不上来啊:海上道人稍微想了一晃,笑了笑说:
   “四诗风雅颂。”
  对句里的“诗”,指的是我国最早的一部随想总集——《诗经》。《诗
经》一共有 305 篇,是由《风》、《雅》、《颂》组成的;《雅》又分为了
   《大雅》和《小雅》,合到一块儿正假设四有些,这就叫“四诗风雅颂”。
  在座的南齐官员一听,脸上都暴露了笑容,一个劲儿地方头。那位辽国
使臣即刻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向苏和仲一抱拳[古人行礼的架子],连声说:
“佩服,实在佩服。”
   说来也巧,那会儿屋外忽然电闪雷鸣,来了雷雨。苏轼朝户外一看,灵机一动,对辽使说:“你的上联仍可以对——
   “一阵尘暴雨。”
  辽国使臣听了,惊奇得不得了:辽国好长时候没人能对的难联儿,苏硕士不大工夫,一气对上了八个,果然不错。
   还没等辽使表彰,苏和仲又对了一句:
   “两朝兄弟邦。”
  那两朝就是指南齐和辽国,苏文忠的那几个下联是说西魏是裕固族政权,辽
国是少数民族政权,应该友好相处,成为兄弟邻邦。
   辽国使臣佩服得心服口服,连连点头,说:“对得好,说得对!”
   
   据宋·岳珂《桯史》卷二。

摘要: 苏轼对妙联的故事四则
苏和仲(公元1037—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海南丽江人。千百年来,民间流传器重重关于她作对联的故事。
苏子瞻对妙联的故事:“坐”与“茶” 苏文忠在任圣何塞御史时期, …

图片 1

苏文忠对妙联的故事四则

苏子瞻(公元1037—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广西锦州人。千百年来,民间流传着很多有关她作对联的故事。

苏仙对妙联的故事:“坐”与“茶”

苏和仲在任大阪太史时期,有一天,只身一人穿着便衣到莫干山游戏。当时正是早春时节,苏东坡一路走来又渴又累,便到山中的一座佛寺内休息。庙里的主事道人看见她穿得至极简练,就草草地说:“坐!”又转向道童随口吩咐道:“茶!”

多少人落座交谈后,道人发现这厮言语不凡,学识渊博,暗想:这厮必然不是村夫俗子。于是就邀请客人到包厢去细细交谈。

进屋后,道人对她热情礼让道:“请坐!”又吩咐道童:“敬茶!”

深深交谈后,道人才知道客人是地面的左徒苏文忠,于是赶紧起身施礼,引苏轼进大厅,并连声说道:“请上坐!”又叮嘱道童:“敬香茶!”

天色渐晚,海上道人起身告辞,道人火速取来纸笔,执意请苏子瞻题字留念。苏子瞻稍加思索,提笔不暇思索:

坐,请坐,请上坐;

茶,敬茶,敬香茶。

那副对联以道人前后所说的话联缀而成,看似信手拈来,其实是字字如芒。道人看过之后,对团结“见人下茶”的做法惭愧不已,近来落得个出乖露丑后悔也未尝用了。

苏文忠对妙联的故事:“神来之笔”

某地有个老员外,颇有声望,是个进士,平时里格外自负,言谈之中,甚至没把苏轼放在眼里。头房爱妻六十大寿的时候,他听说苏和仲即将路过那边,他想:干脆趁这些机会和苏轼会上一会,到时候出个问题难住她,不就一发揭发我的德才了啊?可是,要出个怎样问题呢?他思来想去,终于写出一副对联,并把它挂在寿堂上:

那房太圣母皇太后孝庄文皇后不是人;

多个孙子都作贼。

当海上道人路过时,老员外快速请他到家里来吃酒。宴席上,老员外指着这副对联假意谦虚地说:“老头子我才疏学浅,力不从心,那副对联写得不得了,请苏大学生协助修改点石成金。”苏和仲领悟那是老员外有意为难自己,就命人取来笔,在那副对联上刷刷点点,写完后就自顾自地喝起酒来。

老员外转身去瞧那对联,只见对联已变成:

这房圣母皇太后昭圣皇太后不是人,好似仙女下凡尘;

多少个孙子都作贼,偷来仙桃献二姑。

老员外看完,快速对苏子瞻躬身下拜,爱戴地说:“苏先生不愧为一代名流,修改后的对联,意及天庭,真是神来之笔,老头儿我心悦诚服!”

苏文忠对妙联的故事:巧用《诗经》解难题

海上道人有个对象有意出偏题考他,一天他就对苏子瞻说:“我这里有个卓殊简约的五字上联,如果您能在一顿饭的年华里对上它,我就佩服你。”

苏轼说道:“何地必要一顿饭的工夫,倘使是八个字的话,你一出联,我就足以及时对上。”

那朋友自认为自己的楹联格外难对,就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以半顿饭的工夫为限!如若你没有对上,尽管是输我一席酒宴!”

苏和仲答应了。他的那位朋友表露了上联:

三光日月星;

上联一出,苏和仲惊得哑口无言。因为那是“相对”。上联的数码字一定要用数目字来对。上联的“三光”两字,用了一个“三”,下联就得用其余数目字。不过,“三光”之后,跟着又注明了“日、月、星”三样东西。那么,难点就在那儿:无论你用哪个数目字来对,上面跟着提议的实际事物,就不会是多少个。不是多于八个,就是零星多个。这些上联确实难对。不过,苏和仲并不甘于认输。他熟读《诗经》,在《诗经》里找到了“救兵”,随口答道:

四诗风雅颂。

那相对是妙对。妙就妙在一个“四”字。以“四”对“三”,是能够的。不过,若是在“四”字以下跟着提出四样东西,那就跟“日、月、星”对不上。而这一个下联妙就妙在她所提议的“四诗”唯有“风、雅、颂”四个名称。因为《诗经》中的“雅”,又可以分为“大雅”和“小雅”,所以诗经又叫做“四诗”。

苏轼巧用《诗经》,解决了难对,真是机智过人,所对的联也饶有兴味。

苏轼对妙联的故事:智对黄山谷

一天,苏子瞻与黄庭坚在郊游返家的路上,正好赶上红日西坠,只见晚霞似火,映红了江面。黄鲁直忽然想出了一个上联,就停下来对苏子瞻说:“想当年曹子建七步成诗,被传为千古佳话,大家就三步一联如何?固然对不上就罚后退七步。”苏仙点头答应。黄鲁直吟道:

晚霞映水,渔人争唱《满江红》;

上联中嵌了《满江红》那几个词牌名,贴切自然,颇有看头。黄豫章先生出完后就着力拖东坡快走,东坡却蹲下身来不动,任由黄黄山谷拉扯。黄鲁直急了,使劲拽住东坡的上肢,东坡一甩臂,黄庭坚冷不防跌出老远,还并未起身,就听见东坡吟出的下联:

朔雪飞空,农夫齐唱《普天乐》。

下联中也运用了一个词牌名,既和上联相对,又含戏谑的代表:黄庭坚摔了个跟斗,引得“普天乐”。

又有一回,苏轼与黄鲁直五个人在江上泛舟,饮酒谈笑。黄鲁直见河岸上一个大户正骑着毛驴,样子万分令人捧腹,就戏吟道:

大户骑驴,颠头簸脑算酒账;

苏子瞻一时对不上去,就在搜索枯肠之际,忽然看见前方一个摆渡的梢公送客人上岸,接过船钱,正向客人施礼。于是,他就对道:

梢公摇橹,打拱作揖讨船钱。

上下两联,都是应付之作,那丰盛表现了四个人神速的聪明才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