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狮子狗勒索事件

  大名鼎鼎的私家侦探赫尔克里·波洛,在侦破了广大疑难案件后,终于想要退休了。但是有一天,他见状了一部古典艺术学名著,书中记载了号称赫拉克里士的占希腊勇士办理了12件大事,依次是:杀死涅墨菲的狮子、砍下勒耳那九头蛇的头颅、捕捉阿尔卡狄亚的金鹿、活逮厄津曼托斯的野猎、清洗奥革阿斯的牛棚、驱散斯廷法罗丝湖的怪鸟、驯服克里特岛的野牛、拿获狄俄里墨得斯的牡马、追回希波吕忒的腰带、解放革律翁的牛群、摘取赫斯珀洛斯的金苹果、生擒恶狗刻耳琅洛斯。波洛被那位同名先人的丰功伟绩所震撼了,废除了退隐的意念,想模仿先人的史事,有选取地来办好12件案子。上边记叙的就是波洛大侦探的12件奇案。

  波洛想不到卡拉比小姐会来找他,卡拉比是“狮子狗”案件中的主人公。从那之后,她辞去了为霍金昭圣皇太后太皇太后圣母皇太后做伴娘的行事,继承了一份微薄的遗产,过着安静的生活。但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想在生活中寻些刺激。尤其是受了波洛的影响,对侦破案件有了感兴趣。方今他意识女友埃米琳迷恋着一种宗教,正陷入一种危机中。所以她自告奋勇地找到波洛说:“我愿意当你的助手。”

  这一天,Joseph·霍金邀请波洛侦探到他家,要他摸索一只夫落的狮子狗。事情是那样的:霍金的贤内助米莉(Milly)豢养的一只喜爱的狮子狗丢失了。那天她的伴娘卡拉比小姐牵着那只名叫桑东的狮子狗到园林去进行例行的散步。那时有一辆童车停在那边,童车里的新生儿越发令人爱护,卡拉比小姐是个40多岁的老姑娘,对子女享有某种特殊的真情实意,情不自尽地附身去逗那可爱的产后出血儿,并且同孩子的女奴攀谈起来,就在那短小二三分钟时间里,狮子狗桑东不见了,卡拉比小姐手里只剩下了一半被割断的皮带。隔了一天,米莉接到了一封信,只要他寄200新币到白瑞路广场38号交由克替斯下士收讫,她的狮子狗就会不伤毫毛归回给他;但只要舍不得钱或是报告警察的话,那狮子狗桑东将被割去双耳,并挖去双眼,米莉(Milly)舍不得心爱的狮子。受此酷刑,就依约寄去了200英镑,这狗也就回去了。本来此事早已终止,但霍金爵士是后来才得知用钱赎狗之事的,他不愿白白受人敲诈,所以要请波洛来侦破此案。他说,即便化再多的钱,也要抓获那几个诈骗者。

  卡拉比接着说,那多少个宗教叫“牧羊人耶苏的羊群”。总部设在德文郡靠海的一所美观的园林里,首领Anderson博士是个相貌雅观的男儿,教徒都尊称他为“伟大的牧羊人”。入教的一大半是巾帼,而且都颇有产业。她们甚至可以立下遗嘱,将资产交归教会。更严重的是里面有多少人死去了。卡拉比的女友埃米琳也是那位“伟大的牧羊人”的崇拜者,她早已立下遗嘱,将他的资产交给教会,卡拉比担心埃米琳也会像那八个女教徒一样,不久就会死去。所以他要来求助于波(英文名:)洛。

  “那行吗!”波洛接受了那一个案子,“请安插自己同老婆和卡拉比小姐会师。”

  波洛问:“那多个女教徒死于何病,死于何处?”

  霍金妻子Milly事实上已是个老孝庄圣母皇太后圣母皇太后了。伴娘卡拉比小姐也比其实年龄要苍老得多。她讲述完失狗的经过后,难熬地哭泣起来:“那事都怪我不好!”米莉(Milly)并没有过多地训斥,她对波洛说,“那些伴娘还算诚实,就是略微傻头傻脑的。”

  “都是胃溃疡之类的貌似疾病,而且都死在独家的家中,并从未谋杀的痕迹。正因为这么,更使自身觉得那毫无一般案件。”

  波洛问:“那事应该由她承受,难道你不对他多心吗?”

  “你只要真愿意当自己的助理员的话,你就得全体都遵守自己的布署来办。”波洛的安顿是,让卡拉比也像女教徒一样,信奉这些教会,参与其任何活动,然后把眼界来告诉她。

  米莉(Milly)说:“可疑有怎么着用?敲诈信明明是克替斯中士寄来的。而且依据来信规定,原信已同200加元一同寄去了。”

  在女友埃米琳的推介下,卡拉比小姐来到德文郡靠海的园林,见到了那位“伟大的牧羊人”安德森博士。卡拉比虔诚地表示:“我甘愿成为牧羊人羊群中一只驯服的羊。”

  波洛又问卡拉比小姐:“你到此处服务多长时间了?”

  安·德森(And·erson)说:“那是通在净土的必经之路。”接着他问了卡拉比的家中、财产及正常情状。卡拉比都无疑说了,尚未结婚,微有薄产,但说到肢体景况时,她撒了个谎,那是波洛事先关照的。“我曾得过肺水肿,还曾复发多次。”

  卡拉比回答说,她和三嫂是以做伴娘为工作的。前一时代小妹病了,她就在家侍候四嫂,但诸如此类就断了生涯,所以他经人介绍来到米莉(Milly)家中服务,已经7个月了,其间抽空回去照顾三妹。

  Anderson卓殊令人满足:“那您就立誓入会吧,准备接受血的圣礼,请蒙上眼睛,伸出右臂,”卡拉比照办了。伟大的牧羊人已经走到了她跟前,她感到他的臂膀被人拿着抬起来,接着就是一种像针刺一样的戳痛,不久,一声令下:“取下蒙布,领受心灵的欢愉!”

  波洛离开了霍金爵士的家后,去访问了白瑞路38号,那是一家宾馆,根本未曾克替斯中士这么个乘客,游客的通讯都是插在阶梯旁的一个信袋内由收信者自取的。此时,波洛对案情已基本有数了。

  此刻,卡拉比真正像入魔似的,感到四星期三片宁静,心灵最好愉悦。她想以此上帝的牧羊人果然神通出色,她那时所感受的难为他期盼的境地。

  接着又有一个大公请波洛去查访他家消沉一只狮子狗的案件,情形差不离与霍金爵士家丧气的狮子狗的案情一模一样。对此,他不但不认为意外,相反更扩充了破案的信念。

  波洛接着也过来了德文郡海滨。在这后边他曾去警察局对安·德森(And·erson)作了调查。Anderson原是个化学博士,历史上并无劣迹,只是他创立这么些教会好像比较偶然,还有那四个女教徒都死于疾病,当然她们的年华还没达到自然长逝的尽头。

  波洛来到了城郊的一幢破旧的房间,径直走了进入。那里是伴娘卡拉比小姐的家。她的姊姊正睡在床上,卡拉比在喂一只狮子狗进食。见了波洛她心神不安地问道,“你怎么认识自我的家的?”

  波洛与卡拉比小姐在海滨的一家咖啡店碰头。卡拉比讲述了她入会的通过,情难自禁他说,“我几乎对那几个教会入迷了,甚至也想将自家那微薄的资产进献给教会。”

  “姐妹多人都以当伴娘为业,二姐近日患病了,凭着那条线索,简单找到您的家,而且我猜到了你家一定也有只狮子狗。”

  波洛问:“卡拉比小姐,你不想承担你的重任了!”

  卡拉比红着脸强辩说:“喂养狮子狗并不是富家特有的义务。”

  “不,我只是怕完不成那一个重任。”

  波洛紧接着话头说:“然则,穷人并没有义务使用狮子狗来敲诈富人。”

  “应该说,到近期甘休,你已毕得很好,相信您会成功得更了不起。顺便问一问,那一个教会除了首领一个全职人士外,还有没有助理?”

  “你都理解了!”卡拉比小姐的气色由红转白了。

  “还有一个守备人,但她就像并不信仰那么些教。不是信教者。”

  “事情是相比清楚了,除了您监守自盗外,别人是不能盗走你牵着的狮子狗的。”接着波洛叙述说,卡拉比小姐养了一只狮子狗,大小和霍金爵士家中的桑东相仿。她那天散步时将桑东带回家,而将团结的狮子狗牵到公园,公园的守门人见她每日都要牵狗来散步的,当然不会注意那天他带的狮子狗是或不是桑东。她在俯下肉体亲近童车里的婴幼儿时,悄悄用刀割断了皮带。那几个动作连近在一侧的宝宝保姆也不能察觉。她那只久经练习的狮子狗在皮带断了之后,就回来了家中,于是他寄出了勒索信,在取到钱后,再悄悄地从家庭将桑东送回霍金爵士的家中。

  波洛至此已对案情通晓在胸,他自言自语道:“我就如感到那是赫拉克里士做的第10件大事。那几个安·德森(And·erson)就像‘魔怪革律翁’,他要把教徒变成她的牛群。我的沉重就是要扑灭他。”

  “大家那样做实在是出于无奈。”卡拉比小姐难熬地哭了。她说的“大家”是指一伙做伴娘的稠人广众,其中许多寡妇,有的是失去工作者,有的像卡拉比一样是老姑娘,生活清贫,前途无望,随时有被辞退的可能,于是他们协会了一个社团,专门从事“狮子狗勒索”事件。她最终说:“那笔钱,这几个富人给了俺们也是理所应当的,可是他们却那么悭吝。”

  几天后,是教会严正的节假期,所以教徒聚集一堂接受洗礼。Anderson博士吩咐道:“蒙上黑布,准备接受血的洗礼。”

  波洛是怀有同情心的。他说:“即便那样,也不能够做违纪的事。我得以答应你不暴光真相从而可以不被起诉。但无法不承诺我七个条件:一,今后绝不可以再干那种事了。二,把200新币交给我,还给霍金爵士。”

  教徒们依言蒙上了黑布,举起了手臂。正在此时,警察们冲了进来,一把吸引了安德森,波洛也跟进来,拿起了安·德森(And·erson)掉下的针筒。

  卡拉比把200新币交给了波洛。

  人们一哄而散,只留下了彼洛和卡拉比小姐。波洛告诉她,Anderson精日照学,他给教徒注射大麻针,使众人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他又在信徒身上注入毒种细菌,使那几个有病的人旧病复发,死得无踪无迹,然后夺取那么些信徒的资产。譬如说卡拉比说他曾得过结核病,他就给她注入结核复合菌,使她旧病复发,由于卡拉比所说的结核病是胡编的,所以并不会遭遇震慑。

  卡拉比问道:“你有凭证吗?”

  波洛说:“警察已查到了他的实验室及有毒针剂。那样,‘魔怪革律翁’的牛群也就足以获得翻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