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故乡的那座桥

   

  客商难住了,老艄公为救自己死得悲惨壮烈。老大妈识大体,高歌猛进,继续义渡,应名垂千古,勒碑纪念。想到此,他从随身摸出千两银票,交于本地乡贤,委托他在渡口修一木桥,一遂老艄公的遗志,二称老阿婆的希望。

   

  那天中晌,乌云密布的天幕撕开了一道缝,裂口处现出黑色云朵,血样的红润。忽然港对面有人呼渡,瞧着一港的浊流,望着宽阔的港面,瞅着对岸焦急徘徊的过客,老艄公没有动摇,毅然地解缆放舟,为了协调的信义,为了协调的许诺,他持之以恒。

1111明光女山湖西南边有一个渡口,南岸是邵岗山北村,北岸是丰收圩大堤,是女山湖及淮江苏商贾赴六合、浦口要津。那几个渡口从古到今非常闻名声,人称”王摆渡”。那”王摆渡”是因人得名,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1111风传,公元906年,黑龙江发大水,一个名叫王彦的章的年青人流落到此,要对接向东寻求谋生。湖面上摆渡的是一不便老人,时年六十有八,人称魏摆渡。那天王彦章来到渡口,因没人往来,魏摆渡已靠在船舱打盹。王彦章礼貌地叫了声:”小叔,我要衔接。”魏摆渡起身扶篙,送王彦章过渡。当船行至湖心时,魏摆渡一阵火爆咳嗽,接着口吐鲜血。王彦章慌忙过去扶住魏摆渡道:”老人家,怎么啦?”魏摆渡脸色蜡黄,力倦神疲地说:”小哥,我已病八个月有余,知府抓过三次药也不翼而飞好转,看来那摆渡的买卖我是干不了多长期了,可惜我无后,没人接替我。嗨!我那小船一停,两岸过往人儿不知要绕多少路……”还没说完,又一阵剧咳,吐出几口鲜血。王彦章忙扶着长辈到船仓靠下,问道:”老人家是住在南岸仍然北岸?”魏摆渡说:”住北岸魏渡村。”王彦章说:”老人家,我送你回家休养养病,那摆渡我暂替些日子,等您病好了,我再离开,你看什么?”魏摆渡一听喜形于色,看一眼面前的青年人,见王彦章身高马大腰圆膀粗,甚是喜上眉梢,但不知此人识水性否?王彦章介绍说:”我乃四川省博兴县人,自小长在湖边,识得水性,会摆弄篙桨,且自幼习武,十八般兵器大都能使上几招。因家乡水灾父母兄弟遭难,听说自己师兄弟在钱塘开有武馆,想往那去投奔,找个容身之处。”魏摆渡一听更是爱不释手,就在船舱说好,王彦章暂留下接替摆渡。
1111次之天魏摆渡就卧床不起,王彦章请都尉抓药,邻居嫂嫂协助煎药。王彦章正式接手了摆渡的生活。这一接就十二月方便。魏摆渡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一天天加重了,几天后魏摆渡病故。因魏摆渡家无积蓄,王彦章向村邻借了些钱将魏摆渡安葬下地。从此,那魏摆渡就成了王摆渡。
1111一天,一个牛贩子在山西岸贩了一条半大黄牛要对接。上船时那牛来了犟脾气,任你如何拖、拽、撵它就是不愿上船。牛贩子急出满头大汗。王彦章放下篙一边捋袖子,一边说:”我来尝试。”只见她左手搂住黄牛前胯,右手搂住黄牛的后胯,单臂一用力,这半大黄牛四蹄悬空被王彦章抱了起来。俗话说:”宁举千斤石,不抱二百畜”。说来也怪,那黄牛像是愿意合作王彦章,服服帖帖被抱上了船。牛贩子和几名过渡客看得目瞪口呆。从此,王摆渡力大无比,抱牛上船的事儿被盛传了,而且越传越远,越传越神。
1111王彦章臂力过人,武艺(英文名:)超群的神话被传到了几百里外的达累斯萨拉姆。当时西魏王朱全忠废唐哀帝,自立为帝,国号为梁,史称”北魏”。朱全忠为加固政权,随地招兵买马,广纳先知。公元908年,朱全忠听说哈尔滨有个隐居的半仙,能知前后五百年大事。朱全忠亲自带人从北边过来南通,连住几日未打听到半仙的踪影。在追寻半仙进度中却听人说起了王彦章的传闻,朱全忠求贤心切,便带四七个随从日夜兼程赶赴王摆渡。
1111这日,明代王朱全忠来到渡口。当时正是潘村逢大集,过往人很多。朱全忠和多少个随从并不忙上渡船,而是坐在渡口一棵大树下细看王彦章的一坐一起。王彦章也见到了树下的几人。船在湖上来回过了几趟,这一个人仍坐在树下不上船。王彦章有些迷惑,但过往人多,忙得不可开交,一时也没放在心上。逐步天中了,过往行人稀少了,岸边树下几个人先导上船过渡。因朱全忠观察王彦章好一会了,看她扶老人、抱孩子、搬货物,心中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看越喜欢,心想:此人为人厚道,心地善良,若真像神话中那样力大无比,武艺先生超群的话,给他施展天地,其当做定在众将之上。
1111船到湖心,金朝王朱全忠想试试王彦章的反射,便有意左使力,使船身猛地一晃。朱全忠顺势向前一栽,伸出右手要点王彦章肘下软穴。只见王彦章将身向旁边一闪;同时呼吁一把吸引朱全忠的左边道:”先生请坐稳。”朱全忠一见王彦章身手敏捷,更是现身爱幕之心。可是表面不露声色,还想尝试王彦章的马力。于是又说:”我走南闯北,不知到过些微渡口,唯有你这一个渡口摆得最慢,那不急人?就是您渡我过去,我也不付你渡钱。”朱全忠说那话的意味是想让王彦章用力撑篙,看船行速便知其力。王彦章一听那话有点恼火,心想:这一个人很久不愿上船,只是坐在树下对人评价,已估量他们是云彩里显示一条腿-不是凡脚(角)。又想刚才那人想捣鬼,出手也别致,现在又想赖渡钱,这哪行?王彦章一脸不快,举起手中的船篙”嗖”的一声,那篙如利箭深深扎进水底,只露半尺多或多或少篙梢,抱起双手道:”随你们多少人来拔那船篙,要能拔起来,我分文不要,上岸后去镇上最大一家酒吧摆酒席请你们。要是拔不起来上岸后婴儿留下船钱走人,不要逼我动粗。”朱全忠笑笑,指挥随从同步尽力拔篙,那几个人集中到一边,船浮在水面上摇摆起来,几个人不能一起效忠,差一点把船弄翻,那船篙在水中纹丝不动。东晋王朱全忠把手一摆,随从们罢了手。王彦章乜斜一眼船上几个人,一手抓住船篙梢轻轻一提,船篙带出半截泥出了水面。朱全忠见状暗暗欢喜。上岸后,朱全叫亮明身份,表达来意。王彦章正为全身本事无处施展而忧心忡忡呢。现听表达代王惜慕他的才能,从几百里以外赶来相邀,岂有不投靠之理?汉代王朱全忠说:”王壮士力大无比,刚才你撑篙就已看到。”王彦憨憨一笑说:”刚才有诈。船篙插入泥里,若一人去拔也许能拔起,可人们去拔船的主体偏向一边,船身摆动,无法奋力。”一边说一边将缆绳系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上,系好缆绳后,右手抓住大石头的一角,一用力,一块狗头大小的石头被掰了下来。大千世界见此对神话的神力更激化无疑。
1111西汉王朱全忠在镇上一家商旅设宴请了王彦章,王彦章酒足饭饱后对朱全忠说:”请容我7个月,七个月后我定去投奔古代,效尽犬马之力。”朱全忠不解地问:”壮士何不就此尾随?”王彦章说:”魏摆渡身故,我向乡邻借了钱处理后事,那钱还有局地没还上,我跟你走,那钱怕是很难还了,岂不留给恶名。”朱全忠听王彦章那样说心里更夸赞王彦章的灵魂,问道:”还欠多少?”王彦章说:”不多,还欠两吊不到。”朱全忠和追随一听”哈哈”大笑,朱全忠说:”我还认为是有些吧”。说着对随从说:”取50两银子分与众村邻。”
1111王彦章还了欠钱,决意随朱全忠同行,行前越发到紫阳山请净明寺观道长用上等紫阳赤铁打造一杆120斤重的丈八长枪,跟随着梁王朱全忠转战南北,屡立战功,第二年就当了左龙骧军使,后官拜少校军。公元923年,河东上卿李克用及其子李存勋灭清代建汉朝。王彦章在交火中被俘,汉代王李存勋也惜慕王彦章的为人和才干,数十次劝降,王彦章宁死不从。后死于牢中。
1111一千多年过去了,王彦章的英名被老百姓世代传颂着。近期”王摆渡”那一个渡口的名字还在用着。民国初还有老人见到过渡口这块被王彦章掰掉一角的大石头,后就不知去向。至今在邵岗、潘村内外说到”好马不驮二夫,好将不事二主”时,还常说起王彦章宁死不降的故事。

  沟港纵横,塘堰密布,浔龙岩北岸那片灰色的土地,就是自身的邻里。在那片热土中,曾留下自己的童年,留下我的愉悦,也预留不少美妙的故事和动人的神话……

  “先生站稳。”老艄公的竹篙轻点,船一离岸就开端上浮。老艄公将船头朝上,冲着洪流一点一点地向彼岸活动。从前只要十几分钟,前几日却好长好长。船到港心,突然一团水草绕着树枝从上游翻滚而来。看着险恶而来的漂浮物,避让己来不及,若是被它横向撞上,那股强劲的推力就会覆舟。从小在江边长大,熟习水性的老艄公直截了当,将船头顶着那摊漂浮物。

  客商稍一沉吟,悲戚地说:“老艄公忠昭日月,义薄云天,就叫忠义桥啊?”

  来人四十来岁,肩背包裹,戴粉藏蓝色礼帽,着灰布长衫,白白净净的一付行商模样。船刚拢岸,他一个健步跃上船头,笑着说:“老伯,我和一个有情人约定,明早在德化楼商谈一笔生意。因家母偶患小恙耽搁,现在岁月紧迫,事出无奈只可以有劳老伯。”

图片 1

  港中惊险的一幕早己被岸上的人发觉,人们拿着绳索竹篙在水边紧追。在老艄公跳水的一须臾,人们呆住了,湍急的洪流,一港的杂物,“危险!昭圣危险!”

  好在船己拢岸,人们接踵而来,扣住渡船。把吓得面色如土的别人扶上岸,可是在水下推船的老艄公却不见动静。

  他们一面耕种,一边摆渡,竭力为来往的游客提供方便。不论雨雪风霜,不论白天黑夜,只要在水边一声招唤,渡船就暗中地离岸,划破一港碧波,把过渡者稳稳地送向岸边,分文不受。人们看她极大年纪,卖菜的私下地留住几棵大白菜,走亲戚的暗中地留下几枚鸡蛋,办婚事的感激地留住几包糖果,他都坚辞不受。执着地守着那份道德,那份信义,那份忠诚。

  他解下身上的担子,取出纹银百两,付于乡邻置办棺木,隆重厚葬。老艄公的遗孀年事己高,又孤苦无依。客商本想带回家中尽人子之责,悉心奉养,无奈老三姨旧地记住,不愿离开本乡。并放言要再而三老艄公的遗愿,不遗余力地为民义渡。

  一年之后,一座两丈宽青砖砌就的拱桥横跨在渡口,“忠义桥”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刻在六尺见方光滑如镜的南平石上。旁边两间平房前一位白发苍苍的婆姑奶奶守着茶摊,用这位客商的捐来的钱,为过往乘客任务地供茶,向过往行人讲述着东港的故事,讲述着忠义桥的由来。

  嘁嘁嚓嚓一阵乱响,船头陷在漂浮物中动弹不得。任凭老艄公怎么样发力,休想从中挣脱,只能随波向下游漂流。

  在一个拐弯的地点,漂浮物向一旁侧移。老艄公见机会来了,手持竹篙猛一发力,只听见“咔嚓”一声,胳膊粗的船篙应声而断。恰在此时,刚才开口的天空又合拢了,不期而至的一场沙暴把水面打起一层雨雾。

  情知不妙,多少个青少年跳下水,抠开老艄公推船的双手,抬上岸时已没有呼吸,原来她的双脚缠满了水草。望着老艄公赤裸的肉身,苍白的脸,在场馆有的人都失声痛哭。

  大桥头乡那条一条自北往西的东港,穿过无数的村庄蜿蜒地流入密西西比河。数十里水道两边长满了芦苇辣蓼,蒲草茭白,红菱碧荷。还有起落的鸟儿,打渔的小舟,簑翁垂钓,列岸杨柳,流淌着一幅雅观的画卷。

  “我摆渡就是为了救人急难,先生不要客气。”看这厮彬彬有礼,一团和气,老艄公客气地应对。

  离长江五里之遥有一些夫妇,竹篱茅舍,依港而居。老两口膝下无祠,靠种港边的几亩薄田,日出而作,春种秋收地维持生计。他们见两岸的人们和往来的客人因一水之隔,进进出出的诸多不便。更加是红白喜事,病者就医的那个急事,要不绕途跋涉,要不冒险泅渡。老俩口看在眼里,急在心尖。切磋着将根本积攒的养老钱,买了一条渔舟,在此地摆起了义渡。

  一年春季,连绵的大洪雨使河水猛涨,塘堰横溢,从前心平气和的渡口突然喧嚣起来。浑浊的洪流淹没了碧荷,扯断了红菱,蒲草茭春分出尖尖的细叶,无奈地随激流摆动,宽阔的港面时有团团水草杂物漂浮。

  “忠义桥,好名字。”众人交口称誉。

  黄梅县第几人民医院     熊道正

  “先生,老艄公即使是为你而死,你也不用过于自责。你所托之事一定照办。大家都是粗人,请先生为那座桥命名。”客商的话感动了乡贤,也触动了独具的邻家。

  那位大难不死的客商以收购农副土产,贩卖珠宝古玩为业。不说是富甲一方,也终于殷实人家。今赶赴德化楼为洽谈一笔买卖,岂料渡船被内涝所困。老艄公本可以泅水逃生,但为了救他而命丧洪涛,想到此他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2010

  激流断篙就如风筝失手,船在离岸不远的地点随着漂浮物滴溜溜地乱转,不趁早脱离时刻都有倾覆的也许。他没关系,离岸几丈宽的偏离,难不住他。望着己经神更色变的商贾,他二话不说,毅然地脱下衣服,跳进澎湃的激流,双手使劲推开漂浮物,推着船向岸靠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