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裙苗的茅人节

   

在榕江县南边的,两汪乡的空伸、空烈一带居住着数百户鲜卑族同胞,那支门巴族,妇女头裹锥形头帕,身着百褶裙,长仅有16毫米左右,被誉为世界超宽腰裙故乡。
那支苗族勤劳手…

既往,有局部夫妇,娃他爹叫果善,内人叫培香。俩人自从生活在一道,别样都还看中,只是十多年了,身边还尚未个子女。为这,夫妻俩盼呀想啊!盼得果善的毛发都白发苍苍了,想得培香那光生生的脸蛋上起了皱纹。
一天夜里,培香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乃老(侗语:老阿婆),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子,笑呵呵地朝他走来。到了附近,乃老把小家伙放在培香的怀抱,就飘飘然然地去了。梦醒来,培香心情舒畅地对娃他爸说:“哎,说不定大家真会有个小朋友呢。”果善说:“那是你想孩子想得太多了,我不信任真会有这种孝行。”不过不久,培香真的生得一个义诊嫩嫩的女娃娃!这一弹指间,就好象蕨草蓬里突然冒出一个笙笋来,喜得果善笑弯了嘴,乐得培香笑开了眉。半辈子夫妻才生得一个独生子,两口子把她作为金银宝贝,给她取名叫“银妹。”
屋旁的小杉树,一老迈一尺;火塘边的小银妹,一大年一拳。到十四、五岁,银妹已经长大一个精彩的姑娘了,可家长还不让她干活。挑水、怕她压坏了肩;洗菜,怕他冻坏了手;下田,怕她勾弯了背;种地,怕他晒黑了白嫩的人情。那样,就把银妹姑娘给娇惯了,什么工作也不会做。到他十七岁那年,爹娘双双偏离了红尘,剩下银妹一个人,孤零零,好苦闷哟!
山寨里和银妹一样大的幼女,什么扯秧、摘禾、种地啦,什么纺纱、织布、绣花啊,样样工作都会做。银妹很羡慕,想跟她们学一学。
青春来了,银妹起初去跟同伴学扯秧。同在一丘田,同伴扯得又快又好,秧把捆得齐刷刷;银妹紧拉慢扯,拉一根断一根,扯一把断一把。同伴对她说:“银妹银妹你莫急,逐步学着就会的。”银妹说:“唉!那扯秧太难了,累得腰酸背痛,还遭蚂蝗叮。我或者学做其余啊。”
春天来了。同伴们到棉地里去锄草,银妹扛着锄头跟着去。同伴的锄头象长得有眼睛,锄起来又快又好不伤苗。银妹的锄头象有千斤重,拿在手里总不听使唤,尽是往棉苗上铲。锄了一会,两手起了血泡,又被太阳烤,出了满身汗。银妹扔下锄头,跑到树荫底下去了。同伴对她说:“银妹银妹莫泄气,逐步学着就会的。”银妹说:“唉!那锄地太苦了,我或者学其余吧。”
夏天到了,同伴们到田里去摘禾,银妹也带上镰刀跟着去。同是摘禾,同伴的手那么灵巧,只听嚓嚓嚓,不到半天就摘得了一担;银妹的手却那么笨,摘了半天只得一小把,白嫩的手,还着禾叶划破了。同伴对他说:“银妹银妹你莫忙,逐步学着就熟稔。”银妹说:“唉!那摘禾也太难了,我仍旧学做其余吗。”
冬令,姑娘们聚在一块,围在火塘边纺纱。银妹又去跟同伴学纺纱。同伴纺的纱象蚕丝一样,又细又匀称,纺车摇出的声息象山溪流水一样,美妙动听。银妹纺的纱象麻绳一样,既粗又还有结疤,纺车摇出的动静,象杀鸡一样难听。同伴对他说:“银妹银妹你莫慌,逐渐学着就熟悉。”银妹说:“唉!那纺纱也不好学,摇得自己手臂酸酸的,依旧学其余吧。”
一年过去了,银妹什么也未曾学会。
其次年,银妹又跟同伴学织布、织棉、绣花,也都未曾学成。她见同伙都蛮会唱歌,又唱得蛮好听,和腊汉在一块玩山、坐夜,尽是用歌来当话说,缠绵绵,甜蜜蜜的。银妹听了心灵也痒痒的。她想:那唱歌不尽力,不困难,光动嘴巴,最好学。学会了歌唱,我也找一个仇人。不过,才学得几晚,她深感唱歌难得记,脑壳痛,喉咙干,不佳学。“唉!我仍旧学其余吗。”她长叹着。
山头的油茶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年复一年,银妹已经二十多岁了,依然一如既往事情都没学会。这辈子怎么过啊?银妹心里又急又愁,一夜间,满头青丝都给愁白了。银妹成了白发姑娘。
一天,她到山上去摘野果吃,听到树林里屡见不鲜的鸟叫声,觉得很中意,心想:我不会唱歌,就学习鸟叫吧。
银妹在一株杨梅树上摘杨梅。
“扑哧”,一只乌鸦飞来,落在银妹跟前的树枝上,朝着他“哇、哇”地叫,她学着乌鸦叫了几声,觉得那声音太难听,就把乌鸦赶走了。
“扑哧”一只山鹰飞来,落在银妹跟前的树枝上,朝着他“鸠——鸠——”地叫。银妹学着山鹰叫了几声,觉得那声音太平淡,也不惬意,又把山鹰赶走了。
“扑哧”,“扑哧”,三只画眉飞来,落在银妹跟前的树枝上,朝着他“吱吱”地叫。银妹见画眉雅观,叫的音响又足够好听,就学着画眉叫。不过学了大半天,照旧学不象画眉鸟叫的那么好听。银妹瞅着画眉鸟,想到自己连画眉鸟都比不上,她脸蛋滚下了悲伤的泪水,坐在树枝上,“嘿……嘿……”地长叹不休。
从那将来,人们再也见不到银妹了,只见树林里又多了一种美观的苍老小鸟。人们管它叫公白头翁,都说是银妹变的。你听,她明日还在林海里“嘿……嘿……”地长叹呢!

在榕江县北边的,两汪乡的空伸、空烈一带居住着数百户独龙族同胞,那支土族,妇女头裹锥形头帕,身着百褶裙,长仅有16毫米左右,被誉为世界超直筒裙故乡。

原小编: 姚再智(讲述) 姚绍沅、杨家敏(收集整理)

那支赫哲族勤劳灵巧,她们所做的裙子,除绣花丝线和衬底用的绸缎外,均为自种的棉花,自纺成纱、自织成布,白染自缝而成。所穿的服装袖口大而短,领口满襟,多数镶有色彩艳丽的栏干和绣有得天独厚的图案,穿着古朴、大方、潇洒。青年女性还配上一副绣有精美鲜活的鱼、虫、花、草等美术的围腰布,抄上腰间,半老徐娘,犹如天鹅秀态、芙蓉出水、天仙玉女,与世争奇斗艳,加上银核,银花鬓夹,银耳环,银项圈,银手镯等银饰,更显示如风拂百花,翩翩起舞,光彩夺目。2000年四月黔西北州在州府所在地——凯里(凯雷(Carey))市设立的衣衫表演节上,空伸女青年盛装加入表演,受到有关负责人和大家的中度评价,受到中、外游人的惊人称赞,称之为“世界上绝无仅有”。他们的知识品味、似乎大自然一样朴素、纯真,凡身临其间的,都为她们能歌善舞,热情好客而留给深切的印象。

   

那支节裙苗,每年3至三月份不成婚嫁女,但随春暖花开时节的过来,蝉、鸟嘈林,那里的孩子青年就相互邀约夜间串寨,借屋脚或谷仓边幽会,更为世人瞩目标是她们每年一度的“茅人节”。

“茅人节”是他俩感念先祖反抗包办婚姻、追求幸福生活的最古老、最奇特的民族风俗之一。

神话,远西汉,那支直筒裙苗的先世碰到异族驱逐,被迫逃到空伸、空烈一带山坡上位居。为联合抵御掠夺,他们结为小兄弟,规临沧服裙苗之间不可能匹配,像兄弟一样团结和睦。因而那里的男青年娶儿媳妇和姑娘出阁都要找雷山、台江等很远的地点的人烟,远嫁他方的丫头很难回家,短的三五年,长则八九年才能回家与父母兄妹团聚一遍。每当夏季,山峦翠绿、映山红花绽放的时候,亲人们怀念远嫁他乡的闺女、姐妹时时泪眼涟涟。于是有人便到山坡顶上去插一排茅人,中间最高的代二姐妹,两边的意味三嫂,当惦记亲人而又不可以相会时,就爬上顶峰去,看见茅人,同如看见自己的亲人。从那未来,每年的夏历二至八月她俩都要到山坡秀美的高峰上去插茅人,唱情歌,“茅人节”就通过而形成,随着时光的延迟,那支直筒裙藏族男女青年互相匹配后,“茅人节”就衍生和变化为男女青年谈情说爱,自由选拔如意对象的一种主要社交活动。

玩“茅人坡”是直筒裙苗的一种有趣的运动,更是青年人的一种重大的恋爱形式。那种移动,一般在旧历二至四月栽秧前展开。莺飞草长的时节,男青年接纳佳日上山用茅草和小树杆扎成茅草人,插在山寨附近的山坡顶上.姑娘们热情洋溢地打扮起来,提个小篮子上山采蕨菜.小伙子们身背柴刀或斧头上山砍柴,他们在“茅人坡”相会后,便对歌取乐。唱歌,一般有“初会面”、“赞扬歌”、“盘查歌”、“怀想歌”、“求爱歌”、“盟誓歌”、“送别歌”等。

碰面后,男的便神采飞扬地先唱:

今天天数好,

白云无雨既有风。

云会雨,雪会风,

河岸会江东。

蒜苔会萝卜,

韭菜会青葱。

孔雀会凤凰,

鲤鱼会金龙。

有缘千里来会晤,

无缘对面不相逢。

女方接着回唱:

初初来:

银蹄白马会金街,

画眉初会金鸡伴,

山伯初会祝英台。

溪会河、马会鞍,

盘路会青山。

蜂子会芍药,

蝴蝶会牡丹。

早知丽山有好伴,

包饭问路早来玩。

唱完初会见歌后,又唱表彰歌和盘查歌,男的先唱:

会唱多,

唱得鹦鹉怕歌唱,

唱得干鱼睁开眼,

唱得阳雀口难开,

唱得郎哥红了脸,

干愿拜你为歌师。

继而又唱盘查歌:

妹歌多,

郎要问妹颠倒歌,

怎么着颠倒去砍树,

哪些颠倒去挖坡。

女方听后,毫不逊色便即刻回唱:

郎要盘问颠倒歌,

妹就答郎颠倒歌。

锄头颠倒去砍树,

斧头颠倒去挖坡。

他们如同此,你唱我答,你盘我对,幽默而又幽默。当唱到一往情深后,男女青年便谈情说爱,山坡上的茅草里,树丛间,一对对互绝对唱情歌。男的唱:

寨边田最贵,寨脚田值钱,

有钱能买到,只要多加银。

妹子生最乖,手巧心又灵,

妹值千两金,妹值万两银。

妹呵,哥我穷又苦,

无石打岩鹰,成天在想妹,

想妹成双对,如妹嫌弃哥,

唯有陪老住,光棍过毕生。

女的便接应,唱到:

仙女最卓绝,仙人最领悟。

越发敢算定,永活万年青。

代代有能人,妹是穷家女,

妹是活路人,只要两相好,

劳动双双做,情投意更深。

哥呵,只要您不嫌,

妹愿陪着您,白头过毕生。

情歌越唱越强烈,这寸整个“茅人坡”沉浸在歌的海洋里,歌声时而豪迈奔放,回荡山谷林丛,时而悠悠然然,飘扬空高云里,时而深情厚意,如潺潺流水。他们就那样痛快地欢歌取乐,越唱情意越深,如痴如醉。已婚成年人,通过对唱,加深友情,化解昔日积怨旧恨,增加了团结。未婚青年,通过对唱物色各自的意中人。唱啊!玩啊,平昔到晚霞洒向山岗,才依依不舍地互唱送别歌:

分别了,

我俩分别莫分心,

要学江河长流水,

莫学花儿一时香。

去了去了又转来,

山伯难舍祝英台。

鲤鱼难舍滩头水,

蜜蜂难舍桂花开。

前几日,按约定好的日子和地址,又如期到坡上团圆,继续谈情说爱,谈到情融意合时,便唱开了结对歌:

画眉借山来歇凉,鲤鱼借水来归塘。

哥不借妹钱和米,借妹把凭连心肠。

苦瓜连青藤,风筝连山鹰,

蜂子连胡蝶,哥妹要连心。

结对要连情,心绪好,

您我要连六十春,生生死死不分心。

结对歌唱到高潮时,意中人苹果般的脸蛋上含羞飞霞,互相互递珍视信物,双双离众而去,在箐底林中轻言细语,欢度幸福时刻。那种活动既原始又火爆,既神秘又天翻地覆、自由,充满了浪漫的情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