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56.陈高寿的楹联试题

  我国知名学者、南开高校教学陈高寿[kè],在一回大学招生的卷子上,
出了一道对联题,让考生们对出下联。那个上联怪有意思,是大伙尤其熟谙的:
   孙行者
  什么人都驾驭,“孙行者”就是美猴王,是《西游记》里的基本点人士。可要
真对准这厮名联,没那么不难。上联里头一个字“孙”,是个姓,也恐怕
当“外孙子”讲,还有个“猢狲”[hú sūn,就是猕猴]的意趣。平日一提孙猴子,不也常叫她“齐天大圣”吗?第一个字:“行”,是动词,当走讲。最后的“者”字,是个文言代词,当“人”讲。“行者”合到一块,可以看成
一个词,提议家人,“孙悟空”有“猴子和尚”的意趣。
  参预考试的学习者,大概都没学过对对子,一看这道题,全都傻了眼。
那个考生就找《西游记》里的人名来对,什么“唐三藏”、“平天大圣”呀,
什么“沙悟净”、“猪刚鬣”呀,对得是各式各种。还有个学生又气又急,
干脆写上个“王八蛋”!当然,那几个答案全得了零分。
   可有个考生那道题得了满分,他对的是:
   胡适之
  “胡洪骍”就是胡嗣穈,是当下的名牌学者、高校助教。那个下联为啥能得满分呐?第一,上联是姓名,对的下联也是真名;第二,“胡”跟“猢”
一个音,和“孙”一样,都有“猢狲”的情趣;第三,“适”这几个字在文言
里,能当“去”、“往”讲,跟“行”正好相对;第四,“之”也是个文言
代词,可以当“人”讲,跟上联的“者”对得挺准。
   那陈龟年的标准答案就是“胡嗣穈”了?不是,他的答案是“祖冲之”。
  祖冲之是南朝人,是我国曹魏一位伟大的数学家。祖冲之算出的圆周率
比南美洲国度早出了一千年!
   下联的“祖”字,能当“祖父”[就是祖父]讲,跟上联的“孙”字—
   —能当“儿子”讲,正好相对;首个“冲”字是动词,跟上联的“行”相对;最后的“之”字跟“者”相对。陈龟年的下联,确实挺有水平,可及时
没人能想出去。

拜读四月十八日大公园彭城客《“不考语文”错了吗》一文,觉得理所当然。其实,理工科院系考不考写作、作文题目该怎么出,向来见仁见智众说不一,不禁想起民国时期的“高考作文”来。  自一九一二年到一九三七年,国民政党从未搞全国统考和共同招募,高考全由各院校自行招生,但也遭到教育部管理备案。至于是否考作文、怎么样考,则是各有各招、各自命题的。只是一九三八至一九四一年的三年多里,由于全国各大学纷繁迁移到以地拉那为主干的可比安全的“大后方”,才实施全国统一招生,但作文题照旧各出各的。  一九二九年新加坡高校的华语考试只是一道作文题,考生写好作文就行了。那年撰写题分甲部、乙部,其甲部试题是:“清季曾、李诸人(即曾文正、李中堂)提倡西学,设江南创立局、翻译科学书籍甚伙,其中不乏精深之作,何以对于当下社会影响有限?试言其故。”乙部试题是:“清儒治学方法,较诸前代,有什么异同?试略言之。”一九三二年新加坡高校入学考试的作文题,是要考生将诗圣杜拾遗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翻译成白话小说。

  一九三二年武大大学的普通话考试,有三四问题供考生自选,其中一题是“对对子”,上联为“美猴王”,要考生对下联。“美猴王”即人们耳熟能详、援救唐玄奘西天取经的“美猴王”美猴王,下联七个字当然也应当是私盛名,此题看似简单实则不利。结果唯有三位考生对上,较佳一联对的是“胡洪骍”。“胡洪骍”是当时哈工大名教书(后为北中将长)。那里,一为神话人物,一为现代大儒,“孙”对“胡”(猢狲),“行”对“适”,“者”对“之”,可谓对仗整齐、严丝合缝,既幽默又顺应必要。另一位考生答得更好,他写的是南北朝出名物经济学家祖冲之,“祖冲之”对“孙猴子”,更是天衣无缝的“绝配”了!  出那道题的是哈工大名助教、国学大师陈寅恪。有人认为陈龟年出此怪题是为着嘲讽一下胡适之,其实非也,陈龟年内定的标准答案是隋唐大家王引之和祖冲之二人。楹联也算我国国粹之一,陈高寿希望通过“对对子”的形式来检阅考生的文言文基础和中学修养,其初衷和用心之良苦简单来讲了。一九四六年,香江大学、北大大学和复旦高校三校协同招募,作文题是《高校与社会》,那道问题很简短,不难了解,挥笔即就,多数考生不慌不忙信手
写来,不到半钟头就写出一千余字,当时京津一些报章副刊还竞相摘录刊登该届高考范文呢。  一些经济学青年挥笔写文每每百发百中探囊取物,但在数学面前却一再惊惶失措不知所厝,其命局怎样呢?民国时期有些青年才俊的高考经历,也颇值得纪念的。  一九三○年,二十六岁的妙龄小说家臧克家报考国立拉脱维亚里加高校(今湖北高校),管理高校省长兼国文系高管闻友山出了八个作文题:一是《你为何投考马那瓜高校?》,二是《生活杂感》,两题任选,而臧克家却把两题都做了。他写的《生活杂感》唯有三句话:“人生永远追赶着幻光,但哪个人把幻光看作幻光,什么人便沉入了无穷的鬼世界!”那所有异彩的三句话“杂感”短小精悍却极富哲思,登时打动了主考官闻友三,闻友山咏诵再三拍案叫绝,破例给了他九十八分的高分。结果,尽管臧克家数学考试只吃了“零蛋”,如故被阿德莱德高校管理大学破格录取了。其实当年闻家骅报考交大时,也是因作文过于完美(其余科目平平)被主考老师强调而破格录取的,闻友三对臧克家恐怕也有“惺惺相惜”的心绪罢。臧克家因而成为闻友山的高足爱徒,与另一骚人陈梦家合称“闻门
二家”。  一九二九年,钱钟点书报考哈工大大学,数学考试遭逢“滑铁卢”,只得了十五分,但国文和英文成绩却专门美丽,英文还得了满分,当时的哈工大校长罗家伦打破常规,破格录取了她。从此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坛多了一位学术大师,其未来的代表作《围城》、《管锥编》、《谈艺录》等越来越一举成名。数见不鲜,一九三○年吴伯辰报考新加坡高校时,国文、英文各得了一百分的满分,数学却考了零分,清华不予录用。他不甘心,又转考北大大学,结果国文、英文又考了一百分,数学照旧是零分。但北大大学经过从长计议,毅然决定破格录取他为历史系学生。吴春晗果然不负众望,成为我国有名的历文学家、明史专家,其杂谈《谈骨气》还入选中学教科书,至今被人们广为传播。  作文的上下,可以衡量一位先生的中学涵养,但“学术有专攻”,作文非凡者不自然是通才,数理化不肯定好;同样,“数学王子”也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