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伯公讲奇文共欣赏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战士郭鼎堂三四岁的时候,姑姑就教她背了好多古
诗词。他四岁半到书院读书,六七岁伊始上学对对子。初阶是二字对儿,逐渐再作五字、七字对儿。
  有一天,离私塾不远的庙里的僧侣,来书院找上将告状。和尚说私塾的
学生从庙墙的窟窿里钻进庙去,偷桃树上的桃子吃。老师听了挺有气,就问
学生们是哪个人干的。可那帮小家伙一个个装聋作哑地不言声。老师更有气了,
就顺口说了一联:
   明天偷桃钻狗洞,不知是哪个人?
  先生说完了,让学员们对下句,借使对得好,事情即便了;对不上,挨
着身材打!
   郭尚武稍微一商讨,就对了个下句:
   他年攀桂步蟾宫,必定有自家!
   “攀桂”的情趣是考上探花;蟾宫,指月宫;西汉神话月亮里有蟾蜍chán
chú;“步蟾宫”,意思也是能考上探花,百废具兴。
先生看郭文豹小小年纪,志气这么大,连连夸赞,也就不追究孩子们偷
   桃的事了。

伯公二〇一九年93岁

曾外公是交大大学结束学业的建大数学讲师

伯公上课一口气讲两时辰全程站着走来走去也不喝口水

曾外祖父的粉笔板书自己写自己擦不允许别人支持

外公的课堂让我们爆笑近十次外加掌声好一次

以此老爷爷就是近期登上中央电视台《经典咏流传》的潘鼎坤先生

图片 1

那是中央电视台拍摄现场,座位两边多余出来的粉丝怕是都被清场了

图片 2

授业时期那根拐杖放在一边完全被忽略

图片 3

曾外祖父第一遍走进民众视野是在当年大年底二……

听老曾祖父的本场讲座以前自己从没太多的思考准备,听完讲座虽已是早上时节,不过走在南阶外的校园小径,却觉得好像面迎朝霞。

先公布一下自己听的本场讲座的宗旨,《试讲中文对联的原理及魅力——奇文共欣赏》。主要谈对联的发源、规律、疑义相与析多个内容。对自我而言,在文化领域学会了怎么着鉴别上下联,欣赏绝世好对联,推敲文字和思想;除此之外收获更加多的是人文情怀,是中华民族自豪感,是对生存的友爱。

好了,话不多说,现在开班还原课堂现场直播,抱歉我不由自主要加盟自己的场外评论,若是出现错误,请大家忽略不计。

正史上最早的一幅对联是公元964年清明节之夜诞生的,不精通当时有没有红纸黑字贴在大门口开心,然则内容与形式都早就相当雅观伟大正确的痛感:

新春纳余庆

节令贺火奴鲁鲁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见到“纳余庆”对“贺拉斯(Horatio)维加斯”,小伙伴们是还是不是跟自身一样想拍手称誉?

慢着!

伯公说这幅对联其实并不算得上好,原因之一是没有健全处理好平仄的应和关系;原因之二……我不记得是吗了,因为接下去老外祖父就开讲对联的背景故事,那就要从中华的几位知名的灭亡之君说起,他们各自是:西楚霸王、李煜和孟昶,倒数一位孟昶就是对联的创设者。

曾外公不仅畅读三位举足轻重人员可以的文章,还提及到孟昶的一位妃嫔,名为——关盼盼。柳自华不仅美貌还很有才情和见闻,她在亡国时一声叹息写有:

皇帝城上竖降旗

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

更无一个是男儿

说到了女性气概,老爷爷还波及一个必须在此提到的女汉子——李清照。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籍

不肯过江东

曾祖父虽一口四川中文,但把那首诗读出一番气势,比经久不息的播音员厉害许多。

图片 4

伯公讲诗文就是其一简单朴素样子

说完孟昶的楹联源点,接下去就该讲对联的法则问题了。

伯公说,好的楹联有如下的要求:上下联字数相同这几个大家都知情;上下联要同类字相对(实词对实词,虚词对虚词)那几个我们也知道;关键是还要音调平仄相对那个就挺麻烦的。

图片 5

本身最怕麻烦的就是要严酷按照双数平仄相对

曾祖父为了把最勤奋的道理讲领会,就开端举例子,素材竟然是二零一八年新鲜出炉还繁荣昌盛的,那一个纯真要赞一下。

三夏天丽三春暖

两岸花香两岸亲

图片 6

请大家看图看平仄关系,平仄是从三个调子而来

曾祖父说蔡英文为了浮现风雅也应付做了一首对联,凤凰卫视播放了,结果平仄有误……唉,没文化,真可怕。

曾外祖父熟门熟路的在大黑板上写字,上下两板更换推拉自如,写满了多少个版面就拿起板擦刷刷刷。时期有青年上台要支持,被他谢绝。有趣的是他擦着擦着回过头来问一句:“那里有没有新老师?擦黑板是有窍门的,你们看自己是怎样擦得又彻底又刻苦?”

说罢转身又去示范着擦,边示范边助教:“擦黑板要上下着来,板擦向下要大力,板擦向上要节约,一重一轻效益最好……”话音一落半场掌声和大笑,他却淘气一笑,透出几分得意。

在有关对联的规律问题上,老曾祖父认真对我们周边了一番。他说以前的楹联都是从右向左读,左边为上联,左侧为下联。不过现在无数地方业已贴乱了,那么哪些判断上下联呢?那就是:

上联字尾仄声

下联字尾平声

即使如此那是规矩,不过我担心现在领悟那一个规矩并坚守那个规矩的人会不会越来越少?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是陶渊明的话,老曾祖父用它来做第三有些的标题真是很得体。在这一有的里,大家随后她一方面读有趣的楹联,一边数音调算平仄,不可名状的勤学苦练了数学口算题,还知道用文字进行斗争的可观片段。最有意思的是发现原本咱们也得以对先生我们的著述挑挑毛病改一改。

第一请看郭文豹的小儿之作:

教育工作者出题上联:

前些天偷桃钻狗洞不知是何人?

郭同学对下联:

他年攀桂步蟾宫必定有自我。

曾曾祖父修改:

她年力克步蟾宫,焉可无我?(那样平仄更相称)

如果说以上那些对联是郭尚武在书院读书所作还有小漏洞的话,上边那一个写在爱丁堡杜子美草堂的楹联就很厉害了,因为平仄关系甚至是内外左右整整绝对:

满世界疮痍,诗中圣杰

民间疾苦,笔底波澜

曾曾外祖父讲对联一点不乏味的案由是她对中华古典经济学素养很深。他讲郭鼎堂的对联就会讲到自己童年在私塾读书的佳话,还链接到清华大学讲野史的周予同,对郭开贞的评头品足是:学啥都行(作品诗词、教育学、考古、政治……)乖乖!人家比我好像多活了少数毕生呢……

外公是清华大学数学出身,日常讲的都是微积分、函数啥的,结果讲对联的时候还顺带带我们玩了三回数学游戏。

话说乾隆帝年间四海升平,天下富足。适逢南梁典礼,弘历为表示其皇恩浩荡,决定进行千叟宴,宴会场所之大,实为破格。被邀请的先辈约有3000名,那些人中有皇亲国戚,有前朝老臣,也有从民间奉诏进京的长辈。

乾隆大帝上联:花甲重开,外加三七光阴

60✖️2+3✖️7=141(意为千叟宴一位年龄最长老人141岁)

观弈道人下联:古稀双庆,内多一个春秋

看看此间请大家急迅脑补加减乘除演算一下是不是刚刚也是141呢?

当成太绝了!

然则完美主义者的伯公觉得细究推敲还是能让平仄对仗尤其工整,他的见地是:古稀两庆,犹有半双春秋。

写到那里就要跻身尾声,老曾祖父毕生都在做知识,从小学文,明白数学,可谓文理兼通;他学术严厉,谈吐幽默,可谓良师益友;他爱国情怀炽热,对传统文化敬服,所谓名师大家,应该如此。

这一天,因为和老伯公一起共度的多少个钟头时光,我重新为友好定义了岁数,重新更新了和谐的对象和统筹。

伯公说她除了年龄以外其余远非什么能当先她的良师。可是我认为他自带光芒,好像明媚的日光照耀着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