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狮子狗勒索事件

  波洛的小车在半路出了故障,他只可以到附近镇上的修配厂去修理。修理工英俊健美,几乎像一尊古希腊神像——阿尔卡狄亚的后生牧人。

  大名鼎鼎的私家侦探赫尔克里·波洛,在侦破了不可胜举疑难案件后,终于想要退休了。不过有一天,他见状了一部古典法学名著,书中记载了号称赫拉克里士的占希腊勇士办理了12件大事,依次是:杀死涅墨菲的狮子、砍下勒耳那九头蛇的头颅、捕捉阿尔卡狄亚的金鹿、活逮厄津曼托斯的野猎、清洗奥革阿斯的牛棚、驱散斯廷法罗斯湖的怪鸟、驯服克里特岛的野牛、拿获狄俄里墨得斯的牡马、追回希波吕忒的腰带、解放革律翁的牛群、摘取赫斯珀洛斯的金苹果、生擒恶狗刻耳琅洛斯。波洛被那位同名先人的丰功伟绩所震撼了,撤消了退隐的想法,想模仿先人的史事,有选取地来办好12件案子。上面记叙的就是波洛大侦探的12件奇案。

  “车子不是问题,很快就能修好。”青年人说,“大暗访,我想请您支持自己找一个失踪的丫头。”前不久,他到乔治(George)爵士的府邪去修理收音机。当时George带朋友游泳去了,唯有一个幼女陪着他收拾。她称为妮塔,是在此地小住的一位舞蹈家的贴身女佣。他俩谈得很合拍。

  这一天,Joseph·霍金邀请波洛侦探到他家,要她找找一只夫落的狮子狗。事情是如此的:霍金的内人Milly豢养的一只喜爱的狮子狗丢失了。那天她的伴娘卡拉比小姐牵着那只名叫桑东的狮子狗到公园去举行例行的散步。那时有一辆童车停在那边,童车里的小儿尤其令人怜爱,卡拉比小姐是个40多岁的老姑娘,对男女享有某种特殊的情感,不由自主地附身去逗那可爱的新生儿,并且同孩子的女佣攀谈起来,就在那短小二三分钟时间里,狮子狗桑东不见了,卡拉比小姐手里只剩余了一半被割断的皮带。隔了一天,米莉(Milly)接到了一封信,只要他寄200美元到白瑞路广场38号交由克替斯上等兵收讫,她的狮子狗就会不伤毫毛归回给他;但假如舍不得钱或是报告警察的话,那狮子狗桑东将被割去双耳,并挖去双眼,Milly舍不得心爱的狮子。受此酷刑,就依约寄去了200法郎,这狗也就回到了。本来此事一度终结,但霍金爵士是今后才意识到用钱赎狗之事的,他不愿白白受人勒索,所以要请波洛来侦破此案。他说,即便化再多的钱,也要抓获那一个诈骗者。

  “她是世界上最动人的巾帼了。头发像黄金,在两鬓间飘起就好像金色的翎翅。她走路步伐轻盈、欢悦,我未曾看到过那样好的舞蹈,我马上爱上了她。”青年继承叙述道,他们相约在他下次随主人来乔治(George)爵士府邪时再相会欢聚。谁知到她下次再去时,那姑娘不知去向。听说,舞蹈家已换了一个新的贴身女佣玛丽。从此妮塔杳无新闻。

  “那好吧!”波洛接受了那个案子,“请陈设我同内人和卡拉比小姐会见。”

  波洛望着那位非凡的修理工——阿尔卡狄亚的牧民,而他要摸索的姣好姑娘,头发像金色的翎翅——不啻是头阿尔卡狄亚的金鹿。他矢志成其好事,帮“牧人”擒获“金鹿”。

  霍金老婆Milly事实上已是个老太太了。伴娘卡拉比小姐也比其实年龄要苍老得多。她描述完失狗的经过后,痛苦地哭泣起来:“那事都怪我不佳!”Milly并不曾过多地指责,她对波洛说,“那些伴娘还算诚实,就是多少傻头傻脑的。”

  波洛先到爵士府邪找乔治(乔治(George))。乔治生硬地回答池:“我只略知一二那位俄罗丝(罗斯)舞蹈家的贴身女佣叫玛丽。”

  波洛问:“那事应该由她承受,难道你不对他多心吗?”

  他又去探寻玛丽(Mary),此时玛丽(Mary)也相差了舞蹈家。玛丽(玛丽)回想说:在她从前确有另一位小姑,但他从不见过面。波洛再想去找那位舞蹈家,然则舞蹈家也已离家而去。他终究打听到了舞蹈家前任女仆的出生地是在比萨。他远涉重洋赴到比萨的一个聚落时,面对着却是一座孤坟,人们告诉她,那里确有一个女儿当过俄罗斯舞蹈家的女奴。不过他辞去回乡后,在阑尾炎手术时死去了。波洛在墓碑上收看了他的相片,是一位朴实的乡下姑娘,并不像青年修理工说的那么美丽动人。而且他的名字不叫妮塔而叫蓓恩卡。波洛认为工作有点古怪。

  Milly说:“疑惑有怎样用?敲诈信明明是克替斯上士寄来的。而且根据来信规定,原信已同200台币一同寄去了。”

  不辞劳碌的波洛终于在一位舞蹈评论家那里明白到了那位俄罗斯(罗斯)舞蹈家的景观:她叫卡特琳娜,是位杰出的芭蕾大师,但生活上这些失意,她实际上是乔治(乔治)爵士的情妇,但爵士只是嘲笑他的情义,并不想的确娶她为妻。她生气,隐居到瑞士联邦的阿尔卑斯山区去了。

  波洛又问卡拉比小姐:“你到那边服务多长期了?”

  波洛在阿尔卑斯山区找到了舞蹈家卡特琳(卡特琳(Katrine))娜。她心灰意懒独自隐居。波洛问道:“你精通妮塔这一个名字啊?她已经是您的贴身女佣。”卡特琳(Katrine)娜微微一怔:“不错,有这么个人。”

  卡拉比回答说,她和堂姐是以做伴娘为工作的。前一一时四妹病了,她就在家侍候三嫂,但诸如此类就断了生路,所以他经人介绍来到Milly家中服务,已经七个月了,其间抽空回去照顾大姐。

  “她雅观呢?”

  波洛离开了霍金爵士的家后,去访问了白瑞路38号,那是一家客栈,根本未曾克替斯中尉这么个乘客,游客的通信都是插在阶梯旁的一个信袋内由收信者自取的。此时,波洛对案情已基本有数了。

  “或许是,至少比我明天完美。”

  接着又有一个大公请波洛去查访他家消沉一只狮子狗的案件,意况差不离与霍金爵士家失落的狮子狗的案情一模一样。对此,他不光不以为意外,相反更增加了破案的自信心。

  波洛不由细细地打量卡特琳(Katrine)娜,那是个盖世佳人,只是面色苍白,心境低沉,连一头优质的金发也有些枯萎。他延续磋商:“她的头发就像黄金一样,飞舞起来,似乎一对金色的膀子。”

  波洛来到了城郊的一幢破旧的房间,径直走了进来。那里是伴娘卡拉比小姐的家。她的妹妹正睡在床上,卡拉比在喂一只狮子狗进食。见了波洛她魂不附体地问道,“你怎么认识自己的家的?”

  “你太会形容了。”卡恃琳娜说着下意识地活动步子。

  “姐妹五个人都以当伴娘为业,三姐方今患有了,凭着那条线索,简单找到你的家,而且我猜到了你家一定也有只狮子狗。”

  波洛继续说:“她的步子轻盈欢乐,就像是跳舞一样。”

  卡拉比红着脸强辩说:“喂养狮子狗并不是富人特有的任务。”

  “你——”卡特琳(卡特琳)娜不知说哪些好。

  波洛紧接着话头说:“可是,穷人并从未任务使用狮子狗来敲诈富人。”

  “我算是找到你了,”波洛说,“实际上你就是妮塔。那时蓓恩卡因病已经离开,而玛丽(玛丽)没有接任,由此你就造了一个名字冒充女仆和一个小伙相处了一小段快乐的小时。”

  “你都明白了!”卡拉比小姐的气色由红转白了。

  卡特琳(卡特琳(Katrine))娜并不否认,只是说:“我今日万念俱灰,再也引不起开玩笑的胸臆。”

  “事情是相比较清楚了,除了你监守自盗外,别人是无力回天盗走你牵着的狮子狗的。”接着波洛叙述说,卡拉比小姐养了一只狮子狗,大小和霍金爵士家中的桑东相仿。她这天散步时将桑东带回家,而将团结的狮子狗牵到公园,公园的守门人见他天天都要牵狗来散步的,当然不会注意那天他带的狮子狗是否桑东。她在俯下身体亲近童车里的小儿时,悄悄用刀割断了皮带。那些动作连近在两旁的婴幼儿保姆也不可能察觉。她那只久经训练的狮子狗在皮带断精晓后,就赶回了家庭,于是他寄出了勒索信,在取到钱后,再悄悄地从家庭将桑东送回霍金爵士的家园。

  “开玩笑?”波洛说,“这几个青年一点没开玩笑呀!”

  “大家那样做实在是出于无奈。”卡拉比小姐悲伤地哭了。她说的“大家”是指一伙做伴娘的大千世界,其中许多寡妇,有的是失掉工作者,有的像卡拉比一样是老姑娘,生活贫苦,前途无望,随时有被辞退的或者,于是他们社团了一个组织,专门从事“狮子狗勒索”事件。她最后说:“那笔钱,那么些富人给了俺们也是应有的,不过他们却那么悭吝。”

  “我今日早就没有生活的童趣了。”

  波洛是具有同情心的。他说:“即使那样,也不能做不合规的事。我可以答应你不揭穿真相从而得以不被起诉。但必须答应自己四个规格:一,今后绝无法再干那种事了。二,把200美元交给自己,还给霍金爵士。”

  “重新鼓起勇气来吧!”波洛说,“那一个青年至死不变地爱着你,不要看她地方低下,但他享有赤诚的心,比那高贵的爵士要圣洁多了。恕我直言:听说你的岳丈是个汽车司机,我想,修理工和小车驾驶员的闺女不是很好的一对儿吗?”

  卡拉比把200法郎交给了波洛。

  “你说的是帮派极度。”卡特琳(Katrine)娜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应该算得心心相印,阿尔卡狄亚的金鹿应该回归到阿尔卡狄亚的牧民身边去!”

  卡特琳(Katrine)娜的脸色红润了,又精神出青春的伟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