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海治龙王

   

不知是哪朝哪代,舟吉林南面的一个小岛上到处埋着黄灿灿的黄金,所以人们称它“金藏岛”。后来,那满岛藏金子的新闻被贪欲的锡德拉湾龙王知道了。他为了独吞那满岛藏金的宝地,竟调遣龙子龙孙、虾兵蟹将,涨潮的提速,鼓浪的鼓浪,直向金藏岛扑来。弹指,恶浪滔天,大风大作,金藏岛上树倒屋坍,人们呼爹哭娘,一派凄惨景观。金藏岛东首有座纺花山,山上住着一位纺花仙女,她目击白令海龙王无端作恶,残害百姓,心中忿忿不平。于是他手拿神帚,朝海面轻轻一拂,漫上山来的滚滚潮水、滔滔巨浪,就哗的一声向后倒退了。金藏岛上存活的男女老少,都纷繁逃往纺花山避难。纺花仙女摇身一变,化作一位白发苍苍的百岁阿婆,拄着拐杖对大家说:“龙王水淹金藏,黎民百姓遭殃。若要保住金藏,随我把花来纺。纺花织成渔网,下海斗败龙王!”我们听了百岁阿婆的话,不论男女老少都来纺花织网。纺呀织呀!织呀纺呀!整整忙了七七四十九天,织出了一顶九九八十一斤重的金线渔网。渔网织成了,派何人下海丢斗龙王呢?人群中跳出一个儿童,拍着胸脯说:“我去!”乡亲们一看是海生,不禁心里凉了一半。海生是个七八岁的小儿,乳气还未脱,穿着开档裤,怎能下海斗龙王?纺花仙女却欣然地说:“下海斗龙王,贵在有胆略,就让海生去啊!”接着,她拿出一套金线衣,给海生穿上,又向海生传授了斗龙的门道。海生穿上金线衣,顿觉全身一阵酥痒,他依照纺花仙女的叮咛说了声:“大!”浑身上下的肌肉疙瘩立时一块块鼓了起来,越来越大,一下子改为了一个力大无穷、顶天立地的壮汉。众乡亲一个个着得目瞪口呆。那时,海生毫不费动地拿起那顶九九八十一斤重的金线渔网,辞别纺花仙女和众乡亲,迈开大步,奔下纺花山,扑通一声跳进了海洋。哪个人也奇怪,海生游到何地,哪儿的潮水海浪就为她让路。原来海生穿的金线衣是纺花仙女特地为他编制的避水宝衣呢!不一会儿工夫,海生来到海中,取出金线网往下一抛,说声:“大!”那网??天盖地撒向大海。万万想不到,第一网收到,就擒住了格陵兰海龙王的护宝将军??狗鳗精。海生听纺花仙女说过,只要擒住狗鳗精,就可获得煮海锅;有了煮海锅,就能保全金藏岛。他打哈哈极了,命令狗鳗精快快交出煮海锅来!金线网越缩越小,被罩在网中的狗鳗精痛得死去活来,为了活命,只得乖乖地带着海生到黄海龙宫的百宝殿去拿煮海锅。百宝殿金光万道,殿内九缸十八排,缸缸盛满了奇珍异宝。海生什么都看不上眼,单单拾起一只黑乎乎的煮海锅,就连忙回纺花山来了。海生和豪门一同根据纺花仙女的指引,在近海支起煮海锅,舀来一勺南海水,烧旺一堆乾柴火,哺哩咱啦煮起来。煮啊!煮啊!一炷香过去了,煮得海水冒热气;二炷香过去了,煮得海水起白泡;三炷拄香过去了,煮得格陵兰海龙王老老实实浮出水面,前边跟着一帮气喘嘘嘘的龙子龙孙、虾兵蟹将,直喊饶命!“退潮息浪,还自己金藏。否则,我就煮烂你这些海龙王!”挪黄冈龙王连连打揖,快捷下令潮退三尺,浪息三丈。金藏岛算是又表露水面重见天日。哪个人知,等海生端开锅,熄了火,海龙王又猛地涨潮鼓浪,一个新款将煮海锅卷得没有了。“怎么做?”海生急得直跺脚。这一脚非同一般,跺得地动山摇!所有埋藏在地下的金子,都被海生跺了出来,纷纭飞向海岸,落在沙滩。眨眼间,??成了一到金光闪闪的大海塘,任凭潮涌浪翻,金塘巍然挺立,纹风不动。自此以后,海龙王再也不敢来掀风作浪,黎民百姓也可调理太平,而“藏金岛”也被人们改称为“金塘岛”了。

  不知是哪朝哪代,开封西南面的一个小岛上遍地埋着黄灿灿的金子,所以人们称它“金
藏岛”。
   
后来,这满岛藏金子的音讯被贪欲的黄海龙王知道了。他为了独吞那满岛藏金的宝
地,竟调遣龙子龙孙、虾兵蟹将,涨潮的涨价,鼓浪的鼓浪,直向金藏岛扑来。弹指,恶
浪滔天,疾风大作,金藏岛上树倒屋坍,人们呼爹哭娘,一派凄惨景色。
   
金藏岛东首有座纺花山,山上住着一位纺花仙女,她目击巴芬湾龙王无端作恶,残害百
姓,心中忿忿不平。于是他手拿神帚,朝海面轻轻一拂,漫上山来的滔天潮水、滔滔巨浪,
就哗的一声向后倒退了。金藏岛上存活的男女老少,都烦扰逃往纺花山避难。
    纺花仙女摇身一变,化作一位白发苍苍的百岁阿婆,拄着拐杖对大家说:
   
“龙王水淹金藏,黎民百姓遭殃。若要保住金藏,随我把花来纺。纺花织成渔网,下海
斗败龙王!”
   
大家听了百岁婶婶的话,不论男女老少都来纺花织网。纺呀织呀!织呀纺呀!整整忙了
七七四十九天,织出了一顶九九八十一斤重的金线渔网。
    渔网织成了,派什么人下海丢斗龙王呢?人群中跳出一个小家伙,拍着胸口说:
    “我去!”
   
乡亲们一看是海生,不禁心里凉了半数。海生是个七八岁的少年小孩子,乳气还未脱,穿着
开档裤,怎能下海斗龙王?纺花仙女却高兴地说:
    “下海斗龙王,贵在有勇气,就让海生去吗!”
    接着,她拿出一套金线衣,给海生穿上,又向海生传授了斗龙的门径。
   
海生穿上金线衣,顿觉全身一阵酥痒,他根据纺花仙女的嘱咐说了声:“大!”浑身上
下的肌肉疙瘩立时一块块鼓了起来,越来越大,一下子改为了一个力大无穷、顶天立地的巨
人。众乡亲一个个着得目瞪口呆。那时,海生毫不费动地拿起那顶九九八十一斤重的金线渔
网,辞别纺花仙女和众乡亲,迈开大步,奔下纺花山,扑通一声跳进了海洋。
   
什么人也意料之外,海生游到哪儿,哪儿的潮水海浪就为她让路。原来海生穿的金线衣是纺花仙
女特地为他编制的避水宝衣呢!
   
不一会儿工夫,海生来到海中,取出金线网往下一抛,说声:“大!”那网??天盖地
撒向大海。万万想不到,第一网收到,就擒住了南海龙王的护宝将军??狗鳗精。海生听纺
花仙女说过,只要擒住狗鳗精,就可收获煮海锅;有了煮海锅,就能保全金藏岛。他高兴极
了,命令狗鳗精快快交出煮海锅来!
   
金线网越缩越小,被罩在网中的狗鳗精痛得死去活来,为了活命,只得乖乖地带着海生
到南海龙宫的百宝殿去拿煮海锅。
   
百宝殿金光万道,殿内九缸十八排,缸缸盛满了奇珍异宝。海生什么都看不上眼,单单
拾起一只黑乎乎的煮海锅,就快捷回纺花山来了。
   
海生和豪门一块根据纺花仙女的率领,在海边支起煮海锅,舀来一勺南海水,烧旺一堆
乾柴火,哺哩咱啦煮起来。煮啊!煮啊!一炷香过去了,煮得海水冒热气;二炷香过去了,
煮得海水起白泡;三炷拄香过去了,煮得戴维斯海峡龙王老老实实浮出水面,后边跟着一帮气喘嘘
嘘的龙子龙孙、虾兵蟹将,直喊饶命!
    “退潮息浪,还自己金藏。否则,我就煮烂你那几个海龙王!”
    波斯湾龙王连连打揖,飞快下令潮退三尺,浪息三丈。
    金藏岛终于又暴露水面重见天日。
   
何人知,等海生端开锅,熄了火,海龙王又猛地涨潮鼓浪,一个时髦将煮海锅卷得无影无
踪了。
   
“咋办?”海生急得直跺脚。这一脚非同一般,跺得地动山摇!所有埋藏在不合法的金
子,都被海生跺了出来,纷纭飞向海岸,落在沙滩。眨眼间,??成了一到金光闪闪的大
海塘,任凭潮涌浪翻,金塘巍然挺立,纹风不动。
   
自此将来,海龙王再也不敢来掀风作浪,黎民百姓也可爱护太平,而“藏金岛”也被人
们改称为“金塘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