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谈《绣春刀》 :看的是影视,写的是野史

  李进忠是昨日末代的公公。他串通明熹宗朱由校的奶子客氏,抢到了朝
廷大权,把朝里的正当大臣赶走了一部分,剩下的杀了个一尘不到。从宫廷到
地方的大方大臣,全换上了他的一丘之貉。一帮不要脸的坏官,自愿拜倒在
魏忠贤的当前,给她当干孙子、干儿子。顶有名的有“五虎”、“五彪”、
“十狗”、“十女孩儿”、“四十孙”。
   
  这伙人性感地叫他“魏忠贤”、“九千九百岁”,还给她盖祠堂。有的
祠堂里,李进忠的像,是用顶好的沉香木雕成的,脑袋上戴的是金帽子,拿
顶大个的珍珠当眼珠,肚子里的心、肝、肺什么的,全是用黄金、珍珠、宝
石做的!有个都督还亲自写了一副对联,挂在宗祠里的柱子上:
   至圣至神,中乾坤而立极; 文武双全,并日月而常新。
  楹联是说,李进忠是天地里面顶神圣的人物,能文能武就跟太阳、月亮
一样,永放光芒。“允”当“确实”讲。
  顶可笑的是,他吹棒的这么些“大圣人”,倒实实在在是一个不认识字的
文盲!有人把这副对联抄下来,交给了魏完吾。“魏圣人”不认识,就叫人
念给她听。等念完了,他挺纳闷儿,说:“这厮都说了些什么啊?他转[zhu
ǎi]什么文呐?提黄阁老干吗呀?”原来,那位“圣人”把“立极”当成人
名了,当时有个阁臣叫“黄立极”。旁边的人一听,直想笑,可又不敢笑,
只能憋着,对魏完吾说:“那是一个知府给您作对呐。”李进忠立刻变了脸,
大喊起来:“什么?他有多大胆子敢跟我过不去?立时给自己逮来!”身边的随
从赶紧跟她解释,“作对”不是跟你过不去,是写对子、对联;再说他写的
全是顶好的词,都是夸你的。那伙人就一个词一个词地给“大圣人”讲。完
了,说得李进忠呲着牙哈哈大笑:“那小子挺不错,将来本身得不错重用他。”
李进忠不但杀害大臣,对老百姓也一致严酷镇压。他手头的走狗特务,
不胜枚举,遍地抓人杀人,无恶不作。有一天上午,京郊的一家小商旅里来
了多少人饮酒。里边有一位喝多了,不由得张口大骂东厂特务可恶[“东厂”
是皇家特务机关],越骂越气恨,竟指名道姓地骂起魏完吾来。其余多人吓得赶紧捂[wǔ]着她的嘴,怕令人听到。可那位还不停嘴,大声说:“我
就骂魏忠贤,他还是能扒了自身的皮?”工夫不大,门外就闯进来一帮特务,把
六人抓进了东厂。大堂上边坐着的难为李进忠,李进忠狞笑着说:“好小
子!你敢骂我!你不是说,我不能扒你的皮吗?那会儿扒给您看看!”说完,
李进忠下令把那人钉在了墙上,活活地扒了皮!魏完吾真是杀人不眨眼的恶
   鬼!
   魏、客二人再恶,人民也要抵挡。当时有人就编了一副对联:
   委鬼当头立; 茄花随处生。
  上句的“委”、“鬼”拼到一块,就是个“魏”字;下句的“茄”字跟
“客”谐音。有些北方人把“客”这么些姓,读成 qiě,跟“茄”的音大致了。上句在骂魏忠贤是个恶鬼,下句骂客氏是个烂茄花。那副对子很快就流
传开了。
   朱由校当了七年国王就死了,他的哥哥明威宗即位,就是崇祯圣上。崇
   
   祯太岁为了加固团结的身份和收买人心,下令把李进忠赶出了首都。魏鬼走
到中途,听说国君要行刑他,就自身找了根绳索上了吊。他究竟做“鬼”
去了。客氏也被赶来浣[huàn,洗]衣局,成了洗衣妇。没几天,崇祯让人一顿乱选钡墓靼阉?虺闪巳饨础?褪弦舱娉闪烁隼谩扒鸦ā保*
   
  据《明史》卷三十《五行志三》, 明·吕毖《清朝小史》,
清·褚人获《坚瓠七集》卷四《作对》。

每见到喜欢的影片,喜欢问自己“为何喜欢它”。

“为何喜欢《绣春刀》?”

“因为从影片中看出了上下一心的阴影。”

小人物对抗大权势,以良知对抗污浊,即便是蜉蝣撼树不反省之,仍以死相搏求光明。

沈炼就是日常大家的象征,处在大一时的小人物,为了名利不断地往上爬,攀高结贵,心服口服地成为外人棋子,任人蹂躏、践踏,丧失尊严也要着力向上。

沈炼是个通晓人,只求安慰吃饭向上提升,跟同事去抓捕北斋错手将同事杀害,北斋逃跑一事把他逼上悬崖,他一向在找一条重复洗白友好的道路,却被现实一再打压,多管齐下,不得不反。

小人物参预大命局。


《绣春刀》故事首要暴发在天启七年三月,魏忠贤死前的八个月,崇祯明毅宗继位前后。

影视第二部中开篇的烟尘是八年前万历年间暴发的萨尔浒战役,蒙古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率先进攻,明军大捷,死伤将领共计三百一十余人,士兵死伤四万五千八百七十余人,财务损失不可计数。所以才有了流血漂橹,修罗战场的痛心状。

此刻的魏完吾还只是后宫王才人身边极普通的一名太监,王才人尽管名头不响,但她孙子名气很大——朱由校。此时的她曾经五十多岁了,入宫三十载。

之后万历驾崩,贞国君继位,一个月就过去了,明熹宗朱由校继皇位。李进忠及时站到李选侍身边,开导她牢牢抓住年幼的明毅宗,未果。转而找到客氏,这几个客氏可是个了不足的人物,朱由校的奶妈,在明思宗继位的第十天,就封号“奉圣爱妻”,以此可见客氏对君王的影响力。从此魏完吾下定狠心,排除万难,让客氏成为了他的贤内助。

经过客氏,李进忠已经把后宫和皇帝拽在手里,然后是掌控东厂。

东厂,于永乐年间树立,最初只承担侦查、抓人,并不曾审判的权能,抓获人犯要交给锦衣卫抚司审理,但到后来也开办了和谐的看守所。他们无孔不入地监视百官,监视同行锦衣卫,权力极大。

东厂势头盖过锦衣卫原因在于,东厂是直接向国君负责,而且其首脑东厂掌印太监是天子身边的人,不是锦衣卫的首领锦衣卫指挥使可以想比的。

到天启朱由校年间,原本是同级的锦衣卫和东厂渐渐成为了上下级关系,有些锦衣卫指挥使见了东厂掌印太监甚至下跪叩头。电影中的陆文昭见到宦官总是一副肃然生敬的情态,也原于此。

李进忠又通过客氏,利用君主之手将太监王安赶走,成为东厂提督。

掌控了东厂,也直接掌控了锦衣卫。

锦衣卫由洪武帝创立,君王本人指挥,亲军二十六卫之一。出行时负责保卫太岁安全,照旧仪仗队,上朝时掌管礼仪,他们是皇帝的胆识,负责探听信息和惩治大臣,随时向圣上报告,同时主办“廷杖”,处罚违反国君希望的重臣。

机关的可怕之处在于不受任何机构的总统,只听君主的指挥。可以团结抓捕犯人,在诏狱审判判刑,如有反抗,格杀勿论。锦衣卫拥有大概当先所有的权限,在胡惟庸和蓝玉案件中大大升级了举国上下知名度。

随后朱洪武深切意识到加害后废除锦衣卫,但永乐年间又再度树立,特务政治继续。

魏完吾已经走上了人生的山顶,但离权力的上边,还差一步,就是王室百官。对于曾经掌控皇上、后宫、东厂、锦衣卫的李进忠来说,那是个很粗略的题材,于是他也选择了一个很简短的措施——贿赂。接受贿赂的、辅助干活的就改为同党一员,不接受贿赂的,有骨气作对的,东厂、诏狱随便找个理由关进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天启在位七年,魏完吾权侵朝野七年,因天启无子,表弟明威宗继位,他也是后天的末尾一位君王。

面色如土被李进忠无端杀害,然后随便找个人顶替她,崇祯整日恐惧,表面尊崇魏忠贤,暗地筹谋解决他。

魏党团队表面人多,实际一盘散沙,崇祯一面奖赏阉党,一面革职、杀害其关键成员。魏完吾未能识得阴谋,最终人散被杀,葬生荒野,世人唾弃。

噫吁,噫吁!


文中历史参考的是这儿明月的《清朝那多少个事儿》一书,一贯想把那本书与影片联系起来,以加重自己对那段历史的询问。

李进忠数年蛰伏、谋划,开端谨慎行事,后登上权力的极端就随心所欲,几乎没有了那时的深思,才落得这么下场。二十几岁进宫,六十几岁把控朝野,七八年小满,人生因灿烂而终会被摧毁。

一视同仁即使会迟到,但将来有那么一天会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