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故事: 108.李啸村送郑板桥的“三绝”对儿

  郑板桥是北魏资深的书法家、书法家和词人。他从小就没了妈妈,生活挺
苦,可她特地要强,学习努力,乾隆帝年间考上了贡士。
  郑板桥在山西当县官的时候,替老百姓办了成百上千善事,后来得罪了朝廷
里的大官,干脆把官印一扔,辞职不干回家了。
  他在家写字、画画儿,连带着作诗,靠卖字卖画儿过日子。他的诗讲究
说真话,有股份正气;他的书法揉合了黑体、陶文、宋体、行书三种笔体,
有异样风格;他的画更有名,越发是兰花、墨竹、怪石这几样儿,画得尤其好。人们把郑板桥诗、画、书法,说成是“三绝”。
  有一天,郑板桥正在家里跟多少个对象闲谈,他的好爱人李啸村来串门。
郑板桥快速招呼李啸村坐下喝茶。一个别人说:“李先生出言成章,作副对
联吧。”李啸村笑了,说:“我正是送对联来的。”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
张条幅,上面写着:
   三绝,诗书画;
  客人们一看,写的难为郑板桥,都点头说好,可我们一时何人也想不出
个下联。客人们就怂恿郑板桥对个下联。郑板桥摇了摇脑袋说:“难对。金朝那会儿,辽国使臣出了个‘三光,日月星’的上联,高校士海上道人对了‘四
诗,风雅颂’,人们都说苏大学生对得绝,夸那副对子是相对儿。那会儿李兄
出的上联也够绝的,大伙儿好好思考,假如对不出来,大家可都甭吃饭!”
那伙人在屋里左顾右盼地想下联,过了好半天,郑板桥对李啸村说:“李
兄,你也给想个下联。”李啸村没言语,笑呵呵地又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张条
   幅。大伙儿打开一看,上边写的是:
   一官,归去来。
  原来,那正是个下联。“一官”就是指郑板桥,他不是当过县官吗?”
归去来”是清朝红得发紫的国学家陶渊明弃宫回家之后,写的一篇小说的题材。
那篇文章挺知名,叫《归去来辞》。“辞”是一种文体。“归去来”的情趣
是:离开闹哄哄的官场,不当官了,回家去!李啸村用陶渊明的事宜,来说
郑板桥那会儿的饱受,是太合适不过了。大伙儿看了下联,都佩服李啸村对
得妙。
   
   据清·梁章钜《楹联丛话》卷十二《杂缀》。

原标题:千古相对!上联:东寺死了个和尚,下联真是太经典了,引人入胜

提起郑板桥大家都不生疏,一位西晋很有名,也很有特点的书画家,他的一世只画兰、竹、石,自称“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其诗书画,世称“三绝”,是清朝可比有代表性的知识分子歌唱家。尤其他画的竹子,维妙维肖,铿锵有力,画作之中都透着他那份成仁取义,不向权贵低头的振奋。

图片 1

子孙对郑板桥的刺探,大多都停留在了他的画上,也许是因为她的画真的太好了,在画竹子方面后人真的不可以比拟,被世人所倾倒。其实,郑板桥除了在写生方面造诣很深,在书法、历史学方面的功力也很高。比如郑板桥的书法,用隶体掺人行楷,自称“六分半书”,人称“板桥体”,在书法界别具一格。

除却,郑板桥的理学素养其实也很高,比如在联对方面。在秦代写诗作对子大致是各类知识分子的根基,只是有好有坏,郑板桥也曾写过很多科学的对子。比如郑板桥辞官回到益州后名气大增,很多富商豪绅都前来花重金请郑板桥作画。

但郑板桥又看不惯这些突然发家,借着书画来附儒风雅的发生户,所以对有的前来求画的富人豪绅总爱骂骂咧咧,热情洋溢了就动笔画一画,不喜欢了就把索性把每户给骂出去。久而久之,郑板桥的坏脾气被大家所熟练,但他的那种坏脾气却很难为世俗所驾驭的,其实那所有他自己也清楚。

图片 2

为此,郑板桥有次为情人作画时还专门题字,坦率的自嘲:“终日作字作画,不得休息,便要骂人。三日不动笔,又想一幅纸来,以舒其沉闷之气,此亦吾曹之贱相也。索我画,偏不画,不索我画,偏要画,极是不可解处。然解人于此,但笑而听之。”

经过可以看来,郑板桥对团结的性格特点也很是摸底,他的画、他的故事集、对联,都不像任何文人艺术家那样犹抱琵琶半遮面,而是一种大大方方的,直来直去的特点。而直来直去中又充满了文明、幽默和不落俗套。那一点,从郑板桥曾为一个僧人写的挽联中得以尽量的感触出来。

有一天,兴化城里东寺的一个僧侣死了,和尚的亲属想请人写一副挽联送过去,但以此和尚终生平平淡淡,没有怎么能够写,请了多少个书生都不知怎么下笔。此时,有人介绍他去请郑板桥,这个人看到郑板桥后客气的说道:“烦请大郎帮我写副挽联。”

郑板桥见来人至极客气,便接过笔,铺好纸张,磨好墨,提笔问道:“写什么内容?”此人回道:“东寺死了个和尚,我和他略带亲戚关系
……” 话还没说完,郑板桥就已经在纸上写出了上联:“东寺死了个和尚”。

这厮一看,慌忙的说道:“那是自身的话,不是要写的挽联”,郑板桥笑呵呵的回道:“别着急,那句话是很好的上联,下联我一度有了。”郑板桥一边讲话,一边提笔在纸上刷刷的又写了多少个大字:“西天添一释迦牟尼佛”。

图片 3

这个人看后,快捷表彰,佩服的分外,向来不停的说:“好、好、好……”。那么那幅挽联好在何地呢?其实那幅挽联好就好在直来直去,又不落俗套,跳出了挽联原有的局面。挽联一向都是以亡者一生的重点事迹来书写,但那个和尚平平淡淡的毕生,没有啥事迹能够书写,为此,郑板桥没有写和尚的百年的事迹,而是展开丰硕的想象力,对和尚死后的灵魂归宿展开了大胆的联想,如此一来,既符合东正教思想,又适合世人的思维习惯,如此卓绝的对子,怎能不令人表扬呢!

“东寺死了个和尚,西天添一释迦牟尼”,那幅挽联百读不厌,真是令人令人着迷。因此可以看看,郑板桥老知识分子不但画竹子厉害,做对子也非凡痛下决心。重临微博,查看越多

权利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