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外孙的故事

   

白令海渔民很疼爱打扮自己的渔船,船舷两侧都画着美妙的绘画,唯独在船屁股上面的是条海泥鳅,那是啥道理呢?那里还有一个故事。以前,德雷克海峡龙宫有条敲更鱼,生得相貌丑陋,黑不溜丢。他多年在龙宫里敲更报时。眼看龙子龙孙成双配对,生儿育女,他却是年过三十,光棍一条。一年到头,抱着个冷锣,在龙宫里敲呀敲呀……三更半夜,在深宫大院间走着走着……想起自己辛酸的境遇,不禁热泪盈眶,他一面敲更,一边唱起悲凉的五更调。他唱的是和谐凄惨的心境,言词真实,曲调哀伤,催人泪下。有一天夜里,皎洁的月球像龙女手上的镯子悬挂高空,照得宫院里似同白昼。那时,悲凉的敲更声从国外传来,惊动了深居高楼的彩珠公主。彩珠公主虽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可是其母已失宠于龙王,连累她也受到冷遇。眼看年龄已到结婚之期,还未受聘。日常,她叉寸步不离珠楼,从不与外界接触。寂寞、孤独、悲凉,一齐充塞着她的雄心。每当他听到那冷落的更声、凄凉的曲调,心里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就好像敲更鱼叹咏的五更调,正是自己心中想要吐出来的苦水。久而久之,就有一种好奇心、同情心,想看看唱曲的究竟生得怎么样模样。刚巧,这么些月夜,彩珠公主在珠楼的平台上休闲,同敲更鱼打了个照面。彩珠公主害羞的看了敲更鱼一眼,就躲进珠楼去了,敲更鱼却像抛了锚的船,老是傻乎乎地呆在这里。敲更鱼差不离不依赖自己的眼眸。难道一阵风把月球里的姮娥吹下海来了?仍旧天上的仙子到龙宫里采珠来了?他也偷看过一些美丽的龙女公主,却不曾一个能与他比美。他想,那龙女也许还会在珠楼上再度出现,就径直呆呆地抬着头,朝阳台瞧着。望呀望呀,一更过去了,龙女仍然没有出来。难道真的是天上妇娥回到月宫里去了?眼看五更贴近,他只可以抱着更锣,快快地距离了珠楼,到大潮少校府去报潮。从此,敲更鱼像中了邪,每一日早晨到珠楼底下来看望。地想,将来有那么一天龙女会再度露面。7个月过去了,龙女还不曾露面。那是怎么来头吧?敲更鱼神思昏昏,百思不解。仍旧弹涂鱼新闻灵通,跑来告诉她,说是龙女赏月,被人领略了,报告龙王,龙颜大怒,呵责龙母,并将彩珠公主羁系起来。敲更鱼那才死了心。可是,他已相思成疾,瘦得像根灯芯草,不久就瑰丽闷闷地死了。临终,他向好朋友弹涂鱼倾诉了隐情。他说:“生不可能再见公主一面,死了也得陪伴在他的身旁。”他须要弹涂鱼把它的??体偷偷埋葬在彩珠公主的珠楼下,弹涂鱼依据他的意愿做了。说也怪,过了不久,葬敲更鱼的地方竟然长出一棵大海树来。树干的颜色好像铁树,枝干挺拔犹如翠竹,这树一个劲儿往上长,不到半个月,枝头遭逢了珠楼的窗口。一天夜晚,海树突然开花了。树顶的那一朵越发大,花瓣似黑玉,香气袭人,十里外都闻获得。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把彩珠公主醉倒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荡漾的色情,伸手在窗口采摘此花,用嘴细细的嚼着。花叶似仙霞般甜美。嚼着嚼着,不知不觉把所有花朵吃到肚里去了。不久,彩珠公主怀孕了!肚子一天大似一天,那件事被龙宫听闻,一阵风似地传扬开来,传到了龙王爷的耳朵里。龙王爷是个暴君,当然不可以耐受那种丑闻。他叱咤风浪地提着鱼肠剑来到珠楼,彩珠公主吓得嘴唇发白,抱着怀孕直发抖。龙王爷越看越气,举剑欲刺,那时,彩珠公主的肚子里猝然传来声音:“别杀!别杀!我要好出来!”说着,从公主口里飞出一朵青云,青云里沸腾着一条似龙非龙、似鱼非鱼的小东西,那就是海泥鳅。海泥鳅皮肤黑似漆,全身赤裸。一张嘴,喷出满嘴污泥,把个好端端的珠楼弄得一无可取。龙王爷疾速命令各路兵将捉拿,不过海泥鳅光滑似油,什么人也捉不住他。正当蟹将军举着双战前来敲打时,他却啪答一声跳进了龙王爷的耳根里,从耳朵里又窜到了龙王爷的肚子里,在那龙王爷肚里乱咬乱扯起来,咬得龙王哇哇直叫。龙王乃是金枝玉叶,怎经得起那番魔难。没奈何,只得向她讨饶:“我的外孙儿呀!你别在自己肚里斗了,请你快捷出来,本王封你当油袍将军,管辖黄海鱼草的鱼君主!”海泥鳅那才从龙王鼻孔里钻出来。从此将来,在南海里不管是穿鳞袍的有鳞鱼,依旧穿油袍的无鳞鱼,都要让她三分。哪怕是最邪恶的大鱼,见到他也要飞快躲开,不敢纷扰,都怕她钻到温馨的胃部里去闹事。大概就是其一原因,南海渔民都快乐在融洽的船屁股上画一条海泥鳅,以求大吉大利,出海平安。

  保和海渔夫很热衷打扮自己的渔船,船舷两侧都画着完美的图案,唯独在船屁股下面的是
条海泥鳅,那是甚道理吗?那里还有一个故事。
   
此前,黄海龙宫有条敲更鱼,生得相貌丑陋,黑不溜丢。他多年在龙宫里敲更报
时。眼看龙子龙孙成双配对,生儿育女,他却是年过三十,光棍一条。一年到头,抱着个冷
锣,在龙宫里敲呀敲呀……三更半夜,在深宫大院间走着走着……想起自己辛酸的遭逢,不
禁热泪盈眶,他一面敲更,一边唱起悲凉的五更调。他唱的是上下一心凄惨的心怀,言词真实,
曲调哀伤,催人泪下。有一天早晨,皎洁的月球像龙女手上的手镯悬挂高空,照得宫院里似
同白昼。那时,悲凉的敲更声从天边传来,惊动了深居高楼的彩珠公主。彩珠公主虽有沉鱼
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不过其母已失宠于龙王,连累她也倍受冷遇。眼看年龄已到结婚
之期,还未受聘。常常,她叉寸步不离珠楼,从不与外边接触。寂寞、孤独、悲凉,一齐充
塞着他的远志。每当他听到那冷落的更声、凄凉的曲调,心里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乎
敲更鱼叹咏的五更调,正是自己心中想要吐出来的苦处。久而久之,就有一种好奇心、同情
心,想看看唱曲的究竟生得如何模样。刚巧,这些月夜,彩珠公主在珠楼的平台上休闲,
同敲更鱼打了个照面。彩珠公主害羞的看了敲更鱼一眼,就躲进珠楼去了,敲更鱼却像抛了
锚的船,老是傻乎乎地呆在这边。敲更鱼简直不看重自己的双眼。难道一阵风把月球里的嫦
娥吹下海来了?仍然天上的仙子到龙宫里采珠来了?他也偷看过局部出色的龙女公主,却没
有一个能与他比美。
   
他想,那龙女也许还会在珠楼上再一次出现,就径直呆呆地抬着头,朝阳台望着。望呀望
哎呀,一更过去了,龙女仍旧尚未出来。难道真的是天空妇娥回到月宫里去了?眼看五更将
近,他只好抱着更锣,快快地离开了珠楼,到大潮上将府去报潮。
   
从此,敲更鱼像中了邪,每一日中午到珠楼底下来看看。地想,将来有那么一天龙女会再一次露
面。7个月过去了,龙女还从未露面。那是怎么着来头吧?敲更鱼神思昏昏,百思不解。仍旧
弹涂鱼音讯灵通,跑来告诉她,说是龙女赏月,被人知晓了,报告龙王,龙颜大怒,呵责龙
母,并将彩珠公主囚系起来。敲更鱼那才死了心。不过,他已相思成疾,瘦得像根灯芯草,
赶紧就瑰丽闷闷地死了。临终,他向好朋友弹涂鱼倾诉了心事。他说:“生不可以再见公主一
面,死了也得陪伴在他的身旁。”他要求弹涂鱼把它的??体偷偷埋葬在彩珠公主的珠楼
下,弹涂鱼根据他的愿望做了。
   
说也怪,过了尽快,葬敲更鱼的地方照旧长出一棵大海树来。树干的颜料好像铁树,枝
干挺拔犹如翠竹,那树一个劲儿往上长,不到半个月,枝头蒙受了珠楼的窗口。一天夜里,
海树突然开花了。树顶的那一朵尤其大,花瓣似黑玉,香气袭人,十里外都闻得到。一阵阵
沁人心脾的芬芳,把彩珠公主醉倒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荡漾的色情,伸手在窗口采摘此花,
用嘴细细的嚼着。花叶似仙霞般甜美。嚼着嚼着,不知不觉把全副花朵吃到肚里去了。
   
不久,彩珠公主怀孕了!肚子一天大似一天,那件事被龙宫听闻,一阵风似地传扬开
来,传到了龙王爷的耳朵里。龙王爷是个暴君,当然不可以容忍那种丑闻。他叱咤风波地提着
鱼肠剑来到珠楼,彩珠公主吓得嘴唇发白,抱着怀孕直发抖。龙王爷越看越气,举剑欲
刺,那时,彩珠公主的腹部里突然传出声音:“别杀!别杀!我自己出去!”
   
说着,从公主口里飞出一朵青云,青云里沸腾着一条似龙非龙、似鱼非鱼的小东西,那
就是海泥鳅。海泥鳅皮肤黑似漆,全身赤裸。一张嘴,喷出满嘴污泥,把个好端端的珠楼
弄得一无可取。龙王爷神速命令各路兵将捉拿,不过海泥鳅光滑似油,何人也捉不住他。正当
蟹将军举着双战前来敲打时,他却啪答一声跳进了龙王爷的耳朵里,从耳朵里又窜到了龙王
爷的胃部里,在这龙王爷肚里乱咬乱扯起来,咬得龙王哇哇直叫。龙王乃是金枝玉叶,怎经
得起那番劫难。没奈何,只得向他讨饶:
   
“我的外孙儿呀!你别在我肚里斗了,请您飞速出来,本王封你当油袍将军,管辖保和海
鱼草的鱼太岁!”
   
海泥鳅那才从龙王鼻孔里钻出来。从此之后,在东公里不管是穿鳞袍的有鳞鱼,仍旧穿
油袍的无鳞鱼,都要让他三分。哪怕是最邪恶的油腻,见到她也要趁早躲开,不敢骚扰,都
怕他钻到温馨的肚子里去闹事。大约就是以此原因,黄海渔夫都爱好在大团结的船屁股上画一
条海泥鳅,以求大吉大利,出海平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