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智谋故事: 防毒面具的降生

  首回世界大战中,德军在伊布尔与英法联军应战,首次选取了秘密武器——毒气。那使联军的好多战斗员丧失了性命,阵地上乱作一团,不战自溃。

  1914年十一月的马恩河战役中,德军惨遭失利,被迫退守安讷河不远处。那给英法联军一喘息火候,他们趁机北进,在比尔(Bill)y时王国的依普尔运河一带构筑工事,准备随时与德军决战。

  毒气投入战场后,德军气焰放肆,令英、法、俄等协约国惊恐不安。为此,那一个国家都派出了本国出名的物理学家来到前线,商量对付毒气的心计。俄联邦尽人皆知科学家泽林斯基来到前线,立即开展周详调研。他到军事了然毒气弹爆炸时的动静,并向从毒气弹下死里逃生大巴兵询问,结果发现,那些侥幸保命的战士,是在毒气袭来之时,把头蒙在军大衣里,或者把脸钻到松软的泥土里才化险为夷的。经过考证,泽林斯基意识到:毒气之所以没能夺去那有的精兵的人命,是出于军大衣的毛和柔软土壤把毒气吸收了的缘由。那么,什么东西吸收能力最强呢?泽林斯基做了二种试验,认为木炭具有吸收气体的怪异效用。实验求证,木炭不仅可以接受气体,而且因为它有多孔的构造,仍可以使新鲜空气畅通无阻。事不疑迟,泽林斯基凭着他的满腹经纶,马上采用一种特有的化学处理方法,制出了一种防毒效果很高的“活性炭”来。在另一位俄国共事的拉扯下,经过数次论证,很快设计制成了一幅能戴在头顶的防毒面具:在一个面罩前安上一个五大三粗的小罐,罐中装着特制的活性炭,让它恰好罩在鼻子上。当毒气袭来经过活性炭时,毒气被过滤掉,新鲜空气却能有限援救供应,不致让人备感不爽。

  德军为避其锋芒,改变应战布署,把关键精力集中在东线战场,然后等待与英法应战。那样,两线战场上的两边形成了对抗的规模。

  泽林斯基的注解被高速送到协约国的最高指挥部,正为什么以防毒大费周章的军队官员和物理学家们欣喜杰出,可又不敢相信那小玩意儿真能防毒。便小批量生产了一部分面罩送往前线试验。

  1915年春,东线俄军失败,处于防守态势,德军便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西线,准备在依普尔运河一带与英法大战一场,以雪马恩河小败之耻。

  那天,联军部分士兵装备了防毒面罩摸到德军前沿,德军见状大惊,抵抗不及便退。联军士兵亦不追击。片刻,只听空中传来爆炸声,接着是一片黄肉色的云烟腾空而起,朝联军阵地飘来。奇怪,联军士兵安全。于是,联军马上批准泽林斯基此项发明。联军广泛利用防毒面具后,德军的毒气战终于再也惊慌失措显威。以后,防毒面具也成了士兵们的平时武器。

  德皇对此战格外器重,火速召见接替毛奇的参谋总长法尔根汉,问她有没有克制英法联军的良策。

  法尔根汉诡密的一笑,信心十足地协议:“圣上即便放心!这一次我要把依普尔运河变成仇敌的坟墓!”

  德皇暴露不相信的眼光,冷冷地哼了一声。法尔根汉赶忙凑上前去在始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德皇先是冷笑一下,随即又展示质疑的目光,道:“那能可以吗?”

  “当然可以!大家准备让主公检阅一下!”法尔根汉至极自信地协议。

  “好!”德皇那才欢悦起来,下令让法尔根汉神速安顿,他要亲身到现场看来。

  一天下午,处在一片山丘里的大军试验场防患森严,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宪兵注视着周围。在远处的部分森林中,还隐隐可知一些游动的哨卡,诚心诚意地来往走动。

  二点多钟,德皇和一部分高级官员乘坐的车队驶进了实验场,一贯开到山丘旁边的临时看台旁才告一段落。

  一位年轻的军人上前拉开车门,等候在看台旁边的名将“刷”的一念之差立正,肃然起敬地注视德皇登上看台,然后纷纭就座。

  德皇的身旁的法尔根汉示意一下,法尔根汉又对一位名将说了几声,那位将军挥下手中的进取,实验场突然冒出一群士兵,随后又拉出一门巨大的海军炮和一门3英寸口径的野战炮。

  那时,在1.5公里外的山丘上,有五个战士赶着一群绵羊,逐渐地走向山坡。很快,那四个兵卒向后跑去山坡上只剩余那群羊在日益地吃草。

  随着一声口哨响过,士兵立刻把两门炮围了四起,很快便作好了备选。

  紧接着,那名指挥官右臂向下一放,口中叫道:“放!”野战炮震动了一晃,射出一发炮弹,“嗖”的一声响过,炮弹落在离羊群很近的地点爆炸了。但爆炸的鸣响很轻,并不象实战中的炮声。

  炮弹炸过之后,便见一团黄红色的烟气徐徐升起,随风向羊群飘去,很快便覆盖了全副羊群。

  烟消雾散之后,手拿望远镜的德皇急不可奈站起身来,架起望远镜向山坡上望去。

  “好哎!那简直是鬼魅!”德皇看见一只只抽搐的绵羊,欢愉地惊呼道。紧接着他放下望远镜,对站在两旁正在得意的法尔根汉命令道:“火速进攻依普尔!”

  “是!陛下!”

  1915年七月21日,德军开头攻击依普尔,沉寂多日的西线战场又重燃战火。德军首先用16英寸口径榴弹炮发射的高爆炸弹,对英法联军的防区开展狂轰滥炸。

  英法联军早有准备,他们依靠深厚的工程,向德军反击。双方对轰了一个多钟头,黄昏时分,终于停了下去。

  英法联军的精兵们趁此间隙,有的在吃东西,有的走出工程,到外边吸几口新鲜空气。他们以为,这只是德军的例行应战方式,自己依靠深厚的工程,根本不把德军放在眼里。他们有说有笑,好像是在郊外野餐一样。

  正在这时,空中响起了飞机的“嗡嗡”声,有十几架飞机从东南方飞来。有个英军战士大叫一声“德意志飞机!”随后,便跳入战壕。正在说笑的别样英法战士,一时慌了神,连滚带爬跳到战壕之中。

  立即,机群飞近依普尔运河。英法联军一齐向飞机瞄准,轻重机枪纷繁开火。但德意志飞机一掠而过,既未投弹,也未扫射,远远地绕了一个弧形,又飞远去了。

  英法联军虚惊一场,大家不禁嘲谑自己,他们觉得那不过是德军惯用的神经战,于是,阵地又死灰复燃轻松的空气。那批飞机是德军参谋总长法尔根汉派的侦察机。

  侦察员去向他报告:英法联军阵地拉得很长,阵地上崎岖不平,掩体、碉堡参差错落兵力无法推断。

  法尔根汉并未责怪士兵,让他们回来休息。然后对前方指挥官说道:“大家亟须想方设法把敌军引到平旷之地,这样才能使用大家的秘密武器。”说完,他走向地图,认真看了少时,然后又说:

  “我看这些地点很好,只等东北风微微吹起,就可实施我们的安排了”

  说完,这厮冷笑一声,认为这一次英法联军可要不好了。于是,便欣然地回到休息了。

  可法尔根汉成没悟出,就在梦境之时,高卢鸡特工吕西托早已把他运用秘密武器的音讯,告诉了法军总司令霞飞。霞飞获悉这几个新闻后吃了一惊,赶忙下令各军从速准备防毒面具,提示下属,如果敌军施放毒气,应尽快撤到上风处或高处去。可是,各军仓促之间,无法制办大批防毒面具,唯有每人加发一条毛巾。

  1月22日早上,天空阴云密布,西北风微微吹起,德军各部接到参谋总长的通令:立刻起身,饱食、戴好防毒面具,准备在黎明先生时节发动攻击。

  开刚蒙蒙亮,随着一阵“隆隆”的车轮声,英法联军突然意识黑压压的100多辆德军军车向战区开来,便立马用种种炮火反击。

  打了一阵,德军似乎招架不住,便向后仓惶撤退。英法联军不知是计,便跃出战壕,向德军猛追过去。

  几万名英法联军杀声震天,人如潮涌,直追到一处空旷地带。

  忽然间德军大炮齐鸣,截断英法联军退路,前面逃跑的德军也甘休脚步,转而向联军射击。几万名英法联军只能在那片平旷的当地上摸索小丘或树丛作隐蔽。

  就在那时,空中传来螺旋桨的巨响,几十架德军飞机从西北方直飞过来,一到那片平旷的地段,便纷纭投下炸弹,那些炸弹坠落在地时,并不曾多大的爆炸声,却个个腾起团团浓烟,急忙向四周弥漫。

  英法联军即刻清醒,知道那是仇敌在投放毒气,纷纭系上毛巾。但那根本不起怎么着意义,靠近毒气弹地铁兵们纷繁倒下,头晕目眩,呼吸紧张,紧接着便吵架流血,四肢抽搐起来。

  飞机刚刚飞过,位于西北面高地上的德军又不断地发射毒气炮弹,大批量毒气笼罩着大地,连乱草中的野兔也惊跳起来,一会儿,便伸直了腿。

  那就是法尔根汉的秘密武器——氯气弹。那种气体比空气重1.5倍,人吸入那种气体,立时就会窒息而死。

  很快,英法联军就有1万多少人寿终正寝,其他已丧失战斗能力。

  这时,头上裹着防毒纱罩的德军,从四面八方冲向联军阵地,10英里长的防线已无人镇守,德军轻松地攻克了这段阵地。

  这是全人类战争中率先次大规模使用毒气,在依普尔运河河畔的草莽、树根下,见惯司空的英法联军的大兵蜷缩成一团,令人惨不忍睹。战争使那个青春丧失了她们的常青和生命,它是人类的天敌,我们诅骂战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